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27章 228.此地无仪

第227章 228.此地无仪

 热门推荐:
    给别人当皇后什么的,宁玉没想过,但若是有直接接触权利核心的机会,想必会大大减少他找碎片的时间。

    反正肯定比他自己转完整个楚国花费的时间少。

    而且林宇的话也让宁玉想到了楚国的国库,要问哪个地方最有可能找到碎片,那必然是中郡楚国皇都,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但到了皇都以后呢?

    高维碎片这种东西,总不可能会走普通百姓手里。

    “兄台你改变主意了?”林宇回头热切的看着宁玉。

    宁玉:“我听见你刚才说皇上不是人?”

    林宇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兄台一定是听错了,我怎敢妄议圣上。”

    “我听见了。”

    “你没有……”

    “……”

    宁玉拍了拍他的肩膀:“林兄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林宇是傻但他不笨,妄议皇上可是大罪,他刚才只是一时悲从心来,没忍住。

    宁玉啧了一声:“要怎么样你才说?”

    林宇眼珠转了转,笑容又热切起来:“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的条件。”

    宁玉想着反正迟早去中郡,就答应下来:“行吧,快说。”

    林宇搓了搓手:“我们进去说。”

    两人重新回屋,林宇斟酌片刻,说道:“我遥记得那是前年国宴……”

    据林宇回忆,前年的国宴他随父亲,也就是郡守进宫赴宴,中途找地方解决人生大事,结果误闯入了御花园,就是在那里偷看到了女帝。

    前一刻女帝还在花园赏月,结果后一刻便消失不见,当时林宇还以为自己喝上头了,揉了揉眼睛,女帝又出现在另一边。

    如此几次之后,林宇偷偷退去,但那幅画面从此挥之不去,成了他的阴影,回来更是大病了一场。

    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神鬼都抱有敬畏之心,后来一段时间林宇时常分不清那到底是皇帝还是鬼神。

    宁玉听完,虽然不全信,但心里多少有谱,短距离传送他现在也能完成,若林宇所言属实,这位女帝肯定是有问题的。

    且不说这个,就连她从原本毫无根基的弱女子,一路开挂般成为皇帝,都是件很不正常的事。

    就宁玉知道的那位千古女帝,成为皇帝之前也是历经磨难,没道理在这里的历史中就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位女皇帝。

    要真是全靠她自己,宁玉愿称她为地表最强。

    送走林宇后,宁玉暂且在林宅里住下。

    挑选美男子入宫,这其中不过也是朝堂利益的纠纷,各党派都想借此机会壮大势力,将手伸进后宫,所以竞争会很激烈。

    林宇是林家独苗,他爹都忍心将他送入宫去,由此可见各方势力的决心。

    宁玉别的没有,长相却不输任何人,所以第二天郡守见到宁玉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他不在乎去的人是谁,只要被皇上选中的概率大就行,虽然宁玉对这种争斗不感兴趣,但只要他是从郡守这儿被送出去的,那他身上就被打上了这一势力的标签,别的势力也同样会这么认为。

    而且这样做还保留住了林家血脉,林郡守也不用觉得对先祖有愧。

    ……

    接亲的人三天后到,这三天里宁玉几乎被囚禁,他开始逐渐后悔这个决定。

    林宇或许是觉得心中有愧,时常过来开导宁玉,诉说进宫后的各种好处,对此宁玉也只能说一句,呵男人。

    政治争斗宁玉虽然玩儿不起来,但郡守在想什么宁玉知道的一清二楚,在他眼里宁玉只不过是个空有皮囊的工具人而已。

    若是宁玉先遇到的是林宇爹而不是林宇,估计这位郡守恐怕会动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宁玉不在乎他们的争斗,也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他只想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像郡守不在乎宁玉是谁一样,宁玉也不在乎他是谁,不过心里总归有些不爽。

