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229.做我的皇后

229.做我的皇后

 热门推荐:
    宁玉还是鲁莽了,高维碎片的威能连系统都不能预测,又岂是宁玉可以对抗的,这个世界对他的压制太大,在碎片掌控者面前,除了抗揍,他近乎失去了所有的优势。

    但谁又能想到,他不过随便转一圈,都能碰巧遇到女帝,这概率也是没谁了。

    芈煦虽然有柳如仪的脸,但明显对宁玉没有柳如仪的喜欢,此刻她满眼寒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宁玉:

    “你究竟是何人,混进皇宫又有何目的。”

    宁玉平复了一下心情,起身拍拍灰尘,说道:“好奇,四处走走。”

    “朕耐心有限。”

    宁玉直视她的眼睛:“我来找一样原本不属于这里的东西,那东西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给我吧。”

    芈煦秀眉紧蹙:“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拿的这东西对这里的文明并无益处。”

    “哼,你还是第一个敢跟朕这般说话的人,你不怕死吗?”

    “……”

    宁玉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从很远的文明过来,你拥有的那个东西叫高维碎片,能改变我们文明的命运,希望女帝陛下怀有仁慈之心,借我一用。”

    沉默片刻,芈煦道:“狼卫!把这个疯太监关入天牢。”

    宁玉:“……”

    ???

    “不是,陛下给个机会,我逗您玩儿的,您还当真了,皇上,芈姐姐,姑奶奶,我错了行吗?别抓我。”

    宁玉咬了咬牙,深情道:“其实我是来参加选妃的,我对陛下仰慕已久,每天思之不得,辗转难眠,这才有了来见您的想法。”

    看着这张脸,宁玉倒是没多少负担,就当是说给柳如仪听了。

    芈煦虽是皇帝,但也是女人,那里听过这么直白的诉情,硬是给听愣了,两只耳尖慢慢变红。

    “你……你无耻。”反应过来之后,芈煦眼神飘忽了一下,朝两狼卫道:“去查。”

    “是。”

    狼卫躬身告退,此时两人已将宁玉当成吾辈楷模,连皇上都敢撩,够爷们,够无耻。

    宁玉松了口气,天牢虽然困不住他,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可不想被通缉。

    芈煦撇了宁玉一眼,说道:“跟着朕,倘若你欺骗朕,朕会让你付出代价。”

    宁玉正好求之不得,他说真话芈煦不信,估计也不会给,留在她身边机会更多。

    朝阳宫是芈煦目前的寝宫,很快,两名狼卫带着一个哭唧唧的小太监过来,看到宁玉后他哭的更狠了。

    芈煦瞥了宁玉一眼,宁玉有些尴尬的转过头。

    问清原委后,他被宫女带下去换衣服,芈煦也没多说什么。

    呲呲~

    系统:“主人,你找到碎片了?”

    宁玉愣了一下,说道:“统儿,你好了吗?”

    “是的,主人,我感应到碎片就在附近。”

    “那感情好,快带我过去,拿到就开溜。”

    “是。”

    下一刻,宁玉出现在芈煦面前,四目相对,气氛逐渐焦灼。

    “咳,陛下,你听我解释……”

    轰!

    殿内的石板迅速龟裂,宁玉的身形在远处浮现,心有余悸的看着芈煦。

    芈煦挥了挥手,原本残破的大殿又恢复原样。

    她微眯着双目,扫视一圈,最后才重新看向宁玉:

    “你果然不简单,朕还奇怪玉石是父王给我的,你怎么会知道,原来你和朕一样,你手里应该是有另外一块儿吧?”

    四周突然寂静,仿佛时间停滞,只有芈煦平淡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内回荡。

    这次都不用系统出声,宁玉已经在心里开骂了,传送哪儿不好,偏要跟芈煦脸对脸,刚才那一下的威力都快赶上卢龙禾爆炸了,关键这人居然还能两极反转,得到碎片的难度直接拉满。

    “主人,是您让我赶快带您过来的,我只是服从命令……”系统的声音染着点委屈。

    “……,我不管,现在芈煦已经怀疑我也有碎片了,接下来怎么办你想办法。”

    宁玉一直沉默,芈煦也不催,背负双手看着宁玉的神情一阵变化。

    “要不……杀了她?”系统犹豫不定,语气弱弱的。

    “……”

    宁玉表情更精彩了:“这种恶毒的馊主意你都想得出来!打不打得过暂且不说,她顶着那张脸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

    还有,她可是这个国家的皇帝,你不是不让我干预这个世界运行的吗?”

