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19章 220.有人要见你

第219章 220.有人要见你

 热门推荐:
    枫叶市,当看到熟悉的景物时,宁玉感觉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

    他收起翅膀戴好口罩,随意在街头漫步,枫叶市还是老样子,不过本能已经逐渐融入到了生活中,若有人当街用了能力,人们也不会很惊讶,顶多多看几眼便继续自己的事情。

    以小见大,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世俗界对本能接受良好,本能者犯罪的情况也直线下降,所以堵不如疏,当特异趋于平常,抑制反倒会起反效果。

    “你看什么呢?”

    “我没看。”

    “......”

    身后突然传来争执声,宁玉回头,原来是一对情侣,男方正揪着女方的耳朵质问,女方看起来有些可怜,出声反驳,但声音不大,气势也弱。

    “呵呵,女人!还敢狡辩?我都没说你看什么呢。说,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要分手?”

    “没...不是,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别,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他有点眼熟...”

    “好啊你,你果然看了,还眼熟,你当初跟我搭讪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分手!”

    “........”

    宁玉眼神复杂,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外界的男人也依旧妖娆,他表示顶不住,还是学院的男生比较适合做兄弟,强大,有个性,虽然没几个喜欢跟他做兄弟的,但起码日常对话能进行,不至于引起生理性抗拒。

    也不知道卢龙禾怎么样了,在“摇篮”一点消息都收不到,说实话宁玉还蛮想他的。

    天城,郡公府。

    “啊湫~”卢龙禾揉揉鼻子:“怎么样?看完感受如何。”

    他身边站着几个人,都是当初保护过他的督察院成员,毛甜甜笑道:“非常不错,小郡公文采斐然,情感细腻,人物刻画入木三分,看完令人感动非常,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咳!”

    话未说完,卢龙禾突然面泛娇羞锤了她一下:“讨厌,哪有你这么夸人的。”

    毛甜甜笑容僵硬,默默吞下喉间的腥甜,内心苦涩。

    “你们呢?有没有被感动到?”

    其他人看着毛甜甜的脸色急忙摇头,不敢动不敢动,一点儿都不敢动。

    卢龙禾能力觉醒后一直控制不好体内的能量,偏偏这位主没有丝毫自觉,她们每天都过的心惊胆颤的。

    “哼。”

    “你们这帮人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卢龙禾瘪了瘪嘴:“唉,我想小玉了...”

    ......

    宁玉到了家门口,却并没有进去,他被拦了下来。

    来人叫戚馨宜,曾和他在卢龙禾觉醒那天有过一面之缘。

    “宁小公子,又见面了。”戚馨宜不咸不淡的打招呼,态度不算友好。

    宁玉皱起眉:“有事吗?”

    两人几乎没有交集,若是杨雪或卢龙禾要联系他也不会通过戚馨宜。

    “我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有人要见你,我想您应该不介意陪我走一趟吧?”

    “...这是你的任务?”

    “是。”

    “......”

    宁玉望着不远处的家门,眯起眼睛:“如果我拒绝呢?”

    “呵呵,宁小公子说笑了,你是聪明人,不该拒绝的,而且,相信你也不想你的父母伤心。”

    “你威胁我!”

    “不敢,只是在下必须完成任务,其他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希望你谅解。”

    宁玉眉头紧锁,良久:“好,但先让我去看看爸妈。”

    戚馨宜躬身让路:“请便。”

    宁玉眼神淡淡的,略过她时顿了顿:“对了,我回家的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戚馨宜笑笑:“这个...恕在下无可奉告。”

    “......”

    宁玉抿唇继续向前,回家的好心情荡然无存,蒙上了一层阴影。

    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他敲了敲门,脸上绽出笑容。

    “谁呀?”

    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咔嚓一声开了,露出宁瑶散漫的脸。

    看到宁玉后她愣了愣,揉揉眼睛,宁玉说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很快,宁瑶脸上的不可置信被狂喜代替,猛地抱住宁玉。

    “哈哈哈哈,乖儿砸,想死我了,mua~mua~哈哈哈。”

    宁玉略显嫌弃的擦掉额头的口水:“老妈你矜持一点。”

    吧嗒~

    客厅门口,楚乔手里的锅勺应声落地,急匆匆跑向宁玉,话还没说,眼泪倒是先流个不停,一如当初第一次见面。

    宁玉不禁感慨,这对父母还真是黏人,偏偏让人满心欢喜。

    “爸。”

    楚乔抹掉眼泪,摩挲着宁玉的脸:“都怪我们不好,让你在外面受苦了。”

    宁玉摇头:“没,你们很好,是天下最好的父母,而且关于我的视频你们也看到了吧,我没受苦,反而过得不错。”

    “还说没受苦,都瘦了,你都没离开过我们这么长时间,平时也不会照顾自己,在那里人生地不熟肯定没少受委屈。”

    宁玉无奈道:“老爸...”

    “欸,对了,进屋说,锅里还炒着菜呐...”

    被晾在一边的宁瑶有些委屈,不过眼里却带着笑:“对,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要是不够一会儿再去买。”

    宁玉看着围着围裙有些无措的楚乔和满眼笑意的宁瑶,背在身后的手因为用力泛白,他其实明白要是不能久待或许不见这一面才更好,但他就是忍不住。

    这世上总有些感情,总有些情绪,明明之后要承受百倍痛苦,也让人甘之如饴。

    “爸,妈,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夫妻二人闻言纷纷愣住,宁玉继续道:“就是吧,学院派了些任务,这次是路过,你们也知道,那里没有特殊原因是不能外出的。”

    还是宁瑶最先反应过来:“呃...害,我都忘了,小玉现在有大本事...你要是忙的话其实也不必特意回来,我和你爸都挺好的...是现在就要走吗?”

    楚乔不甘心的问:“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

    宁玉看到宁瑶悄悄拉了楚乔一下,他面上依旧带笑,但指甲已经嵌进肉里。

    不是现在要走,也不是没有时间,只是他怕再待下去会更加舍不得,也怕露出破绽,宁瑶虽然看着粗心大意,但其实非常敏感。

    戚馨宜是督察院的人,更明白点是皇帝的人,他都不知道自己走后什么时候能再回来,这次的事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为了二人的安全,这次他是势必要走一趟的。

    “嗯。”宁玉退后一步微微点头:“有人已经在等我了,爸,妈,我下次回来一定多陪陪你们。”

    楚乔已经转过去抹眼泪了,宁瑶满脸纠结:“行,你去吧,我会照顾好你爸的……就,早点回来啊。”

    宁玉微笑:“嗯,好。”

    “……去吧。”

    宁玉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他甚至都不敢回头看两人的表情。

    戚馨宜看到宁玉过来,冲他笑了笑,只是怎么看都有些假。

    “戚…小姐,你有父母吗?”宁玉突然问道。

    “都察院之人皆是无父无母之人,没有负累。”

    宁玉勾起嘴角,似笑非笑:“负累吗?……真可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