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27章

第127章

 热门推荐:
    当事人不追究,这段小插曲也不会影响元旦的气氛。

    至于两人所造成的轰动,柳如仪和宁玉懒得管,全部丢给白芷去负责。

    她们已经开溜,本来还有一个观看烟花的环节,但两人都没什么心情,得好好想想怎么跟宁瑶和楚乔解释。

    一直注意着宁玉动向的夫妻两人也悄然离席,随后几人在操场碰面。

    “伯父,伯……伯母……”柳如仪不敢直视宁瑶的眼睛,支支吾吾的打招呼。

    宁玉轻笑了下,握住柳如仪的手,算是给她鼓励,也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宁瑶目光平淡的走到两人面前,先是对柳如仪笑了笑,然后直接勾住宁玉往旁边走去,柳如仪有些茫然。

    楚乔干咳了一声:“不用太紧张,我们还不了解情况,……让她们母子谈谈吧。”

    宁玉回头看了看:“妈,你什么想法?”

    宁瑶啧啧称奇:“你真的是我儿子?我一直以为你会是被拱的那一个,没想到你会把柳如仪拱了。”

    宁玉一脸黑线,这是一个母亲说的话吗?

    “啥意思啊?你不都看见了吗?还这么看不起我。”

    “那倒没有,我对你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是我的种,但像柳如仪这种可不是靠魅力就能拿下的。”

    “呵,我靠的是才华和人格魅力。”

    “拉倒吧,养了十几年的花瓶跟我这儿谈才华。”

    “那你当初是怎么拱到老爸的?”

    “呃……才华?”

    “……”

    “颜值?”

    “……”

    宁玉翻了翻白眼,摆摆手打断宁瑶的分析:“不重要,那……老妈你怪我吗?”

    宁瑶脸色一正:“废话,你还记得当初是怎么给我保证的吗?是不是想气死我?简直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这还没出嫁呢胳膊就往外拐,出嫁之后还得了?”

    宁玉面无表情的盯着宁瑶:“我明明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但你信过吗?”

    “啊?有吗?”宁瑶惊诧道。

    “……”

    “你别老想着让我嫁人,我还是个孩子呢,我和如仪现在只是男女朋友,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我们感情好倒是真的。”

    宁瑶神色有些复杂:“妈也不是不同意你们交往,只是怕你吃亏,毕竟柳如仪的身份……”

    儿子喜欢谁她不想干涉,但如果以后柳如仪变心的话,她这个妈又能为儿子做些什么?

    宁玉叹了口气,抱住宁瑶:“妈,我知道你肯定会有顾虑,也知道你肯定是为了我好,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仪其实挺好的,在我心里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孩儿罢了,不用太在意她身份的。”

    宁瑶神色几经变化,最后变得坚定:“行,我去会会她,看她凭什么能泡到我儿子。”

    宁玉微微汗颜:“老妈注意分寸,她不太懂这些,说起来我还是她初恋呢。”

    宁瑶诧异一笑,摸了摸宁玉的头:“放心,不会刁难你的小情人的。”

    宁瑶理了理衣服,在柳如仪面前站定:“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柳总?”

    “伯母叫我如仪就好。”柳如仪将内心平复,落落大方的道。

    宁瑶点了点头:“如仪啊,我很奇怪,以你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为何偏偏选中了小玉?”

    柳如仪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宁瑶冷笑:“不知道?还是说你只是玩玩儿而已?”

    宁玉立马想过去打断,但被楚乔给拉了回来。

    柳如仪看向宁玉,眼神逐渐坚定:“伯母,你很爱伯父吧?”

    宁瑶不明所以:“当然。”

    “我或许保证不了别的,但您能给伯父的,我必定能给小玉。”

    “……”

    宁瑶一愣,随即开心的笑了:“不愧是柳总,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所说的话,……行了,我对你很满意,只要你不欺负小玉的话,……今天一起跨年吧。”

    柳如仪内心欣喜不已,今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时,操场的灯光突然熄灭,新年的倒计时开始。

    “十。”

    “九。”

    ……

    凉洺出现在柳如仪身旁,和她一起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三口。

    柳如仪瞥了她一眼,看不清凉洺的表情。

    “你,为什么帮我?”

