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19章

第119章

 热门推荐:
    宁玉换好衣服走近隔间,这里不像大众澡堂。

    女生那边不知道什么样,反正宁玉这边的设计很注重隐私。

    侍者看到身穿浴袍的宁玉眼前一亮,忍不住夸赞道:“哇,你好漂亮啊。”

    宁玉干笑了一下,浴袍有点大,漏风,而且这侍者的眼里流露着基情的味道,一般人招架不住,所以宁玉不太想搭话。

    但侍者明显没有读懂他礼貌又透露着点尴尬的微笑。

    “你皮肤好好哦。”

    “平时用的什么化妆品?”

    “刚才那是你女朋友吗?”

    “你还是高中生吧?”

    “对了,我叫真真,你叫什么?”

    “……”

    宁玉突然感觉有只苍蝇在耳边乱飞,有心提醒他注意一下职业素养,可人家这么热情又弄得宁玉不好意思开口。

    索性不去搭话,就看着他微笑。可是当宁玉发现他居然有跟着自己进入独立温泉池的企图时,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

    简直得寸进尺,他想干什么?

    “咳,真……真大哥,我叫宁玉,谢谢你送我过来。”

    真真望了眼宁玉身后的温泉池,遗憾的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宁玉的脸片刻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娇羞。

    “哎呀,都是男人,不要害羞嘛。”

    宁玉:“……”

    ?(▼ヘ▼#)

    这哪是害羞,明明是害怕好吧,宁玉评估了一下,这货的战斗力绝对比卢龙禾还强。

    “真姐,呸,不是,真大哥,您一定很忙吧,要不您先去忙,下班后我请你吃饭?”

    真真眼前一亮:“真哒?”

    宁玉忙不迭点头,先给送走再说。

    得到肯定的答复,真真愉悦的走了,宁玉松了口气,关好竹门后,他先试了试水温,刚刚好,于是三下五除二脱掉衣物,滑进了池中。

    “嗯~啊~”宁玉忍不住呻吟出声,舒服过头了。

    安静一瞬后,从两边的竹栅栏后面突然传出两道声音:

    “不要脸。”

    “狐狸精。”

    宁玉:???

    怎么叫一下都有错?算了,就当是夸他了,哼。

    宁玉仔细打量了一下,除了他泡着的池子,对面还有座假山,温泉就是从假山处涌出来的。

    看来当初修葺的时候没少费功夫,假山下面肯定是一根管子,抽取地下的热水。

    闲来无事,宁玉从澡盆子里翻出手机和柳如仪聊天。

    “媳妇儿,嘛呢?”

    过了几分钟,柳如仪发过来一张她办公室的照片。

    “这不太行啊,都看不到你。”

    “……”

    “我在手机后面,你不是说去玩儿了吗?什么地方?”

    宁玉笑了笑,来了一张自拍,没露太多,让柳如仪认为他是浪荡的男人就不好了。

    “泡温泉呢,好像叫什么什么温泉度假山庄。”

    柳如仪看着照片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虽然照片中的人只露了个脸和半截胳膊,但出水芙蓉的样子实在诱人。

    她突然担心起那个地方的防护措施,万一做的不好宁玉被人看光身体怎么办?

    “……”柳如仪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开始回信:“等我。”

    “呃,你要来?”宁玉愣了一下,发个自拍就能勾引到日理万机的总裁?

    “没错。”

    宁玉考虑了一下,回道:“别露脸。”

    柳如仪没继续回复,宁玉估计她已经在霍霍小白同志了,话说白芷还真是个好秘书,如仪牌儿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随便将手机丢进盆内,宁玉刚想眯一会儿,悦耳的铃声突然响起。

    “凉姐?”宁玉轻蔑的笑了笑,居然还想视频,当他是什么人,女人的身子他又不是没见过,岂能这么容易就被诱惑。

    犹豫了一下,宁玉按了接听键,不过却把摄像头的位置换了一下。

    他觉得万一凉洺要是真有急事呢?嗯,绝对不是想看凉洺沐浴。

    “凉姐,什么事?”宁玉似笑非笑道。

    凉洺盯着屏幕扫荡了一圈,没看到宁玉人影,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她居然忘记视频电话还有后置摄像头这么个事情了。

    “咳,小玉啊,我看不到你哎。”凉洺贱兮兮的说道。

    “哦?想看吗?”

