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 第八七二章 谈心(1)

第八七二章 谈心(1)

 热门推荐:
    发布会现场安静了。

    别人不经意的证明往往比自己歇斯底里的辩解来的更有力量。

    对于某些媒体而言,真的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尴尬的场景了。

    你心心念念的为别人打抱不平,别人却说,沈教授说的很对啊,事情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

    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耶?

    在这里,能说刘易斯是阿斗吗?这些媒体自诩姜维也太抬高自己了吧。

    就这帮人,压根不怀好意,满肚子坏水,表面上为了维护刘易斯的名誉前前后后忙活了大半年,耗费了无数的心力和汗水,其实暗藏祸心。

    现在,他们却听得海外的媒体说:刘易斯说了,沈教授是我的偶像,他说的话,我不敢反驳。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刘易斯就是怕了沈光林实验室的检测能力,他根本不敢表露强硬的态度,只是说这并不符合程序。

    枉做舔狗了不是?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这些媒体原本还想说一两句找场面的话呢,实在找不出太合适的言辞,也就只能彻底败退了。

    到现在为止,沈光林都还没有正式出面呢,事情已经圆满的结束了。

    沈光林向来爱惜羽毛,他可不想像电视上的丁院士那样,被一条柴犬无端的责难和诘问。

    后来,柴犬终于还是到花旗国生儿育女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那些气势汹汹而来的媒体就跟后世的柴犬一个样,现在终于灰溜溜的退走了。

    只是,人家回去之后的日子还是照样过的,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们只是来魔都旅游了一圈而已。

    至于回去的路程,自然不可能坐飞机了,来前的机票还没找到人报销呢,长城集团竟然这么小气,交通费都不给报一下的。

    总算,世界又重新归于平静。

    这些天,妹妹每天都让沈某人摸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高兴的说:“看,今天他又踢我了。”

    说实话,沈光林有点不太敢摸,总觉得这么薄的肚皮,一不小心给按炸了该咋办。

    而且,虽然他已经30岁了,但一直没有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

    身后没有父母的支持,沈光林总觉得整个人心里没有底气。

    但是想想在香江花天酒地做上了二世祖的沈厚道,又想想在金陵还在读小学的小丫头,沈光林也只能暗自神伤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神奇。

    到现在,妹妹的身子已经很“累”了,距离预产期不远了。

    有时候,沈光林看着妹妹肚皮上隆起的一只脚丫或者一只小拳头的形状,明确的感知到:那就是自家的那小人儿呀。

    欣喜是一定的,心情复杂也是一定的。

    孩子真的生下来了,老李该怎么看,姐姐该怎么看?

    沈光林还没有认真思考过。

    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哪里有过不去的坎啊。

    反正孩子是自己的,其实只要李莉没有大的意见,其他的都好说。

    至于其他人怎么看,那就不在沈光林的关心范围之内了。

    谁要是敢瞎咧咧,那就绝对不是像这次的舆论事件中一些人这么轻拿轻放了。

    对此,南方某刊的“南极人”非常有发言权,他不禁悲愤莫名:都把劳资搞成这样了还是轻拿轻放?

    要说谁会瞎咧咧,最有可能的就是张鹏。

    前段时间,沈光林让人限制了便宜叔叔张鹏的人身自由,他的心肠并不柔软。

    张鹏试图走私并贩卖公司的核心资源--镓,性质很恶劣,这件事要是放在国家层面,那就是属于叛国了。

    要知道,镓可是极为重要的军事物资,张鹏一次性盗卖这么多,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当然,这些物资是长城集团的财产,就是因为物值比较高,张鹏这才想着贩卖一波大的。

    现在被抓了现形,沈光林并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打算。

    沈光林也知道,就算他真的不追究张鹏的责任,张鹏一样不会感激他。

    至于最终怎么处理张鹏,沈光林想先等一等,看看老兄弟们有什么看法,做事不能太武断,还是要懂得策略和方式方法。

    这些天的天气虽然热,但沈光林每天都会陪着妹妹在校园里走一走,接接地气,见见年经的同学们,也不至于整天见不到人气。

    现在大学的新学期已经开学了,校园里人来人往。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还没有开始军训呢,所以大家一开始就是上课。

    要等大学有全面军训制度的时候,估计要等到90年以后才会正式开始了。

    而且,90年代的军训也特别有意思,一训就是一整年,这样大学其实就变成了五年制,先当一年兵,再上四年大学。

    眼看这都快生了,妹妹的皮肤还是那么好,颜值也在线,脸上没有长任何色斑,依然美艳动人。

    很多学生看到了妹妹甚至有点走不动路,忍不住就要询问:这是哪个学院的女老师,竟然怀孕了,也太可惜了吧。

    妹妹并不太在意外界的目光,一边慢慢的走一边跟沈某人进行着对话: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这是最常规的问题,多少家庭都有过这样的对话。

    “女孩?”沈光林回答的很干脆。

    其实,沈光林在给妹妹做羊水穿刺基因筛查的时候已经知道她肚子里的是男孩了,这也不知道是强行撒谎还是真情流露。

    其实妹妹也早就知道自己怀的是个男孩了,不然她的情绪也不会这么笃定。

    “那万一要是生个男孩呢?”妹妹继续追问。

    “那我就给他编一本书,学习学习林平之,自断一肢。”

    “你要作死啦。”妹妹笑着捶了他一拳,沈某人没有躲,生生的受了这充满爱意的一拳。

    “讨厌,你怎么不去学学林平之?也来个自断一肢,这样整个世界就太平了。”妹妹嗔怒,其实眼角带着笑意,她越来越“世俗”了,再也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我在学岳不群的呀,你看,报纸上都说了我是个伪君子呢。”

    说完,沈光林递过一份用来扇风的报纸,上面果真还有人在暗戳戳的影射沈教授呢。

    “难道你还在意这个?”妹妹很是惊讶,她当然知道这段时间的舆情走向,沈某人处理的很得当,她表示自己学到了。

    当然,这场舆情原本就是沈某人掀起的,原本就是多此一举的事。

    沈光林主动站出来承担了时代热点,这也不是没有好处。

    至少,体操小王子在奥运会上表现的那么差,竟然没有多少人骂他,等大家再想起他的时候,人家已经退役许久了。

    再见面,体操小王子就已经是李总了。

    “莉莉,你也觉得我是伪君子吗?咱们在一起聚少离多,我都没认真听过你的想法呢?”沈光林突然认真的问道。

    也就是妹妹怀孕之后的这段时间,沈某人才给与了充足的陪伴。

    以前,他其实就是见色起意,得手之后又不忍放弃。

    “哼,你难道不是的吗?明明你先认识的姐姐,难道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这才又重新追求我?”

    看来,妹妹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沈某人一开始就动机不纯。

    “那你怎么还就同意了呢?”

    “我原本也并没这么想。从我读初中开始,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写情书追求我暗恋我了,每次都是姐姐帮我挡掉了。后来读大学之后,我也没想过要恋爱,直到有一天,姐姐带着你回家来,你虽然嘴有些贫,人也有些丑,但确实很厉害啊。就是因为你英语厉害,专业也厉害,见多识广,这才把我给骗了的。”

    “真的,原来我魅力这么大呢。”沈光林自动过滤掉了妹妹说他丑的事情,表示能的美女的芳心,很骄傲。

    “嗯,男人又老又丑不要紧,重要的是要有才华。”妹妹对沈某人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肯定。

    但是,这话沈光林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他忍不住就问了:“你是不是有个叫做袁华的朋友或者同学?”

    “没有。”

    “那尹正呢?”

    “也没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址: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