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242.夜访

242.夜访

 热门推荐:
    镇国公李老爷子已有七十高龄,早就不问朝事,每天做的事不过晒晒太阳,然后看着儿孙们长大,对于这样一个老人来说,没什么比这更重要。

    但要说他在军中的影响力,恐怕他几个儿子加起来也不如他,当初若没有他的支持,芈煦想登基称帝只会更难,好在他对芈煦的父皇是真的忠诚,最后还是帮了芈煦一把,替芈家守住了江山。

    宁玉批了好久的折子,对朝中大概情况也算有几分了解,他对这位老爷子倒是没什么恶感,只是听芈煦讲,虽然老爷子帮了她,但对她的女儿身份还是颇有微词。

    夜风萧萧,吹得镇国公府门前的灯笼摇晃不已,光暗交错,府内下人扶着老人走过交错的长廊,老人身体硬朗,但年纪确实高了,精力有限,这时候已经感到疲惫。

    最终停在了寝室门口,老爷子冲下人挥了挥手,“都下去吧。”然后独自进屋。

    微风拂过,老爷子进去后将门关好,这才转身走向里屋,然而像是察觉到什么,他脚步顿住,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桌子,眼睛微眯。

    噗噗~

    烛台上的蜡烛火苗微微跳跃,凭空自燃,也照亮了整间屋子。

    老者惊讶的望着这一幕,片刻才重新移回视线,那里坐着一位带着浅笑的男子。

    “阁下不请自来又闯入老夫房间,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担待,只是不知深夜到访意欲何为?”

    宁玉倒是有些佩服他了,不愧是在战场沉浮半生的人,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打量片刻,宁玉收回视线,脑海中浮现他的信息。

    老爷子姓李名致,祖上是将门世家,算上芈煦,仅他一人就已经经历和辅佐了三任君主,他共有五个儿子,只是老大老二都战死沙场,老三也因六年前的深宫内乱而死,不能说可怜,只是将门大都如此,还有家里只剩女眷的更不消说。

    “老爷子不必对在下如此警惕,我没恶意,只是来找您聊聊天。”

    李致闻言倒是笑了:“呵呵呵,你这娃娃好生有趣,这般年纪不去那青楼妓馆风花雪月,来找我这个糟老头子聊天?”

    “李老说笑了。”宁玉也不介意,从桌上拿起杯子倒了茶水,然后放到对面,伸手做请,待老人坐下又不客气的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李老对于最近朝堂上发生的事怎么看?”

    李致抿了口茶水,淡淡望过去:“老夫早已致仕,不过问朝堂,能有何看法?”

    “哦,那您对林槐安此人了解吗?”

    “......”

    “几郡灾情,皇后封禅,我们都可以聊聊的。”

    “......”

    李致一时不明所以,皱着眉问道:“阁下究竟是谁?”

    “李老是真猜不出还是故意犯糊涂啊?”

    “你......陛下派你来的?”

    宁玉干咳了一下,不再绕弯子:“好吧,我是宁玉,也就是被封的皇后,还有疑惑吗?”

    他以为自己表现够明显了,被猜到身份很容易,结果还要自己承认,这说出来高人之间对话的逼格瞬间莫得了。

    李致:“......”

    老者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想,还是先起身行礼,“老夫李致,见过皇后!”

    宁玉无奈,微微抬手,将人拉起来,李致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托着自己,便跪不下去了。

    “你不怀疑我身份?”

    “有能力悄无声息闯入镇国公府而不惊动任何人,又有这般奇妙手法,我只见过陛下一人。”

    “嗯?你见芈..陛下用过能力?”

    “是,当初她来求老夫助她,就是在这里,我这把老骨头差点被她干废。”

    “......”宁玉眼神复杂,这事儿芈煦还真没告诉他,“所以你当初是被迫?”

    李致摇摇头:“倒也不是,我只是觉得女子称帝终究是不妥,但后来反倒释怀了,若她真有能力,我也不介意助一臂之力,但治国也不是实力强功夫高就能做好的。”

    “那现在呢?你对陛下怎么看?”

    “嗯..一半一半吧,这些年她行动是好的,但还是缺少手腕,不然也不会让林槐安坐大,像此次赈灾就做得很好,老夫也无话可说,只是后来的大典却是美中不足,弄的老夫心里难受。”

    “咳,这倒是因为我,不怪她。”

    “嗯,你虽是皇后,但也是男子,老夫说话直,你多担待,其实要是你能帮到她,老夫也无话可说。”

    “呵呵,李老将军想说便说,不用顾忌我身份。”

    “如今看来老夫对你还是满意的,能力有,胆识有,长得也还行,就是太瘦,娘不拉几的。”

    宁玉嘴角抽了抽,开始质疑老头的审美,“过奖过奖,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不知陛下纳妃之事李将军是否知晓?”

    李致抚须点头:“知晓,这后面有我的意思。”

    “...这是为何?”

    “哼哼,急什么?”李致瞥了宁玉一眼,继续道:“那三个娃娃不是他林槐安的人,他还没有把持整个朝堂的能力,朝内依然有那么一部分人是向着陛下的,不过林槐安势大罢了,此次也是顺水推舟,他林槐安能达到目的,我们也能,陛下不是无人可用吗?这几个小子可以信任。”

    “这叫什么话?真收啊?”

    李致吹胡子瞪眼:“收什么收?你想置陛下于不义吗?还是你小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怎么可能?我还以为你这老头故意害我,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封他们做官。”李致翻着白眼:“对外的交代就是他们此次表现出众,虽然没能入宫,但依然得陛下赏识,必要时候赐个婚都可以,对陛下名声有好处。”

    宁玉反应过来,当时是不知道这几人可以信任,现在确实可以这么办,望着面前的老人,他笑了笑,朝堂之上的一部分人虽然不敢明着替芈煦出头,但其实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帮助她,这么看也不像她说的那般全是无用之人。

    “我明白了,多谢李将军解惑,改日再登门拜访。”宁玉抱拳。

    李致挥着衣袖,示意他赶紧走:“下次走正门,没有一点皇后的样子,成何体统。”

    “嗯,下次一定。”

    临走时,宁玉想了想又折了回来:“若是林槐安出了事,您能否出面稳住局势?”

    “怎么?你想杀他?老夫可提醒你,他现在还不能死,否则朝堂必乱。”

    “其实也不一定,谁还没个天灾人祸不是?”

    “......”

    李致瞪目:“年轻人有想法就去做,扭扭捏捏作甚?记得让那丫头亲自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