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 895【购买土地】

895【购买土地】

 热门推荐:
    杀了那个印第安人,然后拯救他的灵魂。

    这句话,出自美国第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创立者之口。

    加州这边的印第安人,先是被西班牙和墨西哥祸害,继而迎来美国人的血腥手段。

    一个加州印第安人的头皮,能够换取5美元。此项政策的执行时间,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前后,执行了二十多年,加州印第安人的数量锐减五分之四。

    又过了一百年,美国政府打着保护女性健康的旗号,在妇女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绝育手术,大约有7万名印第安妇女被强制绝育。此项政策的执行时间,一直从美国大萧条,持续到美国从越南撤军,中国都快搞改革开放了。

    17世纪中叶的加州,印第安人数量还很多,毕竟没有被殖民者霍霍过。

    尖矛将的乳名叫海獭,接生妇在河边给他盥洗时,看到了一群海獭从眼前游过。成年之后,他用长矛独自杀死两头野狼,从此便改名叫做“尖矛将”。这种骁勇的名字,甚至可以传给儿孙。

    今天,尖矛将带人出来捕鱼,他在河里遇到许多外乡人。

    这些外乡人身材高大,皮肤又很白,而且穿着奇怪的衣服。

    尖矛将获得了一件礼物,是外乡人送他的帽子。然后,外乡人邀请他们,似乎要去海边做什么。

    大家都很好奇,尖矛将便同意跟去。

    船,好大的船!

    族人站在海滩上,看着那漂浮着的巨舟,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船神!”

    这一群卡沙亚人,陆陆续续下跪,朝着五艘大船虔诚叩拜。

    他们信奉的是库克苏教,教义是万物有灵,每个部族的主神都不一样。各族的信仰共同点,是祖宗土地和部落圣地,然后根据实情确立主神,并且主神是可以更换的。

    山有山神,河有河神,船自然也有船神。

    尖矛将也跟着跪下,这么大的船,肯定是船神化身。而眼前这些“白人”,多半是船神的使者,难怪那么威武高大。

    李铨听说遇到土著,正打算亲自来交流。

    他害怕船只搁浅,便乘着小艇靠岸,半只脚刚踏上沙滩,就看到一群土著在跪拜。

    李铨瞬间明白两件事:

    第一,土著把船当成了神灵,这个情况可以利用。

    第二,西班牙那些大帆船,在抵达美洲的时候,位置肯定在更南边,否则这里的土著不会看不到。

    李铨脸上露出笑容,吩咐身边的传令官:“打出令旗,朝南边的海面开几炮。”

    “轰轰轰!”

    炮声隆隆,数百米外的海面,溅起一个个大水花。

    尖矛将正在叩拜船神,突然听到船神的咆哮,仿佛打雷一般恐怖。他张大嘴巴看着水花,又看向远处的巨船,再看向周围的船神使者。

    “带我去见你们的酋长。”李铨说道。

    尖矛将根本听不懂,他转身哇呀呀说着什么,于是有几个土著起身,坐上独木舟飞快划走。

    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船队的淡水都补给近半了,终于有更多的卡沙亚人来到海边。

    领头的几个土著,脑袋插满了彩色羽毛。

    尖矛将连忙走过去,摘下那顶帽子,又指着巨船说:“那些是船神的化身,船神咆哮时,会发出打雷一样的声音,还会投出巨石溅起水花。这些白人,是船神的使者,他们非常友好,赠送了我一顶帽子。”

    酋长座狼带着族人上前,他的观察力很敏锐,一眼便知李铨是首领,捶胸行礼道:“尊敬的船神使者,欢迎你们来到卡沙亚部落。我是部落的族长座狼,你们是在这里长住,还是做客一阵就要走?”

    李铨拱手道:“我是……算了,说再多你也听不懂。我……”李铨指着自己介绍,“李……铨。”

    座狼一阵迷糊,而李铨还在重复。

    终于,座狼也明白了,指着自己说:“座……狼。”

    双方自我介绍完毕,接下来就驴唇不对马嘴。

    座狼不断朝着巨船指去,似乎在问关于船只的信息。而李铨则指向河流上游,打算派人去土著部落。两人互相听不懂,交流起来不说困难重重,也完全算得上对牛弹琴。

    河流入海口,有大量冲积平地,还冲出了一片沙洲。

    众人探查一番,确定涨潮的水位,然后砍伐沙洲植被扎营。将近半年时间飘在海上,巴不得上岸休息,砍掉的小树还能补给燃料,随船带来的木炭已经快烧完了。

    座狼也带着族人回去,聚众商议如何对待船神使者。

    他们信奉的神灵多不胜数,一草一木都可能是神,不会轻易把船神使者当爹供奉。顶多,也就是尊贵的客人而已。

    在土著回去的时候,李铨派出两条小艇跟上。

    座狼也不反对,既然是尊贵客人,招待一番是应该的。

    带队拜访土著部落之人,名叫叶绗,是提前退伍的海军宣教官。他顺着河流前进六七里,便看到大片大片的房屋。

    房屋大部分是木制结构,但也有一些夯土房。

    甚至还有巨大的公屋,用来聚集族人开会,类似全族的大礼堂。

    居住区附近还有少量耕地,似乎还不懂得翻地,烧一大片刀耕火种,种子撒出去就等着收获。

    不过编制技术很发达,能用芦苇编精美箩筐,叶绗看到一群土著,扛着一整筐鲜鱼回来。

    这些土著还会烧陶,打水煮饭都用陶器。

    座狼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把叶绗带去某个夯土屋内。然后,部落长老们脱掉衣服,坐在那里等着烧热石块,然后用水泼上去。

