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79章 180.懒得想标题了

第179章 180.懒得想标题了

 热门推荐:
    砰~

    枪声响起,宁玉望着脚边的弹孔陷入沉思。

    他说这句话是让对方开枪的意思吗?明显不是啊,这剧情的打开方式不太对,明明电视上的反派不是这么演的。

    我堂堂正派人物,说些牛气哄哄的话,不是很正常吗?又不是真的让你证明一下,引起些共鸣和反馈什么的,能不能敬业一点,你这样搞我很没有面子知道伐?

    稍微吐槽了一下某些神剧,宁玉觉得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还是少模仿这些危险剧情为好,容易被反派直接打成筛子。

    不过,恰好这次宁玉早有把握,不然也不会有闲心情扯皮,他虽然不是武林高手,但此刻特别认同一位喜欢穿西装的男人的话。

    七步之外,枪快,七步之内,拳快。

    面前的几人虽然看似手里拿着家伙一副凶狠模样,但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她们的身体早就被毒品掏空了。

    所以宁玉几乎没费力,也没用本能就把几人给揍了。

    手里把玩着收缴上来的几把武器,宁玉怜悯的看着跪成一排哭哭啼啼的女人。

    何必呢这是,大家和和美美交谈一番,然后被自己打动幡然醒悟主动去自首,多好的剧情,非得受皮肉之苦才舒心,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至于几个女人,她们想跪吗?自然不想,想哭吗?那更不可能,怎么说也是铁血真娘们儿,不过是些小伤,怎能让猛女落泪。

    只不过身体比较诚实罢了,宁玉动手的时候专打脆弱的部分,脸更是他主攻的方向,她们觉得一定是伤了眼睛这眼泪才止不住。

    尤其是看到宁玉生疏的玩儿着手枪的时候,这个腿啊,它就是直不起来。

    “行了行了,不就是用了亿点点力道吗,至于哭到现在。”宁玉放下枪,没好气的说道。

    叶儿姐抹干眼泪,透过肿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看向宁玉,吸了吸鼻血:“羌湖规侣(江湖规矩),打人勿……”

    “嗯?”

    “临,临(您)老打哩对,系喔们哩错,喽系(都是)……偶们哩错,呜呜。”叶儿姐又哭了,细小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宁玉翻了翻白眼儿,多大的人了,还哭。

    “现在可以说说幺姬在哪儿了吗?”

    叶儿姐向前跪走了几步,用带着哭腔的语气说道:“姑赖赖,偶真哩勿基道老大她在辣里啊。”

    宁玉皱眉:“能不能好好说话,把舌头先捋直了。”

    叶儿姐哭的更凶了,手捂着肿成小笼包的脸蛋。

    “牙掉了,鬼(嘴)疼。”

    “忍着。”

    “是是,我忍着,不过我真的不知道老大的行踪啊。”

    “emm~”宁玉面露思索,然后从一旁的椅子上卸下来一条腿:“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叶儿姐咽了口血沫,内心逐渐惊恐,这个桌腿它怎么能这么粗。

    “我说,我说。”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开口:“我是不知道老大的位置,但我知道有人知道。”

    “谁?”

    “每个月固定的几天会有人往我这里送货,跟着送货的人找她的老大,这个人一定知道我老大的位置。”

    “你们不是一伙的?”

    “不是啊,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嘛,偶尔有合作,老大她不管事很久了,也没有整合这些势力的打算,但老大威名在外,没人敢真正闹事,平时除了合作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你说的这人什么背景?”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能和老大合作就是了。”

    见叶儿姐不像说谎,宁玉也没再为难她,问道:“送货时间呢?”

    “就这两天,明天她还会过来,只要你跟住她就能找到。”

    宁玉点了点头,又让叶儿姐描述的那人的特征,记住这些之后,他让几人站起来:“走吧,跟我走一趟,带你们去喝茶。”

    没人动,宁玉啧了一声,从桌子上拿起枪然后朝她们脚边扣动扳机,几人一个比一个走的快。

    本来几人还存了些小心思,毕竟也不是良善之辈,不想就这样束手就擒,但看到一路上躺平的人影以后,她们悟了,乖乖跟上宁玉。

    酒吧除了服务员已经没什么人了,叶儿姐按照宁玉的吩咐嘱托了几句,让酒吧在明天也能正常开着。

    宁玉不知道的是,他们走出酒吧的身影已经被某个人通过瞄准镜看的一清二楚。

    准心缓缓从宁玉身上挪开,移到后面几人身上,指尖微动,最终没有扣下去。

    叶儿姐还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副人生从此灰暗的表情。

    宁玉拦下一辆出租示意她们上车,然后拨通关虹枫的电话。

    “喂,是我,有收获吗?”

    关虹枫沉默了一阵,语气格外沉重,说道:“出事了……”

    “早上我们收到了准确消息,但是是有人故意透露的,等我们赶去抓人的时候,警局被袭击,副支队长被害,凶手还在档案室放了一把火。”

    宁玉:“……”

    “我现在过去。”

    ……

    等宁玉赶到的时候,局里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热闹景象,整栋楼都被悲伤的氛围渲染,连交接叶儿姐几人的人都没有抓到罪犯该有的笑容。

    宁玉径直上了楼顶,见到人手一支烟的关虹枫和周荀,她们的表情隐藏在阴影里,宁玉看不清,想来他也不想看清她们此时的表情。

    “这是对我们的警告,这说明我们查找的方向对了,继续查下去。”良久,关虹枫对宁玉勉强一笑,开口说道,这是说给周荀听的。

    周荀闷闷的应了一声,队里三个重要人物,现在倒了一个,她现在很乱。

    “嗳,你说她们这么嚣张,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们俩?”关虹枫吐出烟雾,又被风撕碎,连同她的声音一起。

    周荀勉强笑了笑:“那肯定选你啊,手无缚鸡之力,打架跟个木桩一样杵着,又没了编制也没人保护,好下手。”

    “我倒觉得正是这样才安全,你现在才是支队一把手,要是出了事,支队就真的瘫痪了。”

    “……”

    宁玉在一旁揉了揉脑子,开口道:“我说,你们不问问我的收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