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财务自由了怎么办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傻孩子,这能一样吗?

第五百八十二章 傻孩子,这能一样吗?

 热门推荐:
    “来,我们到休息区坐会儿,你表哥他们估计还得再看看。”何母不喜欢就站着,便拉着何小雨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水吧的工作人员倒是热心,立马就送上了茶水。

    何母抿了一口,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我听说,小刘好像搬走了是吗?”她看似不经意的说道。

    小刘就是何小雨的邻居,刘凯。

    “妈,人家搬不搬走关我什么事?”何小雨略显无奈,心里又有点来气。

    这不摆明了自己爸妈私底下有在和对面聊天沟通。

    “你这死丫头,我看就是平时把你惯坏了,现在心气要多高有多高,真不知道人家小刘哪里不好?”何母又是埋怨又是可惜。

    “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呗?人生大事还能强人所难?”何小雨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何父看势头不对,站出赖当和事佬。

    “你每次都这样,护着你丫头,这次真不能再护着了。”何母责怪的看了何父一眼。

    “小雨,妈知道你心里不服气,觉得妈好像就是看中人家家庭条件了是不是?”

    她耐着性子,温言说道。

    何小雨扭头看向它处,不想说话。

    “其实你错了,我和你爸挑女婿,从来不看重家庭条件,只要人品好就行。”何母抿了一口茶,语重心长。

    “以我和你爸多年的眼光来看,小刘的品行绝对是没的说的,家庭条件虽说我们不看重,但是人家家底确实也厚,你以后生活上也能有保障。”

    “妈,你不要白费功夫了,我心里已经有人了。”何小雨突然转过头,很直接果断的说道。

    何母面色顿时一变。

    “什么时候,我们怎么不知道,小雨,现在社会人别有用心的人有很多,你社会经验不足,别被人花花肠子给迷花了眼!”

    正说着,不远处何小雨的表哥朱雨健拿着手机匆匆回头。

    何母顿时收敛起表情,重新挂上微笑。

    “小雨,你嫂子对房子挺满意的。”朱雨健收起手机说道。

    “我看着要不要找售楼过来算下价格。”

    “那就算下呗!”何小雨看了自己母亲一眼,然后说道。

    没一会儿,负责接待的售楼小哥就走了过来。

    户型图,销控表。

    他拿起计算器就是一顿算。

    “朱先生,您看中的这套一百五十平的户型,一房一价,按照您选择的楼层来计算,算上各种活动,最后总价是210万。”

    售楼小哥微笑着将写下的明细递到了朱雨健面前。

    “210万。”朱雨健挠挠头。

    身旁,他爸妈,何小雨的姑姑姑父也是互相对视一眼。

    虽然他们是做生意的,但是如果不贷款,一次性拿出210万,那也压力不小了。

    差不多算是将家底子掏空了。

    “没有什么别的优惠活动了吗?我知道你们售楼处这边是有内部价的对吗?”朱雨健小小的暗示了一下。

    售楼面带微笑的解释。

    “朱先生,价格真的已经到底了,中泰尊邸是不存在什么内部价的,但凡我权限内如果有优惠,是不可能不给您的。”

    朱雨健面色变幻。

    “我记得我有个同学好像能找找熟人,我找他问问。”

    售楼表情平静。

    “那您可以问问。”

    他轻轻做了个手势,大有你随便问的姿态。

    事实上,他作为售楼,还是知道一点真相的,价格方面,确实还有一点浮动的空间,不过不会大的。

    撑死了万把块钱来去,不会再低的。

    因为他们知道底价。

    而且,这个最终浮动的底价他们也没权限,得找售楼营销老总才可以。

    至于能不能真的找到人,就和他没关系了。

    他只负责卖房子而已。

    朱雨健站起来去联系人了。

    他也不是随意说大话,而是确实能找到一个朋友走走熟人关系。

    “老王,对,最低能降多少?五千?好,我知道了。”

    片刻之后,朱雨健回头坐了下来。

    “怎么样,能找到熟人吗?”何小雨姑父姑妈问道。

    “三五千来去,不值当。”朱雨健摇摇头。

    请人帮忙还得还人情,就这么三五千来去,没必要这么折腾。

    他也不是差这么点,非要优惠,而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下手买房子的理由而已。

    真要优惠个上万块钱,他也就下手定了。

    “小雨,你是老师,又一直在海城发展,你认不认识人?”何小雨姑妈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我哪里认识这方面的人哦。”何小雨嘟囔一句,有点无语。

    她确实是老师,但是怎么一个个的都认为做老师的就是万能的,什么人都能找到呢?