    第三天,接亲的人准时出现,其实前一晚他们就到了,不过修整了一晚。

    一大早,林府之门大开,林郡守带着一众家仆迎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太监,笑眯眯道:“林大人,好久不见,咱家先在这里恭喜了,不知令公子可准备好了?接到人,咱家也好回去交差。”

    “呵呵呵,魏公公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本官在家里设宴,还请魏公公务必赏脸。”

    “咱家倒是不辛苦,都是职责所在,至于宴请,恐怕得下次了,林大人也知道,隔壁的云邰郡遭了灾,若是错过了时间,咱家有九个脑袋也是不够掉的,还是请令公子赶快出来吧。”

    林郡守不动声色的塞给魏公公几张银票:“魏公公也知道,我林家就林宇一个儿子,那孽子若是进宫,我林家可是要绝后的。”

    “嗯?林大人的意思……”

    “本官已经有了另外的人选,希望魏公公行个方便。”说着,便又塞了几张。

    魏公公笑逐颜开:“林大人哪儿的话,都是同僚,咱家岂会不帮,那位公子呢。”

    林郡守挥了挥手对下人道:“去请宁公子过来。”

    片刻后,宁玉到场,魏公公眼前一亮,笑得更开心了:“好啊,这位公子颇有灵气,想必会深得陛下喜爱。”

    林郡守介绍道:“这位是魏公公,这是宁玉,是本官一位亲戚家的孩子,与本官颇有缘分,还请魏公公以后多多关照。”

    “林大人放心,会的。”

    两人还在说着什么,宁玉心中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亲戚个鬼哦,认识你连四天都不到。

    吐槽归吐槽,宁玉并未表现出来,他虽然不在场,但刚才他们的对话宁玉全都听到了,并且都在意料之中。

    实际上,这和古代帝王选妃没什么不同,对于魏公公来说,接的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接到人便可,他关心的是怎样得到更多的利益。

    不过宁玉对他还是挺好奇的,虽然在母星也有朝廷,但那里没有公公,只有宫男,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这种生物。

    一段时间后,两人的扯皮终于接近尾声,互道一声告辞。

    林郡守看了宁玉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去了皇都,可不要忘了这里啊。”

    宁玉懒得理他,出门上了轿子,随着人流出了城。

    距离城门口不远处,林宇眼神悲悯,握拳道:“好兄弟……”

    ……

    虽然魏公公是来接宁玉的,但轿子却只有宁玉能坐,说是轿子,但其实叫轿车更合适。

    想了想,宁玉将头伸出车外:“魏公公。”

    魏公公拉了拉缰绳:“宁公子有事?”

    “不是什么大事,想问你个问题。”

    “哦?是何问题?”

    “你会葵花宝典吗?”

    “……”魏公公看着宁玉闪亮的眼睛,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他斟酌了一下,说道:“从未听闻,这是何物?”

    宁玉摆摆手,失去了兴致,连葵花宝典都不会,这个太监未来成就有限。

    魏公公摸不着头脑,但宁玉最后那个眼神总让他感觉自己有被伤害到。

    ……

    关于女帝选妃的事,实际上一个月以前就开始筹备了,从众臣商议,到名额确定,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

    江阴郡离中郡不远,但也不近,宁玉自己赶路的话,四五天便能到,这还是他每到一地,就打听特殊事情的情况下,全速赶路,估计半天就能到。

    但身边多出这些人,就得花费更多时间了,没个十天半月肯定是不行的。

    路上无聊,宁玉也和这些人交谈,除了魏公公,其他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弄得他很不习惯,不过对于楚国的了解,倒是更多了。

    他还从魏公公口中了解到云邰郡的情况,官府已经出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效果有限。

