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20章 221.意料之外

第220章 221.意料之外

 热门推荐:
    戚馨宜带着宁玉来到一家酒吧,因为天色尚早,酒吧没正式开门。

    面对宁玉疑惑的眼神,戚馨宜只是笑笑,继续往前走,直到来到一扇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木门前。

    宁玉啧了一声,跟进去。

    戚馨宜等宁玉进入后虚滑出蓝色面板,操作一通后,宁玉感觉整个空间开始下移,很显然,木门后的这片小空间居然是电梯,非常高科技那种,就是位置和装饰低调过了头,他都不知该怎么吐槽。

    “这里就是龙虎山。”戚馨宜难得好心情的解释了一句:“或许叫龙虎司更贴切,督察院十二司中负责外向事物的机构。”

    “在地底?”

    “没错。”说话间电梯停住,戚馨宜道:“到了。”

    宁玉左右看了看不明所以,戚馨宜俯身行礼:“您是这些年唯一来到这里的外人,也是陛下的客人,请。”

    语毕,戚馨宜身后的墙壁浮现一个圆形的图标,然后向两边轰然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空间,视线看不到尽头,不远处倒垂下一条细线,宁玉走出门抬头仰视,头顶是像星空一样的天花板,闪烁着蓝色的光晕,其实更像是一整块巨大的集成电路。

    而他们所乘坐的电梯,就是从上方倒垂着的细线,不过是由于距离远罢了。

    说实话宁玉被震撼到了,很难想象在地下居然有着这样一片空间,这完全就是一座地下城。

    “接下来去哪儿?女王在这里?”短暂惊叹过后,宁玉问道。

    戚馨宜摇摇头,失笑:“陛下自然不可能来这里,只是天城路途颇远,你怕是得借道才能面见陛下。”

    “借道?”

    “天城有迷雾云海,一般人从外面是飞不进去的,进出都靠某些特殊手段,当然,天城生活的子民,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来。”

    顿了顿,戚馨宜继续道:“空间类的能力相信你也见过,我们利用某些机器加大了功率,以便更好的解算......总之,就是类似传送的装置。”

    两人来到一处低矮的建筑,旁边的守卫向戚馨宜行礼,宁玉皱了皱眉,这两个守卫给他的感觉很危险,而且异常不舒服,怕是手里有不少人命。

    建筑里面色调未变,同样空旷,不同的是最里面有台巨大的机器,下方开一个仅容一人的通道。

    戚馨宜径直走向控制台:“宁公子,请进吧。”

    宁玉打量着机器,怎么看都不太靠谱的样子:“你确定不会有危险?”

    戚馨宜笑笑:“你大可放心,当然,传送过程中由于解算需要,会暂时封闭你的能力,不过传送完成后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不会有危险和副作用。”

    宁玉眸光微暗,封闭能力?这才是最大的危险吧,不过看着依旧笑眯眯的戚馨宜,他还是走了进去,事到如今他并没有其他选择。

    通道内亮起光芒,不远处有个圆台,机械声传来:“检测到对象,扫描对象。”

    一层层的光晕在通道四周扫过宁玉,戚馨宜说道:“走到圆台中心。”

    宁玉依言照做,戚馨宜透过光幕注视着宁玉,等他站定后,戚馨宜按下手边的按钮:“放松,那边会有人接应你。”

    圆台外缘以及宁玉头顶的装置开始旋转,刺目的光芒和机械声一同出现:“解算中.......1%...10%....20%......50%......100%...解算完成。”

    巨大的失重感瞬间让宁玉无法正常思考,感觉过了很久,又像是在转瞬之间,等宁玉思绪重新回笼的时候,他眼前的景象已经变得陌生。

    而且一种空虚感笼罩着他的心头,就像是突然失去手臂的人一样,总是下意识去使用手,但脑子后知后觉才能反应过来已经没有手一样。

    宁玉明白这是能力被封闭的结果,他都快要忘记原来的自己有多脆弱了,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入目是一间很有年代感的房间,用古色古香来形容或许更加贴切,但其中又夹杂着充满科技感的物件。

