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神诡大明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南乱

第四百二十一章 南乱

 热门推荐:
    “灵宝天尊.....”

    姬象刻意放出魔气,张天师亦在身边,两人虽然没有进入太庙,但是却一直在关注着庙宇中的动向。

    那庞大的邪气竟然是明朝的先帝所发,而姬象在这位戾主的身上,在那黑暗的旋涡之中,更是感受到了黑气的力量。

    “我似乎知晓了一些事情。”

    “何意?”

    面对张天师的问询,姬象点出曾经的一些事情。

    “这里有黑气。”

    “这自古以来流传的黑气名为黑眚,最初出现时,是从东岳庙下面生发而出,东岳庙的原本庙宇是玄教大宗师所立,在下面布置阵法用来倒置生死阴阳,但最后他放弃了这种事情,将东岳庙下面的阵法中止。”

    “而黑眚,也不是来源于阴世,只不过是阴世有人掌握了驱使它的方法,阳世在正德皇帝时,黑白二龙争斗,天下血雨,黑眚现世化为妖人周生。”

    “而据我所知,黑气来源于玉清邪物,自古以来,有许多人曾经接触过此物,但太清修士和上清修士都几乎不曾听闻这邪物的存在,知晓玉清邪物的,只有古代的尸解仙。”

    “而如今,掌握着黑眚之气的又一个强大存在现世了,它居然是景泰帝,但它应该不是景泰帝的元神,而是三魂其中之一,与巨大的怨恨融合之后,被某种力量固定下来,与明朝的王朝香火同生同死。”

    “而话题回到最初的东岳庙立庙之事上。”

    “原本的庙宇,是玄教大宗师立下的,现在已经被毁去。”

    “而新的庙宇,也就是之前的东岳庙.....是英宗立的,在原庙上进行修缮,并且题字。”

    张天师若有所思,忽然道:

    “这事情怎么追朔到数百年前了呢,东岳庙....难道英宗早在百年前就已经知晓阴世众仙的存在了吗?”

    “还是说,英宗与玉清邪物有所勾连?这不应该吧....”

    天师并非不信皇帝修持神鬼之术,在这方面他是相信的,毕竟正德,嘉靖都有法力在身,过去的时代,也应该有人拥有法术,尤其是成祖时期,姚广孝是着名的高人,站在人间巅峰的纯阳境界内,有传言在明成祖死去之后他还出现过并且飞升成为仙佛了。

    但是,若是英宗有神鬼之术....既得到了这般大的本领,又何须报复景泰帝呢?

    然而戾主的那一番言辞,却又让天师不得不相信,此事或许真的与英宗有关,就连这些黑气现在也和过去的这位皇帝扯上了不明不白的关系。

    “皇家的事情,难以插手,我等只能做好自己,天家的事情,只能让天家人自己去解决。我们最多做一些善后的工作。”

    天师认为即使知晓了,却也不能随便介入其中,而姬象却不以为然,直截了当的驳斥道:

    “即使是贵为天子,做出了有害世间的事情,也是要受到天下人审判的,天下人若是不能审判,那就让天上的人来审。”

    “天子是人间的天子,是人道的君主,又怎么能管得到那种真正的神佛仙魔?”

    天师皱眉:“师兄...”

    “戾主涉及到玉清邪物,我必要回来调查,如今只不过还不到时候罢了。”

    “你可知,如今最靠近人间的天心境中,除去三教一方的四位天心外,那曾经怂恿潞王造反,甚至让他成为代行者的最后一个,也是第五位天心,元皇,他就是玉清修士。”

    “你又怎知,戾主变成这样,英宗立下东岳庙,与他又有没有干系呢!”

    天师豁然一惊。

    而姬象已经收起魔气,对天师道:“东部王庭已经拿下大半,我这便启程前往南海。”

    天师连忙道:“天子兵马随后便至,以接应师兄。”

    “凡间的兵马没有用处,妖兵山怪也不要派遣。”

    姬象忽然如此提点。

    如今顺天府以封神大令招揽了许多牛鬼蛇神,对他们进行考校之后纳入神职体系当中,故而有不少妖兵山怪摇身一变也成了民间神灵兵将,但是这一些存在对于南方法教而言,没有半点用处,甚至不如普通的士兵提着火器前去。

    “那是自然,不会派遣这些妖兵山怪去的。南海法教,最擅操纵山野妖兵,朝廷的兵将过去若是被他们收服,那便会酿成大祸。”

    这便是一物降一物了,那些妖怪山精变成的神兵神将,在凡人看来威风凛凛,遇到擅长收服他们的法教修士,便立刻偃旗息鼓不能接战,此时火器一出,反而要让法教修士退避三舍。

    “陛下已经让人从那边直接调兵,先前曾在那里得到了一些好用的火器....命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矩前往监管。”

    陈矩此人姬象并不熟悉,但能做到司礼监秉笔,可谓是深在帝心,天师说出之前强行收购卜加劳铸炮厂的事情,并且收编了铸炮厂的西洋厂长,现在那边是明朝官方的铸炮地。

    但这件事情,虽然那位厂长得到了好处,并且有了官方背书,然而其他的西洋人却并不买账。

    “事实上,法教传来附书之时,朝廷已经从那边收到密报。濠镜澳中,有佛朗机人勾结法教,卖于南海法教重多军火,以地租贿赂当地的布政使,他们甚至开始私自招揽来自日本的浪人作为打手,建筑城垣,架设炮台,建立独立的武装力量。同时接纳明朝明令禁止进行贸易的日本商船,开展对日贸易。”

    “这是一群不择手段的无法之徒,法教是他们的庇护所,而他们是法教的火力支撑,如今想要对南海用兵,势必大损国力,比起朝鲜之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人正是说着,此时万历皇帝刚从太庙出来,却突然遇到太监前来禀告,神色慌张。

    而万历听到之后,脸色一沉,藏在天空之中以幻术遮掩身躯的两位仙人也转下头来看去。

    “播州杨应龙反叛!”

    北方鞑靼战事刚定,川蜀之地,又有一处战火掀起。

    万历三大征,朝鲜之战,宁夏之战,播州之战。其中播州之战,不过是一个想要自立为王,裂土建国者的狂妄幻想而已。

    “不过在如今这个世间,杨应龙,真的是因为狂妄而起兵的吗?”

    说到川蜀之乱。

    姬象忽然心中有一股不好预感,却又难以明晰。

    于是捏起法诀。

    “未来视,着眼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