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87章 188.谁是小黑?

第187章 188.谁是小黑?

 热门推荐:
    柳如仪面无表情将手机熄灭,声音沙哑的开口:“怎么样了。”

    白芷咬着嘴唇不说话,或者说她实在开不了口,柳如仪伤心过,暴怒过,最后就一直都是现在这副样子,看不透喜怒,猜不透心思。

    仿佛又变成了以前那样,甚至要更加可怕,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冰冷刺骨,寒气一天天加剧。

    她也想过和宁玉通气,但柳如仪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能联系宁玉。

    “说话。”

    白芷无奈的叹了口气:“结果出来了,指纹……匹配。”

    柳如仪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力气,脸色惨白如纸。

    “如仪,你别这样,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要不这样,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最起码听听他怎么说,说不定……”

    “闭嘴,出去。”

    “如仪……”

    “出去!”

    看着眼睛充血,像嗜血野兽般的柳如仪,白芷终究没再说什么。

    哪怕她再相信宁玉,可所有的证据全部指向他,做不了假。

    监控录像,指纹,甚至连当时宁玉手机上的定位,无一不将矛头对准他,关键是,罗莹做证了,宁玉的手机在她手里,时间也吻合。

    有时候连白芷自己都在怀疑,然后猜测宁玉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让他不得不对柳容下杀手。

    呵,苦衷?这不就是相信宁玉杀了人吗?

    白芷自嘲一笑。

    …………

    听说消息的云紫薇,因为这事儿差点儿和队长闹翻,撇下任务回到了云家。

    云家来了一批神秘人,来历不详,指明要云丹去接个人,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最后云丹答应了。

    云紫薇因为关心柳如仪的事,只是和这帮人打了个照面就擦身而过。

    桑家,已经接手家里大部分事务的桑罄,嘴角微微勾起,或许,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呢。

    “小姐,分支那边和二少奶还是不安分。”管家福姨微垂着首,诉说着什么。

    桑罄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你知道怎么对付蛀虫吗?只要没有了虫子,那作物自然会茁壮成长。”

    福姨躬的更深了些,看不到表情:“是,我退下了。”

    巨大的京都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风雨诡谲,就连多年毫无存在感的夏家,似乎都有了些许不为人知的动静。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宁玉这边也不是很平静,他敏锐的感觉到四周不寻常的波动有些多了。

    “没问题吗?”宁玉将刚采的蘑菇扔进篮子里,对着四处寻找柴火的杨雪说道。

    “嗯,都察院办事,旁人不敢拦,除了一些偷鸡摸狗之辈。”

    “呃……需要帮忙招呼一声就行。”

    杨雪的手顿了顿,微微点头:“会的。”

    不远处的卢龙禾小声喊道:“小玉,小雪,这边,看我发现了什么?”

    闻言,两人一起赶了过去,发现是只兔子,一蹦一跳的边吃草边打量着他们。

    “看吧,是不是特别可爱,好想带回家养着。”

    宁玉翻了翻白眼儿:“那就带回去呗。”

    “可是……”卢龙禾露出委屈的神色:“我爸对毛发之类的过敏。”

    宁玉离他稍微远了点儿:“别这么看着我,既然你爸过敏,最好绝了这条心思。”

    “小玉你帮我养好不好?”

    ???

    “啥玩意儿?你确定?”宁玉观察了一下那只兔子,白白胖胖的特别可爱,带回家也不是不行,可他没时间照顾啊。

    卢龙禾的嘴越撅越高,宁玉赶紧摆了摆手:“我养我养,养着还不行吗?当然,前提是它能让你抱回去。”

    “这还不简单?”卢龙禾看向旁边的杨雪:“小雪,能帮我抓住它吗?”

    宁玉急忙出声:“等等,你这不是强迫吗?都不问它愿不愿意,直接用抓的。”

    “你当我傻啊?去和兔子说话。”

    “咦?你不是一直这样吗?”

