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23章

第123章

 热门推荐:
    宁玉抖了抖手,没在意赵槐的话,说实话他觉得赵槐很强,是个练家子,至少不是空有力气的莽妇。

    刚才那一下宁玉用了很大的力气,还是偷袭,结果赵槐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这让宁玉警惕了不少,脸色也凝重起来,正常人挨他一拳不可能像个没事人一样,要么这个赵槐真是个怪胎,要么她也像自己一样,因为觉醒了某种能力而使身体机能大幅提高。

    虽然能力觉醒后会被官府带走,但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就像宁玉自己,还有就是像柳如仪和凉洺之类有权势的人,只要遵守秩序,官府一样不会多管。

    要是第一种可能还好,宁玉足以应对,再怪胎也不过是普通人,可若是第二种的话,宁玉也不是很有把握,一看就知道赵槐的身体强度要高于他,而且宁玉不知道赵槐的具体能力。

    所以宁玉已经打定主意,先试探一下,若是搞不定直接开溜,落在这种人手里绝对没他好果子吃。

    就在宁玉提防着赵槐的时候,赵槐也没轻易动手,她虽然叫嚣的欢,而且对宁玉很愤怒,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多年来的敏锐嗅觉告诉她眼前的小男人有古怪,不似以往的绵羊,居然让她从宁玉身上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感觉。

    刀口上舔血的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赵槐确实觉醒了【本能】,但没宁玉想的那么严重,不过是觉醒时间久了点儿,而她的能力和云丹相同,不过是增加了她的战斗力。

    外面很多人都在找她,警方,黑道,甚至官府,但每次都被她险而又险的躲掉。

    借着自己敏锐的直觉和反侦查手段,赵槐一直活的好好的,甚至在察觉到自身变化之后更为低调。

    而出现在宁玉的学校,也是她伪装的一环,人越多的地方,对她来说也更安全。

    至于挟持宁玉完全是临时见色起意,宁玉的容貌很少有人能不动心,而赵槐也恰好很久没动过男人了。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免受皮肉之苦,不然细皮嫩肉的添上丑陋的疤痕就不美了。”赵槐舔着嘴唇,眼中的淫光丝毫不加以掩饰。

    但实际上她也在暗暗观察宁玉的反应,但让她心惊的是宁玉脸上依然不动声色,不管她说恶毒的话还是污言秽语。

    宁玉见她不急着动手,反而放心了,这说明赵槐忌惮他,同时也暗骂这人狡猾谨慎,从赵槐威胁带他离开学校的情形中,宁玉就发现她不像表面那么粗犷,属于外粗内细的性子。

    “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你放我离开,我就当没见过你。”宁玉见她迟迟不动手,试探的说道。

    赵槐狞笑道:“不可能,除非你陪我好好玩玩儿。”

    她越看宁玉越是口干舌燥,玩玩儿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这种极品就这么放了她怎么能甘心。

    而且赵槐又不傻,宁玉离开后她的行踪肯定会暴露,人自然得在自己手里才能安心。

    宁玉心沉了下来,这人非常难缠,赵槐的想法不难猜。

    “就是没得谈咯,既然你想玩儿,那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儿。”宁玉握了握拳头,似笑非笑道,玩字被咬的很重。

    说完他不待赵槐反应就打算先发制人,不过他的动作在拥有战斗本能的赵槐面前,就像是个胡乱挥拳的小孩子。

    赵槐露出奇怪的表情,看样子……不是很厉害。

    宁玉见赵槐随意挥手格挡,嘴角不禁挂上诡异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宁玉的打法很简单,冲过去就是一拳,甚至不知道会打到赵槐什么地方。

    赵槐胳膊举到一半儿突然感觉不妥,危机感悄然袭上心头。

    但她的样子全部落到了宁玉的眼里,反应力过人的他速度猛然加快,同时体内电流激荡,快速的附着于双手之上。

    一声沉闷声传来,拳头落在了赵槐的肩膀上,赵槐闷哼了一下,右手瞬间脱臼,同时她人也飞了出去。

    此时赵槐终于失去理智,她感觉前所未有的愤怒,一个男人而已,居然把自己伤到了。

    宁玉深知痛打落水狗的道理,但赵槐却不给他机会,只见赵槐快速的起身,强忍着痛楚飞速奔向宁玉。

    宁玉可不敢硬抗,两人体格相差有些大,就算被赵槐撞一下他也受不了。

    所以宁玉仗着自己反应力强,左突右躲,时不时找机会偷袭一下,被他打上的地方都很疼。

    赵槐被弄的一肚子火气,吼道:“你就只会躲吗?”