    比如宁玉头顶一盏巨大到浮夸的水晶吊灯,吊的不是蜡烛,而是电灯泡。

    木制的墙壁和家具也不简单,他很清晰的感知到其中以电为载体的能量流动。

    总之,并不突兀,都在诠释低调奢华有内涵。

    “乡巴佬”宁玉皱着脸甩了甩手,能力尚未恢复,不过周围也没有危险的讯号。

    “啧,这玩意儿比我飞快多了,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遭不住。”宁玉脚下是和另一边相似的圆台,他随意跺了下脚,光圈像波纹一样散开,逐层向下。

    就在宁玉考虑能力恢复后给这玩意儿来个十万伏特它会不会坏时,一名穿着古代衣服的女子悄然出现。

    “公子,请随我来。”

    宁玉:“……”

    “这里的人走路都是没有声音的吗?”

    女子眉目更低,躬身行礼:“惊扰公子还望担待,宫里多贵人,以免冲撞了。”

    “……”宁玉默默往旁边走了两步,这种要命的礼遇和说话方式他得消化消化。

    女子像是头顶长了眼睛,准确的跟随宁玉移动。

    宁玉见她一直不说话,依然在朝自己行礼,只好道:“你先免礼,这姿势看着都累。”

    女子这才起身,道:“谢公子。”不过她的头依然垂着。

    宁玉一拍手:“这个我知道,你们是不是不能直视这些,呃,贵人,被发现就要挖眼珠掉脑袋?”

    “……”

    女子心想这位公子怕是电视剧看多了。

    “天城并没有这样的规矩,公子多虑了,因公子是男子,我怕多有冒犯罢了。”

    “……”

    宁玉表示电视剧和童话一样,也是骗人的。

    “呵呵,职业素养真好……”宁玉干笑了一下,继续道:“那走吧,要带我去哪儿?”

    女子终于抬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很快消散于无形:“请公子先随我去沐浴更衣焚香,待陛下传唤。”

    “……”

    宁玉发现电视剧也不全是骗人的。

    经过一段长长的回廊,女子将宁玉交给了一位面瘫男,交代几句就离开了。

    面瘫男用挑剔的眼光刮了宁玉几眼,然后露出还行的目光,宁玉冲他友好一笑,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哥在满意什么。

    “小五小六,出来接客了。”

    宁玉:??!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面瘫男让路:“公子里面请。”

    “……”

    宁玉咽了口唾沫,脚步下意识往后退,面瘫男眼神微眯:“公子可有不适?”

    “呃,大哥,我,我害怕。”

    面瘫男露出诡异的微笑,伸手拍了拍宁玉的肩膀:“不必害怕,他们会很温柔的。”

    说完他还状似不经意的抚摸了一下宁玉的肩膀。

    宁玉一个激灵跳出老远,手指指着面瘫男打哆嗦:“我,我,我……你,你,你……”

    “哎呀,世……总管,您别欺负他了,奴们这边还要忙呢。”

    说话间,从后面的殿内跑出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拉住宁玉就走,边走边说道:“公子别生气,世…呃,总管他没有恶意,只是喜欢开玩笑。”

    宁玉有些宕机,回头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怎么也看不出开玩笑的痕迹。

    小男孩语气飞快:“我叫小六,哥哥你真漂亮,待我们伺候您沐浴完毕后,定要更加修饰一番,会更加动人的。”

    “……”宁玉面无表情ing。

    一切都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

    另一边,送宁玉的女子离开他的视线后,脚步飞快的穿过建筑群,周围也开始出现宫人。

    而这些宫人无一例外都向这女子躬身行礼。

    但女子依然脚步不停,直到一间不起眼的宫殿才停下脚步,气没喘匀便道:“来了来了,我见到他了。”

    吱呀~

    右侧的殿门探出一颗脑袋:“这边这边,怎么这么慢?”

    女子急忙冲进去,瞅着茶水猛灌了一口。

    房间里有约莫五六个身穿华服的少男少女,角落还有俩被捆成大粽子的路人甲和乙。

    “怎么样怎么样?他见到你害怕了吗?”

    “他漂亮吗?比起小禾说的呢?”