    宁玉也有些失望,屏幕里只有一张沾着水珠的俏脸,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嘿嘿嘿,也不是啦,我不是那种人,……如果你同意的话,那我也没意见。”

    “呵呵,不必了,我怕你流鼻血止不住,别忘了你还有前科,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是万万不能依着你的。”

    “别,我身体倍儿棒,一口气上七楼都不带喘气的。”

    “嗯,我信你,坐电梯了吧。”

    “小玉,你变了。”

    宁玉翻了翻白眼:“还有事儿吗?没事我挂了。”

    “哎,等等,等等。”凉洺急忙叫住要挂断电话的宁玉。

    “说。”

    “小玉啊,你一个人我不是很放心,我担心你被人偷窥,所以小心一点儿。”

    “这有什么?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如果有人偷窥的话这温泉生意还做不做了。”

    “说的也对,不过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还是得小心一些。”

    “知道啦。”

    宁玉笑了笑,他可不觉得会被人偷窥,万一被偷窥,也希望这人能长得好看点吧。

    “啊!有人偷看。”宁玉这边思绪刚断,就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接着就是一片混乱。

    宁玉愣了下,还真特么有啊!

    裹上衣服以后,宁玉循着声音赶过去,一路上出来的人越来越多。

    他的心里充满了鄙夷,不就是被偷看吗?至于这么多人都去凑热闹,现在不怕被女人看到了?

    事发地点位于男女分界上,那里有口天然的温泉,设计的时候只是在底层铺了鹅暖石,然后从中间一分为二,男的一边,女的占另一边。

    宁玉看到那眼泉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泡的那个就是渣渣,这里都快赶上小半个泳池了。

    一帮人正在过道里争执不休,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

    宁玉大概扫视了一下,发现了凉洺的身影。

    “凉姐,怎么回事?”宁玉快步走到凉洺身边问道。

    凉洺压低声音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男生这边被偷窥了,可女生那边却不承认。”

    “不会是你吧?”

    “怎么可能,那些胭脂俗粉哪能跟小玉比。”

    这时经理带着人走了过来:“各位,发生了什么事?”

    经理看起来挺年轻的,不卑不亢,丝毫不担心砸了招牌。

    “她们偷看。”

    “放屁,你们有证据吗?”

    “都已经被看光了,还要什么证据?”

    “以为自己有多好看,没证据那就是污蔑。”

    “呸,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敢做不敢认。”

    “……”

    场内乱糟糟的,男生和女生又开始互掐。

    经理的声音响起:“请安静一下,如果真有此事,我一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么,谁是事主?”

    一个披着浴袍,眼睛红红的男生被推了出来。

    经理道:“真是不好意思,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杨东。”杨东吸了吸鼻子道。

    他的女朋友杨思颖也到了,急忙跑过去安慰。

    宁玉和凉洺对视了一眼,还真够巧的,由于叶语蝶的事,使得两人对这对男女没有任何好感。

    了解情况后,杨思颖愤怒的吼道:“谁干的?”

    经理:“这位小姐,先不要激动,现在还不能确定实际情况。”

    “狗屁,老娘的男人都被看光了,怎么冷静?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在网上曝光你们。”

    宁玉看着这场闹剧摇了摇头,扯住凉洺的袍子道:“凉姐,我们走吧。”

    “啊?不再看会儿?”

    “没意思。”

    两人各自收拾好东西,然后在门口汇合,临近中午,宁玉没看到真真,反倒遇到了倚在不远处聊天的胡然和张雨萱。

    “终于等到你们了,小玉接下来去哪儿?”张雨萱道。

    “不是去滑雪吗?我饿了,先去吃饭吧。”宁玉摸了摸肚子。

    胡然:“行,我带你们去。”

    “你们有看见卢龙禾他们吗?分开后就没见过。”

    “啊,我俩也没遇到,要不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吧,一起去吃。”

    宁玉点了点头,摸出手机拨给卢龙禾,好长时间才接通,对面传来卢龙禾兴奋的声音。

    “小玉。”

    “喂,你在哪儿呢?一起吃饭吗?”

