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非同小可【周一求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非同小可【周一求票】

 热门推荐:
    穆阳静没搭理他,倒是赵姬在一侧抽泣着说:

    “你父王刚回来时气息微弱,比现在要严重的多,是你的储妃…姜姞让大王的情况稳定了下来。”

    赵淮中问穆阳静:“姜姞干什么了?”

    穆阳静道:“大王回来时,神魂受损,有生命之险,遍查仍无法发现原因。

    姜姞的神农仙草体,可缓解一切异常。她把自己的体质本源分给了你父庄襄王一部分。”

    穆阳静瞅瞅面无表情的赵淮中:“你放心,姜姞只是根基受损,后续的修行恐怕会受些影响,但还不至于有其他危险。

    她分化本源后过于虚弱,我给她吃了些药液,明天能醒过来。”

    “她在哪?”赵淮中问。

    “她昏睡过去,被我收到葫芦空间了,就在你回来前不久。”穆阳静说。

    赵淮中轻吸了口气,迈步走出章台宫。

    此时正殿外,御史大夫,太尉,九卿,还有一个消瘦老者,正是夜御府名义上的一把手夜御史公子稷,大秦王室宗亲的嫡系宿老。

    这些重臣,都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庄襄王遭遇意外,对大秦来说非同小可。

    赵淮中道:“尔等都进来。”

    于是众臣鱼贯而入,气氛肃然。

    赵淮中让群臣进入赵姬的章台宫,显然不合礼制。

    但这时候他面色阴沉,没有哪个敢站出来谈什么礼制。

    赵淮中在章台宫正殿,一张暗红色的矮席后坐下,扫视众人:“父王因为未知原因,陷入昏迷,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短时间内不会醒来。”

    众臣面面相视。

    相国吕不韦上前一步道:“老臣和王将军,御史,太尉,夜御史,连同九卿能否入殿看看大王?”

    他们需要先知道庄襄王的状况,才能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赵淮中略一颔首,吕不韦和王翦便当先走进内殿,去看庄襄王。

    赵姬挑着眉梢,见自家儿子脸色阴沉,气势如山,也有些莫名的害怕,坐在一旁悄悄抹眼泪。

    “阿母,你们这几日在翠华山,可有异常发生?”赵淮中道。

    赵姬摇头:“没什么异常。”

    她看了看穆阳静,欲言又止。

    赵淮中:“阿母直说无妨,穆阳静不会将我大秦宗室之事去对外人说。”

    赵姬哦了一声,可怜巴巴道:“你父王出事前几日,突然开始宠幸愉妃,近几日常去愉妃处就寝,比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还有秀丽夫人…也跟着争宠。

    阿母看见你父王在愉妃那就寝,秀丽半夜也偷偷溜进去。三个人住一起,呸!”

    穆阳静听得脸通红。

    这都什么啊,庄襄王去宠幸愉妃,秀丽半夜进去自荐枕席,赵姬躲在暗处偷偷记账…

    赵淮中思忖片刻,扭头对赵姬的一名随身内侍道:

    “你去将愉妃和秀丽夫人叫来,我有话要问。”

    私自询问庄襄王的妃嫔,就算是赵淮中作为秦储,也有所僭越,但同样的道理,他在大秦积威日重,急于知道庄襄王遭遇变故的真像,没人敢反对。

    赵姬的内侍,当即出去找人。

    这时吕不韦和王翦等人从内殿出来,个个脸带忧色。

    吕不韦和王翦皆是当世大家,一眼看出庄襄王情况不妙。

    虽然没有生命之险,但似乎伤了根本,什么时候能醒,实在难以预料。

    众臣分成左右两列,来到赵淮中身畔,无人说话。

    “储君。”

    内侍从门外小跑回来:“秀丽夫人本就在殿外等候,已经来了,愉妃…不见了,已让人去愉妃居处寻找。”

    过不了多久,又有一名内侍进来,神色惊慌:“芫茜宫内,发现愉妃尸体。”

    “尸体?她在这咸阳宫里死了?”赵淮中道。

    “愉妃宫里的内侍说,她因为忧心大王,回宫后说想要自己待会,等下臣带人去传召愉妃,进入宫殿才发现她已死了,像是自己服毒。”

    内侍道:“愉妃的尸体已让人看护,不得随意搬动接近。”

