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真君请息怒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危难求于己,南晋气数尽

第四百七十一章 危难求于己,南晋气数尽

 热门推荐:
    天条不过是个笑话!

    王玄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震惊。

    “王将军,慎言!”

    顾沧海面色一变,连忙提醒。

    他虽同样憋屈,但还心怀长生,见广元教主与王玄一个硬怼,一个嘲讽,顿时心中有些后悔。

    天规之森严,他可是见识过。

    龙首山?朝王城之上,群仙尸骸皆已化灰,连沟通天地的青铜神树都被扭断,留下仙符震慑万年。

    跟着这些人,迟早受牵连…

    顾沧海眼皮微跳,心中已做出决定。

    独孤僖与玄元教主脸色难看,却并未多说什么。

    地仙血月则仰头望天,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广元教主,在下怕是要食言了,天地不仁,我等不过蚍蜉而已。”

    “这幽都万化圣尊竟可无视天条,怕是比幽冥琉璃圣尊还狠,还是远离是非,保全自身,莫做无用挣扎。”

    “在下出世不过三载,不看看这天之高远,地之辽阔,心中实在不甘,告辞!”

    说罢,对着广元真君深深一拜,大袖一挥便转身阔步离去。

    顾沧海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众人微微拱手,便紧跟其后。

    独孤僖面色平静,他为大燕皇族地仙,早已暗怀死志,自然不会离开。而玄元教主也咬了咬牙,并未离开。

    王玄面色平静,并不在意。

    自从知道洞天来历后,他便知道这临时地仙联盟终究会散,不过早一些而已。

    想到这儿,他扭头一看。

    广元真君依旧是那番模样,似乎已恢复冷静,但却死死盯着天空,眼神满是阴冷。

    王玄不用说,便知道广元真君已下定决心。

    他同时也在心中做出决定。

    既然天条是笑话,那借天庭之力也成笑谈。

    能靠得住的,唯有自己。

    此事过后,便找老龙迦莫罗商议,看能否另辟蹊径…

    此时乌云尽散,朗月高照。

    白骨城地脉窍穴早已被破,随着那肉太岁死亡,毒障阴炁也随之消散。

    明月之下,城中尸山血海,三尊地仙,一名将军默默站立,仰望苍穹。

    此情此景,莫名有种苍凉。

    九婴军团早已到达城外,但不知为何,数万军士心中升起一股畏惧,不敢上前。

    大军前方,不仅有巫家族长巫虢,徐虎和九尾军团副帅秦宣礼也闻讯相随。

    徐虎微微一叹,“巫兄,大难临头,还犹豫什么,南北一统刻不容缓。”

    旁边秦宣礼一听先是愕然,随后大怒道:“徐虎,你这狗贼,竟敢背叛南晋…”

    “闭上狗嘴!”

    徐虎勐然转身,平日里儒雅面孔已狰狞扭曲,“秦氏因一己私利,竟想引鬼獠入关,当千刀万剐,断绝族苗!”

    说罢,大袖一挥,剑似龙吟。

    无头尸骸喷着鲜血从马上掉落。

    巫家族长巫虢毫不搭理,咬了咬牙,独自策马而出。

    吧嗒吧嗒…马蹄踏着血泥进入城中,也打破了这片宁静。

    见王玄等人冷漠扭头,巫家族长巫虢心中一颤,连忙下马,小跑几步上前恭敬拱手道:“巫家及九婴军团,愿以人族大义为重,归降大燕,助南北一统。”

    广元真君没有理会,此刻状似寒冰,有股瘆人寒意。

    王玄则澹澹一瞥,“开口言大义,临难必反复,巫族长,在下说得可对?”

    巫虢被噎了一下,心中暗骂。

    我又没惹你,阴阳怪气作甚?

    听说这王玄在大燕有个名头叫“王愣子”,此人占据高位,手段狠辣,切不可招惹。

    他有些无奈,求助似得望向独孤僖。

    独孤僖沉默了一下,“九曲天河,巫篪释放妖龙,使我军士百姓死伤无算,巫家可有交代?”

