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86章 187.郊游宿营

第186章 187.郊游宿营

 热门推荐:
    宁玉此时别提多郁闷了,他好心施以援手,被救的人一句感谢的话没有,反而像是生死之仇一样咬着他不放,麻烦事一件,能开心就有鬼了。

    “我去,这么快!”察觉到身后不断逼近的身影,宁玉忍不住道:“大姐,不用太感谢我,我做好事不留名的。”

    “那你跑什么?”

    “因为你追我啊。”

    “你不跑我会追你吗?”

    “你不追我,我会跑吗?”

    “……”

    七号追的更起劲儿了,宁玉内心哀嚎,没事凑啥热闹,和小伙伴一起玩泥巴不好吗?现在被盯上了,指不定会发生啥事儿呢。

    摇了摇头,门口近在咫尺,宁玉无视堵在门口的大量警力,翅膀挥动间人已经到了半空。

    这套操作把众人都看懵了,本来想喊话束手就擒,放弃抵抗的王慧琳也懵了,这不那谁吗?

    别人不认识宁玉,但王慧琳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不至于宁玉戴着口罩就认不出他来。

    “别开枪,都把枪放下。”

    宁玉没看到王慧琳,他见七号从门口出来还想追,急忙伸手阻止,苦口婆心道:“大姐,咱们俩什么仇什么怨,你不能不讲道理啊,我可是良民大大的,去那里也是想救人,你要是再追可别怪我不客气哈。”

    七号顿住脚步,哭笑不得的看着空中手舞足蹈的人影。

    “我只是好奇,并没有把握抓到你,况且你也不是第一次在我手里逃脱,这样你还在在担心什么呢?”

    “我是个低调的人,不想被巡逻者盯上,所以你还是收起你的好奇吧,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的能力很强,所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宁玉肃然起敬,微微抱拳:“告辞。”

    “……”

    七号遥望着宁玉的背影没再去追,面露思索之色。

    “他应该是枫城本地人吧,老娘还不信查不到你了,而且还让我知道你是男儿身。”

    从宁玉的几次表现看,他并不是滥用能力做坏事的人,所以七号确实没有别的意思。

    巡逻者有监察报备的职能,她们的职责是将新觉醒的本能者备案,然后安排专门的地方,并不是抓人,用抓这个字眼的,一般都是像楼上那样的人。

    这些拥有了力量野心膨胀,开始为非作歹的家伙,用不着跟她们客气。

    “不会是刚才太粗鲁吓到他了吧?”七号呢喃了一下,看到一大群注视着自己的警察,微微皱眉:“你们入队时签过的保密协议还记得吧?此事不可宣扬出去。”

    ……

    宁玉离开后没飞多远就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落下,然后去和卢龙禾杨雪汇合。

    在卢龙禾的抱怨声中继续陪他逛街。

    “事情解决了?”杨雪找机会问道。

    “嗯,去现场转了一圈,看到几个小喽啰被修理了。”宁玉随意回应了一句:“对了,这个巡逻者是什么样的机构?”

    “你和她们交手了?”

    “交手倒谈不上,明里暗里打过几次照面,可能被她们盯上了。”

    杨雪沉吟了一下,开口道:“理论上来说你觉醒后应该去巡逻者那里备案的,身兼巡逻之责的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品行之类的也能信得过,但报备过后的事宜不归她们管,所以还是尽量别和巡逻者扯上关系吧。”

    “那那些被她们带走的人会被安排在什么地方?”

    “一座很特殊的城市。”

    “额……”宁玉挠了挠头,这是不想细说的意思吧,不过意思他大概明白,巡逻者将人送到杨雪口中特殊的城市,但这些人之后会怎么样就不是巡逻者能管的了。

    “我妈说我不在那几天有人盯着家里,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杨雪露出歉意的表情:“对不起,她的本能很特殊,我没能追上她。”

    宁玉摆了摆手:“我都没谢你呢,道哪门子歉。”

