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73章 174.被耍

第173章 174.被耍

 热门推荐:
    宁玉确实看到了,他买好面具出来的时候就听到过玻璃破碎的声音,当时还以为是家庭纠纷,毕竟这里住了很多人。

    而从他现在打电话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对面巷子里停着一辆车,车灯是灭的,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异样。

    如果不是有热血上头的青年男女做些伟大的事,那几乎可以肯定这和关虹枫所说的案子有关。

    关虹枫沉默片刻,轻声道:“有把握拦住她吗?”

    “能明确一点儿吗?是拦住她杀人还是拦住她逃跑?我得先声明一下,我现在不确定里面的人有没有事。”

    “……废什么话,当老娘欠你个人情,人和罪犯我都要,地点给我,我现在过去。”

    宁玉撇了撇嘴,将地点发了过去,他倒是真不着急,因为和关虹枫对话的功夫,他已经确定车里的人没事,不过状态也不好。

    还有就是,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说现在没过午夜,又比如说车里握着凶器的男子迟迟不下手,这不像是关虹枫所描述的连环杀手应有的状态,而且这人也太不谨慎,连宁玉接近也没有察觉。

    按关虹枫所言,这个凶手有强迫症倾向,思维逻辑缜密,根本不像眼前这个菜鸡。

    宁玉倚着车门观察了半天,忍不住叹息着摇了摇头。

    “你这样是杀不死人的,我教教你吧,太阳穴,心脏,还有脖子处的大动脉,只要你选任何一个地方刺下去,她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

    男人这才察觉到背后有人,慌乱的转身拿手里长锥状的凶器对准宁玉,看到他脸上凶神恶煞的面具,整个身体都因为恐惧而颤抖。

    宁玉貌似小心的拨开凶器,真诚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这世道像我这般乐于助人的人已经不多了,当然,我更倾向于心脏,稳妥有效率,你要是选太阳穴的话,不是我吓唬你,事后的场面你可能接受不了,脑子里流出的东西最能让人反胃,至于大动脉,啧啧,那就更不得了了,你刚刺进去,血液就会喷洒而出,到时候整个车里都会被鲜血染红,所以啊,这位大哥,赶快动手吧,你知道心脏在什么位置吗?”

    “不知道?我教你啊,不是我吹,学校里我唯一能看得过去的就是生物,放心,绝对不会找偏。”

    见对方一直没有反应,宁玉忍不住挥了挥手:“大哥?大哥你在听吗?”

    结果,大哥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

    宁玉伸手摸了摸面具,道了一声:“心理素质真差。”

    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宁玉瞅了瞅月明星稀的夜空,挠了挠头,转身……

    四目相对的片刻,宁玉确定了眼神,这个刁民想害朕。

    只见他身后足有四个卢龙禾身板儿的壮妇突然暴起,手里的钢棍儿直直砸向有些呆愣的宁玉。

    宁玉顺手进入车里拉上车门,钢棍儿砸在车门上发出巨大无比的响声。

    刚才昏过去的男人悠悠转醒,迷茫的看着正露出一口大白牙的面具,看到他举起了手,之后周围又陷入了黑暗。

    宁玉估算着他心理阴影的面积,将注意力集中到壮妇身上。

    壮妇一击不中,立马想拉开车门,宁玉双腿蓄力,狠狠的蹬了出去。

    砰~

    壮妇连同车门一起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宁玉从车里出来理了理衣服,这里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一些人,但以为只是单纯的打架斗殴,也没人过来,毕竟这种事情在这里不算稀奇事,谁都怕殃及池鱼。

    宁玉这时才发现多层伪装的好处,比如说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本能,反正使用奇特能力的人是个戴着面具的女性,关他宁玉何事。

    所以等壮妇重新站起来,宁玉顺手就在她周围布下一层电网,然后坐在车头等关虹枫过来。

    夜风袭袭,衣衫飘飘,要是手里能有一根香烟,那形象就完美了。

    然而就在宁玉感叹的瞬间,变故横生,一颗子弹悄然滑过夜空,电网内的壮妇头一歪便软了下去。

    宁玉愣愣的看着尸体,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周围尖叫声传来他才猛然醒悟,眼神阴沉。

    寻着尚未消散的弹道波动,他很快就确定了对方位置,也顾不得禁飞令,翅膀张开,瞬间激射了出去。

    事情的发展超过了宁玉的预期,这事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对方有枪,而且是狙击枪,一千米外瞬间爆头。

    可惜还是迟了,当他赶到大楼楼顶时,除了空气中的硝烟味,什么都没有。

    宁玉看着下方繁华的广场,气恼的一巴掌呼上墙壁,墙没事,他手是挺疼的。

    “卧槽,遭了。”

    宁玉无能狂怒了一番,冷静下来后突然反应过来,又急忙往回赶,不出所料,男人死了,被他自己的凶器刺死,他想杀掉的对象也不例外,而壮妇的尸体同样没了踪迹。

    宁玉来回走了几步,一脚将车子踩了个凹陷。

    “玛德……”

    他难得爆了粗口,可想而知有多愤怒,三条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而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被别人耍的团团转。

    看着周围各处射过来的目光,宁玉更怒了,火气层层往上冒,揪出一道人影便质问道:“杀她们的是什么人?你看清楚了吗?”

    那人也丝毫不让,大骂道:“放开我,你她爹谁啊?有病吧?”

    “我在问你话。”宁玉瞪着眼。

    或许是宁玉气势太强,又或者是面具太具威慑性,这个小痞子模样的女人被吓到了,支支吾吾道:

    “我……我没看清,只是看到了一道黑影,没看清长相,大姐,你先放开我,我就算想阻止也没哪个本事啊,咱虽然没个正经职业,但也不是坏人呐,刚才我还报警来着。”

    宁玉扫视了一圈,其他人都用畏惧的眼光看着自己,他缓缓的松开手。

    是啊,这些普通人又能做什么?他自己都被摆了一道,让这些人上去送菜吗?只不过多搭进去几条无辜的人命而已。

    而且随便将气撒在这些人头上本来就不对,她们又没做错,趋利避害,人之本性而已,他自己也是这样。

    这时,四个巡逻者从四个方向将宁玉包围,周围还有手持枪械的军队力量,不远处也传来警笛声。

    “取下面具,抱头蹲下,不要有其他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