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241.难题

241.难题

 热门推荐:
    芈煦又缠了宁玉许久才起身,明摆着要多晾那个老狐狸一会儿。

    宁玉整理了一下被她弄乱的袍子,想了想也跟了上去,他倒想看看这个林相国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林槐安等在偏殿,已经喝了三杯茶水,却迟迟不见正主,饶是以他的定力,也不免感到阵阵尿意。

    又怕如厕时错过了天颜,对他来说,谨微慎行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决不能允许自己在这种时候犯错。

    在林槐安第三次更换坐姿时,长青懂事的上前,“相国莫急,陛下许是被耽搁了,来,相国喝茶。”

    林槐安眼角抽搐,嘴上笑着应承称是,心里已经骂开了。

    还喝?再喝老夫就废了,有完没完!

    就在他想着就离开一小会儿,很快回来时,女帝的仪仗终于到了,于是某些蠢蠢欲动的冲动又给憋了回去。

    林槐安恭敬的在门口迎接,待芈煦走近后又恭敬行礼,动作一丝不苟,叫人挑不出错来。

    “臣,参见陛下。”

    芈煦盯着他好一会儿才上前:“相国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说来倒是朕忙于政事,怠慢了相国。”

    宁玉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忙于政事?

    “谢陛下,陛下宅心仁厚,为国事操劳,若是先帝看到,想必也会欣慰。”林槐安语气恳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忠厚。

    芈煦胸口起伏了几下,差点破防,好在宁玉及时拉住了她。

    对于还没有如仪记忆的她来说,最痛恨的事情就是有人揭她伤口,偏偏这个人她无法反驳,因为先帝确实有将她托付给林槐安的口谕。

    奈何人心难测,现在的情况已经与当初先帝的想法背道而驰,而林槐安就是看中这一点来时不时恶心芈煦。

    似是才看到宁玉,林槐安又行一礼:“见过皇后,请恕老臣眼拙,没有看到皇后尊架。”

    宁玉当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说实话他顶烦这种虚伪的客套,也不喜欢这种为人处世的方法,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又不明说,笑里藏刀,只感觉膈应的慌,他都替芈煦心疼。

    还得费尽心机与他周旋,稍有不慎就能给你下泮子,防不胜防。

    “行了,我可当不起这大礼,阻拦大典那时候不见你殷勤。”

    林槐安面色尴尬,也不敢反驳:“老臣羞愧,但老臣受先帝所托,陛下的终身大事自当再三思虑,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皇后看在老臣年高的份上,恕老臣无罪。”

    宁玉是听的直想翻白眼,这人还真是会说话,同为男子,宁玉是后辈,他也不说功绩了,只说自己年事高,若自己再追究,落入外人口中,一个小肚鸡肠不尊长辈的名声是跑不了了。

    芈煦宠溺的刮了刮宁玉的鼻子,说道:“这时候不能用‘我’了,该自称本宫。”说话间拉着他坐到主位,把林槐安当成空气。

    林槐安脸皮够厚,一点儿也不喜形于色,就安静站着等候。

    宁玉也只能回应他:“本宫没怪罪你的意思,别多想,说不得还得谢谢你提出选妃,不然本宫也见不到陛下。”

    “你不是求见陛下吗?你们说你们的,不用在意本宫。”说完也不搭理他了,爱咋咋地。

    “咳咳。”林槐安清了清喉咙,这才道出此行的目的,“说起来,此事与皇后您也有关。”

    宁玉呡着长青送来的茶水,挑眉斜睨了他一眼,静待他的后文。

    “古来婚娶之事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先帝已仙逝,陛下身边又没有长辈亲人,原先未找到像皇后这般受陛下宠爱的人,老臣已是惶恐,深感辜负先帝所托,幸陛下慧眼识珠才未现出祸端。

    如今既已礼成,老臣自是为陛下高兴,然,自古后宫三宫六院实乃常事,所以臣斗胆请皇后为陛下纳妃。

    镇国公府李老将军的孙儿颇有其表,武艺高强又有谋略;户部尚书二子精通数术,自小有神童之称;国子监祭酒之义子,饱读诗书学富五车。

    此三人皆是对陛下爱慕已久,且在此次选妃中脱颖而出,望陛下在之后能赐予他们个名分。”

    咔~

    林槐安话音落下,宁玉手中的被子浮现裂缝,芈煦也是脸色异常难看。

    宁玉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专门来恶心人的,欺负芈煦是女子,让他心中膈应。

    最关键的是他所说的这些人都是权臣,若芈煦是男子还好,大臣想靠这种结亲的方式巩固关系,大不了就收下,但她是女儿身,问题就来了,收还是不收?

    不收,镇国公府是所有武将的头头儿,户部掌钱粮,手握一国经济命脉,国子监更是天下所有读书人的圣地,祭酒这个职位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一个都不好得罪。

    收,别说宁玉膈应,芈煦在民间的影响恐怕也一落千丈,在男尊女卑的古代,还没有哪个女子敢开后宫的,姓武的那位千古一帝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这是一步死棋,选哪个都没有好下场。

    林槐安恭敬的低着头,嘴角却向上扬起。

    “林槐安!你好大的胆子!”芈煦重重拍桌,再也不顾及那点可怜的面皮,直接怒斥。

    林槐安惶恐跪地:“陛下何出此言,老臣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着想,为了我楚国着想,绝无半点私心呐陛下!”

    “你,你……”芈煦气的颤抖,指着他的鼻子却不知道怎么骂,只能随手拿起手边的茶杯朝着他的头砸去,“滚,给朕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

    “哎呦~”茶杯正中林槐安狗头,霎时间便流了血,或许是真的怕了,林槐安忙不跌告退,这时候都没忘了行礼。

    等人走后芈煦才露出另一面,满目委屈的看着宁玉。

    宁玉微眯着眼盯着林槐安的背影,面无表情不知所想,他身后的长青艰涩的吞了口唾沫,只有她注意到宁玉手里的杯子连同茶水一起蒸发掉的场景。

    “怎么办啊?”芈煦苦恼的拉住宁玉,眼眶微红,这让他更加平静,或许自己没在的时候,她便承受着如此压力吧?

    不过敢在她弱小的时候欺负她的人只能是我,其它的东西都要付出代价。

    “别担心,我有办法,既然问题解决不了,那我直接解决出问题的人好了。”

    宁玉笑容可掬,如此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