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从缸中之脑开始 > 第一百零三章 日记

第一百零三章 日记

 热门推荐:
    嗤!

    肖恩戴着造型充满科技感的密闭式头盔,身穿一件黑色的贴身碳纳米宇航服踏出了减压舱。

    这件宇航服虽然不是六千年前人类巅峰时代的古董装备,却也是百年之前“海伦星”还处于正常状态时的科技杰作。

    不仅仅防御力强悍,还自带辅助动力外骨骼、【矢量喷射器】、智能ai,巅峰的瞬时出力能达到一吨。

    一个普通人穿上它就算被【兵人】近身,也能抵挡几个回合。

    另外除了双枪【心灵秘宝·黑白键】之外,倒是没有带太多装备。

    虽然冰冷的太空堪称死亡绝地,但对“心灵能力者”来说,就算不穿宇航服,在念力耗尽之前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且。

    尽管肖恩此时的【念动力】水平还无法做到克服重力在地表飞行,但在本就失重的太空中却完全没有问题。

    远比宇航服自带的【矢量喷射器】还要灵活。

    鱼类登上了陆地便不再是鱼类,人类进入了太空也不再是人类。

    但只有觉醒成为“心灵能力者”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星际种族,获得更加顽强的生存能力。

    随即。

    【环形使者号】体表有光斑闪烁了几下,已然开启隐身模式,彻底消失在视野中。

    【心灵力场】覆盖全身,肖恩双脚离地缓缓漂浮而起。

    然后瞬间加速,好像一条游鱼般钻进了“世代飞船”上那个巨大的破洞中。

    在头盔上集成传感器的指引下,一层层护甲、功能舱室、横七竖八的通道、密密麻麻像蜂巢一样拥挤的居住区...飞速退到肖恩的身后。

    借助【念动力】飞行甚至可以轻松做到直角,甚至是锐角过弯,严重损毁的世代飞船丝毫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阻碍。

    “感谢人类曾经的大一统时代,至少书同文这一点就节省了大量的交流成本。

    给能快速阅读、信息含量更大的表意象形文字点赞。”

    肖恩沿途看到的各种文字、标签、指示牌上显示的都是自己熟悉的文字,显然即使各星球分离了六千年时间,也不用担心交流会出现障碍。

    不过,肖恩也很快发现,这艘飞船中大多数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被搜刮过。

    那群未知的非人类文明袭击者。

    八成是先一步对这艘“世代飞船”完成占领、屠杀、并搜刮干净所有有价值的东西之后,才将本就受损严重的世代飞船直接炸毁。

    连一件完好的武器都没有放过。

    心中不由升起不太好的预感,加快速度冲向舰桥。

    “果然。”

    当肖恩进入飞船舰桥的时候,不出预料地只看到了空空荡荡的指挥台,就连飞船的主机都已经被袭击者拆得干干净净。

    不太甘心地又仔仔细细观察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满心失望的肖恩正要转身离去。

    却在即将走出舰桥的时候,【第六感】敏锐地察觉到在整艘飞船甲板最厚实的舰桥下方,好像还藏着一个貌似有些眼熟的东西。

    甚至在【灵性视觉】中还隐隐散发着淡淡的毫光。

    毫不犹豫。

    掏出【心灵秘宝·黑白键】,启动【附属能力·灵能附魔】,砰砰便是两枪。

    虽然本质是火药手枪,但火药中自带氧化剂,在太空中开枪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因为没有空气阻力,子弹威力要比在大气层中更大。

    表面浮现出瑰丽花纹的11.43大口径子弹,轻易便将隐藏的舱盖轰然掀飞。

    看着躺在隐秘空间的那一枚好像小型金字塔一样的黑色金属块,肖恩不禁眉梢一挑。

    “这是...量子基站的通讯核心?”

    不久之前,他还在“海伦星”的【量子通讯基站】里见过同样的核心元器件,自然不可能认错。

    但一艘技术落后的世代飞船上竟然存在这种东西,并且还恰巧没有被袭击者带走,就着实值得深思了。

    “咦?”

    肖恩忽然伸手一招。

    舱室中和【通讯核心】放在一起的一本怀旧风纸质笔记本,便自行飞到了他的手中。

    先是扫了一眼扉页的署名,格雷·锡德船长,翻开一看竟是一本日记。

    顾不上去思考这位写日记的船长到底正不正经,连忙继续向后看了下去。

    第一篇。

    “第三帝国纪年35958年2月15日,摩尔星纪年6012年14月3日(一年有十四个月)。

    自从鸢尾花太空探索公司派驻的第一批人类落脚摩尔星至今,时间已经过了6012年。

    虽然我们的祖先刚刚开启殖民没多长时间就遭遇了‘大断网’,彻底跟本土失去了联系,科技和文明也大幅退化。

    但终究是在这颗星球上站稳了脚跟,日子也越过越好。

    今天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颗星球原生种族最重要的两支:‘崖居氏族’和‘穴居氏族’中,最后一支属于‘崖居氏族’的部落,也搬迁到了城市。

    住进了楼房里,也融入到了人类的文明体系。

    虽然‘穴居氏族’依靠密密麻麻却十分狭小的地下城市系统,依旧有些顽固。

    但是所有人都相信,他们‘服从王化’是早晚的事情。”

    看完第一篇日记,肖恩满脸奇异。

    “啧啧,真是稀奇,这帮家伙竟然把殖民星上的土著给留了下来?

    我记得‘海伦星’的殖民者登录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吧?

    用了差不多百年时间彻底消灭了智慧生物的整个遗传谱系。

    第一篇日记是在十年前,也就说这批殖民者放任土著跟自己打了接近6000年的游击?科技再退化也不至于如此吧?”

    然后继续向后翻。

    这位格雷·锡德船长的日记不是每天都记,在接连十几篇日常的琐事之后,肖恩终于又看到了重点。

    “第三帝国纪年35959年8月10日,摩尔星纪年6013年4月7日。

    我简直受够了那些该死的白左!

    ‘索伦联邦’早就亡了!人类进入星际时代都一百万年了,为什么这种让人厌恶的生物还是没有彻底灭绝?

    在接连给予土著教育权、开放所有行政岗位、拥有投票权之后,今天那帮脑子里全是狗shi的政客竟然给一个鼹鼠人授予了四星上将的军衔?

    你们这帮&a;*%¥#@会后悔的!”

    肖恩这个脑回路正常的人对这位船长的话感同身受,在心里对那帮家伙直呼“卧槽”。

    “鼹鼠人应该就是摩尔星的土著吧?四星上将?”

    他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精神疾病叫“敏感妄想型人格”。

    “敏感妄想型人格”的人,意识形态比较片面,全局观不强,在蓝星时的西方就有很多十分活跃的患者。

    如果他们认为移民都很值得怜悯,野生动物要保护,就会把需要被怜悯被保护的人和动物放在第一位。

    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划重点,是完全不重要,而不是优先级第二或者第三的排名。

    这带来的直接的影响就是,除了动物和可怜人,其他所有的原则和身边的人都会被他们彻底抛弃。

    “白左这是分明已经将泛滥的同情心,释放到了“鼹鼠人”这种“小动物”身上,就连人类都必须要靠边站了啊。”

    急于知道后续,肖恩连忙翻到了最后一篇,看时间已经匆匆来到了几天之前。

    然后目光便是一凝。

    “在摩尔星延续了六千多年的人类已经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