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17章

第117章

 热门推荐:
    眼前的这张脸让宁玉一阵恍惚,确实是自己的脸,明眸皓齿,只不过却比镜子中更加真实。

    不是他自恋,这么一张生动的脸在自己面前,惊艳过后也是心动,哪怕明知这是个男人。

    “哎呀呀,你在想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况且我就是你啊,真是自恋。”原宁玉娇嗔道。

    咦惹~

    宁玉猛然回神,硬生生打了个寒颤,什么我就是你,他才不会这么的……妩媚风骚。

    而如今一切已经能说得通了,怪不得凉洺一口咬定双重人格的事,怪不得他没继承原主的任何记忆,原来这个世界的宁玉根本就没死,想来梦里那些零星琐碎的片段,便是原主的经历,若是能串起来,宁玉恐怕早就发现了,却不知为何会突然以碎片的形式出现。

    想来应该是凉洺的功劳,如果没有凉洺的话,不知道以后原主会不会重新占据身体,毕竟他是鸠占鹊巢。

    思索至此,宁玉心下一惊,警惕的看着原主,说他自私也好,冷酷也好,品尝过温暖之后,他觉不允许有人将这些剥夺,哪怕这些东西原本就不属于他。

    原主噗呲一笑,宁玉所想他确实全都知道。

    宁玉也尴尬一笑,他到底是心虚的,尤其面对正主。

    “好啦,过来坐,我们谈谈,放心,很快我就会消失了,想嘱咐一些事情给你。”原主拍了拍旁边的位子,亲切的说道。

    宁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原主的话既让他安心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惆怅。

    说实话他很愧疚,原主看起来就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只要不出问题,他倒想让原主一直活下去,哪怕共享身体。

    原主又笑了,伸手扯了扯宁玉的脸道:“你这想法是好的,但我确实没多长时间了,况且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其实就这么离开也不错,至少我拥有过一段幸福的人生。”

    不说还好,说完宁玉更愧疚了,嘴角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原主一脸嫌弃,嗔道:“你别这样笑啊,好难看,还有,先听我把话说完,都说了不要胡思乱想。”

    原主做思考状:“我想想从什么地方开始说。”

    “其实吧,我能感觉到外面,你做的每件事我都清楚,甚至可以影响到你。”

    “你肯定有很多疑问,我先说落水的事,其实没人害我,是我自己跳进去的。”

    宁玉也放开了,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他不觉得的眼前人有自杀倾向。

    “这个原因比较复杂,因为在你之前这里还有另宁玉,只不过他很坏。”

    宁玉惊讶的合不拢嘴,这么说的话,原主本来就是双重人格,他心中明悟。

    “你跳水是为了……杀了他?”

    原主点头:“不错,而且我成功了,不过后来想起自己不会游泳,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

    宁玉汗颜,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再然后你就莫名其妙出现了,而且和我逐渐紧密,我感觉得到那是在同化我,不过过程非常缓慢,甚至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直到凉姐的出现,同化被极速加快,直到最近我感觉快要消失了,才决定见见你。”

    宁玉心里颇为复杂:“你真的……放得下?舍得吗?”

    原主翻了翻白眼,很大程度上他和卢龙禾性格很像,有点没心没肺:“废话,我当然舍不得老爸和宁瑶,她还答应要带我去海边呢,却一直说话不算数。”

    宁玉默然,枫叶市不算沿海,也没深入大陆,所以离海边不能说远,但也不近,大抵上是因为宁瑶的事业很忙,所以没时间去,哪怕现在已是一方大佬,工作量却依然很大,在宁玉看来,她能每天抽出时间陪着家里人已是非常不容易。

    原主继续说道:“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还好有你在,所以就有劳你照顾她们了,说实话,我对你并不排斥,因为我就是你,要是你也像前一个家伙一样,说不定我早就让你自杀了,当然,我也会一起死。”