    愉妃的死,听起来像是幕后黑手常用的杀人灭口的套路,切断了线索。

    赵淮中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秀丽夫人和其子成蟜。

    成蟜此时也有十六岁了,气质样貌随母亲,没有了数年前胖乎乎的模样,脸颊偏瘦,身穿黑色衣袍。

    因为赵淮中归秦后锋芒四射,成蟜这个二王子的存在感,向来极低。

    他也不敢培植自己的势力,担心引起赵淮中的注意猜忌,可以说除了身份,毫无权势可言。

    包括他母亲秀丽夫人,对于让成蟜继承大秦王位的心思,基本上已经没了。

    没有了竞争,成蟜平素和赵淮中的关系还算友善。

    他对这个兄长的观感,是畏惧中还带着点崇拜,偶尔还会去储君府走动。

    而在庄襄王遭遇意外的事情上,目前看,秀丽夫人并没有动机。

    她就算想为儿子谋划,也不会在赵淮中如日中天的时刻,去谋划庄襄王,完全说不通,所以她的嫌疑很小。

    秀丽夫人有些忐忑的带着儿子成蟜,在赵淮中的示意下,入殿落座。

    “王兄,我想去看看父王。”成蟜低声道。

    “去吧,父王身体不适,不要碰触他。”赵淮中道。

    成蟜点头,起身在内侍的陪同下,去了后殿。

    “大王遭遇意外,一准是愉妃做的。”

    秀丽夫人眼睛哭得像桃子一样,心伤庄襄王,但她更害怕赵淮中、赵姬母子,趁机把事情诬陷在她身上,排除异己,把她弄死。

    所以不等赵淮中询问,秀丽夫人立即把愉妃推出来挨刀:

    “我们在翠华山游玩这几日,愉妃经常诱惑大王,举止可疑。”

    赵姬冷笑道:“你不也一样,你做过什么,以为我不知道。”

    要不是顾忌着人多,赵姬很可能仗着儿子撑腰,手撕秀丽夫人。

    秀丽夫人吓了一跳,偷瞄了赵淮中一眼。

    “你与父王在一起时,可曾发现其他异常?”赵淮中问。

    秀丽夫人想了想,缓缓摇头。

    赵淮中没再说话,从座位上起身,再次进入内殿查看庄襄王。

    成蟜见他进来,便躬身退了出去。

    大秦国力蒸蒸日上,与日俱增之时,一国君主遭遇意外,会是谁做的,谁有能力做到?

    赵淮中念头起伏,扭头看过去,穆阳静也跟了过来,和他并肩而立。

    “你还好吧。”穆阳静问。

    赵淮中微微摇头。

    穆阳静道:“大王出事,你的一举一动关乎整个大秦的决定…不要轻动刀兵。我先回花草居,你忙完了来找我。”

    “姜姞…”

    “她没事,放心吧。”

    从内殿出来,穆阳静自行离去,赵淮中则要去看看愉妃的尸体。

    愉妃的寝宫。

    除了守护在殿外的内侍和守卫,殿内,赵淮中独自进来。

    月移中天,已过了子时。

    诺大的宫殿里,静谧无声。

    愉妃已死了有一会,倒在卧榻前的地面上,尸体冰凉。

    她死前似乎很痛苦,面容扭曲,但在竭力忍耐,没发出任何声音,在殿外伺候等待的内侍,并未及时察觉到她死时的动静。

    赵淮中走过去,低头查看。

    愉妃的尸体,死状凶厉,七孔流血。

    赵淮中目光炯炯的打量,伸手轻触愉妃眉心,很快便确定她没有问题。

    身体内外,既没有中过某种术法,也没有被人控制的迹象。

    现在死了,也确实是服毒自杀。

    庄襄王遭遇意外,应该和愉妃有关。

    细思此事,最大的嫌疑,就是妖族躲在背后的谋划。

    但若是深入分析,六国也不是没有嫌疑,甚至是匈奴,在动机上也可以成立。他们对付不了成就圣人的赵淮中,恰好赶上庄襄王避暑,不在咸阳,给了他们机会。

    故而利用愉妃,来谋害庄襄王…也能说的通。

    赵淮中查看愉妃后,又在殿内四处查看,等他出了宫殿,吕不韦等人立即迎上来:“可有线索。”

    赵淮中摇头,往天空看去:两位老圣人竟然亲自来了。

    ps:已经在尽可能多的增加写作字数了,所以,能不能用月票,推荐票,订阅啥的砸我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