    “我在滑雪呢,就在后山,你也来啊。”

    “就你自己?”

    “还有杨雪,她好厉害呢。”

    “行吧,一会儿过去。”

    挂断电话,宁玉解释了一下之后,几人就跟着胡然去吃饭。

    吃饭的地方不大,但生意很火爆,胡然一早就注意到了。

    等了好久才上菜,宁玉的肚子已经开始叫嚣,所以他也没客气,直接动筷,风卷残云之际还要和凉洺争抢。

    把剩下的两人看的目瞪口呆,小玉的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啊?

    酒足饭饱之后几人又聊了会才动身前往后山。

    不过天公不作美,雪花突然间大了许多,所以四人只好先在租器具的地方避一避。

    宁玉望着天空若有所思,看样子没有一点儿放晴的兆头,反而越下越大,还开始刮风,他担心演变成暴风雪。

    卢龙禾也发来消息,他们已经找地方避着了。

    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但宁玉透过窗户已经看到缆车停止了运转,滑雪的人纷纷找到庇护所。

    租器具的这里很空旷,虽然在最高处,但人也渐渐多起来,大都抱怨着天气。

    不知道柳如仪上山没有,雪下这么大,路肯定不好走,早知道就不让她来了。

    宁玉叹着气,胡然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副扑克牌,几人围坐在一起打发时间。

    风刮的越来越猛,可以听到外面呜咽的声音,更加平添几分冷意。

    这场大雪整整下了一个多小时才弱下来,积雪厚了一个脚背,对于讨厌冬天的凉洺来说并不是好事。

    宁玉在雪刚小下来的时候就询问了柳如仪,好在得到的答复是她们已经到了山脚下。

    等视线恢复的时候,宁玉才算总揽整个滑雪场的风景。

    有三条缆车线,一条离宁玉们所在的地方不远,看样子一直延伸到了山脚下,远处看不真切。

    后山这里确实是滑雪的好地方,面积够大,倾斜角度也很好。

    不过宁玉暂时没有去试一试的心思,他要去接柳如仪。

    “凉姐,我去接个人,很快回来。”

    凉洺疑惑的问道:“接谁啊?”

    “柳如仪。”宁玉实话实说。

    “她也来了?”凉洺愣了下,很快又说道:“还是我去吧,你在这儿等着,别受凉了。”

    宁玉诧异的看向她:“你不怕冷了?”

    凉洺拍了拍被衣服撑起来的肚子:“不怕,我做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防护工作。”

    宁玉被她憨憨的样子逗笑了:“行,那你去,我在这儿等着你们。”

    凉洺转身潇洒的挥了挥手:“如果你想玩儿就先去玩儿吧,不用等我。”

    “臭美,我又不是等你。”

    ……

    “小雪,你别乱跑,在这里等我,我去趟洗手间。”身处半山腰的卢龙禾左右看了看,认真的对杨雪嘱咐道。

    杨雪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卢龙禾这才放心朝着另一边的建筑走去。

    等卢龙禾差不多要消失的时候,杨雪才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卢龙禾打量着眼前的建筑物,有些破旧,应该已经被遗弃了,进不去,所以他只好继续往后面绕。

    建筑后面是一个大院子,被网隔开,不过铁网也已经很破旧了,院子两边是早已干枯的树,整个地方透漏着荒凉。

    卢龙禾茫然的走了进来,他在想这是什么地方,突然发现铁网围起的院子中央坐着一个人,由于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面容。

    卢龙禾试探的问道:“你好?”

    没有回应,卢龙禾继续说道:“请问这里有洗手间吗?”

    依旧没反应。

    卢龙禾奇怪的打量着四周,蹑手蹑脚的从铁网破洞中穿过,然后走向那道人影。

    随着逐渐走近,卢龙禾的内心突然不安了起来,他看到人影是跪坐着的,而且头发上和肩膀上已经落了一层雪。

    卢龙禾止住内心的恐惧,轻轻推了推那人。

    “你好?”

    结果人影轻轻松松就歪向了一边,赫然是一具尸体。

    “啊!”卢龙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