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26章 227.她不是人!

第226章 227.她不是人!

 热门推荐:
    “这位兄台,我初到贵地,听闻大家都在谈论军队仙法之类的,可是出了什么事?”宁玉点了几样小菜,向邻桌问询道。

    那人也是一个人,见宁玉发问,也没藏着掖着,一挥衣袖坐到宁玉旁边,开始细致的给他科普。

    宁玉听完表情奇怪,感情这事儿还是自己引起的。

    思索片刻,宁玉暂时打消了去中郡的想法,他得看看这所谓的仙法是否是真的,毕竟一些不合常理的事都有可能是高维碎片所致。

    “那这军队何时能到?”

    “最迟明天吧,镇子离县衙不远,听说县太爷已经上报给那边了。”

    得到想要的消息,宁玉不再多待,随意找了家客栈落脚。

    第二天,镇上果然出现了一支小队,在镇民的簇拥下往后山而去,宁玉也混迹在其中。

    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地方,这些士兵充其量只比普通人厉害些。

    没有系统确认,宁玉怕有遗漏,继续跟着,这次没有经过道观,一大群人从另一条路径直往深处走。

    路上遇到的野生动物或逃了,或被杀了,宁玉看得直摇头,感叹封建思想的可怕。

    走了接近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大坑处,宁玉虽然知道自己的不正常降落会造成冲击,但场面还是吓了他一跳,现在他还活得好好的,要是被人发现恐怕真会被当成是妖怪。

    领头的人在军中应该职位不低,他一挥手其余士兵便四散开来。

    这人名叫魏鹏,家族在朝中也算显赫,不过他本人并不受家族重视,被投放到军中历练。

    魏鹏读过书,和这些愚民不同,他知道这些现象并不是妖怪所致,大概率是天外陨铁,极为珍贵,也极为值钱,若是献给上头的人,那他就是大功一件,在家族也会有更多话语权。

    这是他出头的机会,然而,当魏鹏到达中心时,却什么也没看到。

    “大人,周围并未发现异常。”

    魏鹏挥了挥手,绕着宁玉原本躺着的地方走动,他想不明白为何会是人形,难得真的是妖怪?

    外围的镇民则更加确信,窃窃私语不断:“军爷,您可一定要为我们作主啊。”

    魏鹏皱了皱眉,这时,一名士兵说道:“大人,这里有脚印。”

    魏鹏上前研究了一番,说道:“这里有人来过,年龄不大,附近可还有其他路?”

    人群讨论一番,有人道:“有条采药的小路。”

    魏鹏来到那人面前,环顾说道:“我怀疑有人私自救了那妖物,接下来若有情况,你们要如实禀告。”

    镇民们连连点头,魏鹏这才示意说话的人:“带路。”

    目睹全程的宁玉:“……”

    仙法没见着,自己倒快没了,说不定还会连累姬如雪师徒俩,宁玉抓了抓头发,一边跟上,一边思索对策。

    采药的小路偏僻,也不太好走,看着这些人磕磕绊绊,宁玉对柔儿越发愧疚。

    道观就在小路的不远处,姬如雪因医术被镇上很多人尊敬,所以人群自发的介绍起来,声称姬如雪就是镇上的活菩萨。

    不过魏鹏的表情始终没有变化,宁玉在后面有些着急,只希望这些人不会太为难姬如雪她们,毕竟宁玉已经不在观内。

    梆梆梆。

    “开门开门。”

    梆梆梆。

    ……

    片刻后,姬如雪出现在门口,看到这么多人她愣了一下,冷声道:“有事?”

    魏鹏说道:“我怀疑你这观里藏有妖物。”

    姬如雪好似被逗笑了,说道:“你也说我这里是道观,又怎会有妖物?”

    “哼,有没有,搜查一番便知。”魏鹏冷哼一声,朝手下使了个眼色。

    一群人鱼贯而入,很快便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姬如雪并未阻止,只是眼神越来越冷。

    柔儿的声音响起:“啊!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砸观里的东西?停下……啊!放开我。”

    姬如雪握了握拳,强忍着怒气道:“她是我徒弟,你们要搜便搜,别伤害她。”

    魏鹏望向门口,柔儿被推了出来,委屈的红了眼睛,急忙跑到姬如雪身后:“师傅。”

    姬如雪护住柔儿,摸了摸她的头。

    魏鹏仔细看了看这个女孩儿,眉头皱起。

    姬如雪道:“收起你的狗眼。”

    很快,搜查的人从里面出来:“大人,里面一切正常。”

    魏鹏看着柔儿说道:“把她带过来。”

    姬如雪:“你敢!”

