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女权是天使 > 第24章 24.标题被我吃了

第24章 24.标题被我吃了

 热门推荐:
    “呼~”

    宁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对翅膀带给自己的惊喜越来越多了。

    首先,它很敏感,当有人对自己有某些想法时,会给自己一种信息,若是自己不抗拒,就不会有什么,若是自己抗拒,比如说不认识的人过多注目,而自己不习惯,那么就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

    还有,不能过分压制它,不然情绪得不到释放会很危险。

    其次,它有预知危险的能力,但只有危险快要发生时才有反应,也就是反应时间短。

    其三,它可以在特定情况下,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同样时间短,后作用大,特定情况多指自己生命垂危时。当然,这也可能是身体自身的潜力被逼了出来,暂且算一条。

    其四,赋予自己超强的反应力,具体多强不知道,但……很强。

    其五,劳资真好看。

    宁玉站在镜子前摆了几个姿势,边整理思绪,边欣赏自己动人的身姿。对于现在拥有超强反应力的他来说,一心二用都变成了基本操作。

    当他双手叉腰,撅起屁股,嘟起嘴作妩媚状时。

    咔嚓。

    宁瑶端着一杯热牛奶推门而入,看到宁玉妖娆的姿势,气氛一时颇为微妙。

    宁瑶担忧的目光投向了宁玉,心想自己的乖儿子看来也吓得不轻,回来之后的行为越来越异常。再加上上次落水还没缓过劲儿,估计除了失忆,还得加上失心疯。

    微微咬了咬嘴唇,宁瑶一把抱住了脸色尴尬的宁玉:

    “我命苦的儿啊,是妈对不起你啊,你不要疯好不好。”

    宁玉原本被老妈撞见自己卖骚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听到她的话后,顿时满头黑线。

    自己这位便宜老妈又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妈,你先放开,我没疯。”

    宁瑶双手放在他的肩头,摇晃道:“你别骗我了,老妈就你一个儿子,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

    “……”

    “那你说,要我怎么证明?”

    “……要不你像小时候那样,向我撒撒娇。”宁瑶考虑了一下,说道。

    宁玉一脸狐疑,这能证明什么?不过要他撒娇,呵呵,请恕老夫做不到。

    “哎呀,妈,我不是失忆了嘛,哪还记得小时候的事。”

    宁瑶听完他的话倒是松了口气:“还好,还有救。”

    宁玉:???

    他实在理解不了老妈清奇的脑回路,干脆把她赶了出去。

    宁瑶吃力的卡在门口:“乖儿砸,再聊聊,嘶,轻点儿,疼,……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了,别关门儿啊。”

    宁玉推了几次,怕伤到宁瑶,无奈的说道:“妈,我真没事,也没不喜欢你,我就想一个人静静。”

    “真哒?那给妈妈一个晚安之吻。”

    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宁玉只好把嘴凑上去,在她脸上啄了一下。

    宁瑶喜笑颜开,顺势又推门进来,给了宁玉一个摸头杀:“不愧是我的小棉袄。”

    (=_=)

    “哦,对了,既然你没事了,今天的事还是别告诉你老爸了,我怕他担心。”

    “嗯,我知道,就是怕老爸担心,我才打电话给你的。”

    “哈?死孩子,老妈我也会担心的好吗,也不知道体谅体谅我的。”

    “……”

    受不了宁瑶幽怨的眼神,宁玉也不想解释了,连拖带拽的给她塞了出去,实在太不正经了。

    至于不让老爸知道,除了担心当然是怕他闹啊,要是让他知道今天自己又有危险,岂不是一夜不消停。老妈虽然不正经,但起码还算靠谱。估计老妈也怕老爸折腾她,所以才保密了。

    洗完澡后精神疲惫的躺在床上,宁玉拿出手机,分别联系了卢龙禾和杨雪,确认他们也出什么问题后,便沉沉睡去。

    清晨

    宁玉起床后感觉神清气爽,耳聪目明,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连心也……咳,走叉了。

    当他打开电视的时候,里面正在播报昨天的事故,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司机疲劳驾驶,但他一个字都不信,不过他也没有大肆宣传真相的想法,会引起恐慌的,相信有关部门现在压力也非常大,肯定在抓紧时间破案。

    宁父也看到了这则报道,不过并没有异常反应,看来他并不清楚昨天他的亲儿子也在现场。

    临出门前宁父还嘱咐宁玉路上小心,最近不太平。其实宁瑶是想送他去学校的,不过被他拒绝了。

    今天他一个人去学校,卢龙禾已经请过假了,估计还得多看几本霸道总裁文才能重新上课。

    路上没发生什么事,校内也很平静。杨雪也依旧面瘫着,要不是见她笑过,或许宁玉还真的会把她当做面瘫。

    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人多的时候杨雪总是很冷淡。他原本还想仔细询问一下关于杨雪身手的问题。

    但看她冷淡的模样,宁玉觉得还是等没人的时候问吧。

    上午的课依旧无聊,所以宁玉除了坐着发呆以外,还在谋划着复仇的问题,他可没忘记谢晓斌这号人,忍气吞声也不是他的性格,不做点儿什么心里不舒坦。

    但一时之间又没有太好的办法,报复的同时还不能暴露自己,在校内根本不可能完成,除了厕所以外到处都是监控,厕所这地方不保险,一旦他们大声呼喊,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

    可校外也不好动手啊,自己根本不了解他们,万一把自己搭进去就搞笑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宁玉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相信那三个人肯定还会再出现的,到时候再说,反正一定要把他们捶成猪头,让他们长长记性,不然会没完没了的。

    宁玉小时候没少受欺负,原来的他也是能忍则忍,但这样没用,换不来同情和怜悯,只会变本加厉。

    所以,从那以后一旦有人欺负他,他便会狠狠的还击,哪怕自己不是对手,这种方法很有效,只要将那些欺负他的人打怕了,就没人会欺负他了。

    期待已久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宁玉和杨雪一起去食堂。

    只是路上两人的表情一个比一个酷,杨雪大概是天生的,宁玉是为了不被骚扰。

    他依旧那么的受欢迎,被人追捧一次两次还好,一直这样的话,只要是个人都会嫌烦,一点儿个人空间都没有。

    当然,效果也很显著,身边搭话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但还是有,像胡然张雨萱之类的,宁玉怎么样她们都喜欢。

    因为下午体育课似乎是打乒乓球,所以俩人都不遗余力的刷存在感,体育课可是她们为数不多能在宁玉面前表现的机会。

    宁玉被她俩弄得有些烦,只好拿杨雪当挡箭牌,让她仨一块儿玩儿去,正好凑一桌斗地主,反正他和杨雪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她又那么厉害,宁玉卖得毫无压力。

    效果也不错,胡然张雨萱立马对杨雪展开了“攻击”,纷纷发出挑战,只可惜她们注定要被教做人。

    而宁玉摆脱她们之后,独自一人向天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