    不用说也知道是罗莹幕后的势力,他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线索。

    “感觉不太平啊。”宁玉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感叹了一句。

    晚上,宁玉久违的打开直播,打算和一枝花双排一下,结果却发现她的直播间和自己一样,好久没开播过了,这和她以前雷打不动的直播精神不符,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宁玉也没多想,玩了几局放松一下后就上床睡觉了。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第二天宁玉穿上校服站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长高了那么一丢丢。

    楚乔做好早饭就开始给他收拾东西,说是郊游,其实和集体去野外宿营差不多,为期一周。

    宁玉原本已经简单收拾好了,但楚乔不放心,非要亲自上手,宁玉也由他去了。

    “出门在外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很多事情都要早做打算,不然要用到的时候才会后悔……”楚乔一边收拾一边碎碎念,无意间翻出了宁玉的面具。

    “哎,好丑的面具,小玉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吓人,你不是去宿营吗?拿着这个干什么?小玉?”

    叫了几声没反应,楚乔回过头就看到儿子在镜子面前俯首弄姿,让他嘴角微微抽搐,儿子这个样子,随谁?

    “行了,我问你话呢,还臭美。”

    “这不是臭美,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艺术鉴赏,话说我时常都对着镜子陷入自我怀疑。”

    楚乔眼神幽幽:“怀疑什么?”

    “怀疑我是不是您亲生的呗,把我生的也太好看了,真是烦恼。”

    (▼皿▼#)

    “我看你就是找打,你是男生,当然更像你妈一点儿,我贡献的是内在……别扯这些没用的,自己来收拾,收拾好赶紧给我滚蛋。”

    宁玉露出一副我果然不是你亲生的表情,气的楚乔肝儿疼。

    楚乔出去之后,宁玉重新将面具放了回去,昨天事情以后,他就决定时常把面具带在身边,万一再发生什么意外也方便应对。

    吃完早饭,宁瑶亲自开车送他去学校,卢龙禾由他自己父母送,这种时候父母大都不太放心,不过宁瑶身上完全看不到,一副睡眼惺忪例行公事的样子。

    宁玉有种要被抛弃的感觉,老妈你以前不这样的,是我的优秀改变了你吗?

    当然,这种不要脸的话他顶多在心里说说。

    临别时,宁玉忍不住问道:“老妈,你不会真的想和我爸练个小号吧?”

    宁瑶揉捏着宁玉的脸道:“是啊,现在问你是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宁玉脸色一正:“当然是妹妹了。”

    “为什么?”

    “因为妹妹能给我养老。”

    “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不过弟弟妹妹的事你就别想了,养你一个都这么费劲,再有一个还不累死我。”

    宁玉有些遗憾,虽然他嘴上口花花,但其实也是想有个兄弟姐妹的说。

    “注意安全,凡事别逞能。”宁玉挥了挥手,嘱咐一句就开车走了。

    宁玉感受着校园内热闹的气氛,暗叹这里的孩子真幸福,没有高考的压迫,可惜了。

    “宁玉,是宁玉同学哎。”

    “宁玉同学回学校了。”

    “好像又漂亮了。”

    “是了是了,我一开学就去打探过了,好像请了两周的假,还以为他要错过了呢。”

    ……

    老实说,宁玉现在在学校的受欢迎程度是毋庸置疑的,稳居校花之名,无人能出其左右,毕竟上学期他造成的轰动实在太大了。

    虽然宁玉没有对外公布,但校内人员都对他知根知底,许多同学都是他的粉丝歌迷。

    不过学校有规定,倒也没有脑残粉之类的过来纠缠他。

    “小玉。”

    宁玉转头看到胡然,挥了挥手,胡然和自己家人说了几句话后就追了上来。

    她忍住澎湃的心绪,干咳了一声:“小玉啊,听说你请假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有些小事,不过已经解决了,就不劳您费心了,我的班长大人。”宁玉笑着揶揄道。

    胡然捂住心脏,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小玉说我……我的?天哪,不是做梦吧?

    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哎?上次想的啥名儿来着?

    见胡然一副神游物外的模样,宁玉知道她又在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微微摇头。

    “小玉,我想……”

    “不,你别想。”

    “……”

    这时,一个小女孩儿突然跑到宁玉面前,涨红着脸说道:“学……学长,能加个联系方式吗?”