    “你想拒捕?”

    “我们没有犯罪,为何捕我们?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

    “哼,十年前皇都内乱,逆贼造反,年仅五岁的乐安公主不知所踪,陛下登基以来遍寻各地都未找到,我现在怀疑就是你掳走了公主,还想负隅顽抗吗?”

    说完,士兵齐刷刷抽出长刀。

    宁玉摇了摇头,缓步走出,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系统虚弱的声音在宁玉脑中回响:“主人,我说过您不可以影响这里的发展,以后记得不要沾染因果。”说完便又陷入沉静。

    这次它的话宁玉听进去了,就在刚才他强行唤醒了系统,所以对于这次的行为,系统算是默认。

    很快,场内只剩下宁玉,姬如雪师徒和魏鹏四人。

    魏鹏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幕。

    宁玉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东西,不过不是妖怪,说了你也理解不了,至于你们国家的事,我不感兴趣,只是她们师徒俩因为我惹上麻烦,我过意不去,所以这份情得还一下。”

    “你的行为方式让我很不爽,这次就当是给你的教训。”

    说完,魏鹏眼前一黑便昏死过去,而宁玉始终没有碰到一个人。

    柔儿眼中满是惊喜,想过去却被姬如雪拦住,忌惮的望着宁玉。

    宁玉朝柔儿摇了摇头,其实他还蛮喜欢这个小妹妹的。

    “我清除了他们的记忆,醒来后便不记得你们,接下来的路就靠你们自己走了,我的事情还请保密。”

    说完,宁玉便转身离开。

    很久以后,人们逐渐苏醒,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躺在这儿。

    “师傅,我想回家了。”晚上,柔儿想着今天宁玉离去的背影,将头埋进被子。

    黑暗中姬如雪瞳孔微缩:“柔儿……”

    “我记得的,那时候我有五岁了……我知道师傅是为了我好,但我终究姓芈,总要回去的,逃不掉。”

    ……

    芈姓,楚国皇姓,这是宁玉在路上打听到的,距离他离开泗水镇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里宁玉了解到不少东西。

    十年前楚国内乱,夺嫡,造反,谋逆,朝纲大乱,然而楚国却并没有就此消亡。

    临亡国之际,现任的皇帝以铁血手段镇压了内乱,并在短短几年内使楚国再次焕发生机。

    柔儿,也就是芈柔,当时的乐安公主,被先帝送出宫外,新帝上位后一直在找她。

    让宁玉感到意外的事是这位新帝居然也是女人,芈柔的姐姐,不知道芈柔为什么不想被她找到。

    不过这些宁玉都已经不太关心了,政治什么的,他玩儿不转,在母星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不是他能溜的起来的东西。

    系统苏醒的那段时间,它还告诉宁玉,虽然产生于他本身的能力不能用,但独立于能力的其他功能宁玉还是能用的,那些是系统附带的东西,只不过没有神力支持,效果会差很多。

    三天时间,宁玉赶到了江阴郡,照常找了家茶楼听消息,除去日常八卦,他最关注的还是奇闻异事,不过每次当他赶到现场,要么是骗人的,要么和碎片没有一点儿关系。

    “欸你听说了吗,隔壁郡正闹瘟疫呢,不知道会不会传过来。”

    “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听人讲……”声音被压低,不过宁玉还是听到了,他说:“据说是因为我们皇上是女儿身,惹得上天不满,女子为帝,本就闻所未闻,也不知是真是假。”

    “嘘,你不要命啦?这话也敢说!”

    “又不是我说的。”

    宁玉哂笑了一下,在没有科学知识的古代,一旦发生重大的天灾便是皇帝的过错,下罪己诏,想来也是可怜。

    也不知道瘟疫的事是不是真的,若是控制不好,这个国家刚有没几年的和平生活恐怕又会被打破。

    宁玉不是很想看到很多人死去,但他不能去救,一切可能被这个世界历史所记住的事他都不能做。

    没收集到有用的信息,宁玉略微遗憾,他走出茶楼,见天色暗下来,只好先找住的地方。

    虽然对这个世界来说,叫他一声神仙也不为过,但哪有每天都在荒郊野岭过夜的神仙,那也太磕搀了。

    然而还没等他走几步就被几人拦下了。

    “这位公子,我家老爷请您过门一叙。”

    “呃……”宁玉左右看了看,然后指了指自己:“我吗?”