    宁玉面露鄙夷,当他傻啊,站着和一个人形坦克对轰。

    赵槐强迫自己冷静,随后掏出了刀子。

    宁玉:“……”

    他傻眼了,还带这么玩的,打不过就抽刀子:“哎哎哎,过分了啊,快放下,有话好好说。”

    赵槐也有些羞愤,不过这不重要,她狞笑道:“知道怕了?现在按我说的做,双手抱头蹲下。”

    “噗呲~”宁玉没忍住笑了:“哈哈,大姐别逗,你拿的又不是枪。”

    见赵槐脸色越来越难看,宁玉收敛笑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支粉笔,这还是他从学校的老仓库找到的,粉笔已经被淘汰了。

    “不陪你玩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觉醒了什么能力吧?不过被我戏耍的这么惨还不用,看来不是很强。”宁玉掰下一截粉笔淡淡的说道,同时将其放入手中做弹射状。

    “你要做什么?”赵槐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空气中一丝电弧闪过,宁玉嘴角上翘,微微吐出两个字:“再见。”

    刹那间,他的身体爆出电光,随后在其周围蔓延,皆汇聚于右手。

    轰~

    空气中划过一条火色的线条,早已目瞪口呆的赵槐瞬间被击中,飞出去好远,最终狠狠的摔在了墙壁上。

    寂静片刻后,宁玉拍了拍脸颊,诧异的打量着周围,说实话威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动静太大了,……她没事吧?好像不动了,不会gg了吧?”宁玉离赵槐远远的,一脸纠结。

    自上次在夏珞那里实验后,宁玉就没动用过这招,因为破坏力太强了,当时连夏珞那么厚的铁门都击个对穿,可想而知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

    但这种攻击手段又不能遗弃,所以宁玉就想到了用粉笔代替钢珠的办法,就像枪械的空包弹一样,威力是有的,也会让人受伤,但却威胁不到生命。

    但看赵槐的情况,好像和他想的略有偏差,毕竟就算是粉笔,宁玉也是第一次用,具体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他自己也不知道。

    宁玉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好歹是一条生命,若是真死了他怕是会有责任,哪怕这属于防卫过当。

    摸了摸赵槐的脉搏后,宁玉松了口气,还好,心跳还是有的,应该只是晕死了过去。

    可接下来怎么处理?扔在这儿吗?她醒来以后跑了怎么办?可要是把她交给警察,那自己的事不也会暴露。

    刚才的动静那么大,就算这里位置偏僻恐怕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咋整?

    宁玉纠结的挠了挠头,他的时间不多,得赶快离开。

    突然,他似有所感,急忙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好。

    不一会儿,两道靓丽的身影从天而降。

    “波动显示就是这里。”其中一人说道。

    “废话,看那边。”另一人翻了翻白眼儿。

    “嗯,身份确认,姓名赵槐,c级【本能】,京都通缉犯,警察束手无策,不过在官府那边有备案,上次未捕获到。”第一人走上前打量片刻后给出结论。

    宁玉悄悄的探头打量着两人,由于他躲在两人后面,所以看不清面容。

    翻看过“尸体”的那位不是很高,但哪怕是从背影看,宁玉还是能察觉到她胸前的硕大。

    另一位就显得很高挑了,扎着单马尾,宁玉觉得她都快赶上柳如仪了。

    “赵槐吗?我倒是也有所耳闻,没想到跑到我们辖区来了,不过……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单马尾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大胸妹闻言又开始检查,片刻后说道:“身上多处有轻伤,……昏迷理由貌似是被强大的外力冲击胸口,导致呼吸骤停和缺氧。”

    “强大的外力冲击?”