    胡然不爽了,冲她挥了挥手:“去去去,小屁孩儿一边儿待着去。”

    呵呵,老娘当年为了求到小玉的联系方式费尽千辛万苦,甚至不惜当了班长,就为了能离联系方式更近一点儿,岂是你一个小屁孩儿就能超越的?

    宁玉:“好啊。”

    “……”

    胡然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郁闷的想吐血。

    宁玉瞪了她一眼,摸了摸女孩儿的头,问道:“你是新生吗?”

    女孩儿点了点头:“高一一班,杨朵朵。”

    “名字和你很配哦。”

    女孩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拿到联系方式后鞠躬道谢后就跑开了。

    胡然酸溜溜的声音响起:“小玉,当学长的滋味怎么样?”

    宁玉砸吧砸吧嘴,瞥了她一眼:“非常nice.”

    “哈?”

    “呵,文盲。”

    胡然再次身中数剑,而宁玉则完全没有一个倒数之人应有的觉悟。

    “其实也没什么嘛,新生大都是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那个丫头年纪轻轻就不安好心,小玉你可别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呵呵。”宁玉翻了个白眼:“搞得你高一不是那样似的。”

    “当然不一样,当时我可是求了你好久,也没见你这么爽快,难道……”

    “难道什么?”

    “小玉你喜欢小的?”

    “不喜欢。”

    “那就是喜欢大的喽?”

    “也不喜欢。”

    “这么说……我们年纪刚刚……”

    好字没说出口就被宁玉打断:“我喜欢漂亮的。”

    “……”胡然凌乱片刻:“哎?这不还是说我吗?”

    宁玉略微诧异,很少人能在这方面望到自己项背,胡然现在绝对能算一个。

    不过还是离她稍微远点吧。

    “哎,小玉,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两人一路聊着走进教室,礼貌同大家打过招呼,宁玉来到座位,记忆中情书满天飞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杨雪干咳了一声:“你不在这几天我有清理掉。”

    “谢谢,不过这种事还是我来好了,不然又会害你被误会。”

    “没事。”

    很快,薛梓涵走进教室,视线在宁玉身上停顿了一下,开口道:“这次行程有些长,路上细说。”

    打了个响指,大家开始行动起来,卢龙禾提着行李箱第一时间找上宁玉。

    宁玉瞅了瞅自己的箱子,略微无语,好奇他都带了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胡然知道表现的时候到了,急忙道:“来,我帮你吧。”

    “小玉也给我。”

    宁玉含笑拒接:“不用了,我的又不重,对了,张雨萱呢?”

    “她啊,去京都了呗,临行前还想见你来着。”

    “呃……怎么没人告诉我?”

    “那天晚上想告诉你的,但你手机一直不通。”

    “这样啊,应该是在我手机坏掉的时候了。”

    “也没事啦。”胡然说道:“京都而已,她随时随地都可以回来。”

    “也是。”宁玉点了点头:“对了,你们有谁联系得到桑罄吗?”

    “连小玉你也……感觉她像人间蒸发一样,不过想想也是,她们家情况太复杂,搞不好就被禁足了,不知道她这个大小姐下次见面还记不记得我。”

    “嗳。”薛梓涵招了招手:“你们几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赶紧上车。”

    “来了来了。”

    宿营地点是在南方某个自然公园,没有危险的那种,这地方是学校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的,且不止这一个地方。

    蓝星辣么大,总有四季如春适合游玩的地方,学校也算尽力,还专门联系了航空公司。

    当然,这么费财费力肯定是有好处的,只是宁玉已知的一点是必然会使新生很快的适应新环境。

    一路无事,下飞机后好几个班级聚拢在一起向自然公园出发,然后安营扎寨,宁玉身边围绕着许多想帮他的女孩儿,但都被他婉拒了。

    搭帐篷而已,又不是难事。

    晚上,宁玉和卢龙禾躺在一起,忍不住给柳如仪发了条信息,告诉她今天的所见所闻,可惜,柳如仪并没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