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18章

第118章

 热门推荐:
    “好,出发。”周易大手一挥,教室便传出一阵喧闹声,找到要好的同伴,三三两两的收拾东西。

    宁玉他们这个小圈子也聚到了一起,估计一会儿桑罄也会过来。

    路线什么的自有老师解决,和九班十班汇合后,大家纷纷上了校车,虽然热闹,但并不杂乱。

    等到地方后会转乘动车,用不了多少时间。

    凉洺自然一直跟在宁玉左右,只是每次宁玉看到她胖胖的样子就想笑。

    路上的娱乐活动都由卢龙禾提供,不知道他的包包里藏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看得宁玉目瞪口呆,有点儿多啦a梦附体的意思,总之气氛被他带动的很火热。

    和凉洺打了声招呼,在她幽怨的目光下,宁玉坐到了桑罄旁边。

    “有心事啊?看你心不在焉的,而且一直闷闷不乐。”

    桑罄苦涩的笑了笑,深情的注视着他,弄得宁玉想转身就走,好像关心的有些多余了。

    “小玉……我要走了。”桑罄咬了咬嘴唇道。

    “呃……走去哪儿?”

    “京都。”

    “……”

    没想到桑罄会突然说这个,和柳如仪很像,宁玉估计桑罄这一走,明年开学可能就见不到了。

    “家里安排的?”

    “嗯。”

    “什么时候?”

    “大概考完试就会被接回去。”

    宁玉不太敢看她的眼睛,洒脱的笑了笑:“不是挺好嘛,反正现在交流很方便,又不是古代,……那考完试我们给你践行。”

    桑罄的眸光暗淡了不少,显然宁玉的反应又伤到了她。

    宁玉暗骂自己蠢货,可这事儿他确实束手无策,除了朋友间的关心,他说别的也是害了桑罄,因为根本给不了她。

    在宁玉心里,桑罄永远都是那个只会躲在天台故作坚强的小女孩儿,她不是柳如仪,没有柳如仪的能力和手段,只能任由家族摆布。

    她还比宁玉小几个月呢,所以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但这个世界的女性就是这样,这几个人里最让宁玉感到怜惜的,莫过于桑罄。

    尤其是最近看到她的眼里总是充满愁绪。

    不过投胎本来就是一门艺术活,或许还有很多人期望着桑罄的生活呢,人总是这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宁玉能做的很少,他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好就不错了。

    打发走宁玉后,桑罄愣愣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她没告诉宁玉家里要给她定亲的事,虽然她竭力反对,但父亲的态度很坚决,甚至当时的对话还回响在耳边:

    “小罄,你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命运,所以不能胡闹,就算不为家族,你想想你的姥姥,难道你忍心看着她的期望落空?等你完全掌握了家族,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得不到?”

    可桑罄已经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哄骗的小女孩儿了,想到家族中那些人的嘴脸,桑罄嘴角翘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什么职掌家族,不过也只是棋子而已,却用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让她牺牲。

    “等着瞧吧。”桑罄紧握双手,眼睛里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宁玉望着她略显孤独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他倒想陪着,就怕起了反效果,索性不去多想了。

    凉洺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

    “……没什么。”

    ……

    搭转动车很顺利,看样子这一列是学校专门申请的,除了这一百来人没有其他乘客。

    这是宁玉第一次坐这里的长途交通工具,免不了要多看看,自从记忆融化以后,他就对那些没见过的科技结晶更感兴趣了。

    只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车内除了空间更大,服务设施更全面,和他记忆中的动车没什么两样。

    速度倒是真的快,车窗外的景物齐刷刷的向后倒退,不过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对于这些东西的运行原理,宁玉向来是两眼一抹黑,他就体验一下还行。

    桑罄看来已经恢复了,兴致勃勃的加入众人的氛围中,宁玉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伪装的,她最擅伪装,不用来害人,而是自我保护。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雪花,车轨一直延伸到山脚下。

