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230.望陛下三思

230.望陛下三思

 热门推荐:
    总的来说,长青统领作为皇帝身边的主官还是很聪明的,她并不怀疑宁玉言语的真假,毕竟是芈煦亲手交给她的人,若没点真本事又怎会得陛下另眼相待。

    不过她也没真的就此离开,而是寻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默默观察。

    宁玉此时也晃晃悠悠的走入场中,他对面是位铁塔般的汉子,神情严肃,周身环绕着杀伐之气,必定在军中多年,普通人看到恐怕当场就会被其气势所震慑。

    但宁玉不是普通人,严格来说他都不是人,所以上场后只是淡淡的行了一礼,看着对方隆起的肌肉,又不动声色的摸了摸自己的。

    “。。。”

    有点软...

    好在没必要为这事纠结,随着锣声响起,这场比试正式拉开序幕。

    那汉子双目骤然睁大随后摆开架势,然而他的对手却依旧一副淡淡的模样,这让汉子一时之间摸不清虚实,他从军多年,看宁玉的样子要么是真有本事要么是虚张声势,但虚张声势之人又怎会由长青统领亲自送来?

    他长的是威猛了点,但却不是莽夫,不然又怎会被选中来考校这些人的实力。

    所以他很快有了决断,警惕宁玉的一举一动,于是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安静。

    场外的人面面相觑,皆是疑惑的看着,不时私语一番,却没人来打破这份安静。

    宁玉也是懵逼,他一直在等对方进攻呢,结果那汉子摆开架势就哑了,一直瞪着他,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不是说好考校武艺吗?你倒是动啊。

    宁玉思考片刻,觉得这莫不是一种礼节吧?或者这些人也不好做,毕竟他们考校的人在以后都有成为皇后的可能,不好得罪,但军令难违,所以等对方出手再看情况,这样下手也有分寸。

    越想越觉得合理,所以宁玉望向汉子的目光有了一丝同情,好在遇上了他,若是真遇上个记仇的,这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

    汉子读不懂宁玉的目光,只是觉得他眼神在瞬间变得格外诡异,不由双眼瞪的更大,内心更加警惕。

    就在他这份警惕上升到顶点忍不住想先发制人的时候,宁玉终于有了动作。

    只见他露出一个明媚的微笑:“准备好,我要出手了。”

    汉子面露茫然,被宁玉这个笑晃花了眼,然而还不等他感叹,就再也找不到宁玉的身影了。

    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等汉子回过神,自己已经躺在了比试场外。

    四周都是嘶嘶抽冷气的声音,在周围人眼中,原本还在说话的宁玉眨眼功夫便出现在汉子身后,仿佛瞬移,然后更是将接近一米九的汉子轻松扔出场外,全程甚至没什么声响,哪怕让汉子落地也是如此,而看那汉子也没受什么伤。

    这得是多强的武艺才能做到如此?

    而那汉子可是军中一把好手,上阵杀敌勇猛无双,却没想到如今被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丢下了台。

    看着那汉子涨红的脸,人们大都惋惜摇头,实力差距太明显了。

    不过当事人没有丝毫觉悟,给了汉子一个不用客气的表情,汉子的脸更红了。

    宁玉乐呵呵的下了台,四处张望长青的身影。

    “这位公子真是年少有为,我等佩服,不知公子名讳?”

    “失敬失敬,公子武艺通神,必将有所作为...”

    “不知我等可有幸与公子结交一番?”

    “在下...”

    “.......”

    宁玉懵逼的看着稀稀拉拉围上来的一帮人,宫里的人...都这么热情的吗?

    就在他快应付不了的时候,喧嚣的声音渐熄,人群自动分开。

    芈煦负着双手缓缓入场,身后跟着长青,更后面是一群胡子花白但精神抖擞的老臣。

    “参见陛下。”

    场面哗然,稀稀拉拉跪了一地的人。

    “参见陛下...”

    芈煦目不斜视,也没说免礼的话,将视线投向眉宇带着抹烦躁的宁玉,也只有他还站着,不过芈煦在场也没人说什么。

    “过来。”沉默片刻,芈煦淡淡开口。

    宁玉眨了眨眼,走到她旁边,悄悄道:“这是哪一出?”

    芈煦没回应,颇为亲切的虚扶他的胳膊:“诸位爱卿,可瞧清楚了?是否满意?”

    那帮老臣面面相觑,皆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芈煦,一时无声,他们也算了解自己的皇帝,看样子她心情颇好,嘴角还带着清浅的笑意,只是有几分真无人能知。

    而且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仿佛天生一对,看见的人几乎同时冒出相得益彰的念头,觉得般配。

    要知道芈煦可是皇帝,很少有人能与她的气质相配。

    “林相国?”

    一帮大臣的目光集中到了最前方一人的身上,他是楚国的丞相,年逾一甲子,依旧是朝堂上的中流砥柱。

    被芈煦提到后,林相国不卑不亢道:“回陛下,老臣觉得......此事不妥。”

    芈煦脸上的笑意收敛:“相国何出此言?”

    “陛下,请恕老夫多言,册封皇后不是儿戏,岂可随意由来路不明身份不明者担任?还望陛下三思。”

    “哼。”芈煦俏脸微寒:“来路不明?相国这是在说朕识人不明?朕的后宫还真得由你们做主不成?”

    “老臣不敢,只是先帝教诲时不敢忘,先帝托老臣守护大楚江山,臣自当鞠躬精粹死而后已。”

    宁玉仔细端详着这位说话一身正气的老者,佩服之情油然而生,拿先帝压现帝,这是多嫌弃自己岁数大死的不够快,芈煦没让他悄无声息的暴毙脾气是真的好。

    林相国说完后空气安静下来,芈煦不说话众人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连林相国都忍不住弯了弯腰。

    “相国真乃国士,不过此事朕已意决,退下吧。”

    芈煦气息微吐,说完便要带宁玉长青离去。

    林相国眼皮跳了跳,急忙掀起衣袍跪地:“请陛下三思。”

    他身后不少人也跟着下跪:“请陛下三思。”

    芈煦表情不变,径直从他们身旁走过:“既然诸位爱卿喜欢跪,那便一直跪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