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231.芈煦的愿望

231.芈煦的愿望

 热门推荐:
    巍巍宫墙,队列整齐的禁卫军往来巡逻,又有侍从匆匆而行,一派肃穆景象。

    “你和那个人不合?”宁玉目光稀奇的看着周围,虽然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但这种充满古色的建筑风格还是容易吸引他的视线,好奇在这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这些高大的建筑是怎样建成的,最终他将视线移向前方窈窕的身影。

    芈煦微微摆头,余光中映出宁玉,顿了顿,她道:“君臣关系并不能如此定义,权势会让人迷失,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宁玉撇撇嘴:“不就是不合,我看这人生有反骨,说话也不好听,干嘛不找个机会让他消失,以你的能力就算不动用权力也是很简单的,况且你是君,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话也不是假的吧?”

    芈煦挑眉:“你还会看相?”

    “咦,你这人怎么不会抓重点,我会不会看相也不影响他是反派啊。”

    “你怎会觉得他是反派?”

    “因为你是正派啊。”

    “那你为何会觉得我是正派。”

    “啊,这......你长的好看?”

    “噗呲~,嗯,咳咳,属下失礼。”吊在最后的长青急忙躬身。

    芈煦嘴角勾起,语气明快:“唔,你所言,甚有道理。”

    “......喂,你别笑,我说的很正经的,是你越拐越偏的,怎么那么多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看你明明就很生气,为何不借机炒他鱿鱼?尊老爱幼?”

    “爱妃这是关心我?”

    “...什么鬼称呼?话说你没事吧?那时候和我打架可没见你这样。”

    “你现在是我爱妃,理应有所不同。”

    宁玉一副你秀逗了的表情:“你......你正经点,我说正事呢,你不是让我帮你做事吗?需不需要我让那个老头消失?”

    芈煦瞥了眼长青,后者不动声色退开。

    “我们之间的事别让其他人知道,这宫闱之间也不见得太平。”

    “害,我在这里不会有危险。”

    “我是怕你误事,管好自己。”

    “。。。。。。”

    宁玉被噎了下,无语的看着神色淡淡的女子,原来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吗?

    “咳,说正事。”芈煦大概被盯得不自然,偏开视线:“丞相的权柄很重,一旦这个位置出事,朝堂必起波折,况且林槐安此人虽不安分,但其能力出众,又在朝堂经营数十载,党羽众多,我必须用他。”

    “可这样只会让他权柄越来越大吧,那这次给你选妃他是想插手后宫?”

    “虽然出头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但背后恐难免有他的意思。”

    “所以你就用我来让他的计谋落空?”

    芈煦笑了笑,道:“或许吧。”

    “......”

    “行吧,那你还有哪些敌人,都说给我听听,让我有个准备。”

    “大半个朝堂,各路藩王,贼子,受苦百姓,天灾人祸,甚至是我女子的身份,你打算如何帮我?”

    “...嘶,你好惨,我看你还是直接告诉我要我做的事吧,做完我好回去,你说的这些怎么可能在短短百年时间完成,太高看我了。”

    芈煦嘴角上扬:“已经帮我做了一件了,而且做的不错。”

    “做皇后?这不是我们交易的诚意吗?算了,那我什么时候能拿到碎片?”

    “看你的表现吧。”芈煦摇了摇头,望向宫墙以外,“你说,百年时间,真的不够吗?”

    “呵呵,你的夙愿太宏大,人类一步步探索数千年说不定才会有一个太平盛世,在历史的洪流里百年不过尘埃,只能短暂一代人的更替,你想打倒的敌人不是凭一己之力能颠覆的。”

    “你总有些奇怪的言语,但我还是想试试,哪怕蜉蝣撼树。”

    “啧,我欣赏你,祝你早日成功哈。”

    原本宁玉想直接告辞的,但看到芈煦眼睛的时候却情不自禁停住了脚步,他本来觉得芈煦和柳如仪最大的不同是瞳孔的颜色,一黑一蓝,总不可能真是一人,但此时望着芈煦清澈的瞳孔,他又不确定起来。

    那双眼睛里噙着光,温柔坚毅又拥有期盼,若不是他没发现那种对他独有的依恋,恐怕很难将这两双眼区分。

    所以芈煦和柳如仪一样,都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不会随波逐流,会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也会被宁玉一眼就注意到,他仰慕这样的人。

    “系统,她真的和如仪没关系吗?”

    系统没回答,也不知是沉默还是又睡了,不过宁玉也没想有答案,毕竟确实是两个人。

    “嘛,其实也不是不可能。”

    芈煦挑眉:“何解?”

    宁玉指了指自己:“我能做到,或者说我能帮你做到。”

    “哦?什么条件?”

    宁玉摇摇头,目视前方:“没有条件,我不能帮,但可以做些不阻碍世界规则的事,只要世界秩序正常,那我想我能做的应该挺多,对你来说,有益。”

    “既如此,那我在此谢过。”

    “你不相信我?”

    “相信相信。”

    “你敷衍我?”

    “没。”

    “话是中二了点,但我没说胡话,我真能做...哎,你等等我,别走啊。”

    哒哒哒,脚步渐远,路边池塘游鱼......

    “你要带我去哪儿?”

    芈煦脚步不停:“未央宫。”

    “什么地方啊?”

    “你的宫殿。”

    “哦,你不用上班吗?几个州的疫病解决了?”

    “未曾。”

    “需要帮忙吗?我可以。”

    “后宫不得干政。”

    “......”

    最终还是长青带宁玉去了未央宫,他觉着芈煦有些碍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给人送走了,不然他怕自己先来个与世长辞。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宁玉一直待在后宫,芈煦送过来一大帮子人,他也不知道让这些人干嘛,想着送回给她,结果吓得这些太监宫女跪了一地,最终不了了之。

    这天左右无事,宁玉打算去看看芈煦,刷刷存在感,万一女帝一高兴,随手就将碎片当赏赐了呢。

    怀着这种期盼,宁玉吩咐人去御膳房炖了个汤,自己在寝宫里慢悠悠被漂亮宫女伺候着吃早餐。

    吃饱后又扼腕摇头,吐槽这封建腐朽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