    系统:“可是……碎片近在眼前……”

    “啧,为了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东西叫我杀人,你到底是有多在乎这个碎片啊?”

    系统:“难到您不在乎?”

    “我当然在乎,但杀人的事我做不来。”

    “那您……好吧,也许您能想办法获得她的信任,再伺机而动,只不过时间会很长。”

    说完系统沉寂下去,宁玉纠结了一下,缓缓走近芈煦道:“我没有恶意的,你别激动……”

    粘滞的时间恢复正常,宁玉的耳边浮现各种微弱的声音,他不知道刚才外面的时间是不是真的停住了,但仅知是由芈煦而起,就不得不让他慎重。

    “若你真是为玉石而来,我可以交给你。”芈煦走到桌前倒上两杯茶。

    宁玉不确定道:“真的?”

    “嗯,不过,有个条件。”把玩着杯子,芈煦微抿一口,“我要你帮我做几件事,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

    条件很诱人,宁玉没理由拒绝,不如说这是宁玉最希望看到的局面,毕竟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

    “我答应你,不过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我不会做。”

    芈煦举杯笑了笑道:“祝我们含作愉快。”

    宁玉端起他面前的茶水象征性的抿了口,发现居然还挺好喝,比外面的强多了。

    趁宁玉品茶的间隙,芈煦继续开口道:“既然是合作,不妨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我想让你完成的第一件事是……成为我的皇后。”

    “噗~咳咳咳!”宁玉刚喝了一半的茶水应声喷出,却在快要沾到芈煦时诡异的消失不见。

    没理会宁玉震惊的眼神,芈煦拂袖远去:“以你的能力,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抓紧时间吧,一会儿会有人带你回去的。”

    宁玉呆在原地,好半天才回神:“统儿,你说如仪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跑来弑夫?”

    系统认真答道:“从法律意义上讲,您和如仪小姐并不是夫妻关系。”

    “这是重点吗?重点是现在有个和如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企图得到我的身子,而我还不能拒绝。”

    “……主人你想多了,我觉得她并没有这个意思,也许您只是一个用来拒亲的工具人而已,毕竟你们之间只是纯洁的交易关系。”

    “……”

    宁玉抿了抿唇,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内心不甘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不是馋我身子就好,我对柳小姐可是很专一的。”状似放心的呼了口气,宁玉起身走向殿外。

    正好遇到芈煦派来的女官,一身大内武官打扮,应该是芈煦的近侍。

    女官先是挑剔的扫视了宁玉一圈,然后随意一礼,道:“我名长青,是陛下内卫统领,奉陛下口谕请公子去往前殿。”

    宁玉轻笑一声:“好的,麻烦你了。”

    长青闻言又多看了两眼,摇摇头在前面带路。

    冗长单调的皇宫巷道,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路过的军士和宫人都对前一道身影行礼。

    长青很受陛下器重,这是皇宫内众所周知的事情,除了国家大事,皇帝一般很少露面,要做什么事情都是交给长青,这也使长青在皇宫和朝堂内的影响力不是一般高,见长青就如同见陛下。

    宁玉是不太看好这种权臣的出现,因为历史上臣子的权利太大,对于统治者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过这种想法他不好多说,万一人家主仆情深,坏人反倒成了宁玉自己,他现在只想搞碎片,其他都不是很在意。

    继续走过一段路,些许嘈杂的声音传来,环境也逐渐熟悉,正是选妃的地方,不过里面却是各种各样的男人。

    长青的出现引起了一大票官员的注意,纷纷离开座位上前寒暄。

    “这位公子在宫中迷了路,陛下命我带他过来。”长青没有和这些大臣打太极的习惯,言简意赅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此话一出,不少官员皆是眼神闪烁,长青的话虽简单,但包含的信息却不一般,说不定这行为背后就有深意。