    “算了,你再和她商量下,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的了,她要是确定满意这里,就订下吧!”何小雨姑姑最后拿了决定。

    看样子,还得是何小雨表嫂一锤定音了。

    “就买这里吧,能再便宜个三五千也挺好的,再给我买一套化妆品吧!”何小雨未来的表嫂笑着说道。

    “那就··”朱雨健面色变幻了一下,刚要决定。

    突然,售楼处大厅内,营销总经理,带着一群主管级别的领导匆匆而出。

    售楼处外的小广场上,一辆宾利慕尚,一辆迈巴赫稳稳停下。

    售楼处营销老总带头,迎接了上去。

    车门一开,几道身影从车上走下。

    “嚯,怎么这么大阵仗?”售楼处里的好奇惊讶的客户不少。

    何小雨爸妈同样不能免俗。

    “那是我们开发商董事长。”售楼小哥小心的说道。

    “开发商董事长?”

    所有人齐齐看去,何小雨也在其中。

    不远处,那道让她魂牵梦萦,丢尽自尊的身影,正被一群人前呼后拥的簇拥着走来。

    许文和董红光两人有说有笑的聊着。

    后面各自的助理,工作人员,紧随其后。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

    中泰尊邸的营销老总跟在后面,也成为了一个小小的跟班,此刻,小心翼翼的陪着集团董事长和客户巡视。

    “许董,您这个盘是改善盘吧,细节非常不错。”董红光在一旁夸赞道。

    “定位确实是改善型,不过在恒科面前就是班门弄斧了。”许文微微一笑,自谦了一句。

    恒科在国内地产界的地位之高,中泰地产确实差得远。

    售楼处内,两人慢慢走着,后面的人亦步亦趋,营销总经理在一旁充当讲解的角色,正忙着给董红光这个客人介绍自家楼盘的特色和细节。

    突然,许文目光一顿,停在了不远处的何小雨身上。

    “何小雨?”

    何小雨身子一僵,表情有些不自然,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身边父母包括姑姑姑父,表哥的种种目光。

    许文走了过来,眉眼英俊,气场过强,何小雨身边这一群亲戚屏声静息,都不敢出声。

    “你买房啊?”许文淡笑着问道。

    何小雨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是我买,是我表哥要买。”

    “哦?定了吗?”许文看看何小雨的家人,此刻一个个都是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看··看中了一套。”何小雨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说道。

    “那个,小赵。”许文冲营销部老总招招手。

    “许董您请吩咐。”营销老总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这我朋友。”许文指了指何小雨。

    “待会他们买房,给点优惠。”

    营销部老总忙不迭的点头,心里正盘算着待会儿该怎么给折扣。

    “嗯,优惠个十万吧!”许文接了一句,没准备给营销老总出难题,直接吩咐道。

    十万块,随便给何小雨个面子而已,毕竟她这大半个月差不多天天围着自己转,也真挺难为她的。

    “好的许董。”营销老总连声答道。。

    许文又看了一眼何小雨,也没多聊,转身便先行离开了。

    等许文一行人离开之后,何小雨身边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紧接着,似乎是回过味来。

    “小雨,原来你竟然认识开发商的董事长?藏得够深的啊,一句话就是十万!表哥真得好好谢谢你!”朱雨建神情激动。

    这简直及时天降惊喜。

    十万啊!

    人家董事长轻飘飘一句话就给他免了十万。

    “我看这个董事长生的英俊帅气,器宇轩昂,嘶,等等!不对啊,表妹你和他?”似乎是一下子回过味来,朱雨健眼神之中闪过莫名惊骇!