    “嗯,哪怕是b级【强化本能】所铸就的身体,也不可能造成的冲击,观其伤口应该是在一瞬间完成,反而像是子弹,不对,应该是具有类似子弹动能的东西。”大胸妹认真的分析道。

    不远处的宁玉暗暗心惊,居然被猜的八九不离十。

    单马尾皱眉:“你说是武器还是人为?”

    “emm~,武器吧,机器只检测到赵槐的波动,再说了,要制服c级的赵槐,必定得是高等级的能力者,没理由检测不到,可能就是枪吧,没用真子弹,距离比较近的话确实会造成这种伤害。”大胸妹说着,将赵槐提了起来。

    “要弄醒吗?”

    单马尾妹子瞥了眼赵槐原来所站的位置,继而又看向宁玉射出粉笔的位置:“你见过有枪能将人打出五米远而不伤人性命吗?”

    大胸妹疑惑的看向她,马尾妹给了她一个暴栗:“一根筋,……算了,不用弄醒了,直接叫刑部大牢的人来。”

    大胸妹捂着头,委屈的说道:“干嘛又打我?”马尾妹瞪眼,大胸妹缩了缩脖子:“行行行,我马上联系。”

    宁玉偷听墙角,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同时又暗暗心急,要是赵槐被带走供出自己怎么办?

    就在他苦想对策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呀,你俩忙呢?”凉洺大喇喇的走了进来。

    两人想行礼,凉洺急忙搂住她们的肩膀:“哎,都是老熟人了,不用客气。”

    大胸妹懵逼的看着凉洺,这位殿下这么闲吗?哪儿都能碰到。

    马尾妹尴尬一笑,她可不敢和凉洺当老熟人:“那个……您来这儿是为了?”

    “哦,听到动静,随便来看看。”凉洺随意说着,将目光投向赵槐。

    她自然不会闲着没事跑出来,尤其天气这么冷,能让她出现的理由只有宁玉。

    “这人怎么回事?”凉洺不动声色的问道。

    “哦,一个通缉犯而已,只不过……不知道被谁打伤了。”

    “我看看。”

    凉洺走到赵槐面前,背对着两人,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片刻后,凉洺拍了拍手:“我没觉得有问题,好了,你们带走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按照吩咐架起赵槐,冲凉洺点头示意后冲天而起。

    凉洺裹了裹衣服,无奈的喊道:“行了,人都走了,赶紧出来吧。”

    宁玉摸了摸鼻子,走向凉洺:“凉姐,你怎么来啦。”

    凉洺戳着他的脑袋数落道:“还好意思问,我要是不来你怎么办?差点儿闯祸你知不知道?”

    宁玉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是被迫的好不好,明明是含泪揍了赵槐,赵槐要是不胁迫的话,他现在指不定在哪儿逍遥呢,不过……

    “凉姐,不会有事吧?”宁玉皱着眉问道。

    “放心,我已经修改了那家伙的记忆,你不会有事的,不过千万记住,若无必要,以后不要随便使用自己的能力,我不可能每次都及时的赶到你身边。”凉洺凝视着宁玉的眼睛严肃的告诫道。

    宁玉能感受到凉洺的郑重,看来事情比他想的还要严重。

    “我明白了凉姐。”

    “嗯。”凉洺摸了摸宁玉的头。

    两人结伴向学校走去,宁玉时不时看向凉洺,欲言又止。

    察觉到宁玉的异常,凉洺轻叹了一口气:“小玉想说什么?”

    “就是……我刚听到了一些事情,还有凉姐你的身份。”宁玉直视凉洺的眼睛,他觉得以如今两人的关系,凉洺不应该再瞒着他。

    凉洺眼神闪烁,不太敢看宁玉:“想问什么就问吧,我能说的都会告诉你。”

    “好。”宁玉点了点头:“我从如仪的文件知道政府和官府其实是两种机构,刚才又听到了刑部大牢,能详细说说吗?”

    凉洺苦恼的揉了揉头发,她在想怎么说自己的身份,至于其他问题……

    “小玉,我可以大概说给你听,但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让你知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能理解吗?”

    宁玉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你想知道,说说也无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