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75章 176.没标题你咬我啊

第175章 176.没标题你咬我啊

 热门推荐:
    “回去再说吧。”关虹枫拍了拍宁玉的肩膀。

    宁玉点了点头,他确实没什么心情再去打探情况了。

    临走时关虹枫递给他一张身份证,说道:“这个你拿着,方便一点儿。”

    宁玉拿起来一看,上面是他伪装后的面容,不过又有些许不同,名字也叫关虹语。

    “这你什么时候弄的?”宁玉疑惑道。

    “很早以前了。”关虹枫笑了笑:“我确实有个妹妹叫关虹语,这是她的东西。”

    “那她……”

    “不知道,因为一件案子,我再也没见过她。”

    “……”

    长风支队是刑警部队,支队长周荀,副支队长刘长咏,还有原支队长关虹枫,都是刑侦第一线的主力人物。

    队内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主要就是几位领头人物各自之间有些许矛盾。

    原支队长关虹枫是最年轻的,也是警校高材生,她在任期间连破大案,所管辖区内犯罪率直线下降,后因妹妹涉嫌杀人和领导发生冲突,自己辞去了一切职务。

    因为队里有规定,只要犯罪牵扯到队员家属,那这个队员就得避嫌,关虹枫不依,她觉得妹妹是被冤枉的,如果她不插手,那么案子就得移交给其他支队。

    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闹到辞职的地步,总之案件的卷宗因为这事儿还是留了下来,由新上任的周荀接手。

    这个周荀为人圆滑,能力不算出众,但善于用人,关虹枫就是她重新请回支队充当支队犯罪顾问的。

    至于刘长咏,这是队里的老人了,年纪最大,资历也最深,但思想颇为顽固。

    按理说关虹枫退位后就该由她接任队长的职务,可惜政治局直接提拔了周荀,所以队里时常能听到这两人因为政见不和而吵架。

    当然,这些都是小摩擦,一个团队里很常见,并不影响支队运转和破案。

    这些都是路上宁玉从周荀的徒弟蔷妹儿口中得知的,就是喊宁玉二人收队的那位,她还觉得这样挺好,队里整天都热热闹闹的,结果话说完就被周荀瞪了一眼,立马缩着脖子乖乖的。

    “老关啊,你得理解一下我,虽然不知道她和你是什么关系,但身份我们必须得确定一下。”周荀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座的宁玉。

    “这个好说。”关虹枫笑了笑:“倒是我还得谢谢你当时没有戳穿他的伪装。”

    “小事。”周荀沉吟了一下:“我知道你想查清你妹妹的案子,但找人伪装关虹语这事还是不妥当,她发生危险怎么办?”

    关虹枫看着宁玉意味深长的笑了:“不会的,我有分寸,而且,效果不是很好嘛。”

    宁玉现在已经差不多明白,他被关虹枫当工具人使了,不过也没什么怨言,定定的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耳边时不时传来蔷妹儿的唠叨声。

    长风支队不算是大的部队,所以坐地也很简单,只有三座办公小楼,一栋宿舍,一栋后勤,还有一栋就是总部。

    周荀一下车就对蔷妹儿说道:“召集大家去会议室等着,让法医室,技术队那边快点儿,我和老关说会儿话,一会儿过去。”

    所有人忙碌起来,原地就剩下宁玉三人。

    周荀掏出烟给关虹枫一支,又给宁玉一支,没等关虹枫阻止,宁玉就接了过来叼上,她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周荀看向关虹枫:“是你来介绍一下吗?”

    关虹枫摇了摇头,说道:“人可能正对我有怨言呢,我可不敢再擅作主张。”

    宁玉笑了笑,这些人没一个省油的灯,不过他对她们之间的情况并不感兴趣。

    “我叫宁玉,这次是为了柳如仪那次的爆炸案而来,还想继续问下去吗?”

    “……”周荀讪讪一笑:“咳,你这……”

    “我是柳如仪的男朋友,也是本案的当事人之一。”宁玉手里游动起电光:“我能告知的就这些,希望你能严格保密,不然后果你自己想。”

    周荀满脸尴尬,都什么人啊,这种神秘的大神咋就降临她小小的支队了呢。

    她丝毫不怀疑宁玉所说的真假,就算是假的,那也不是她周荀能深究的。

    最近因为爆炸案,各方势力都被牵扯进来,看看天上飞来飞去的人影就知道了。

    关虹枫上前拍了拍周荀的肩膀:“周队,放心吧,出了事我担着。”

    周荀明显松了口气:“那行,我就先过去了。”

    “咳,咳咳。”宁玉将烟头点燃,咳嗽几声才逐渐适应,皱了皱眉。

    关虹枫道:“不会抽就别抽。”

    宁玉摇摇头:“案卷还在周荀手里吧?你辞职将案卷留了下来,然后周荀又将你拉了回来,帮她破案,你也刚好借此机会接近案卷,啧啧,你们这帮人可真有意思。”

    “你还小,以后会明白的。”关虹枫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惹来宁玉的白眼。

    “说说看有什么想法?”

    宁玉知道她在说今晚的事,勉强一笑:“能有什么想法,特别想给幕后之人来个殡葬一条龙服务呗,最好将他的骨灰一并扬了。”

    关虹枫将宁玉手里的烟掐灭,眼眸微垂:“看开点儿吧,这是干这一行的常态,这世上没有真的笨蛋,能完成犯罪的人更不会简单,刑警说白了就是一大群人跟罪犯斗智斗勇,胜了,罪犯伏法蹲监狱,败了,多搭上几条人命变成悬案,罪犯逍遥法外,案卷束之高阁。”

    “……”宁玉稍稍退了几步:“说这个干嘛?我又没想当刑警。”

    “可是你很有天赋啊。”

    “呵,这话夏珞也说过,她想忽悠我当侦探来着,我坐拥一间办公室当我的小总裁不香吗?干嘛非得做亡命的工作。”

    “为了正义!”

    “……”

    关虹枫摆摆手:“算了,说案子,我想到两种可能,一是陷害我妹妹的那伙势力出手了,二是你要找的人在混淆视听,她所在的地方越乱,对她越有利。”

    “唉。”宁玉叹了口气:“说什么都晚了,两个正主都躺在停尸间呢,还有,这并不是你是的那个连环杀人案,那个男人是新手,后续发生的事也蹊跷。”

    顿了顿他又道:“哎对了,你妹妹现在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