    宁玉抬头看了看,山不算太高,但风景优美,树木大都枯黄,却并不压抑,底下铺着一层厚厚的积雪,相应生辉。

    山顶依稀可见一些建筑物,鳞次栉比,错落有致。

    这里应该是某家公司的产业,上山的人很多,专门修有停车位,宁玉大概扫了一眼,多是比较昂贵的,看来生意很好。

    等宁玉上了山才发现这里要远比想象中大的多,也很成熟,商铺民宿之类的一应俱全。

    周易嘱咐了几句,便宣布解散,让大家尽兴的玩儿。

    凉洺此时倒是来了兴致,拉着宁玉就往山顶走,她想泡温泉,这里冷的受不了。

    其他人都有先去逛一逛的兴致,索性宁玉也就依着凉洺走了。

    一路上亭台楼阁,小榭流水,水面上还飘着水蒸气,风景独好,所以这里受欢迎也是情有可原。

    宁玉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回头率超高,频频有长得还不错的女人搭讪,一旁的凉洺穿着臃肿,脸上又捂的严严实实,所以特别流畅的被人给忽略掉了。

    凉洺怒了,这些贱货还想泡她家小玉,她能忍,她妹妹忍不了。

    等宁玉再次应付完一个女人后,凉洺直接伸手搂住了他,周围人见了,都是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么好的白菜,可惜了。

    宁玉懵逼了,凉洺已经很少做出这种亲密举动了,他倒是不在意,但凉洺几乎全身都靠在了他身上,走路太费劲。

    “凉姐……”

    “嗯?”

    “你该减肥了。”

    凉洺恼羞成怒:“……这是衣服太重,还有,不许你搭理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她们不安好心。”

    宁玉翻了个白眼,抱的这么紧还说别人不安好心。

    “得,你说啥就是啥吧,不过怎么不见泡温泉的地方啊,找个人问问?”

    凉洺应了一声,转头拦住一位路人,宁玉瞥了一眼,感觉鼻子里热热的,实在是身材过于火爆。

    叶语蝶刚泡完温泉,但期间发生了让她很不愉快的事,原本应该已经回家的男朋友,和自己的姐妹勾搭到了一起,被自己撞见之后居然理直气壮。

    同时被两个亲密的人背叛,她忍住没有动手,但决心一定要让她们好看。

    这时的叶语蝶本来脾气就不好,她委屈啊,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突然被凉洺拦住,披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直把凉洺骂的一愣一愣的。

    虽然她也被骂出了火气,但宁玉还在后头看着呢,得保持风度。

    “那个……姐妹儿你先冷静一下,我不过是想问个路,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凉洺好意的劝道。

    叶语蝶还想再骂,宁玉走过来拉了拉凉洺,既然人家不给好脸色,那他们也没必要受气。

    望着宁玉的容颜,叶语蝶终于哑火了,眼里却突然凝聚起雾气,泪水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她好不甘心啊,为什么美人都是别人的,自己还要被人背叛。

    宁玉和凉洺面面相觑,神经病啊这是,突然泪崩是什么操作,碰瓷儿的?

    眼看着被人驻足,宁玉觉得还是先解决一下为好,这人不知道受了什么打击,就这么丢在这里也不好。

    宁玉递过去一团纸巾,语气温柔的安慰道:“姑娘,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这样不太好看,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聊一聊,有什么事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

    凉洺有些不情不愿的,一个女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还要打扰她和宁玉的二人世界,不过,小玉依旧这么的善良啊。

    容易被女人骗了,得想想办法。

    二人扶着叶语蝶进了一家酒吧,由于是白天,所以有些冷清。

    叶语蝶情绪已经安稳下来,想到刚才的场景,小脸一片通红,尴尬的坐在两人对面。

    没有人先开口,宁玉给凉洺使了个眼色,但凉洺却当没看见,她可是记仇的人。

    宁玉无奈的笑了笑:“咳,那个……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叶语蝶吸了吸鼻子,不敢直视宁玉:“叶语蝶。”

    “啊,叶小姐,真好听的名字,我叫宁玉,这是我姐,叫凉洺。”

    叶语蝶心跳漏了一拍,不是情侣?

    “刚才事是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叶语蝶诚恳的道歉,打击太大,情绪突然失控确实不是她的本意。

    宁玉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的,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难事,需要帮助吗?”