    “……不理你了。”

    杨雪出手这只小白兔哪儿有反抗的权利,特别乖巧的来到了卢龙禾手里。

    “好了,兔子你也抓到了,先回营地一趟吧,总不能一直带着它。”

    自然没人反驳,三人联系到去前面探路的胡然,然后一起回去了。

    卢龙禾亲自给兔子弄了个窝,逗弄了一阵几人才继续出发。

    这里每天的饭食问题都要自己解决,山上食材多,而且没什么危险,自然能满足学校的需求。

    学生自发组队,倒也不会出现有人饿肚子的情况。

    片刻后,薛梓涵走向宁玉帐篷附近。

    “胡然,胡然?奇怪,明明看到她往这边来了。”薛梓涵挠了挠头,然后就看到了从帐篷下面爬出来的兔子。

    一人一兔视线刚好对上,空气寂静了一下,薛梓涵反应过来:“恶兔,居然敢来男生区偷东西,看打。”

    场景有些不忍直视,最后“恶兔”被绳之以法,薛梓涵拖着它的后腿走了。

    ……

    “小玉,中午要做啥好吃的?”

    中午,出去搜寻食材的几人满载而归,卢龙禾兴高采烈的问宁玉。

    由于队伍里卢龙禾做的饭能吃死人,杨雪手艺也不好,所以宁玉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掌勺主厨。

    胡然倒是会做饭,但是,能亲口吃的宁玉做的饭,为什么还要自己做,这种机会可不多,当她傻吗?至于打下手这种活肯定是当仁不让的,既能和宁玉待在一起,又能表现自己,简直完美。

    “啊!小黑呢?小玉,小黑不见了。”

    宁玉刚把食材摆好,就听到了帐篷内卢龙禾的惊叫声,小黑自然就是那只兔子,至于为什么叫小黑,名字是卢龙禾起的,同样没征求人兔子的意见。

    宁玉甚至觉得小黑可能是因为不满这个名字才逃跑的。

    “别着急,看样子是挖洞跑出去的,我们四处找找,应该跑不远。”宁玉进帐篷四下看了看,对卢龙禾说道。

    叫上杨雪和胡然,四人人兵分三路,询问别的同学。

    同一时间,薛梓涵的帐篷内传出阵阵肉香味儿,手机里还播放着一些视频。

    “高端的食材,往往采用普通的烹饪手法,使……”

    薛梓涵盖好盖子,伸了个懒腰:“唉,生活真是惬意啊,我看看,再焖个半小时就差不多了吧,嘿嘿,先去巡察一下同学们的进展。”

    于是,薛梓涵就撞上了一路询问过来的宁玉和卢龙禾。

    “薛老师,你有没有看到小黑?”

    “小黑?谁是小黑?”

    “就是一只白色的兔子,大概这么大,耳朵长长的,非常可爱。”卢龙禾比划着,然后一脸希冀的望着薛梓涵。

    白色的兔子?

    那为什么要叫小黑?

    欸?兔砸?白色的……

    薛梓涵猛然反应过来,看了卢龙禾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见她一脸为难,卢龙禾眼睛都放光了,急切的问道:“老师,你是不是见过?它在哪儿?”

    “呃,这个……”

    “嗯嗯?”

    “唉。”薛梓涵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跟我来吧。”

    卢龙禾疑惑的看向宁玉,问道:“什么意思。”

    “emm~,我们大概有口福了,跟上。”

    “欸?等等我……”

    三人来到薛梓涵的帐篷,卢龙禾四处望了望,问道:“老师,小黑在你这里吗?”

    薛梓涵点了点头。

    “在哪儿呢?”

    “等着。”

    片刻后,薛梓涵端出来一口锅,香气四溢。

    “呀,老师要请我们吃饭吗?可是……小黑呢?”

    薛梓涵面露愧疚:“这就是小黑。”

    “……”

    卢龙禾瞅了瞅锅,再瞅了瞅薛梓涵,眼眶瞬间红了:“小黑,小黑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了它?”

    薛梓涵:“要吃吗?”

    卢龙禾鼻子嗅了嗅,抹了把眼泪:“吃。”

    于是他含泪干了三大碗。

    宁玉反正已经无力吐槽了,回去叫了杨雪和胡然,带着食材来薛梓涵这里一起吃。

    “小禾啊,老师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是想养它,它当时鬼鬼祟祟的,我以为是从别处跑来的呢。”

    卢龙禾摸了摸肚子,也不好意思再说别的。

    宁玉笑了笑,问道:“薛老师是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哦,本来是想找胡然的,晚上有个试胆大会的活动,让她通知大家准备一下。”

    卢龙禾来了兴趣,弱弱的问了一句:“好玩儿吗?”