    “是的,公子,这里也没别人了。”

    宁玉皱了皱眉,他是下午到的郡城,在茶楼坐了一下午,根本不认识什么老爷。

    “你家老爷是什么人?”

    “回公子的话,我家老爷是江阴郡郡守。”

    宁玉摇了摇头:“对不起,你们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们老爷。”

    “这……”

    几个小厮打扮的人对视一眼,无奈道:“还请公子别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奉命办事,诚心邀请,若是请不回公子,小的们可是要受罚的。”

    “……”

    这就属于道德绑架了,不过宁玉挺吃这一套,反正也闲着,便答应了下来:“带路吧。”

    宁玉被带着左拐右拐,最终来到一家气派的宅子前。

    “公子这边请。”

    小厮继续引路,穿过几道月亮门,宁玉被带到一间房间。

    “公子请稍事休息,我家老爷马上过来。”

    “好。”

    等小厮走后,宁玉在房间里转了转,很快就失去了兴致,他倒是很好奇这个郡守找他有什么事。

    很快,门外传来脚步声,走进来一位偏偏公子哥,衣袍骚包浮夸,上来就对宁玉热情的笑:“兄台可还习惯?”

    宁玉有些不适应他的自来熟,微微点头:“你就是郡守?”

    公子哥一屁股坐到宁玉旁边:“不是,我叫林宇,郡守是我爹。”

    宁玉皱眉:“是你找我,而不是你爹找我……你骗我?”

    林宇挥了挥手,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知我为何找你。”

    “那你为什么找我?”

    “是这样,我想问问,兄台可有婚配?”

    说着,林宇极其自然的将手搭到宁玉的肩膀上,宁玉哆嗦了一下。

    “我靠,你到底想干嘛?”

    “兄台先别急,今日在茶楼,我第一眼看到兄台,就觉得兄台眉清目秀,俊俏非凡……嗯?啥玩意儿这么香?”

    林宇将脸凑到宁玉身上,使劲的嗅了嗅。

    宁玉:“……”

    (╯°Д°)╯︵┴┴

    掌风呼啸,宁玉实在忍无可忍,一巴掌呼在了林宇脸上,仍不觉解气,又上去补了两脚。

    “我呸,死变态,居然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我tm恁死你,我踢……”

    林宇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兄台,你误会了,真的是误会啊,我想和你做交易。”

    宁玉脚上动作不停:“还想骗我,我tm不卖身。”

    宁玉虽然动手了,但其实挺有分寸,不然林宇坐过去的时候人就没了。

    ……

    片刻后林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宁玉的大腿:“冤枉啊兄台,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绝对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宁玉嫌弃的退了几步,但并不感到抱歉,这人就是活该,话不说清楚还动手动脚的。

    据林宇所说,他爹想让他进宫,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而是女帝至今单身,宫里的大臣咸的蛋疼,开始考虑起皇帝的终身大事,于是就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征婚,林宇被选中,而他不愿,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简单点说就是林宇见宁玉好看,想让他代替自己进宫。

    这种草率的事情宁玉怎么可能答应,他对柳如仪可是很专一的。

    “皇上是不是长得很难看?”宁玉问道。

    林宇想了想,摇摇头:“陛下有倾城之貌。”

    “那她是不是性格很差?动不动就杀人?”

    “也没有,陛下推行以仁治国。”

    “……”

    宁玉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林宇,那么大一条又白又长的大腿,无数人上赶着都赶不上,这货居然唯恐避之不及。

    林宇眼神躲闪道:“我有喜欢的人了,此生非她不娶。”

    宁玉斜睨了他一眼:“说实话。”

    “咳,好吧,既然你不愿,我再想想办法,兄台今晚可以暂时歇息在这里。”

    林宇临走也没正面回答他为何不愿,宁玉摇摇头,这人其实不错,就是智商不太够。

    门外,几个小厮担忧的看着自家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林宇挥了挥手:“没事。”

    一小厮愁眉苦脸道:“少爷啊,您为何就不愿进宫呢,多好的机会啊,我想去都去不了呢。”

    林宇:“醒醒吧,就你这模样连我爹那里都过不了。”

    “那您为啥不愿去呢?”

    林宇哆嗦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因为我见过她一次,我怀疑她不是人……”

    这时,宁玉出现在门口叫住几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