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九十三章 不翼而飞的棺椁

第九十三章 不翼而飞的棺椁

 热门推荐:
    “李道长,这主墓室之中可还有禁制?”

    赵洵沉声发问。

    “没有了。方才贫道已经把所有禁制打开。”

    李淳风摇了摇头。

    “所以,这棺椁不翼而飞了?”

    赵洵简直不敢相信。

    棺椁那么大,要想被盗走谈何容易。

    何况墓室中似乎并没有盗洞...

    这个事实更加印证了他们之前的推测。

    墓室没有盗洞,但大墓的顶部挖有所谓的“盗洞”,很显然这是人为造成的假象。

    而且墓室中的陪葬品都完好无损,棺椁却不翼而飞,证明这伙人的目的根本不是盗墓,而是冲着宣怀公主来的。哪有盗墓贼不盗陪葬品,只取棺椁尸骨的道理。

    也就是说很可能这座墓很久之前就被人打开过,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是修行者,靠的也不是蛮力而是法力,唯有如此才能打开禁制。

    这次寂安法师看到的所谓“盗洞”则是有心人刻意制造出来的,提醒朝廷提醒显隆帝宣怀公主的棺椁不见了。

    赵洵觉得如果是这种可能的话,内鬼作案的可能性很高。因为只有内鬼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宣怀公主墓中,并避开所有机关取走棺椁。

    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宣怀公主的棺椁根本没有埋入墓中,这本就是一座空墓。这种可能性虽然相对较低,但是赵洵觉得未必完全没有可能。

    要知道宣怀公主薨的很突然,属于猝死。史书对于这一段的描写记录也很简短,甚至可以说是避讳莫深。

    加之这座墓豪奢无比,完全逾越同等级公主墓规制,可以看出宣怀公主在女帝心目中的地位。

    只是如果宣怀公主当时没有暴毙而被女帝建了一座空墓“下葬”,肯定是为了掩人耳目,那背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几十年后为何又有人挖掘出了一个所谓的“盗洞”来提醒朝廷墓中没有宣怀公主的棺椁?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背后之人的目的似乎都是唤醒朝廷对这位宣怀公主尘封多年的记忆。这位宣怀公主看来不简单啊。

    赵洵感觉自己仿佛陷入到一个极深的泥沼之中,每挪动一步都十分艰难。

    妈耶,他怎么感觉加入不良人之后到处都是坑?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好像赵洵当时也没有选择的机会。如果当时他不加入不良人的话就会被显隆帝以欺君之罪处置。

    即便顾忌到成国公赵渊的面子,最多也就是给赵洵留个全尸。

    所以他这算是死里求生?

    赵洵摇了摇头,苦笑自嘲。

    封建社会没人权啊。

    “李道长,我们先出去吧。今日所见之事无比离奇,我也要先回到不良人衙门向冯大人禀报才是。”

    今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赵洵也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他需要时间消化分析,整理一番。

    “也好。”

    李淳风微微颔首。

    ...

    ...

    赵洵一行人先后出墓,寂安法师和旺财连忙赶了过来。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进去那么长时间,贫僧还以为遇到什么危险了呢。”

    赵洵苦笑道:“寂安法师,宣怀公主墓并未被盗,或者说不是最近被盗的。那个“盗洞”多半只是浅浅挖下去几尺,是为了告诉我们这座墓有异样,从而引起朝廷的注意。嗯,对了,主墓室中并没有棺椁。”

    寂安法师大为惊诧:“怎么会这样?施主的意思是说有人刻意营造了墓穴被盗的假象,但实际上墓穴很可能是很久之前就被盗了?”

    赵洵一直在仔细的观察寂安法师的面色,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这是一个人听到震惊事件后的正常反应。

    微表情不会骗人。

    在墓中时赵洵确实怀疑过寂安法师,可如果寂安法师有问题的话他根本没有理由继续留在原地。

    刚刚赵洵又通过微表情进行了一番确认,基本可以排除寂安法师的嫌疑。

    “这些现在还不好断言,一切得从长计议。”

    赵洵叹声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先各自回去吧,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登门拜访的。”

    ...

    ...

    天色渐晚,一行人各自离去。

    三师兄、六师兄、十师兄返回终南山浩然书院,寂安法师则回到了禅经寺。

    赵洵和贾兴文、旺财、李淳风从樊川一路纵马疾驰,赶在日落之前返回了长安城。

    将李淳风送回钦天监后,赵洵与贾兴文、旺财来到不良人衙署向冯昊复命。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赵洵觉得冯昊恐怕一时难以接受。

    但再怎么样事情也不可能瞒着顶头上司。

    毕竟这桩案子是陛下甩给不良人的,赵洵不可能自己来抗。

    即便一定要找一个人来抗,那也应该是冯昊这个不良帅。

    不良帅衙署,二层楼。

    此刻冯昊正在阅览卷宗,见赵洵一行人登楼,他放下手中卷宗和声问道:“怎么样,今日可有收获?”

    陛下给他十五日的期限,时间还有的是,冯昊也相信赵洵的能力。

    此子刚刚破获左相叛国大案,深得陛下器重信任,可谓最炙手可热的绯袍不良人。

    “那个...冯大人,属下有一个重大发现,不过您可得有个心理准备。”

    赵洵提前给冯昊打了一记预防针,以防止冯昊难以接受事实。

    果然,冯昊闻言面色一沉,压低声音道:“说罢。”

    赵洵点了点头,将今日下墓后所见之事悉数讲与冯昊。

    冯昊听罢默然不语。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盗墓案,可现在看来情况远比想象中复杂的多。

    事涉皇家隐秘,若是一个处理不当,整个不良人衙门可能都会受到牵连。

    这桩案子简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过了良久,冯昊叹声道:

    “这件事,本官会亲自面奏圣上,在此之前你不要声张。”

    “属下遵命。”

    赵洵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既然冯昊把责任主动背了起来,他也能够缓一口气了。

    冯昊这个人作为顶头上司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他不会拉下属去背锅。

    朝堂如战场,赵洵可不希望自己在前方冲锋陷阵,流汗流血,却被自己人在背后捅刀子。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