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这个穿越有点早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成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成了

 热门推荐:
    牌局没有进行太久,刚刚九点多钟,就不得不宣布结束了。

    郭开拿了个全场最佳,算上老本跟借的,一共输了十块多,当场emo。

    何子石输了三块,楚恒输了两块,赢家不必多说,就小章姑娘自己。

    牌桌上大杀四方的章艺终于恢复理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手里的一把钱钞,抽出几张塞给郭开:“太多了,郭哥,这个你拿回去。”

    “可别这样,咱一年就这一回,你郭哥我输得起。”郭开含着泪给推了回去。

    有时候面子,比钱重要……

    楚恒见章艺还要往回送,笑着摆摆手:“赶紧收着吧,我们玩牌就没有往回给的时候,你这样以后还玩不玩了?再说,你家胡正文这两年输的可比这个多,你这都还没回本呢。”

    “那我就收着了。”章艺忸怩着揣好钱,笑语嫣然的道:“过几天请你们吃饭。”

    “吃饭咱改天再说,我得回家吃饺子了。”何子石这时站起身对其他人道:“一块走不?”

    “一块吧。”郭开也起身。

    章艺见状看向自家男人,问道:“咱去我妈那坐会儿呗?”

    胡正文自然不会反对,点头道:“成。”

    几人迅速穿好衣服,带着麻将一同出了门,楚恒也客气的起身相送。

    回到屋里后,见时间才九点多钟,吃饺子还有点早,他便给自己泡了壶茶,又打开了收音机,然后就取出古玩指南跑到躺椅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十点。

    “唔!”

    僵坐了好一会的楚恒终于放下书,起身活动活动脖子,又抻了抻公狗腰,便准备去烧水煮饺子,完事了赶紧睡觉。

    一般春节饺子的正宗的吃法是在年三十晚上子时,也就是大年三十半夜辞旧迎新之际吃饺子,代表“更岁交子”。饺子的外形类似元宝,煮饺子的时候要在锅里加三次凉水,让饺子滚三滚,寓意着来年财源滚滚的意思。

    不过楚恒不信这个,他吃饺子就是应应节气而已,既然大家都吃,那他就也跟着吃呗,这样显得合群点。

    他这边刚取来锅,饺子都还没从仓库里拿出来,就听见院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声响。

    “咣当!咣当!”

    这是自行车轱辘碰门槛的动静,而且是他家小倪姑娘独有的!

    楚恒惊喜的扬起头看向窗外,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隐约间能见到有一个前凸后翘的身影推着车往他家这边走来。

    片刻后,倪映红的俏脸笑盈盈的出现在窗外,俩人隔窗对视,各自的眸子中都有着醉人的浓情蜜意。

    “嘿!”

    楚恒既意外又高兴,笑的都露出牙花子了,连忙出门去迎接。

    刚一推开门,就见到俏脸冻得通红的小倪姑娘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个铝饭盒。

    “你怎么这么晚来了?冻坏了吧!”楚恒张开手臂就要去抱。

    “哎呀。”倪映红却一把推开他,小声道:“我弟陪我来的,我自己不太敢。”

    就在这时候,倪震突然从姑娘身后钻了出来,笑嘻嘻的拱拱手:“姐夫过年好。”

    这一刻,楚恒突然就很嫌弃这个小舅子,很想一脚把他踹回家去。

    不过也就只能想想,小舅子大晚上把人送来,没功劳也有苦劳不是,他连忙从兜里摸出两张一块钱给倪震:“过年好,这是红包。”

    “谢谢姐夫。”见他竟然给这么多,倪震的表情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欢天喜地的伸手去接,他这辈子都没拥有过这么多钱啊!

    “你给他这么多干什么!”倪映红却有点舍不得了,在过十多天这钱可就是她掌管了!

    “小舅子头回给姐夫拜年,这不得多给点吗?”楚恒笑着侧开身,说道:“赶紧进屋,外面怪冷的。”

    “嗯。”倪映红抬步走进屋,俩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水果摊被狠抓了一把。

    “你这人!”姑娘吓了一跳,赶忙回头看弟弟,见他正低头往裤裆里塞钱,根本就没注意刚才的小动作,顿时松了口气,剜了汉子一眼就扭着翘臀进屋了。

    倪震藏好钱后,满意的拍拍裤裆,觉得这回应该稳妥了。

    而且在这巨额现金面前,他心底那点对于姐夫的夺毛线之恨也迅速淡去,喜气洋洋的跟着好姐夫一同进了屋。

    “来,吃个苹果,到姐夫这了别客气,就当自己家。”楚恒从八仙桌上拿起一个苹果丢给倪震,然后就不再管他,紧挨着倪映红坐下,笑吟吟看着粉面佳人,指着放在桌上的饭盒问:“你拿的什么啊?”

    “饺子啊。”姑娘笑着拿过饭盒,打开盖子给他看:“你一个人包饺子太费事,我就给你带了点,白菜肉的,馅可足了。”

    饭盒里整齐的摆放着两排饺子,白皮大肚,跟元宝似的。

    楚恒看着饺子,诸般滋味涌上心头。

    三更半夜的还惦记着来给他送饺子,姑娘的这份柔情,让他心都要化了。

    真想当场吃点蜂蜜!

    他瞥了眼坐在收音机旁边嘿嘿傻乐的小舅子,悄咪咪的抓住倪映红的柔软小手,责怪道:“你这傻丫头,黑灯瞎火的瞎折腾什么啊,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还活不活了?”

    “这不是没事嘛。”姑娘心里暖乎乎的,探身往他跟前凑了凑,甜腻腻的吐着香气:“我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哎呦喂!

    你这不撩骚呢嘛!

    楚恒顿时百抓挠心,很想抱紧姑娘,吻到天荒地老!

    顺便看看水果摊有没有新水果,瞧瞧海鲜铺进没进货,可以的话再检查下花圃,那就更完美了。

    可惜,屋里还有个碍事的小舅子,他啥都干不了。

    楚恒将姑娘的小手攥的更紧了,眼珠里烧着熊熊火光,希翼的问:“要不……晚上别走了?”

    倪映红的眸子里也有点小火苗呼啦啦燃着,可她也只能是望汉止渴,她娇羞的在汉子耳边轻语:“还没结婚呢,住这不好,明天我……我来陪你好不好。”

    “那明天吃冰淇淋不?”楚恒逐渐狼化。

    “都依你。”姑娘红着脸道。

    “那我也吃蜂蜜。”那货嘿嘿嘿贱笑着。

    “你你你……!”

    倪映红腿一软,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赶忙站起来,对老弟喊道:“倪震,咱回家。”

    这地待不成了,不然就得交代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