    叶语蝶眼神黯淡,想起那对狗男女就来气,抓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凉洺非常想笑,因为那杯酒不是她们点的,但一想到眼下的情况,不行,不能笑,忍着。

    宁玉瞪了她一眼,好心叫来酒保上酒。

    酒壮怂人胆,叶语蝶终于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宁玉尴尬不已。

    “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要不是看她红肿的眼睛,宁玉绝对将酒给撤了,不带这样埋汰人的。

    听完叶语蝶断断续续的讲述,来龙去脉终于有了脉络。

    宁玉和凉洺都悄悄瞥了眼叶语蝶的头顶,嗯,绿油油的。

    原来叶语蝶的男朋友叫杨东,从这件事儿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妥妥的绿茶吊,可怜叶语蝶还为他流眼泪。

    而她的姐妹名叫杨思颖,同样不是真心拿她当姐妹,要是真心也不会和自己的妹夫搞到一起。

    砰。

    “

    这个杨东真不是东西。”凉洺义愤填膺的拍桌。

    宁玉翻了翻白眼,感情就只怪男人了?虽然他也觉得杨东不是好鸟,但杨思颖肯定也有错。

    不过受害者叶语蝶就辛苦了,摊上这种事还真是倒霉,也只能怪她自己识人不明。

    宁玉两人除了跟着批判两句,什么忙也帮不上,况且人家是自由恋爱,除了道德层面受到谴责以外,人法律上管不着,合法的。

    所以叶语蝶只能自认倒霉,哭也是白哭。

    似乎也接受了现实,叶语蝶不再说话,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看得宁玉心惊肉跳的,这个世界的娘们儿真猛。

    知道她心里难受,凉洺也时不时的陪两杯,终于,十几分钟后,叶语蝶以完美的姿势趴到了桌子上。

    宁玉松了口气,他真怕再这么喝下去,叶语蝶会醉死在这里。

    “凉姐,交给你了,我记得不远处有住宿的地方。”宁玉朝叶语蝶努了努嘴说道。

    凉洺倒没怎么抱怨,结了账就背起叶语蝶,看样子挺轻松的,想到她是本能者,好像没什么奇怪的。

    安顿好叶语蝶之后,两人相视一笑,这才继续去寻泡澡的地方。

    随便打听一下之后,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了地方。

    有些像日式的房子,占地颇大,后头飘着白雾。

    凉洺忍不住抱怨道:“我还以为能和小玉一起泡呢。”

    带路的男侍者脸一下就红了,宁玉瞪了她一眼,说道:“想得美,玩儿泥巴去吧,拜拜。”

    宁玉正要走,却迎面碰到了张雨萱和胡然。

    “呀,小玉也来这里啦,缘分呐。”胡然兴冲冲的跑到宁玉面前,看她头发上还沾有水滴,想必已经泡完了。

    宁玉笑骂道:“什么缘分,这里的澡堂一共也没几个,你俩这是完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雨萱不甘落后:“小玉别搭理她,一会儿我们去滑雪吧,我听说后山是个滑雪场。”

    胡然猛点头:“是啊是啊。”

    宁玉听了也心动:“可我不会滑雪。”

    两人眼睛瞬间亮了:“这有什么,我教你啊。”

    “那行,你们先去,我要泡温泉。”

    “不急不急,我们再去泡会儿,等你。”

    宁玉点了点头,示意侍者带路,身后两人贱兮兮的笑了。

    凉洺笑吟吟的从后面架住两人:“小玉的背影迷人吗?”

    “……”

    胡然张雨萱僵硬的回头,胡然强笑道:“咳,原来凉老师也在啊,呵呵,您快去忙吧,我们还有事。”

    张雨萱:“是啊,呵呵。”

    “哦?不是说要等着小玉吗?既然如此,不妨一起去泡会儿?”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哦,我们先去吃点儿东西,凉老师快去吧。”

    凉洺这才放手:“行吧,本来还想和你们交流交流感情的。”

    “……”

    送走了凉洺,胡然和张雨萱都松了口气,宁玉是真的把凉洺当做姐姐的,所以两人都不敢得罪,况且凉洺还是她们老师,和她在一起压力简直不要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