    滋滋滋……一阵白烟升腾。

    好家伙,这些土著还会蒸桑拿,而且看这土屋的规模和装饰,似乎蒸桑拿属于非常重要的活动。

    当晚,大家围着篝火吃喝跳舞,巫师主持着整个庆祝活动。

    叶绗等人被请进公屋,凑合着住了一宿。

    第二天继续观察情况,发现这里已经是家庭为单位的私有制。男子组团去狩猎和捕鱼,根据团队贡献分配收获。女人也成群结队,去林子里采集食物,谁采的就归谁所有。老人则留在聚居地,编制箩筐、烧制陶器等等。

    如果收获颇丰,还会上交一些归公,相当于是收税了。

    各家交了多少税,用绳子打结记录,然后放到公共仓库里储存。

    当然,也可以交钱纳税,货币是矿石和贝壳做成的珠子,这些珠子可以用绳索串起来。类似货币,在方圆数百里通用,可以跨部落购买商品。

    “这里的土著,看来也经常打仗。”朱贵生在四处观察之后,悄悄对叶绗说道。

    叶绗点头:“看出来了。”

    他们看到了盾牌,木头蒙皮制作的,这玩意儿只会用来对付敌人,不可能是用来对付野兽。

    主战武器还有弓箭,而且是复合弓,箭头由兽骨打磨而成。

    土著们应该处于部落联盟时代,多个部落结成联盟,然后共同对付另一个联盟。

    整个社会结构如下:以血缘家庭组成氏族,亲近的氏族组成部落,多个部落组成部落联盟。根据实力的强弱,推选出联盟首领,联盟开会处理内部事务。某个部落遭受攻击,整个联盟都会动员起来作战。

    由于农业不发达,所以还没诞生奴隶制,抓来奴隶也没啥屁用。

    两天之后,酋长座狼再度拜访李铨,还带着许多贝壳珠子货币,似乎想购买中国人的衣服。

    他先是扯自己的兽皮衣,又指着李铨,再拿珠子钱币不停晃荡。

    见李铨还是没明白,便让一个族人脱下衣服,又继续指着李铨。接着,把兽皮衣放在地上,再把珠子钱币放在地上。随即,调换皮衣和钱币的位置,如此来演绎交换的过程。

    李铨总算看懂了,但他拿起珠子,然后扔回地上,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

    座狼也看懂了,表情有些失望。

    李铨把副官叫来,吩咐一通,很快取来几匹棉布、一把斧子、一把锄头。他将这些东西放在地上,而且是放在兽皮衣的位置。接着,指向放珠子钱币的地方,把珠子钱币全部推开,指着入海口的冲积平地。

    几匹棉布、一把铁斧、一把锄头,交换河流入海口的大片地皮。

    座狼瞬间明白啥意思,连连摇头,指着北边的区域。沿河地带他们不愿交换,但北边的森林可以出售,这大概就是历史上的俄国人,为啥不沿河建立据点,非要跑去北方修建罗斯堡的原因。

    很简单,本地土著不卖这里,只卖北方那片森林。

    李铨把棉布增加到八匹,铁斧四把,锄头两把,还添了一把腰刀。

    当着酋长座狼的面,用斧头砍树,用锄头挖地,还用腰刀劈砍荆棘。

    座狼顿时眼睛都看直了,他从来没遇上过铁制品,铁器的威力完全把他吸引住。

    李铨接着又缩小交易面积,只圈出入海口的一片森林和平地。随即再指向北方的森林,那片无人森林他也要。

    座狼把长老们叫到一起商议,所有人都拿起铁器,尝试着使用了一番。终于,他们回来找到李铨,同意这笔非常离谱的交易。

    李铨把30个重刑犯,还有他们的南洋奴隶妻子,全扔在这一片耕种开垦。

    当然,留下了斧头、锄头、种子、渔网、食物和被服,甚至给他们留下了一艘小艇。

    这里的土地很肥沃,今后继续移民发展,可以提供粮食和蔬菜。

    至于跟土著的关系,随机应变吧,听话就和平发展,不听话就出兵攻打。反正在发展初期,是不会选择开战的,以后人口多了肯定矛盾激化,到时候极有可能爆发战争。

    李铨率领船队继续向南航行,很快他就后悔了。

    不该把重刑犯扔在之前的河口,他在南面发现了天然良港——旧金山。

    也懒得回去把人接来,将错就错吧。

    经过众人商议,把买下的地方叫做“新登”,那里的河流叫“新登河”(俄罗斯河)。

    为啥叫这破名字?

    因为船队是从山东登州府出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