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07章 208.我要去见他

第207章 208.我要去见他

 热门推荐:
    宁玉等了两天,没等到和柳玛决斗的日子,反倒等来了夏春秋。

    “我知道那孩子有些偏执,是我对不起她,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希望你能救救她。”

    这是夏春秋说的唯一一句话,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一个u盘。

    宁玉直觉夏珞出事了,马不停蹄的赶回住所……

    同一时间,柳如仪同样得到了夏珞被抓的消息,彼时她还在温和的同云歌说话。

    云歌似是不满白芷打扰,不满的看着她,不过白芷视而不见。

    “她……留了东西给小玉吧?”良久,柳如仪叹了口气。

    白芷点了点头:“是有个u盘,不过其中内容我们并不清楚。”

    “你说……要是他的话,接下来会怎么做?”

    “最近他可膨胀了,估计会搞出大动静。”

    “是啊,但我还是不想他承担太多。”

    两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不自觉温和了许多,云歌显得格格不入。

    “如仪……”他想摇摇柳如仪的袖子,却被柳如仪避蛇蝎虫蚁一般躲开了。

    云歌表情僵住,呐呐道:“怎……怎么了?”

    柳如仪温和的面容不在,冷冷的斜睨着他,眼神深沉的仿佛要冻住人心。

    “云歌,他想跳进棋盘了,我得护着他,所以……我们之间的表演可以结束了。”

    云歌眼神茫然:“如仪,你在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不懂吗?”柳如仪面露嘲讽:“假扮我的爱人,杀我亲近的人,然后每天晃在我面前恶心我,云歌,你真该死。”

    最后一字话音落下,满室寒流猛然爆发,云歌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忍不住后退:“你……你知道多少?”

    柳如仪笑了,笑意不达眼底,却做出了笑的表情,以至于精致的脸颊看起来有些扭曲。

    “我知道多少呢?哦,我有个从出生就将我视作对手的姐姐,还有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据说是我母亲呢。”

    柳如仪舔了舔嘴唇:“我有笔账要和她们算,这就是我知道的。”

    白霜自云歌脚下升腾,一息之间便化为了冰雕,眼里还酝酿着恐惧,永远定格。

    “你该偿命了!”

    柳如仪注目良久,最终都化为一声叹息。

    柳容从不让柳如仪喊自己母亲,不是不愿,而是不敢,因为于她而言,柳如仪自始至终都是主,她不过是仆罢了。

    能做一辈子佣人的人,也只能出自另一个秩序。

    “如仪,接下来什么打算?”白芷一直默默看着,等柳如仪情绪稳定才开口询问。

    “emm~”柳如仪考虑了一下,展颜一笑:“我要去见他。”

    白芷很确定这次柳如仪是真的开心的笑,不掺杂任何其他东西,就是去见特别想见的人的那种笑,满眼都是期待。

    “那就去见吧,男人嘛,就算生气多哄哄就好了。”

    “……”

    一语惊醒梦中人,柳如仪有些无措:“他还生着气呐,应该非常生气才对,我……我该怎么办?”

    白芷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你见到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

    “院长,能联系到夏姨吗?我有事要问她。”

    宁玉在房间来回渡步,桌上的电脑插着u盘,但里面并没有夏珞的消息,反而是其他东西。

    本来就够乱的,看完后心就更乱了,好在他知道优先项,所以打电话询问姜紫雅。

    “联系不到哦,城市内部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没事别乱跑,学院内很安全,要是实在无聊也可以找人练练,对了,记得给我留饭,我有点忙,就这样。”

    电话掐断,宁玉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敷衍了,看来夏春秋已经和姜紫雅通过气了。

    可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让他去救人,却不透露任何消息。

    要么是逗自己开心,要么,就是夏珞真出事了,而且出事前还让夏春秋瞒着自己。

    想通后宁玉更坐不住了,立马发消息给姜紫雅:“我要出去!!”

    下一秒姜紫雅的电话就拨了过来:“不要,不准,别闹。”

    “我没开玩笑,有很重要的事。”

    “我也没开玩笑,外面不安全。”

    “别担心,我现在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会小心的,而且,我还和其中的主人公有些渊源。”

    “说不准就是不准,就算要出去起码等我回来。”不知为何,姜紫雅意外的很坚持。

    宁玉皱了皱眉:“那我自己去,反正你拦不住我。”

    “给你的那张卡已经没用了,除了等我回来别无它法,所以玉儿啊,乖哈,等我回去再说,我真的在忙。”

    “……”

    (-i_-)

    然而等了一整天,姜紫雅并没有回来,第二天是和柳玛约定的日子,学院内一大早就热热闹闹的,热议中心自然是宁玉和柳玛。

    但宁玉此时的心思根本不在此事上,所以见到柳玛时招呼了一声就打算去找姜紫雅。

    不过柳玛明显不想就这么算了。

    “怎么?怕了?”语气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宁玉想着夏珞,也不是很介意她的话,但柳玛偏偏缠着他不让他离开。

    “我知道不守约是我的过失,但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有危险,希望你能理解并让我离开。”宁玉耐着性子解释。

    “呵,朋友?有危险?”柳玛好整以暇的扣了扣手:“就算这样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去了也做不了什么,说不定早就……”

    “轰!”

    柳玛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笔直飞了出去,滑了好长的距离才停下。

    宁玉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简简单单的一拳却让柳玛心中警惕值疯涨。

    甩了甩发麻的双臂,柳玛终于开始正视这个仿佛开了特效的小男人。

    宁玉见柳玛跃跃欲试,隐隐透出几分烦躁,连带着他身周游离的电光都透漏出更多的攻击性。

    “到此为止了。”

    宁玉不想再浪费时间,所以猛的跺脚,电光乱舞,呈螺旋状向四周辐射,地面颤了颤,许多微小的金属尘埃在众人头顶聚集,并迅速扩大将所有人笼罩,遮天蔽日,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宁玉随意从空中抽出一把剑的形状,冷眼看着柳玛,说道:“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