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77章 77.一个烟灰缸引发的惨案

第77章 77.一个烟灰缸引发的惨案

 热门推荐:
    “我们真是有缘啊。”路上张莉莉腆着脸搭话。

    “嗯,呵呵,是挺有缘。”宁玉强笑道。

    “咳,你要去哪儿来着。”

    “……”

    “赤坞山旁边的一座小山。”

    “哦。”张莉莉应了一声,随即皱了皱眉,这地方有些熟悉啊,不对,是太熟悉了。

    “怎么要去那种地方?上次警察还在山顶抓到一个强奸犯呢,我亲眼所见。”张莉莉看着后视镜煞有介事的说道,她倒没有吓唬宁玉的意思,只是觉得宁玉一个娇弱小男生,又生的这么漂亮,去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有些不妥。

    宁玉诧异的看向张莉莉,他听得出张莉莉言语中的关心,这让他对这个大妈的好感多了不少。

    “您怎么称呼?”

    “害,别这么客气,我就是一个开出租的普通人,这整的多不好意思,我叫张莉莉,若是不嫌弃的话叫我张姨就好。”

    宁玉点点头:“张姨你那天晚上也在山顶?”

    张莉莉听到宁玉的称呼心里美滋滋的,随即反应过来:“也?你也在?我没看到你啊。”

    “咳,强奸犯得有强奸对象不是?”

    吱~

    张莉莉听完后直接一脚刹车,车子滑出去老远。

    宁玉惊恐的抓住扶手,他真怕这辆车突然报废,然后来一出车祸现场。

    “你……你刚才说什么?”张莉莉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宁玉,眼中逐渐浮现起水雾,她感觉心里的什么东西好像碎了,脑海里反复回荡着一句话:初恋不在了。

    宁玉无语的看着张莉莉,一个大妈眼中饱含泪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这场面真是一言难尽,搞得好像是她才是被强奸一样。

    “我还没说完,那天晚上我被人救了,她就住在那里,我这次去就是专门看望她的。”

    “真哒?”

    没等宁玉回答,张莉莉就傻笑了起来,像个二百五一样。

    车子重新启动,宁玉淡笑了一下,这个大妈……挺有喜感的,就是容易脑补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对了张姨,你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去那儿?”

    张莉莉已经恢复冷静,听到宁玉的话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这事儿得好好说道说道,那是一个略显闷热的傍晚……”

    “说重点。”

    “咳,其实我是被逼的,一个侦探突然就征用了我,我负责用最快的速度送她到现场。”

    宁玉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侦探肯定是夏珞无疑了。

    张莉莉继续说道:“所以你别看我仍然在开出租,但咱现在也算是半个官方的人了,平时都是暗地里收集一些情报。”

    “呵呵,挺好。”宁玉见张莉莉好像挺自豪的样子,也没好意思出口打击她,夏珞是私人侦探,并不算政府的人。

    “夏大侦探,搁哪儿发财呢?”宁玉掏出手机给夏珞发消息。

    “呦,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怎么突然有雅兴联系我了?”夏珞很快便回复过来。

    “身体不舒服。”

    “哦,那祝你早日康复,拜拜。”

    “……”

    宁玉暗暗咬牙,心里画着圈圈诅咒夏珞,什么叫卸磨杀驴,什么叫恩将仇报,这就是,自己累死累活的帮她破案,到头来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懒得说,就知道敷衍。

    不爽的撇了撇嘴,宁玉手指飞快的打字:“不劳您关心,我就好奇问问张莉莉的情况。”

    “她啊,我发展的下线,上次的情况倒是提醒了我,出租车司机不容易被注意到,是收集情报的好选择,这几天我的情报网壮大了一圈呢。”

    “切,你的下线还真是瞎了眼,也不怕突然有一天被你害死。”

    “说啥呢小老弟,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_?☆”

    “唉,我说过的吧,世人都是空虚的,总有一些人渴望刺激,甚至是战争,平淡的生活无法发现真正的人生意义。”

    “少来,别拿你那一套来给我洗脑,没用。”

    “呵,你用不着,因为你也是这样的人,我们都一样。”

    “……”

    不可否认夏珞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只是致力于发现阴暗面的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她所说的这些,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

    而她所做的事除了给自己消遣以外,其实也是从另一个角度守护这些美好,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明明做了许多好事,却不被世人所铭记,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只是被动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奉行独有的理念。

    夏珞这种是最明显的例子,把交际当做公事,把冒险当做游戏,因为异于常人的智商而孤身一人同氛围做斗争,高功能反社会性人格表现的格外明显。

    “算了,不聊这个了,聊聊你那些所谓的下线吧,这些人都值得信任吗?”

    “放心,只要是人就会有把柄,若是找不到,就用钱,没建立起脆弱的关系的话,可能只是因为钱不够多。”

    “……,你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哪儿来的钱发展下线?”

    “我的钱都用来发展下线了才吃不起饭的好不好,再说我也没到吃不起饭的地步,大多数的人都不需要用钱摆平,只有较为重要的几个。”

    “啧啧,真作孽,那你有把柄吗?”

    “没有。”

    “哦,那你不是人吗?”

    “滚。”

    宁玉乐呵呵的收起手机,从向来逻辑缜密的夏珞身上找到语言漏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张姨,夏珞是怎么逼你的?”

    张莉莉抽空换了个档,有些尴尬的说道:“咳咳,那什么,那天我偷了东西,被她发现了,咦?你认识她?”

    “嗯,我其实那天早有准备,就是帮她吸引出犯人,emm~,偷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莉莉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真勇敢。”

    随后又目视前方,语气平淡的继续说道:“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市井小民,很多市井小民都会麻木的犯一些错误,但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坏人,当然也不算好人,好人坏人谁又能说得清楚。”

    宁玉再一次刷新了对张莉莉的认知,没想到这还是一位具有哲学思想的……出租车司机。

    “那你偷了什么。”宁玉见张莉莉不是很在意这事儿,顺嘴问道。

    张莉莉老脸一红,又浮现出尴尬的神情,自那后来她才知道,就她偷的那东西,根本不会有人来抓她,她还傻愣愣的被夏珞忽悠。

    “一……一个……一个烟灰缸。”

    这话直接给宁玉整笑了,居然有人会偷这么别致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偷一个烟灰缸啊。”

    张莉莉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经被宁玉笑话了:“当时是送一个孩子回家,她家挺大的,家里又没人,所以就起了小心思,只是偷别的心里那关过不去,最后就选了一个比较漂亮的烟灰缸。”

    宁玉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张莉莉绝对是个宝藏大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