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镇妖博物馆 > 第一千六十一章 是我非我,大劫锚点

第一千六十一章 是我非我,大劫锚点

 热门推荐:
    清淡的微笑,从容的言语,以及那代表着昆仑三神之一的因果入身,带来的强大的气机提升,原本虽然模样俊美,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屑了导致完全没有办法感觉到祂是帅哥的开明带着从容不迫的微笑。

    真灵化生,自此恢复了那种十大巅峰,道果之境的从容。

    其气质悠远神秘,仿佛是幕后之人,竟然讶异于自己提前被察觉被发现,而后嘴角又带了一丝微笑,里面有三分讶异三分冷淡三分的漫不经心,还有一分悠然,淡淡道:“没有想到啊,天尊竟然察觉到了我。”

    “可是,察觉到了我,又能够如何呢?”

    “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对你说的哦。”

    “亦或者,这个时候,装作不知道才是对你我都好的选择呢。”

    开明微笑俯身,道:“您意下如何呢?”

    话音还没有落下,忽而看到眼前一道残影掠过,而后看到五指残影,开明瞳孔收缩。

    【权能·坐见十方】。

    开明直接观测到了未来的这一招,带着笑意道:“我和袁天罡那个半吊子不一样。”

    “他算不到你会打他,我可不同。”

    “十方内外,皆入我眼。”

    “你,也如此。”

    语言温和,轻描淡写,仿佛一切皆在我的掌握之中。

    脚步微顿,正要躲闪的时候。

    那种剧烈的疼痛感已经浮现在脸上了。

    ??!!

    道人五指直接扣住了开明的头,眼神平和而无辜,而后拧身,肉身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开明的头颅在一秒钟的速度直接加速到可以主动散发出光的级别,将物体直接加速到光速,然后无比沉重,重重砸在了墙壁上!

    轰!!!

    开明的一张脸直接镶嵌进去。

    道人默默收回右手,然后轻描淡写地整理整洁的袖袍。

    “你说什么?”

    “刚刚声音有点小。”

    “贫道没有听清楚。”

    “你再说一遍?”

    语气温和,但是落入了开明的耳朵里面,总觉得是有很重的威胁感。

    开明被镶嵌在墙壁上,四肢垂落下来摇摇晃晃,闷声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遇见到了。”

    道人平淡道:“你还不明白吗?开明。”

    “你看到了,不代表你能够躲开。”

    卫渊双目幽深,注视着眼前的开明,开明就感觉自己陷入了因果编织而成的泥潭,无法挣脱,就好像看到了宇宙爆炸的普通人,哪怕是看到了又有什么用处,只好无奈道:“你做了什么?”

    卫渊维持着元始天尊在昆仑三神前应该有的位格,平淡道:“没有什么。”

    “只是抹去了因果之间的过程,让开始和结束重叠而已。”

    “仅此而已。”

    !!!

    开明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现在被镶嵌在了墙壁上,所以倒吸了一口熟石灰。

    剧烈咳嗽了好几下。

    伸出手,撑在墙壁上,把自己一下拔出来,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权能之所以被破的原因——因果重叠的话,开始就等同于结束,当你看到的时候,就代表着这玩意儿已经满功率砸在了你的身上。

    看啊,你倒是看啊。

    你不牛逼吗?

    你看到了有本事躲开啊你?

    祂看着前面的墙壁竟然还是好好的,嘴角一抽:“你刚刚那一下,这墙壁怎么可能挡得住?这墙壁是星辰金做的还是岁月流沙做的?这么结实?”

    “我把此物毁灭的这個【果】抹去了。”

    ??

    开明咬牙切齿道:“这个根本不是因果!”

    卫渊看了一眼开明,道:“是不是因果,贫道说了算。”

    开明颓废坐下来,嘴里还是叼着那根糖葫芦——哪怕是刚刚他被元始天尊一巴掌直接按在墙壁里面的时候,都极限操作把嘴巴里面的糖葫芦转移到了安全的位置,满脸颓废道:“好吧好吧,我承认刚刚我是有点嚣张了,所以……”

    他好奇地看着眼前的道人,道:“你找我来,是打算要问什么?”

    “我知道了,你根本就不是推断出来了我的真身!”

    “你就是靠着自己的位格,所以一眼看出来了,我就说,你这个莽……”

    卫渊抬眸。

    开明声音一顿,面不改色道:“莽……茫茫人海当中冰雪聪明文官表率聪明智慧的馆主当然可以不靠权能,就靠着自己就察觉到了我的真身啊。”

    卫渊没有去理会这家伙,道:“我看到了画师和老兵的身上,也有这样的气息。”

    “哦,兵魂老哥其实是陆吾的锚点之一。”

    开明非常痛快地道:“因为他实在是太实诚了一点,我和大姐头都不在的话,肯定是会被人给利用,会被人给坑了的,搞不好的话,魂飞魄散,一身道果被人利用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当然要帮他一把。”

    “为了避免陆吾这家伙发现这个锚点,我还专门在里面加了点东西。”

    “???”

