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107章 108.潜规则?

第107章 108.潜规则?

 热门推荐:
    餐厅内。

    看着宁玉狼吞虎咽的样子,虽然已经习惯,但柳如仪还是没忍住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矜持一点儿。”

    宁玉塞着鸡腿抗议:“我警告你啊,虽然你是我女朋友,但也不能剥夺我吃饭的权利。”

    柳如仪不禁满头黑线,她什么时候不让吃饭了,只是想让他注意形象而已,不然以后怎么见人。

    “我不是让你不吃饭,吃慢点就行,又没人跟你抢。”柳如仪难得温声细语的解释。

    “嗝~”宁玉打了个饱嗝:“你嫌弃我啊?”

    “……我,我没有。”

    “你有。”

    “真没有。”

    宁玉突然觉得柳如仪脸上的表情特别熟悉,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宁瑶时常露出这种表情。

    呀,真是万恶的女权世界,这么快就被荼毒了。

    “咳,理解一下嘛,自从能力觉醒后我就变得很能吃,再说你店里东西这么贵,我都吃不起。”

    “白芷不是把卡给你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那么贵重的东西我敢用吗?拿在手上都感觉烫手。”

    柳如仪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男朋友这种生物是这个样子的吗?忍着,毕竟是自己男朋友,他说啥都对。

    “那我把价格调下来。”

    “别,那不是亏了吗?太败家了。”

    “……”

    男朋友真是一种好难伺候的生物。

    其实宁玉以前就觉得柳如仪是奸商,卖的东西太贵,可自从有了那张卡之后就突然发现贵点儿也好,毕竟赚的钱也有他的份。

    “你会在枫城待多长时间?”吃完饭两人腻在一起温存,宁玉问出了一个迫切想知道的问题。

    柳如仪明显僵了一下,她也不想离开,但董事会那边已经在催了,她毕竟是总裁,手下很多人都依靠着她,没办法一直和宁玉在一起。

    “大概元旦过后就会离开。”

    气氛低迷了下来,宁玉试探的问道:“还会来吗?”

    这个问题柳如仪无法回答,为了宁玉,她已经很久没出差了,就算回了京都,等待她的也是无休止的工作,要不就是去各地出差,回枫城的机会估计很少,哪怕有应该也只是匆匆一面。

    柳如仪将宁玉深拥进怀里,下巴抵到他的头发上,嗓音有些沙哑:“跟我走吧?”

    宁玉能感受到柳如仪的不舍和希冀,但他还是拒绝了,轻拍了拍柳如仪的后背安慰道:“我不能跟你走的,要上学,也放心不下父母,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会去京都上学的,到时候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还有一句宁玉没说:到时候他也能配得上她。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我能给你所有你想要的,财富和权利我都不缺,为什么你还要这么犟呢?”柳如仪的脸上浮现一抹愁绪,她更希望宁玉能多依赖她,但却总感觉宁玉有些抗拒。

    宁玉抱的更紧了:“不用担心,总得坚守一些东西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再说不是还有一个月嘛,大不了我翘课出来多陪陪你。”

    “是我该多陪陪你。”

    宁玉笑而不语,这或许就是他想坚守的东西,柳如仪太累了,他想让柳如仪依靠,而不是依靠柳如仪。

    宁玉下午还有课,所以也没和柳如仪待多久,反正他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没怎么感受时间流逝就被司机送回了学校。

    下午是全校第一次上心理课,看得出校方高层很重视,不但校医院的医生亲自执教,还专门从校外招揽老师,所以心理课倒是不用几个班一起上。

    等宁玉溜达进教室的时候,赫然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到位了,这种情况可谓是非常罕见。

    仔细想来也是正常,毕竟延续了好长时间的教育体系中突然出现新的学科,大家新奇也情由所原。

    宁玉倒不觉得有什么,前世心理课也不是没上过,他觉得这里应该也玩儿不出花儿来。

    宁玉杵在教室门口一阵感慨,大家估计要失望了,心理学学个皮毛还好,高深的学问没有时间积累是学不来的。

    没等他感慨完,双眼就被一双冰凉的玉手遮住,宁玉仅凭鼻息间缭绕的香气就能知道来人是谁。

    “凉姐别闹了,你的手好冰。”

    凉洺笑嘻嘻的放手:“中午那么着急去见谁了?老实交代,不然我不放心。”

    宁玉翻了翻白眼:“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不说我也知道,去见柳如仪了吧,上次我就觉得她对你有所图谋,没想到都追到学校来了。”

    “别整那些有的没的,我们关系……还不错的。”宁玉不想多聊柳如仪,冲教室努了努嘴:“你带我们班啊?”