    “快说啊,我的全副身家可都压给你了。”

    女子呼出一口气,突然猖狂大笑:“哈哈哈,是我赢了,他根本就没有害怕,哪怕被我带去沐浴也很平静。”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其中有人道:“我不信,许言蕊你肯定作弊了。”

    女子无所谓的挥了挥手:“怎么?想耍赖啊?我可是录了像的,不信自己看。”

    说着将一块蓝色光屏丢了过去,很快便响起抽冷气的声音。

    “嘶~真她爹漂亮。”

    “确实确实。”

    “……”

    叽叽喳喳。

    许言蕊翻了翻白眼,走到俩粽子身边,取下他们嘴里的抹布。

    “行了,别哭了,都这么大个人了,不就被绑了一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就是麻烦。”

    其中一个哭哭啼啼道:“那位宁公子是陛下的客人,万一有个闪失,许小姐您是没事,老奴可是万死难辞其咎啊。”

    许言蕊掏了掏耳朵:“行行行,什么死不死的,我会罩着你的,我不行不是还有我母亲大人嘛,安心啦。”

    俩人一听这话哭的更狠了,内心惨淡。

    许国师要是知道您拿陛下的客人做赌注,只怕腿断的更彻底,哪儿还有空来罩着我们啊?

    “还哭!陛下也不可怕啊,你们至于怕成这样?”

    许言蕊鄙视一番后慢悠悠渡步到几人面前:“怎么样?愿赌服输啊。”

    “你这就是作弊,姿态放的这么低,还穿着宫女的衣服,是我我也不怕。”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龄最小的男生叉着腰反驳,说压全副身家的也是这位。

    许言蕊一挑眉:“哦?是吗?那走,跟姐姐去洗澡。”

    男子立即抱胸后退。

    “别怕,我不会用强的。”

    男子哆嗦了一下:“别,别过来,我会告诉许伯母你欺负我的。”

    “呵呵,那就愿赌服输。”

    “我,哼,我先走了。”

    许言蕊乐呵呵挥手:“慢走啊,记得,愿,赌,服,输!”

    声音远远传来:“~知道……”

    待男子走后,几人立即凑到许言蕊身边:“你们说这么坑他是不是不太好?”

    许言蕊一翻白眼:“那赌注你别要了呗,有什么不好的,等他再长大一点就是想坑也坑不到,再说了,户部尚书家的小儿子,他会缺钱?”

    “……”

    众人思索了一下,齐齐点头:“那倒也是,他那八个姐姐挺宠他。”

    这时又有人说道:“万一他去陛下那里告状怎么办?”

    “放心吧,他不敢。”许言蕊很笃定的说道:“接下来就看世子殿下那边了,你们可不许耍赖啊。”

    众人:“你不耍赖就行!”

    许言蕊翻了翻白眼,不屑冷哼:“等着输吧,小崽子们。”

    ……

    显然,此时的宁玉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欢迎了,他正拼死护着自己的衣服,试图阻止两双游走在他身上的手。

    两个小男孩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公子,您就配合一下吧,很快的。”

    宁玉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必,真的不必,我不用你们伺候,我自己会洗。”

    “可是这是上面吩咐的,我们不好交代,您就从了我们吧。”

    “不从不从,你们还小,乖乖出去。”

    两人见宁玉坚持,也只好先退下了。

    宁玉庆幸的拍了拍胸口,深感自己的不易。

    确定没人以后,宁玉才钻进那个比自己卧室还要大的浴池。

    温凉的水温让他惬意的呻吟一声,就是花瓣好像撒多了,里面香气扑鼻,弄得他鼻子痒痒的。

    “奢侈,真是奢侈,……且枯燥。”

    在里面泡了大概大半个时辰,宁玉才不情不愿的出来。

    结果那俩小男孩抬进来好几架子衣服,华丽的外表差点闪瞎宁玉的眼。

    “你们这是……”

    “请公子换衣。”

    宁玉开始往回走:“其实吧,刚才我那件衣服也挺好,出来的时候院长刚洗的。”

    二人一左一右拦住宁玉,面无表情,看来是由于宁玉刚才的拒绝让他们有了小情绪。

    “公子请放心,我们一定挑出最适合公子的。”

    “这……呵呵,我又不是相亲,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哎,我不是要见陛下嘛,整这么花哨多不严肃。”

    然而两人不为所动,盯着宁玉折腾无数件之后,才终于放过他。

    而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宁玉觉得,或许陛下让人和他打一架,更能让自己体会到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