    “害。”凉洺大喇喇的架住柳如仪肩膀:“没有为什么,看你顺眼而已,对了,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你想我怎么报答?”

    “唔~和小玉一样叫我一声姐……如何?”

    “……”

    “姐……”

    “二。”

    “一。”

    砰~砰砰砰~

    绚烂的烟花接连在天空绽放,虽然烟花声掩盖了柳如仪的声音,但凉洺还是听到了。

    别扭的将头转到一边,鼻子酸酸的,轻声答到:“在呢,一直都在。”

    砰~砰~砰砰砰~

    ……

    新年第一天。

    宁玉收拾好自己,推开凉洺的房间。

    “如仪,凉姐,起……呃……”

    宁玉揉了揉鼻子,映入眼帘的是四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还有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美人。

    柳如仪率先睁眼,懵懂的眨了眨之后果断出脚。

    砰~

    “嘶~哎?”

    凉洺懵逼的在床下面吸凉气,然后眼神逐渐幽怨。

    柳如仪脸都青了,房间温度开始快速下降。

    凉洺打了个寒颤,不顾柳如仪的脸色重新钻回被窝。

    宁玉咽了口口水,将衣物递给柳如仪和凉洺。

    “别闹了,赶紧起床吃早饭,我还得去考试呢。”

    “小玉,我们……”

    “得了,不用解释,你俩昨天喝的一个比一个多,居然拉着我妈拜把子,反正已经没脸,不差事儿,而且我觉得现在你俩的姿势还挺刺激。”

    柳如仪的表情恐怕是有生以来变化最快的一次,格外精彩。

    宁玉忍不住伸手揉捏她的脸。

    “那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哦,凉姐硬拉你过来的。”

    “……”

    凉洺:!!!

    “咳,如仪啊,好歹你现在叫我一声姐,再说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咕~,别打脸……”

    宁玉默默的关上门:“你俩动作快点,如仪,下手轻点儿,凉姐要监考。”

    说完无视里面的动静,哼着小曲儿下楼。

    “小玉,她们呢?怎么感觉挺大动静?”

    “哦,穿衣服呢,马上就下来。”

    楚乔奇怪的摇了摇头,宁玉哼着歌在宁瑶身边坐下。

    “老妈早上好。”

    “哼。”

    “嗯?怎么了?谁又惹我们宁大美人生气了?”

    “还不是你,昨天晚上也不拉着我点儿,这让我以后怎么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仪?”

    “妈,咱得讲道理啊,你们昨天晚上不是聊的挺好的吗?再说威仪这东西你好像从来没有过吧。”

    “……滚!”

    不一会儿,面色如常的柳如仪下楼,后面跟着满腹委屈的凉洺。

    宁瑶已经恢复常态,三个女人坐一起都是神色淡淡的,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如仪啊,我今天给你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有空的话就过来住。”楚乔落座后对柳如仪说道。

    柳如仪俏脸微红:“嗯,谢谢……伯父。”

    “不用客气,吃饭吧。”

    宁玉和柳如仪在家里不敢太过亲密,吃完饭后柳如仪和宁瑶去上班,而宁玉和凉洺去了学校。

    考试十点开始,宁玉到校后就直奔自己的考场,坐等考试开始。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他,上前搭话的人明显少了很多,转而悄悄打量的人多了起来。

    宁玉笑了笑,学校真是个好地方。

    卢龙禾压着时间点走进教室,戚戚然坐到宁玉后面,神情萎靡。

    宁玉没感到奇怪,考场内大多数人都是这个表情。

    考试一共三天,第一天考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算是简单的,没人会有压力,包括卢龙禾。

    相比于其他科目,这两样确实没难度,除非记忆力有问题。

    过程无需赘述,第一门考完就是午饭时间。

    途中宁玉听到一则消息,年纪第一的桑罄同学没来参加考试。

    随后又爆出新消息,桑罄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

    宁玉脑海中浮现出桑罄的身影,微微叹气,他不仅拥有自己和桑罄相处的记忆,同样还有原主的。

    当时的宁玉面对桑罄很自卑,但喜欢肯定是有过的,不然也不会去偷拍。

    这个女孩儿宁玉同样喜欢,但两人注定有缘无份。

    “小禾,我去个地方。”

    “啊?去哪儿?”