    凉洺听完心凉了半截,关系不错是什么鬼?小玉不会倾心柳如仪吧!一面是妹妹,一面是小玉,不好抉择啊。

    看着满脸纠结之色的凉洺,宁玉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个便宜姐姐又在脑补什么大戏,索性也懒得管她,直接推门回自己座位坐好。

    凉洺盯着宁玉的背影愣神了片刻,随即整理好情绪,虽然是她妹妹,但也得公平竞争不是,万一小玉选她呢?那柳如仪也不好说什么,相信小玉最后一定会被自己打动。

    凉洺给自己打好气,恢复仙气飘飘的样子,径直走向讲台。

    其实她心里明白,就算没有柳如仪她和宁玉在一起的概率也不高,她的婚事自己说了是不算的,身后还有那群老家伙,甚至还有她那位至高无上的女王母亲,对面有个残忍的姐姐从中作梗。

    但宁玉那双丝毫不含有杂质的眼睛却让凉洺下意识的忽略掉一些阻碍,也许这段时光会是她这一辈子最真实的时候。

    课程和宁玉所想出入很大,说到底还是他小看了这位便宜姐姐。

    不像前世那般讲些案例之类警醒学生,保证学生心理健康,看那样子反而像是教心理学在生活中的实践。

    凉洺先是对宁玉笑了笑,然后说道:“同学们好,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我是谁,就不再自我介绍了,以后你们班的这门课将由我代理,那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凉洺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种亲切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一下就入神,凉洺对于众人的反应也很满意。

    “相信大家对于这门课程都很陌生,我先简单展示一些小手段,我需要几位同学上前协助我完成,愿意的同学请上前。”凉洺说着瞅向宁玉。

    宁玉无奈的上前,接着一众女生一窝蜂的站了起来,吓了凉洺一跳。

    “规则呢很简单,我会给出一些词,你们要做的就是记住其中一个,我会根据你们的神态推断出具体所想,好了,开始吧。”

    宁玉翻了翻白眼,这种把戏在别人看来很了不起,但他知道对于凉洺来说简直不要太小儿科,说不定现在就已经看出来她们每个人想记住哪个词。

    不过这是凉洺第一次上课,应该只是抛砖引玉,所以宁玉也颇为配合。

    接下来就是凉洺装,不是,表演的时间,果然不出宁玉所料,凉洺都没细看众人表情就说出了每个人心中所想的词。

    而她所要讲的,也正是心理学的一些简单应用,时不时还亲自示范,反正一节课下来宁玉感觉收获很大,并且凉洺讲课的时候,学生们的注意力好像都特别集中,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

    第一次课圆满结束,凉洺也很快收获了一帮小迷弟,毕竟她的容貌对于男生来说杀伤力同样巨大。

    不过对于这些人凉洺并没有多理会,她可是知道宁玉在班里的男生当中很不受欢迎。

    宁玉和卢龙禾结伴走出教室,凉洺一脸殷勤的接过两人的书包:“怎么样小玉?我讲的还行吧?”

    “非常不错。”宁玉竖起大拇指:“不过我总感觉这次学校的动作有些大。”

    凉洺笑了笑,能不大吗?某些人对于她的这种能力非常渴望,就算她不来也会有人出来诱导,况且没有这个理由的话她也出不来。

    “走,回家。”

    第二天早上。

    宁玉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脑子还有些发懵,打游戏打的,昨晚玩儿到很晚。

    俞敏说直播公司那边有消息了,算算时间也是非常的快,至少比起其他人非常快。

    不过消息不能算是好消息,因为人家要求在现实中见一面,算是面试。

    因为当时填的地址是枫城,所以理论上宁玉的资料是提交给了这边的公司,俞敏虽然在京都走了不少关系,但这件事确实帮不了他,况且公司面试也不算过分。

    尽管宁玉不想去,但为了直播间顺利开张,这次面试怎么说也是不能推掉的。

    洗漱一番后宁玉便出门了,原本是想让凉洺送她过去,但却大早上的不见人,不知道去忙什么了。

    所以宁玉只好自己打车过去,他如今倒也不害怕有陷阱,现在是白天,况且真有女人对他图谋不轨的话,大不了揍一顿,反正有宁瑶和柳如仪撑腰。

    虽然吃软饭不太好意思,但他柳氏公司副总裁这个名头绝对能唬一大票人。

    那张卡的职权很大,给宁玉绑定的职位就是副总裁,虽然只是个没有实权而且没人见过的副总裁,但理论上来说,只要柳如仪离开枫城,那他就是枫城这个分公司的老大。

    一个小小的直播公司,应该也不敢捋柳氏的胡须,况且宁玉突然有种预感,这家公司说不定还是柳氏旗下的,这些年直播行业发达,以柳如仪的商业嗅觉,不可能一点儿动作都没有。

    宁玉来到约定地点,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酒店默默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所谓的面试没安好心。

    不过来都来了,去看看还是很有必要的。

    问清楚房间号之后,宁玉径直上楼。

    一间高级房间内,三十多岁的妇人放下手中的电话,屏幕上正是宁玉询问房间号的信息。

    “倒是挺识相。”

    她相信地点约在酒店宁玉不会不知道她的用意,但既然宁玉问了,说明计划很有戏。

    妇人名叫钱溢,咕咪直播在枫城的高层之一,每个行业都有一些腌臜事,宁玉就是下面的人推荐给她的,虽然还没见过宁玉,但那人可是夸的天上地下人间少有,让她立马动了心思。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她还以为要巴结她的那人已经给宁玉做过思想工作了呢。

    宁玉找到房间敲了敲门,没想到直接开了,索性他也直接推门而入。

    不过看到躺在床上的三十多岁妇人的时候就无语了,这目的简直不要太明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