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从缸中之脑开始 > 第四十二章 眼底的红光

第四十二章 眼底的红光

 热门推荐:
      “哈哈哈,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在下城区敢惹我们疯狗帮,今天别想完整出去的是你们!”

      被打得凄惨至极,刚刚还在跪地求饶的辛普森,在看见援兵到来的瞬间,立刻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重新叫嚣起来。

      扑通!

      却被身边膀大腰圆的巴里特警督一脚踢在脑袋上,瞬间昏厥过去,扑倒在已经鲜血染红的积水中。

      他一直紧紧攥在手心里的紧急通讯器也随即滚落在地。

      显然,辛普森刚才正是用它叫来了援军。

      而两位警官对他的小动作更是心知肚明。

      “找死!”

      “混账!”

      “打残他们!”

      停下摩托车,拎着铁棍、球棒、铁链等等非管制型武器的二三十号社团成员见状不禁破口大骂。

      踩着积水向着两位警官加速冲了上去。

      面对向他们猪突而来的疯狗帮,麦克弗森和巴里特却一点没有放在心上,同时一脚正踹便将冲在最前面的两人踹飞出去。

      两个社团成员在顷刻间便丧失了战斗力,抱着肚子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地,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他秉承着疯狗精神的社团成员虽然前赴后继,但是麦克弗森和巴里特就好像两道堤坝一样始终在潮水中屹立不倒。

      叮叮当当...

      一阵打铁般的脆响过后,社团成员已经倒了一地。

      对这群中央调查局的武官来说,哪怕是达到第八等警监,也照样需要时常出外勤,武力值必然出类拔萃。

      更值得注意的是,别看两位警官都是赤手空拳,但巴里特警督的左臂和麦克弗森警监的双臂,都被改造成了高强度的【碳纳米义肢】。

      再加上以十三种打击伤害为根基的【军警格斗术】,招招致人重伤。

      疼痛、休克、出血、呼吸困难、气胸、眩晕、昏迷、昏厥、脑震荡和脑挫伤、瘫痪、脱臼、骨折、反关节。

      这些停留在街头打群架的混混,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短短两分钟过后,现场就只剩下最后的五六个人战战兢兢地缩在一起,一点点不断后退。

      毫发无伤的两人,一步步走向队伍中唯一一位身上没有文着黑狗标记的帮派成员。

      “疯狗哈里斯,多亏了你的副手辛普森先生,不然想要在遍布着监控漏洞的下城区找到你,还真的不容易。”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麦克弗森叫出自己的名字,哈里斯脸色瞬间一变。

      意识到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竟然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他从怀里猛地摸出一把手枪,将冷森森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显然这是他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暴露的底牌。

      在严厉禁绝热武器的奥尔巴尼市,仅仅是非法持枪就已经足以送他进监狱吃上七八年的牢饭了。

      “我建议你最好放下那种没有用的玩具,我们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而已。

      有人看到有一队警员进入了疯狗帮的地盘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告诉我们,在下城区失踪的警员去了哪里?你们疯狗帮是不是在为‘觉醒会’服务?”

      然而。

      原本就精神高度紧张的哈里斯,在听到“觉醒会”这个名词的瞬间,瞳孔深处却有一道红色的精神灵光一闪而逝,眼神也随之一厉。

      砰!

      不过,在他扣动扳机之前。

      一颗比手指还要长的狙击弹忽然从百米之外飞来,击穿一层层雨幕,将哈里斯手中的手枪连带他持枪的右手一起打成碎块。

      “啊——!”

      枪火闪耀也暴露出了行动小队中的最后一位警官——最擅长狙击作战的夏佐警督。

      一只【尖兵型辅助义眼】中有光点闪烁,随即用瞄准镜套住了疯狗哈里斯的脑袋。

      不顾哈里斯痛苦的惨嚎,麦克弗森一个箭步上前卡住他的脖子,从怀中取出一只好似针筒般的仪器用力扎进他的后颈。

      蓝色的电火花闪烁。

      【思维提取器】:借助【个人终端】的神经联系,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包含特定关键词的数据从【个人终端】中强行提取出来。

      与专业网络警察的那一套相比,特点是快速、便捷,深受一线干员们的青睐,但能提取出来的信息也要少上许多。

      当然可能由此造成的神经损伤,就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事实上。

      执法过程中也根本不可能凡事都照章办事,想要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只会熟背法条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时刻要学会灵活变通。

      典型就是肖恩前世的白头鹰。

      比如说在简单的塌方救援任务中,合同规定优先保障救援人员自身的安全,每工作半小时休息十分钟。

      人力不足耽误救援怎么办?

      必须等县政府请求州政府援助,州政府才能给予支援;而联邦政府又必须等州政府申请援助,联邦政府才能给予支援。

      于是,严格按照这个合同去执行,谁也没有犯错,谁也不需要承担责任,而争分夺秒的救援工作也终于变成了考古现场。

      这种情况是警官们难以容忍的。

      短短十秒钟之后,随手丢掉已经双眼泛白好像被玩坏掉的疯狗哈里斯,麦克弗森在组队频道里说了一句:

      “目的地,格莱莫得广场17号,出发。”

      三人小队默契配合,扫平一个小帮派不过是举手之劳。

      ......

      下城区另一个角落,霓虹灯闪烁的七彩牛牛酒吧。

      嘭!

      房门被猛地关上,将酒吧里的喧嚣彻底阻挡在外,装着高端隔音材料的房间中顿时安静下来。

      一种凝重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也随之渐渐统治了这个房间。

      被一群魁梧打手围在中间的肖恩,却依旧镇定自若地翘着腿坐在椅子上,看向对面沙发上的三个人,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兀鹫,黄鼬,老烟枪,我来之前确实没有想到,一直恨不得干掉对方的你们三个现在的感情竟然这么好了。

      不过,这也说明在我离开地城区之后,一定有什么你们无法抵抗的外部力量介入了这里。

      把‘觉醒会’情报交给我,还按老规矩来怎么样?”

      看到这几个过去一直打生打死的情报掮客,现在竟然破天荒地凑到了一起,肖恩却不惊反喜。

      越是异常便越说明他们一定知道点什么。

      却见这间酒吧的主人,脑袋大脖子细头上凌乱长着几根杂毛的兀鹫,眼底忽的闪过一道红光,缓缓站了起来。

      神色冷硬地裂开嘴巴:

      “觉醒会?呵呵,肖恩警官,你好像搞错了什么东西啊。

      在进这道门之前,你身上的枪就已经都被卸下来了,现在只是一头待宰的猪猡而已。

      既然已经去了中城区,何必再回来趟下层区的浑水?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命不好吧。”

      他身边眼中同样有红光闪烁的黄鼬和老烟枪也一起站了起来,顺手拔出了藏在怀中的手枪。

      这幅架势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跟“觉醒会”的关系必然远比外人想象中的更深。

      见状,肖恩只得无奈地摊了摊手:

      “唉,看在大家以前还算熟人的面子上。

      打个商量,放你们自己一马如何?

      我最近杀的人实在是有点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