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99章 200.对视

第199章 200.对视

 热门推荐:
    “不是,你出去?大晚上的你去哪儿?”

    宁玉不说话,手也没放下。

    姜紫雅挠了挠头:“得,怕了你了小祖宗,你等着,我找找。”

    片刻后,她丢给宁玉一张紫色卡片:“严格来说,进入这座城市的人都会限制外出,尤其是比较危险的人,我不了解你的过去,也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但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兜着点儿吧,别被抓了。”

    “谢谢……那我们开抽吧。”

    “算了,突然没哪个心情了,自己去找地方领校服登记吧,慢走不送。”姜紫雅摆了摆手,转身回屋。

    “……”

    和夏珞约好地方,宁玉大概收拾了一下就赶去汇合。

    到的时候夏珞正坐在咖啡厅的窗口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

    “结果怎么样?”宁玉在她对面坐下问道。

    夏珞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视线定格在宁玉的衣服和口袋上。

    “挺顺利的,怎么?晚上要出去?”

    “……嗯,不放心家里,想回去看看。”

    “不用解释,你怎么想的我很清楚,如果你真担心你父母的话,那大可不必,我知道她们在哪儿。”

    “我还是想去见见她们。”

    “你知道现在的你是什么身份吗?虽然监狱有你的替死鬼,但只要仔细确认是瞒不过柳如仪她们的,所以你现在是杀人犯,正被通缉呢。”

    “那又怎么样?人不是我杀的,这样躲躲藏藏改换身份,却不查清楚真相,难道要当一辈子通缉犯吗?你不是侦探吗?你不是喜欢追求真相吗?那就帮我查清楚啊夏大侦探。”

    二人的声音逐渐变大,引来旁人诧异的目光,宁玉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听着,我知道证据确凿,已经被摁死,但我父母那边必须得见一面,我得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杀人犯。”

    “难道你觉得她们会不信你吗?如果她们相信,那不用你说她们也是相信的,如果她们不信,就像柳如仪,你做再多她也不会信,你叫不醒装睡的人。”

    宁玉疲惫的摆了摆手起身:“算了,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就这样吧。”

    “……等等。”夏珞抿了抿唇:“桑家,柳如仪曾想保……监视她们,但被拒绝了,然后被桑罄接走了。”

    “……”

    “谢谢。”

    宁玉走了,夏珞盯着面前的咖啡发呆,又一次争吵,而且这是最严重的一次,感觉两人之间为数不多的感情正随着争吵消磨殆尽。

    “你一点儿也不开心,我不想你不开心……也不想你有危险……”

    ……

    时间来到晚上,宁玉和姜紫雅打过招呼,挥动翅膀飞了出去。

    正站在楼下的夏珞看着他的背影拨通手里的电话:

    “喂,老妈,我要出去,对了,为了夏家着想,你还是赶快和我脱离母女关系吧。”

    “……你要干嘛?不说清楚你别想出去。”

    “别废话了,快点儿吧,你知道我想出去的话办法有很多,只是得废些功夫而已,所以还是别麻烦了,你安排一下。”

    “……”

    “决定了?”

    “嗯。”

    “……行吧。”

    ……

    宁玉出了新城市,找到最近的机场飞往京都,从起飞到落地也不过用了三个小时。

    下飞机后,宁玉来到一处无人之地戴好面具悬浮起来,城市里最高的建筑依然是柳氏大厦。

    飞到最高层,来到柳如仪办公室的位置,里面灯亮着,柳如仪正伏案批改些什么。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宁玉就在窗外看着。

    似有所感,柳如仪身体僵了一下,慢慢转过头,刚好看到宁玉的恶鬼面具。

    这时,云歌抱着保温杯敲了敲门:“如仪,你在吗?”

    柳如仪回过神,眼神复杂:“进来吧。”

    “如仪,这么晚还没休息啊,我煲了汤。”

    “行,放这儿吧,你先回去。”

    等云歌走后,柳如仪再一回头,窗外已经没有人影。

    从抽屉里翻出两人的合照,贴进怀里,柳如仪喃喃自语道:“对不起……”

    宁玉远离大厦后就朝桑家飞去,说不好是个什么心情,尽管一直强调自己看开就好,但见到柳如仪的那一刹那心悸做不了假。

    随手解决掉几个警报器后,宁玉悄无声息的落入桑家大院,借着夜色掩护,摸进了宅子。

    他不想给桑罄带去麻烦,也不知道父母在哪间房,所以只能一间一间排查,好在真正住在桑家大院的人也不多,许多都是空房。

    片刻后,终于是在第二层找到了父母,她们正在熟睡。

    宁玉来到床边,借着月光能看到宁瑶眉宇间的一抹愁绪,眉头哪怕睡着都皱着。

    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眉间,终是没忍心唤醒她们,宁玉取下束缚头发的头绳,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又默默坐了几分钟才离开。

    宁瑶缓缓睁开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流下,取过头绳握在手里。

    楚乔抱住她道:“相信儿子,会没事的。”

    ……

    宁玉没有逗留,又连夜赶了回去,仿佛一只蝙蝠,在黑暗中挥舞翅膀,在天亮前回到洞穴。

    而他没有看到的是,楼下的树下,夏珞正注视着顶层,她的脚下满是烟头。

    掐灭手中最后一根烟头,夏珞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后取出电话卡掰断丢掉,她的手机再次成为空白,显示录入机主信息的字样。

    宁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被饿醒的,但房间里一口吃的都没有,他只好敲响姜紫雅的房门。

    “院长,开开门,给你看个好东西。”

    咔嚓~门打开。

    姜紫雅顶着鸟窝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又把宁玉转了一圈:“什么好东西?”

    “一会给你看,让让,你这儿有吃的吗?”

    “欸,私闯名宅啊你,别以为是男生就可以在我这里为所欲为,我可不惯着你。”

    “怪不得单身。”

    “你说什么?”

    “没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单身的,我可是院长,麻烦你稍微对我保持些尊敬好不好?”

    “不想要我的血了?”

    “……还是叫我紫雅吧,血不血的不重要,只要是想听你叫我名字,还有,你说的没错,我目前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