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45章 146.媒体果然不能信

第145章 146.媒体果然不能信

 热门推荐:
    “哦?”宁玉转身绕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和楚凌差不多大,但比楚凌成熟,尤其是她的眼睛,宁玉看不透,对这种人宁玉一向敬而远之。

    “我叫幽幽。”女人继续开口。

    宁玉挑了挑眉:“真名?”

    “假的。”

    “……”宁玉弹了弹手里的牌:“还是说说怎么合作吧。”

    幽幽将她自己的牌递给宁玉,道:“这个游戏本质上就是找人消牌,只要我们能一直平局,便能安然出去。”

    “如果赢下游戏,奖励很丰厚吧?”宁玉接过幽幽的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啊?”

    “没什么。”宁玉看了看牌,幽幽只有三张牌,两个剪刀一个石头,顿了顿他又道:“你现在有几颗星?”

    因为最终手里不能有牌,所以没人会将手牌藏起来,也就是说幽幽已经和人对过两局。

    幽幽说道:“四颗,一胜一平。”

    “

    “唔,资源不对等,同盟条件得于两方都有利,我凭什么要用我手里的牌帮你呢?”

    幽幽咬了咬牙:“我可以分你一颗星。”

    “那最终我手里剩四颗星两张牌,也就是说得继续找人对牌,凭运气。”宁玉似笑非笑道:“算了,无所谓了,不过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我很讨厌欺骗,所以别有小动作,完事就赶紧离开,不然你会后悔的。”

    两人找到一处没人的桌子,荷官模样的人来到两人中间。

    “单局还是梭哈?”

    “梭哈。”宁玉没来得及说话,幽幽便抢先说道。

    宁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里的梭哈指将牌全部押下,他的牌是三剪刀一布一石头,等幽幽指明顺序后,宁玉拿走布和一张剪刀,也按幽幽的顺序放下其余的。

    按宁玉的设想,就算幽幽做手脚,她也只能赢一局而已,相当于将她原来的星星赢过去。

    结果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第一局本来应该是剪刀,但幽幽的牌翻起来却是石头。

    第二局应该是石头,但幽幽是布,第三局应该是剪刀,幽幽又出了石头。

    也就是说她从一开始就是五张牌,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宁玉的牌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一颗星换三颗星,手里还剩两个剪刀。

    而宁玉只剩一颗星,手里一布一剪刀。

    全程宁玉都是一言不发,就淡淡的盯着幽幽。

    由于梭哈的规则,两人手里的牌数一样,对局继续。

    所以最终宁玉出局,幽幽得六颗星。

    幽幽双手插兜走到宁玉面前:“哎呀呀,真是可怜,一般来这里的男人输了之后下场都不太好呢。”

    说完扬长而去,再没看过宁玉一眼,宁玉咧嘴一笑:“我会找到你的。”

    “荣幸之至。”幽幽背对着挥手。

    “先生,请跟我们走。”由于宁玉是男性,所以来的两个金刚芭比并没有像对别的输掉的女人那般粗暴。

    宁玉被带离大厅,无视周围人怜悯的神色,来到一间屋子,里面坐着一个脸上带疤的女人。

    “按照规则,你得接受公司指派的任务。”女人冷冷的开口。

    宁玉四处打量着,说道:“说说看,不过我是社会好青年,违法犯罪的事儿咱不干。”

    “由不得你,这是规则。”

    “规则?谁定的?政府吗?”

    女人被呛的脸色阴沉:“既然你已经玩儿了游戏,就必须按游戏规则来办,不然让一个人消失的方法有很多。”

    “我劝你还是带我去见你们老大吧,我只是误闯而已,谁叫你们把负五层修的跟迷宫似的。”

    女人似乎懒得听宁玉废话,招了招手:“你们两个带着他。”

    “是。”

    守在门口的两个芭比想抓住宁玉的肩膀。

    然后,两声沉闷声响起,二人趴在了地上,宁玉拍拍手看向女人。

    “现在能带我去找你们老大了吗?”

    “……”

    女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宁玉,宁玉的动作很快,她没看清怎么回事那两个壮妇便安详的跪了,换做是她自己估计没差。

    “她们……”

    “哦,没事,昏过去了而已。”宁玉解释了一句:“我不是说了嘛,违法乱纪的事儿咱不做。”

    女人嘴角抽了抽,好彪悍的男人,但她一大老娘们儿难道就这么屈服吗?以后还怎么见人。

    “来,您这边请。”

    看着谦卑搓手的女人,宁玉目瞪口呆,刚才那位不怒自威的人呢?人设画风都崩的好快!

    两人来到另一部电梯,女人介绍道:“这里出口和入口都是分开的,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宁玉点了点头,电梯又下了一层。

    这一层就没有其他掩饰了,明显是个赌场,装修奢华,其中往来的人也都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赌场后面有个巨大的屏幕,里面是刚才大厅的样子。

    宁玉被安置到二楼的一间会客厅,女人道:“请稍等,我们头儿一会儿过来。”

    “嗯。”

    女人走后宁玉来到会客室外面,这里和学校的音乐教室差不多,所谓的二楼实际上就是一个回廊,可以俯瞰整个赌场,回廊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供客人休息的地方。

    宁玉找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坐下边凝视女人去往的方向,边打量赌徒们的样子。

    媒体什么的果然不能相信,当初云丹是,现在这个什么季嫣然也是。

    片刻后。

    “这里是合法的,只是面向的人群不同而已,不能被普通人知道。”

    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打断宁玉的思路,季嫣然拿着一瓶红酒坐到宁玉对面。

    宁玉嘴角扯了扯:“包括恐吓和限制别人自由吗?”

    “我代我手下的人给你道歉,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季嫣然给宁玉倒了一杯,推到他面前:“我知道你是误闯进去的,所以这次不算,你就当一次体验好了。”

    “呵呵,体验被人骗和恐吓啊,好有趣的说法。”

    “规则就是如此,被人骗也怪不了谁,而且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赢吧。”

    “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感觉很不爽。”

    “帮我一个忙怎么样?我也可以帮你。”

    宁玉明白她说的是幽幽的事。

    “什么忙?”

    “帮我接近一个人。”

    “谁?”

    “柳如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