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 第八七零章 乱象

第八七零章 乱象

 热门推荐:
    杀人莫如诛心。

    大约,也只有经过互联网和微博时代信息浪潮洗礼的沈某人才能对如何引流有所心得,他手下的那些人还是太嫩了。

    在沈光林的那个年代,敌我之间已经到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阶段,大家有意见都是亲自下场互怼的。

    刺刀见红。

    而且,对于尔虞我诈,他们也有了更多的套路和更深的理解,这都是这个年代的人们所没有见识过的。

    在这些所有的措施中,大家所使用的共同的招数就是:控评。

    后世通常的做法是撤热点,搜索故意引流,等待大众把这件事给忘记。

    现在,长城集团也在做控评的动作,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这一招太慢了,按下葫芦浮起瓢。

    所以,还是要做一些反击的行为才行。

    不然,长久下去,沈教授的名誉都要受损了,这么多爱惜羽毛,那不是白忙活了么。

    所以,这件事不鸣则已,只要动起来,一定要把对方按倒在泥土里。

    在沈某人的殷切关注和亲自指导下,有了目标和方向,战略和战术都有了,这场舆论战终于不再是一边倒了,也开始变得有来有往起来。

    尤其,京城大学的学生特别有才,不愧是一个诗歌的国度,他们的反驳文章写得也太恶毒了,简直让人上头,读罢还想读。

    所以,京城大学出了海子,艾青,臧克家等一批名作家。

    其中,有位同学的一篇文章是这样写的:“伟大的领袖在1949年写了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一文,送走了花旗国压榨国人的邪恶代表司徒雷登,华夏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然而,现在,在某些无良媒体人的曲意奉承和刻意诱导之下,我们又成功的跪下了......”

    不光是这一篇文章,另一篇文章用词也很犀利:“于一些无良文人而言,什么叫做“天生弱智难自弃”,某某报刊的xxx就比较完美的吻合了这一点,他惯会卑躬屈已,阿谀奉承,对内苛责,对外谄媚......”

    真的不要小看京城大学的理工男,他们骚起来也是很过瘾的。

    而且,长城集团的反击,使用的还是那些人的固有阵地,用的全是跟他们笔名差不多的名字,仿佛,一夜之间,这些人就叛变了。

    所以,两伙人直接这么对掐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战斗。

    一个松散的文人联盟,无论如何也是打不过一个有组织的流氓团体的。

    尤其,这个流氓团体不光有才还非常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就连到了后世,那些主播小姐姐最榜一大哥也坦诚相见,只要钱到位,就愿跟你睡。

    而长城集团究竟有多少钱?他们的财富,是当然国内任何一家公司都比不来的。

    所以,面对这场舆论战,他们都不需要额外花钱,只是动用一下金钱的影响力就已经足够了。

    而文人们自发形成的的组织呢,凭借的只是一腔热血和“与众不同”的价值观而已。

    当然,现在他们的背后也不是没有金主爸爸的支持,但金主爸爸的要求是诋毁政府,并不是去直接去对付沈教授。

    当然,顺手毁掉沈教授的名誉也行,最好是把他给搞伤心了,一气之下到我们花旗国来。

    只是,这场论战在长城集团有了针对性的措施和预案之后,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泻了,长城集团战斗力蹭蹭的往上涨,而文人集团的阵地连连失手。

    他们不讲武德呀。

    沈光林始终相信一点:组织的力量是强大的,但个人的力量有高有低。

    而且个人只是组织中的一员,组织可以没有缺点,但个人的身上一定会有很多缺点。

    如果真的挑起战争,不要四面树敌或者向组织开炮,最好的方法是先把个人从组织中独立出来,再去针对个人发力,问题往往就可以得到解决了。

    这是策略,也是致胜的关键。

    于是,局势就这样一步步开始扭转。

    那些堵门炫耀的人也没心情继续堵门了,他们要赶紧回去整理心情收复失地收拾旧山河。

    不然,他们自己就成了丧家之犬了。

    沈光林的攻关团队有了新的指导精神,在大家的努力和金钱的加持下,一些哈日哈美的现象得到了彻底揭露。

    通过报纸,大家已经提前知道了扶桑的小鬼子并不能一天行军100公里;也知道了小鬼子们检查卫生的时候并不会喝马桶里面的水;并且,他们一个盘子也不会刷七八遍。

    报纸上还揭露了一件事,扶桑人喜欢随地大小便,体育场里的垃圾也不是每次都捡走

    其实,做这些事情,严格的讲起来沈某人和他的团队是有些缺德的。

    因为,有些小鬼子的事迹还没被公猪们给发明出来呢,提前就被沈光林的团队给清点出来了。

    你这么干,让这些老牌公猪和新晋公猪接下来该如何生存?

    以前轻松胡诌几句就可以舔的润润的,现在再想舔就要寻找新的爽点了。

    而且,人家就是谄媚了一点而已,你们在报纸上骂的还那么粗俗那么难听,真没素质!

    什么叫做舔沟子?

    难道别的地方就不能舔了吗。

    所以,最近的报纸精彩纷呈,一派人说外国好,一派人说外国坏,究竟该信谁的,大家开始迷茫了。

    甚至,大家忘记了,大家的初衷是批评沈光林的,谁让他点评卡尔刘易斯来着。

    讲这些没有营养,也没有意义,咱还是把论点聚焦到沈光林身上吧。

    一个堂堂的京城大学的教授,一位知名的科学家,发表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引起国际上的纠纷该怎么办?

    毕竟,你们没有证据证明人家卡尔刘易斯有问题,说这样的话就是不负责任,你再美化,也是撇不清关系的。

    也是基于这样的情况,媒体还是再次找上门,他们想采访沈教授。

    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了,经过论战之后,大家再把屁股坐歪,总不能做的那么明显了,沈光林也早有准备,采访是躲不开的。

    所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沈光林还是接受了一众媒体的采访。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