    何父何母在一旁吓了一跳。

    尤其是何母。

    “没··没有的事。”何小雨连忙否认。

    “什么关系都没有,人家会看你的面子给我便宜十万?不能吧?”朱雨健不太相信。

    “真的没有关系,你怎么就不信呢?”何小雨心里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许文这一举动,似乎已经是将她这大半个月的隔三差五送饭的情分,给彻底还清了。

    换而言之,人家也不欠她什么。

    一旁,何母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

    “小雨,你之前说的心里有人,就是刚刚那一位吗?”她语气颤抖,都不敢说出这个想法。

    何小雨默不作声。

    这种卑微当舔狗的事情,哪能拿出来细说?

    “人家能看上你吗?”何母轻叹一声。

    “妈,你刚刚不还说什么不在乎有钱没钱的,只看品行的吗?你看刚刚他身边那个女助理,有身段有气质,说不定就和他有一腿,所以,看不上我不挺好?”何小雨故意说道。

    “傻孩子,这能一样吗?”何母语气幽幽。

    “人家资产庞大,长得还这么器宇轩昂,可不是什么普通有钱的。”

    听着母亲双标的话,又看着远去的背影,耳边,表哥正激动的打电话汇报着情况。

    何小雨心里一酸,感觉亏大发了。

    ··

    许文和董红光一起在楼盘项目这边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车上。

    “许董,刚刚那个女生是您什么人啊?”凌雨甜忍不住好奇的问。

    “你关心这个干嘛?”许文笑了笑,总不能告诉自己这个小助理,那是个和她差不多的小舔狗吧?

    那多伤人自尊心。

    “我就是好奇吗?总感觉那个女生刚刚好像有点幽怨的样子。”凌雨甜认真的说道。

    “少八卦了,给你提个醒,晚上要喝酒的,你酒量行吗?”许文轻轻一拍凌雨甜的大腿。

    她也不闪开不避,一双大长腿就这么挨着许文让他拍。

    “啊?喝酒?”凌雨甜认真比划了一下,“我的酒量就这么一丢丢,喝肯定是没问题,喝醉了许董您负责送我回去就好。”

    说这些话的时候,凌雨甜很棒的身材轻轻挺了挺胸。

    “没问题吧?许董。”

    “送哪儿都行?”许文笑问道。

    “哪儿都行!”凌雨甜眉眼一笑。

    傍晚,招待董红光的酒宴就定在集团旗下的产业,万豪酒店里。

    酒宴办的相当隆重且正式,集团内管理级别的高管都有出席这次酒宴。

    酒席一开始,就有各种管理排着队过来敬酒。

    凌雨甜倒是充分做好了一个助理的职责,在旁时不时的给许文倒酒,偶尔她自己也会站起来轻饮一点。

    这姑娘酒量是不行,喝一点脸上就一片通红。

    今晚这一来二去,她最后喝了多少,肯定是不能用一点来形容。

    许文因为肝脏强化过,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酒量到底有多少,不过,说一句海量肯定不为过。

    “许董,感谢盛情招待。”董红光和许文碰杯。

    一旁,凌雨甜及时续酒,不过脸蛋红扑扑的,脚下都有点不稳了。

    “醉了?”许文轻轻打量。

    “倒也没有,咦,怎么有两个许董,分一个给我呗?”

    “这叫没醉?”许文冲远处一个集团的女员工招了招手。

    等集团的员工过来,许文叮嘱了一下,让直接就在万豪开一间房把她安顿下来。

    今晚酒宴这么多人,人多眼杂,许文要起到带头作用,还是要避一避嫌的。

    毕竟,集团的风气不能坏。

    没一会儿,集团的女同事就过来扶起了凌雨甜,带着她先去休息了。

    酒席尾声,许文低头看了看手机。

    果然不出所料,凌雨甜给许文很贴心的留了她的房间号。

    似乎是怕许文不来,还配上了一张醉眼迷离,看起来很诱惑的自拍。

    “许董,速来!”

    凌雨甜胆大包天。

    许文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好好言传身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