    “……”

    宁玉一口气爬上天台,这里曾是桑罄的藏身之处。

    在她时常坐着的地方,宁玉发现了一封信,他没有拆开看,而是郑重的收好。

    桑罄的感情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宁玉非常清楚,虽然稚嫩,但同样深刻。

    机场。

    桑罄凝视着学校的方向,喃喃道:“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去那里……”

    “罄儿,该走了。”机舱门口出现一道佝偻的身影。

    “我知道了福伯。”

    “呵呵,罄儿这次打算接受联姻了?”

    “不,我会按照姥姥的想法接手家族事务,但前提是以后族内不许干涉我的事情,婚事我自己会去解决。”

    ……

    宁玉没有过度纠结桑罄的事,胡然和张雨萱也没遇到,难得安静的一天宁玉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不过考试还得继续,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结束铃声响起后,宁玉明显感觉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宁玉和卢龙禾结伴回家,卢龙禾没有平时活泼,甚至都没打听宁玉和柳如仪后续的情况。

    家里只有楚乔一个人,宁玉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复习,接下来的都比较难啃,所以宁玉也没有开直播的心思。

    晚上柳如仪没有过来,应该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不过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所有人都没有过度打扰宁玉,宁玉也是后知后觉,应该是自己对这次考试的重视影响到了她们。

    他倒真不是有多重视,只不过是以前考试形成的一种习惯而已,毕竟以这种状态迎接过无数考试。

    时间一晃而过,第四天的下午出成绩,说实话宁玉还是有些紧张的。

    教室内卢龙禾坐到宁玉旁边,他的精神状态已经逐渐恢复。

    “小玉,你感觉考得怎么样?”

    “我啊,emm~感觉非常好。”

    卢龙禾拍拍胸口:“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宁玉不乐意了:“怎么个意思?屁股又痒了?”

    卢龙禾眼神幽怨:“能不能别老打我屁股,多羞耻啊。”

    “你真的是本人吗?居然还有这种觉悟!”

    “滚,不理你了,小雪,你呢?”

    杨雪浮现一丝尴尬:“我……不太好……”

    “没事,一次考试而已,以后我帮你。”卢龙禾信誓旦旦的道。

    “……”

    宁玉鄙夷的看着他,成绩都还没出呢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这时胡然和张雨萱勾肩搭背的走了进来,看到宁玉三人后气氛一时有些微妙,她们一直是以同学兼追求者的身份跟在宁玉身边的。

    “过来坐。”宁玉笑了笑,主动邀请。

    张雨萱还有些纠结,倒是胡然洒然一笑:“小玉,还没恭喜你呢,跟我们说说,你和柳如仪是怎么认识的。”

    “确定要我说这个?”

    “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行,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大概说说吧。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地点是在一家餐厅,她当时可能没吃饱,但你们是了解我的,我这么善良,当然是慷慨解囊,于是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她也就这么缠上我了。”宁玉一脸惋惜。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面露礼貌的微笑。

    卢龙禾更是一脸鄙夷:“你觉得柳氏的总裁会吃不饱饭?”

    “咳,剧情是夸张了点儿,但我确实没骗你们,我和她真是在一家餐厅里认识的。”

    “唔~所以是你没吃饱饭缠上柳如仪的吧?”

    宁玉面子挂不住了,恼羞成怒道:“我宁玉是那种人吗?”

    卢龙禾这下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别的男生不可能这么做,但宁玉肯定做得出来。

    “果然,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虽然是有一些出入,但也差不多吧,当然,那时候我对她没感觉的,我发誓。”

    “呵,你发的誓和那些女人发过的誓根本就没有区别,我才不信呢。”

    宁玉憋屈的要死,他是那种一见面就看上别人的人吗?虽然自己当时确实很喜欢柳如仪的腿,但要说那时候就对柳如仪有想法纯粹是扯淡。

    怎么着也得是两人睡过之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