    “呵呵,恕我等愚钝,陛下可还有交代?”其中有位胡子花白的大臣,笑眯眯抚着胡子询问长青。

    “不要揣摩陛下心思!”长青脸色微寒,“快开始吧,我好回去复命。”

    那大臣笑意更深:“来人给统领看座。”

    其余人看宁玉的眼神也变了,若是长青走了,说明陛下对这人可能并不在意,可长青没走,反而要留下,那其中的道道可就不好说了。

    总之宁玉成了全场的焦点,他没有让别人观赏的习惯,看向主官:“能插个队吗?我比较急。”

    “既是长青统领带来的,这个面子老夫自然得给,这位公子可到前面来。”

    因为宁玉现在是被长青带来,他的出处自然不会再被关注,朝内各派党羽都想自己势力能入驻后宫,明里暗里为名额较劲,皇帝只是推了这一个人而已,他们并不觉得宁玉能行。

    就算宁玉真有本事,在坐的官员也可以运作一番,总之最后皇帝面前的肯定不止宁玉一人。

    “公子风度翩翩眉清目秀,是难得的俊俏佳人,这仪容方面就不必考察了,直接进入第二项考核,相信公子也有所了解,这第二项主文,文章,诗词,歌赋皆可,公子可选一样。”

    宁玉看着眼前的毛笔有些头疼:“统儿,给我借鉴借鉴唐诗三百首,锦绣文章八百篇,顺便教我写个毛笔字。”

    工具统:“……”

    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之下,宁玉开始动笔,不少人已经开始摇头,连想都不想,能有什么好作品。

    就连长青也忍不住皱眉,她虽然不会写诗词文章,但也知道这事不会像宁玉表现的那般简单。

    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都等着看宁玉笑话。

    人的悲欢并不想通,他人的偏见并不能影响宁玉抄……嗯,借鉴的速度,大概一刻钟后,宁玉停笔,许多人都忍不住探头去看。

    哗~

    喧哗声响起,宁玉被挤了出来,他走向长青,说道:“走吧,下一场。”

    那位大臣一直在长青旁边,闻言赞叹道:“倒是小看了公子,不愧是陛下选中的人。”

    宁玉看向他道:“你不去看看?”

    “呵呵呵,不必了,老夫识人数载,大概能想象到公子水平,我带路,请长青统领与公子移步,不然一会儿怕是走不了了。”

    宁玉回了一礼,示意长青跟上。

    长青还没回神,只在走时依稀听到“初见”“婵娟”“桃花”等字眼。

    文之后便是武,跨过两座鎏金长廊,便到了校场。

    宫里的武装一般有三类,日常巡逻的军队,皇帝的内卫,以及供奉司招募的供奉高手。

    第三项的武,便是在军队校场,由供奉司的人考核,校场四角都有演武场,如今已经淘汰不少人。

    这里多多少少有武功的存在,但对宁玉来说没差。

    路上长青看宁玉的眼神已经从轻视变为了好奇,面对她肆无忌惮的眼神,宁玉只能回以礼貌的笑容。

    “欸,你写了什么?”长青没忍住问道。

    宁玉看了她两眼:“几首不那么普通的诗罢了。”

    “什么诗?”

    面对刨根问底的长青,宁玉也没瞒着,选了其中一首念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长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说的什么?”

    “……”

    宁玉瞬间感觉自己形象高大不少,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懂。”

    长青:??(◣д◢)??

    “李大人,接下来的武考,我来做考官没问题吧?”

    “既然长青统领想,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很好。”

    长青得意的冲宁玉挑了挑眉,宁玉纠结起来,两人现在也算熟人,不好下手啊。

    “长青姐姐,要不别了吧。”

    “怎么?怕了?不是看不起我吗?”

    “倒也不是怕……我刚和陛下交过手,你还要和我打吗?”

    “……”

    “我还有事,完事让人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