    宁玉皱了皱眉,他可不是原主的附属人格,不过看这情况,原主好像将他也看成了自己的副人格,至于让他自杀,宁玉觉得应该没这么大的影响。

    原主奇怪的看着宁玉,每个人格都会以为自己是主人格,但他知道宁玉已经承认自己才是主人格,却又从宁玉心里得知他不承认自己是附属人格,这就很奇怪了。

    “我真不是在吓唬你,真的能让你自杀。”原主补充道。

    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宁玉猜测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恐怕和这具身体脱不开关系,毕竟不是自己的。

    意识本就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何况还是一个脑内两个意识。

    随着谈话的进行,原主看起来似乎有些累,他继续说道:“第一件事就是照顾好母父,然后是关于如仪的。”

    宁玉皱了皱眉,柳如仪和原主有啥关系,他不是喜欢桑罄那丫头吗?宁玉记得原主还喜欢偷拍呢,活脱脱的痴汉。

    原主也皱眉,桑罄是谁?我很喜欢她吗?倒也不是他真的忘记了,而是记忆里的某些东西成为了零星碎片,正是宁玉梦到的那些。

    原主和桑罄本就互相知道的时间不长,何况他还没有搭讪的勇气。

    而由于那是属于原主的记忆,哪怕认识了桑罄,对于宁玉来说依旧陌生,何况里面没有色彩和声音,不清晰也不清楚。

    “大概是记忆乱了。”原主苦恼的抱头:“不过等我消失以后应该就能恢复。”

    宁玉试探的问道:“你很喜欢柳如仪吗?”

    “当然,我和小禾约好一起嫁给她呢,而且你还得感谢我呢,要不是我每次都在背后出力,你能让如仪喜欢上?”原主撇了撇嘴。

    好吧,被鄙视了,不过宁玉也想通了一些事情,他能只见柳如仪两次就沦陷,大概也是原主的手笔,但谈个恋爱都是受别人的影响,总感觉……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喜欢柳如仪?是因为你才喜欢上的?”宁玉感觉有些乱。

    原主又是一记白眼:“喜不喜欢你不知道吗?而且你这家伙还不止呢,居然都喜欢,呸,不要脸,尤其是对凉姐,要不是我三番五次提醒,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呢。”

    宁玉倒不觉得尴尬,对他来说男人见到漂亮女性有好感才正常,他不是柳下惠,只不过三妻四妾什么的,最多就是心里想想,况且有很多男性比女性更加专情。

    要是没有原主的话,宁玉觉得他大概率会选择凉洺,是他前世很喜欢的类型。

    不过如今有了柳如仪,哪怕原主不说,他也会倾尽一世去守护,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原主自然感受到了宁玉的决心,显得很开心:“最后就是拜托你照顾好小禾,他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唯一一个,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会的,我也把他当成好兄弟。”

    “如此……便好。”原主看起来尽显疲态,屈身躺在床上摆了摆手,道:“好了,我好累,你走吧,……要……睡觉了。”

    原主已经闭上了眼睛,像只睡熟的猫。

    宁玉不知不觉走到了外面,抬头望向天空,碧空如洗,而且吹着令人惬意的风,四周的树木随风摆动,想必原主非常喜欢这个季节。

    只不过这里快要崩塌了,远处的天空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破碎,整个世界犹如一面镜子般,连同其中的宁玉轰然消逝。

    原主的记忆猛然出现在脑海中,宁玉感觉一阵刺痛,好半天才悠悠转醒。

    至此,他便是真正的宁玉,同时也对原主那句“我就是你”有了明悟,怪不得他能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映入眼帘的是四张不同的脸,相同的是都露出担忧的表情,卢龙禾也在。

    宁玉想坐起来,楚乔连忙搭手:“小玉你感觉怎么样?这都是第二天了。”

    宁玉恍惚了一下,看天色应该是早上,竟是睡了一夜,以前都是凌晨醒。

    宁瑶摸了摸他的头,凉洺说过,宁玉恢复记忆的事就看最近几次的效果了,可这种事情终究是问不出口。

    宁玉笑了笑,说出了第一句话:“宁瑶啊,什么时候带我去海边?”