    巫虢听罢,心中微颤。

    他怕的就是这个,其实公羊家派人来时,便已心动,不过担心遭到报复。

    眼下徐虎又来劝降,再加上眼前可怖景象,不敢再犹豫,哪曾想对方一点不客气。

    正当他为难之时,独孤僖又冷声道:“立刻发檄文讨晋,同时出兵鬼獠,帮我等寻找魏幽帝,巫家祖庙,立刻并入大燕神道…”

    独孤僖说话间,便列出不少条件。

    这些条件一个比一个苛刻,换做平时,巫虢根本不可能答应,怎么的都要掰扯数日,争取最好条件。

    但如今,他却根本不敢。

    他能感受到,这些人杀意毫不掩饰,明显有些不耐烦,若自己稍微犹豫,眼前场景便是巫家下场。

    想到这儿,巫虢满脸苦涩拱手道:“谢王爷!”

    …………

    “巫家降了!”

    一则消息瞬间轰传天下。

    任谁都晓得其中意义。

    巫家九婴军团数百年镇压南疆,使南晋得以不受鬼獠侵袭,因此地位超然,如国中之国。

    南晋不是没想过找人取而代之,但南疆瘴气毒虫遍地,林木繁盛,道路通行不畅,且神道不昌,妖祟横行无忌。

    或有军团战力高于九婴军团,但若想常年驻守,唯有巫家可以做到,其毒煞军团传承,又最适合此地。

    随着世家联军主力被击溃,南晋除了皇族军团,便只剩下巫家,其若放鬼獠入关,便能搅乱战局。

    而巫家投降,南晋气数彻底断绝。

    更令人震惊的,便是巫家同时列出晋帝罪状,欲借鬼獠之势,要挟大燕,保皇族私利。

    国失其德,便彻底失了民心。

    南晋三百年统治,也曾留下不少佳话,有人心怀念想,有人沉默不言。

    这下子,彻底没了心里负担。

    首先是各地法脉,纷纷投降,州府官员及留守军士皆纷纷效彷。

    此时南晋各地混乱,妖匪横行,燕太子独孤熙趁机发出诏令,号召南晋百姓官员组织自保,饕餮大军到达,自会安民剿匪。

    与此同时,魏赤龙所率震龙军、陈雷山所率离龙军、司马薇所率艮龙军,将逃亡的南晋世家堵住,于渚州水龙渡展开一场大战。

    此战,三名将军各展奇谋,偷梁换柱、故布疑阵,巨兽掘堤用水攻之法,大败南晋世家联军。

    其余诸军,则沿途横扫各州。

    各地皆已投降,灭国之战也成了剿匪。

    妖匪横行,不过借秘法欺压百姓,哪是饕餮军对手,沿途被杀得血流成河。

    南晋皇族秦氏自知大势已去,一边派人前往神都谈判,一边纵情享乐,肆无忌惮,使得玉京百姓人人自危,盼望饕餮大军早日来到。

    而在神都,燕太子独孤熙亲自举行祭庙大典,铁道人率领的太一教高功南下,准备重建南北神道…

    一时间,中土虽纷纷扰扰,但南征一统人族,已是板上钉钉,百姓人人期盼安宁。

    而在南疆,气氛便空前紧张。

    “就…就在这里。”

    一名鬼獠族老者,被永安军士如鸡子般拎着一把扔在满地泥水中。

    鬼獠族老者哪敢生气,满眼恐惧,指着前方一座幽暗密林,用生硬的人族语言提示。

    有三名地仙及巡天宝船压阵,巫家也趁机雄起,大军尽出,连灭鬼獠族五个部落。

    鬼獠族乃是以部落形式管理,所有部落供奉皆会于南疆深处的圣湖议事,派系众多,彼此也暗中争斗。

    果然,审讯俘虏,终于找到魏幽帝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