    卫渊沉默,忽而想到了刚刚从兵魂背后的真灵气息上落下来的东西。

    看着眼前嘴角笑得都似乎是要咧到耳朵那边的开明。

    心中忽而对开明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为了‘保护好同伴的真灵’,还是‘为了看同伴的乐子’产生了极为浓郁的怀疑,想到常年居于昆仑山上,白发金瞳,衣冠胜雪的清冷少年,嘴抽了抽。

    祂要是知道你这样做的话,怕不是会直接拎着剑下来斩了你。

    “那画师呢?是西王母吗?”

    开明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收敛,道:“……我不知道。”

    他的眸子往外面看了一眼,因为因果的封锁,所以外面的人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祂看到了那少女画师正在吃伏特加拌面,满脸开心,而后收回视线,道:“我曾经尝试过许多的试探,甚至于给她起外号是伏特加娘娘。”

    “故意叫她大姐头,叫她娘娘。”

    “但是基本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究竟是不是娘娘,莪也不知道……但是大概率是对人间界无害的,这一点的话,我是可以确定的。”

    卫渊缓声道:“不是西王母……哪怕是你也不知道西王母究竟在哪里吗?”

    开明摇了摇头。

    他的双瞳幽深,仿佛携带有无数因果汇聚的感觉,却也无法看穿那画师少女背后的无面神女的真容,就仿佛那位神女原本就只是无面之状态,最后收回视线,注意到了开明的目光,回答道:“不沾因果。”

    “哎……”

    开明略有无奈。

    卫渊想了想,道:“我心中一直好奇……你,水鬼和你的关系是什么?”

    “他只是你的分身吗?”

    开明讶异,而后笑出声来,道:“你是想要问,如果是我彻底苏醒的话,会不会直接占据了他的真灵,然后导致最后的结果是我回来了,你博物馆里面这个钓鱼把自己钓了的家伙反倒是没了,对吧,哈哈哈哈……”

    “你这个人还真是……,想问的话直接问就是。”

    “这样别扭的性格,不知道是和谁学会的。”

    开明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不会的。”

    “严格意义上,我和他,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只是我和他有一定的【联系】。”

    他伸出手,道:“我们的状态,和卫渊你是不同的,你的话,真灵一次次的轮回,真灵相当于每一滴水,每一次轮回就会落入更大一点的水坑里,而后再一次转世,这里面所有的水还会继续存在,所以你,一直是你。”

    “而我们一开始就是神灵。”

    “我们的真灵对于寻常凡人来说简直如同大海,而这一具身躯只是容纳了一滴水。”

    “这一滴水,代表着的是一个锚点,是一旦遇到危急情况的时候,我们可以借此回归的契机,除此之外,这个水鬼无论是自我意识还是说个人成长,都是他自己所独立存在独立拥有的。”

    “这样说,我是他,但是他不是我。”

    “是我非我。”

    道人微微颔首,忽而似乎想起了什么,并指微微抬起,道:“若是我斩断你二者的因果,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水鬼就只是单纯的他自己了?”

    开明笑意灿烂温和,眼眸微眯起:“动辄就要斩断同为道果境的我留下的锚点因果。”

    “元始大天尊不愧是元始大天尊,果然霸道得厉害。”

    卫渊垂眸道:“毕竟是我博物馆的人。”

    “一切结束之后,我会将此因果斩断。”

    “其中的因果,我会背负。”

    “最后一个问题。”

    卫渊的五指微微握合于剑柄之上,想到了之前一直就困惑的问题,一直都在思考的怀疑。

    嗓音平缓询问道:“你和陆吾,以及那位无面神女,为何会将自己的锚点和契机放在我这里?我不觉得我的运气会这么好,一开始连真灵都没有恢复的时候,这一辈子才刚刚能看到鬼,进来博物馆的时候,博物馆里面就有了你们三个在。”

    “之后也有昆仑山神的传承,以及大唐时期的李淳风。”

    “这些事情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说,这是你们对于未来存在大劫的准备,是一场计谋,而这个计策的开始,从不死花被摘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坐见十方不可能看不到珏去摘取不死花,也就是说,你是放任珏摘花的。”

    “我这一路走来,是自己独行。”

    “还是说有你的暗中引导。”

    “是你的一枚棋子,安排着一路走来呢?”

    “坐见十方,隔垣洞见?”

    !!!

    开明头皮发麻,双手抬起,道:

    “卧槽,冷静,冷静,这个锅太大了,我不背!”

    “你觉得我能够安排设计了你这个级别的存在吗?”

    “而且编织这么大的命运,一件件事情地编织下来,那可是【命运】之神的权能啊,就他都得累吐血。”

    卫渊道:“元始天尊当然不会被设计。”

    “那么,渊呢?”

    “你没有否认其他,也就是说,你确实是放任自流,任由珏当时偷偷将花带走了下来。”

    “那么堂堂的十大巅峰之一为何要做这些决定?”

    “是否是为了创造一个吞噬不死花之后,贯穿了人世大劫,在最终的三界大劫一定会转世的……”

    “大劫的【锚点】。”

    “而后将自己的锚点,将陆吾的锚点,以及其余的手段,全部都以我为锚点聚集?”

    开明的神色微凝。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