    宁玉只能摇头,朝廷如果不够重视,恐怕会酿成大祸,而且这个时间还替皇帝选妃,朝中那些人怕不是想搞死女帝,这个女帝也是够可怜的。

    赶路的十多天里,系统苏醒了两次,但语气却很奇怪,总伴随着一阵嘈杂的电子音,宁玉询问也只是说程序没有修复。

    对于系统,宁玉也只能叹气,只希望它快点恢复正常,不然就算他拿到碎片,也回不去。

    宁玉是在第十三天到达皇都的,这一路走来舟车劳顿,哪怕宁玉是神体也感觉精神疲惫。

    皇都不愧是皇都,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后世的某些城市,宁玉睡了一觉后就迫不及待的出去打探消息。

    他是被安排在了皇宫,独自一人进入深宫可能有难度,但悄无声息的出皇宫还是能做到的。

    选妃是在两天以后,趁着这两天,宁玉打听到不少官员家中奇珍异宝的情报,然后皇都就多了一个飞贼的传说。

    宁玉不想变成传说,他只想要碎片,但事与愿违,什么奇珍异宝都是假的,他只能又耗费力气还回去。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女皇了,但系统没醒,宁玉怕自己打草惊蛇,就没动歪心思。

    根据林宇所说,女帝可能已经掌握了碎片的使用方法,那可是连系统都搞不定的东西,宁玉觉得还是智取,不能硬碰硬。

    随着选妃环节的临近,皇城的气氛也越来越喧嚣,最明显就是宁玉身边妖艳贱货变的多了,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母星。

    宁玉不断提醒自己,为了接近女帝,他必须忍,但当他得知选妃规则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文武考试就算了,居然还得带娃,这谁受得了,他又不是来选保姆的,关键这个过程中连女帝的面都见不到,那他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宁玉最后还是选了硬碰硬,第一轮筛选他就偷偷溜掉了,但很快,宁玉就发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他不认识路。

    宁玉撑着下巴躲在草丛后面思考,需不需要虏个宫女问问路。

    宫里白天其实比晚上防卫弱,只要掌握了换班规律,在宫里横着走都行。

    当然,这么做未免嚣张了点,就算没有士兵,也还有太监公公之类的。

    在将一位路过的公公拖进小树林后,宁玉得知了正确方向。

    小树林里公公嘴里塞着布条,外衣被不法之徒扒去,只能流下无助的眼泪。

    ……

    未央宫。

    女帝烦躁的度着步子,她在人前向来威严,但很少有人关心她身上的压力。

    楚国内忧外患,朝中却结党营私,她发布的一系列政令没有一条是好好完成的。

    现在居然连她的终身大事也要操心,可真是她的好臣子啊。

    芈煦拳头握了又握,最终长叹一口气:“父皇,女儿终究无能啊。”

    未央宫是芈煦还未登基时的宫殿,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真正卸下心防。

    这座皇宫十年前的故事,现在已经没人敢提起,芈煦成长了太多,也强大了太多,但终究是一个人。

    走到现在,身后空无一人,退一步便是悬崖峭壁,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不是正确的。

    芈煦拖着疲惫的神躯离开未央宫,路上遇到一个小太监,原本并不想理会,没想到这人却拦住了自己。

    “如……如仪?”

    宁玉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同样冰蓝色的瞳孔,同样熟悉的样貌,除了气质不太一样,简直就是柳如仪本仪了。

    “你是哪个宫的小太监?为何在宫中随意走动?”芈煦清冷的眸子阴沉下来。

    “……”

    宁玉的脸也黑了,确认无仪,这要是柳如仪他倒立**。

    “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宁玉说完就走。

    “站住,你当这里是何地方,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宁玉深吸一口气,压下一板砖敲晕她的冲动,毕竟顶着自家媳妇的脸,他舍不得。

    “你想怎样?”

    “……”

    芈煦揣摩着这句话,多少年没人敢跟她这样说话了。

    一步踏出,芈煦出现在宁玉身边,宁玉瞳孔微缩,极速后退。

    然而芈煦如附骨之蛆一般,宁玉还没来得及使用能力便被一招撂倒。

    宁玉懵逼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吃亏,虽然没受任何伤,但却伤在心里。

    两相对视,某一刻宁玉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亮:

    “你……你不会就是女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