    宁瑶眼睛里浮现雾气,宁玉以前就总是直接叫她的名字,关键是这个约定。

    宁玉被猛的抱住,宁瑶用的力气很大,她开心啊,虽然平时没什么,但失忆这个词总是不太妙。

    “哎,老妈,血浓于水啊,轻点儿。”宁玉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只要宁玉出了一点儿问题,宁瑶的压力是最大的,因为爱着自己的丈夫,所以怕他伤心,因为宁玉是亲骨肉,所以心里愧疚。

    宁玉轻轻拍着背安抚她:“你可是一家之主呢,也不怕我爸笑话你。”

    “哼,就因为我是一家之主,他才不会笑话我。”

    宁瑶难得硬气一回,楚乔也没反驳,就笑着看着母子俩。

    “好了妈,我还得去学校呢,今天要去玩儿个够。”

    宁瑶戳了戳他的额头,道:“死孩子,就知道玩儿。”

    “快洗漱一下,我和你爸去准备早饭。”

    夫妻二人高兴的走了,她们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

    凉洺始终默默看着这一切,不曾发一言,冲宁玉笑了笑之后也走了,房里只剩下卢龙禾。

    宁玉收拾收拾起床,看了看时间,发现还不算晚。

    “怎么这么早过来?”宁玉边收拾边问卢龙禾。

    “这不是太期待了嘛,就起早了。”卢龙禾嘟起嘴:“小玉……你真的记起来了?”

    说完用奇异的眼神看着宁玉,宁玉挑了挑眉。

    “嗯,当然,我还记得你9岁那年,唔~唔。”

    卢龙禾一巴掌堵住宁玉的嘴:“不许说。”

    宁玉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自从有了原主记忆之后,他就知道了许多卢龙禾的黑历史,别看他现在是霸道总裁控,原来小时候还是个中二病。

    许多人小时候都会有中二的症状,而长大后再去回顾,多数都会羞得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世界也一样,而且无论性别。

    宁玉记忆恢复是值得高兴的事,但平时的生活却不会改变。

    一起吃过早饭以后,宁玉便和卢龙禾一起去上学,早上在教室里集合。

    说是由班主任带队,但其他老师肯定会有凑热闹的,凉洺就是其中之一,哪怕把自己穿成熊也要跟着宁玉。

    原本以为他们算早到的,却没想到班里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连平时去忙着训练的张雨萱也破天荒的出现了。

    宁玉落座后,听到大家都在猜测周易会带她们去哪儿玩儿,有说去滑雪场的,有说去游戏城的,总之五花八门,甚至还有逗比说去医院的,惹来一片白眼。

    宁玉饶有兴趣的听着,由于没有提前发布消息,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准备,相信周易会考虑到,他虽然好奇,但也不是太担心。

    倒是杨雪貌似一直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身上一直都有秘密,但宁玉不好过问。

    周易笑眯眯的走上讲台,看起来心情不错,自从进入深冬以后,他终于换掉了那身风骚露骨的衣服,让宁玉觉得顺眼不少。

    教室瞬间安静,周易扫视了一圈,微微点头。

    “大家想不想知道今天去哪儿?”

    安静被打破,立马有人扯着嗓子喊:

    “呀,周老师您就别再卖关子了。”

    “就是就是,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周老师您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快告诉我们吧。”

    “……”

    周易眨了眨眼睛:“好吧,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今天我们去……”

    “去哪儿去哪儿?”

    “周老师你倒是快说啊。”

    周易嘴中吐出三个字:“泡温泉。”

    底下沸腾了,赤坞山系那边倒是有座死火山,但离市区有些远,还得绕过赤坞山才行。

    不过优点是交通便利,坐高铁肯定来得及,说不定还会有充裕,这让宁玉更加期待了。

    “

    安静一下,这次是和九、十班一起去,另外随行老师还有你们的凉老师和薛老师,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只强调一点,注意安全,明白没有?”

    周易作为老师还是很有气概的,班内统一的喊道:“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