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15章 216.不讲武德

第215章 216.不讲武德

 热门推荐:
    天宫,御书房。

    这里是皇帝日常处理政务的地方,除非皇帝召见,否则都会被守在外面的侍卫拦下。

    国师脚步匆匆而来,到殿外后和内侍说了一句求见陛下便安静垂首于一侧安静等待。

    内侍行了一礼,转身进入殿内通报,不消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冲国师颔首,俯身做请。

    国师没再看他,径直入殿。

    凉夜双手负于身后,站在窗前眺望云海,不远处的鎏金木桌上散乱着纸张,两边的光屏微微闪烁,显然不久前还在忙碌。

    国师离得近些,正欲稽首行礼,凉夜像知道身后的情况,摆了摆手,淡漠却威严的声音传出:

    “罢了,许爱卿日夜操劳,这套俗礼就免了吧。”

    “谢陛下。”国师些许风霜的脸上露出笑容,还是照惯例说了句:“礼法不可废。”这才切入正题。

    “陛下,三殿下那边有消息了。”

    “...嗯。”凉夜应了一声,转身回到桌前,坐在宽大的龙椅上不怒自威:“呈给我看看吧。”

    国师身形再次恭敬几分:“是。”

    她敛起宽大的袖袍,手在眼前虚滑一下,蓝色光屏自两边浮现,并快速放大。

    上面却是宁玉的照片,从当初进学院开始,一张接一张,但看角度都是从某个地方偷拍的,背影居多。

    接下去就有柳如仪了,不过每次都出现在宁玉身侧,有看起来争吵的,也有和谐相处的,总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两人关系不凡。

    许国师偷偷觑了眼陛下,又很快低下头,凉夜表情一直淡淡的,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些什么,那双摄人的凤眸更是叫人难以直视。

    照片后面则是一小段视频,嘈杂的声音从视频里传出,熟悉的偷拍视角,可以看到两个主人公坐在一家咖啡厅交谈,但由于离得远,加上还有玻璃窗阻隔,并不能听见她们说了什么。

    屏幕定格,殿内沉默良久,随着一声叹息,凉夜问道:“禾儿最近怎么样?”

    国师答:“回禀陛下,小郡公最近很安分,据小郡公自己所说,他好像发现了人生方向。”

    “哦?他在做什么?”

    “呃,好像...是在做文章。”

    “...呵呵。”凉夜突然轻笑了一声:“是在写话本吧?既然他喜欢便随他去,平时你多看顾着些,我挺喜欢那孩子的。”

    许国师对凉夜的反应并不诧异,大家都知道皇帝生过三个女儿,却没有一个男儿,心里一直希望有一个小棉袄的。

    而当初那孩子来的时候,向来稳重的皇帝居然亲自接见,还破天荒的赐下郡位,这种情况可是好多年未曾出现过了,可见这位小郡公的受宠程度。

    “陛下且安心,小十一一直陪着郡公呢。”

    “嗯,既如此,爱卿可还有事?”

    国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陛下,大殿下那边,......好像找到一个人。”

    凉夜闻言缓缓恢复威仪:“说说看,怎样一个人?”

    “怕是...怕是夏公后人。”

    凉夜瞬间眯起眼睛,指尖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木桌,许国师摸不清皇帝态度,额头渗出冷汗。

    大一统之前,第一任女皇凉炽带领拥护着她的大批手下征战天下,而一统之后,那些跟随者大多数都被封赏,赐官赐爵。

    这其中又以当时凉炽的两名近臣夏怡,董琴为最,官拜左右相,董左夏右,一时无两,夏家和董家也成了最大的世家。

    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导致夏家没落了。

    有人猜夏家与董家不合,被设计陷害,也有人猜夏家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打算将帝王家取而代之。

    但真相如何,那也是隔了两代前的事了,夏家与董家不合是真的,夏家独有的能力很特殊也是真的,不过各种内情,到如今恐怕也就龙椅上这位能知晓些许。

    凉家的封印手段虽然强,但那些老牌世家的隐藏实力不见得弱,必然不止夏家。

    国师觉得,以以前那些世家的势力,或许本就有与凉家争天下的能力,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被凉家压下去罢了。

    这天城里从来就没太平过,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甚至吃人不见血。

    “既是夏公后人,便去接过来好生安置吧。”

    良久,凉夜开口了,许国师并不意外,不论真相如何,至少明面上夏家的衰弱与皇家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就算夏家的事是皇家亲手造就,这时也得做好姿态。

    况且还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夏家那位后人没觉醒能力还好,若是觉醒,这样一个筹码,高位上的这位恐怕不会就这么推给太子。

    就像小郡公一样,能影响局势的力量或筹码,这位都会将之握在自己手里,若不出意外,那个叫宁玉的也会是这样。

    国师眼里闪过睿智的光芒,很快又消失不见,一派老眼昏花的形象,躬身领命。

    “微臣,遵旨。”

    凉夜正欲挥手遣退,那道已经定格的光屏却突然有了新的变化,传出一阵奇怪的悉索声。

    二人双双愣住,视线看过去,屏幕被几棵杂草挡住,透过空隙可以看到两道交叠的身影左右互搏,依稀透出“老娘”“变态”“小玉”等字眼。

    视频最终定格在一道狼狈逃跑的背影,明显很仓促,手里牵着设备,所以录入了她的身形,伴随小声的碎碎念。

    “呜呜呜,嘶~”

    “什么人嘛?懂不懂先来后到?我都不介意和你共用位置了,居然还打人!”

    “简直不讲武德,.........唉,大意了啊,没有闪.......算了算了.....赶紧交差.....狗仔这个行业竞争也是蛮激烈的...下次不扮狗仔了。”

    哔~

    这次是真结束了,国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脸色难看,想她尽职一辈子,却在晚年出了如此疏漏,还让圣上看到了。

    竖女简直可恶,毁我声誉!真想拖出来打死。

    凉夜张了张嘴,干咳一下,道:“爱卿,这孩子......”

    “微臣惶恐。”许国师麻溜下跪:“这是微臣在‘摇篮’的一颗暗子。”

    “.......”

    “我是想说,这孩子,没事吧?到底是为你办事的,回头多关心关心下属。”

    国师脸红道:“谢陛下教诲。”

    “.......”

    凉夜一挥袖:“下去吧。”

    “是,微臣告退。”

    等国师离开后凉夜重新负手来到窗前,眼神悠远。

    “如仪...如仪...倒是个相配的好名字,仪妃......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