    薛梓涵挠了挠头:“应该好玩儿吧,你们周老师推荐的。”

    胡然跑了出去:“老师我这就去叫同学们准备。”

    机会啊,月黑风高,和小玉一起走在布满阴影的山林里,然后小玉突然受到惊吓扑进自己怀里……唉嘿嘿嘿~

    ……

    时间来到晚上,吃过晚饭,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众人在火堆旁边集合。

    薛梓涵清了清嗓子:“咳,想必胡然同学已经通知过你们今晚的活动了,我就不再赘述,下面,我来说说规则。”

    “简而言之,就是你们两两一组,在夜色中穿过已经定好的路线,到达指定位置,怎么样?很简单吧,有没有什么问题?”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开口了:“老师我们该如何分组呢?”

    薛梓涵笑了笑,拿过一个小纸箱:“抓阄。”

    “这个游戏不仅仅是锻炼你们的胆魄,也考验相互之间的配合,现在来依次拿吧,相同数字的为一组,顺便说一句,通过的组都有奖励哦。”

    看到有人行动,卢龙禾转头担忧的道:“小玉,万一我们分开怎么办?”

    “这也没办法啊,规则就是这样,不用担心啦,没事的。”宁玉安慰道:“去抓阄吧。”

    “那好吧。”

    很快轮到卢龙禾和宁玉,宁玉展开纸条随后愣住,看了眼满脸悲戚的胡然和笑眯眯的薛梓涵,胡然自然是因为抓阄的事而心伤,和宁玉抽到一起的概率简直不要太小。

    “小玉,你是多少号?我是十二。”

    “呃……,嗯,我是二十一”

    “啊,差这么远。”卢龙禾撅起嘴表示不高兴。

    宁玉笑了笑,确实是二十一,不过这个二十一有些特殊,因为要去扮鬼,纸条上写的很明白。

    等所有人都抽完,薛梓涵拍了拍手:“考虑到我们班现在缺了一人,所以我和最后落单的同学一组,现在找到自己的队友,顺序是从后面开始依次出发,间隔十分钟出发一组。”

    宁玉的队友是班里的学霸,带着厚厚的眼镜片,是个比较内向的女生,平时连话都不敢和宁玉说,名叫新谷莺,很显然她也是要扮鬼的。

    而卢龙禾的队友是名男生,说实话他还真替他们捏把汗。

    片刻后,薛梓涵再度出声:“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先出发了,第一组帮忙计时一下,每十分钟出发一组,老师在终点等你们哦。”

    算上薛梓涵,扮鬼的一共四组八人,宁玉是倒数第三组。

    二十分钟后,和卢龙禾打过招呼,宁玉和新谷莺一起出发了,绕了一圈后先来到一处纸条上指示的帐篷。

    然后就见到了笑眯眯的周易和杨雪,略微诧异,怪不得杨雪抽完纸条就离开了,原来是被周易叫了过来。

    “周老师,你不是要结婚吗?怎么有空跑来这里?”

    “唉,还不是因为小玉酱太诱人,每天都想见见你。”

    “……”宁玉伸手制止:“打住,所以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呐,穿上,然后去指定地点待命就行,等有人路过就出现吓吓她们。”

    宁玉看着周易手里一点儿不吓人,甚至有点儿萌的套装一阵无语,这东西真能吓到人?

    “行了,赶快吧,杨雪去帮谷莺穿上。”

    眼见周易要上手,宁玉急忙制止:“不用了老师,我早有准备。”

    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的面具,周易看了也很满意,略微遗憾的看了眼宁玉的身体。

    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份简易地图,终点其实离的不算远,大概也就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但夜里路不好走,加上心理作用,难度肯定也是有的。

    两人来到预定地点,新谷莺也渐渐放开,毕竟宁玉并不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

    两人合计了一番,由新谷莺在前面卖萌吸引视线,宁玉带着面具出其不意出现在后面,效果应该不错,就这么定了下来。

    考虑到这个世界男生普遍胆小,宁玉打算遇到男男的组合就放过去,万一吓哭就不好了。

    就这样,两人开始静待第十九组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