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286章 生肖花钱

第286章 生肖花钱

 热门推荐:
    风弛在才艺表演环节突然来这么一招,拍摄现场有人看傻了。

    也有嘉宾在旁边起哄,鼓掌。

    实在是,节目里就没谁耍过这种风格的才艺!

    周围起哄鼓掌的气氛一烘托,风弛舞彩带龙更带劲了。

    风羿点开弹幕,几乎呈爆炸之势的【牛牛牛】【哈哈哈】闪过,还有一条加粗的——

    【你不该在游乐园,应该在广场舞!】

    风弛的这个才艺,相对来说,确实比较小众,且极有特色,令人印象深刻。

    一舞完毕,收功。

    风弛抱着龙头,喘着气,脸上都快笑出花了。

    旁边有人问他:“要不再来个舞龙舞狮?”

    风弛遗憾道:“我还真会!本来才艺环节也想舞龙舞狮的,但没人配合,只能甩彩带龙了。”

    风羿回忆以前,小时候,风弛确实玩过舞龙舞狮这类活动,只不过那时候都是幼儿版,纯属当游戏玩。

    也不知道风弛什么时候练的,听他在节目里说的那话,风羿有种感觉,这货不是吹牛,若是有人配合,再提供装备,舞龙舞狮真能当场表演!

    给风弛留了个言,风羿关闭视频窗口,将手机放进兜里。等回去再重头看一遍。

    钱飞扬已经处理完事情出来。

    见钱飞扬过来坐下,风羿指了指桌面上的玻璃杯,“你家猫用爪子沾过。”

    正准备拿起玻璃杯喝两口的钱飞扬,动作一顿,又将杯子放下。

    看了看桌面上的水迹,钱飞扬熟练地拿出湿纸巾擦拭。

    风羿好奇:“你不生气?”

    他发现钱飞扬对这事完全没什么大的情绪波动。

    钱飞扬面带无奈:“习惯了。”

    擦完桌子,钱飞扬伸手将旁边的狸花猫揉面团似的揉几下。

    聊了会儿近况,钱飞扬问:“所以,你之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阳城了?”

    风羿:“嗯。就算来瑢城,也是住钺山那边。”

    这边的高层住宅住着不安全。

    他住得不安全,其他居民也不安全。

    钱飞扬点点头,表示理解。倒没深想,他只是认为,风羿现在的知名度,确实住在城郊那边更好。

    钱飞扬又道:“你这边那套房子不住了,那你租不?还是直接卖掉?”

    风羿:“暂时不打算卖。”

    他现在又不缺钱,怎么说这套房子也是他上大学期间凭自己本事买的,个人第一套房,留着当个纪念。

    “你想租?”风羿问。

    “是啊,工作室又新招了人,我打算在小区里再租一套房,工作室这边的卧室改成员工宿舍。租的房我自己住。”

    “那你可以用我那套房,家具都在,里面收拾一下可以直接入住。”风羿说。

    那边房子里重要的东西早就搬走了,日常使用的基础用具却都留着。

    本打算找人时不时去打理一下屋子,现在既然钱飞扬想租,正好。

    而且房子是钱飞扬住,而不是给员工,风羿也更放心。

    两人说话间,那只猫晃晃悠悠地,走到一张方形草垫上躺着。离风羿很近。

    风羿伸手揉了揉,这猫也没躲开。

    钱飞扬见状,也只以为八角现在跟工作室的员工们相处多了,不怕人,不再排斥风羿。

    之前这猫对谁都好,除了风羿。

    它在飘窗睡觉的时候有人去摸,它也懒得理会。除了风羿。

    不过现在好了。

    风羿看着手下的狸花猫。

    去年他这么揉八角,揉着揉着就被八角躲了。是他自身的气味信息让八角警觉。

    现在没有信息刺激了,果然相处更融洽了呢。

    正想着,侧躺在草垫上眯着眼的猫,一口猛咬在风羿的手指上。

    钱飞扬见状,慌忙过来:“咬伤了没?!”

    看刚才八角那咬的劲儿,肯定破皮见血了!

    收回手的风羿淡定地道:“没事。”

    钱飞扬不信,迅速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个医药箱,拉着风羿要去做创口处理。

    风羿没起身,“真没事。”

    将被咬的手指递给钱飞扬看。

    钱飞扬不信,仔细检查。

    确实没破皮,咬印也不明显,再过会儿这点浅印都能消失了。

    松了口气,钱飞扬说道:“还好没有破皮,看它刚才那架式,吓得我一身冷汗!”

    自家猫打过疫苗,又一直养在室内,没放出去过,如果是自己被抓咬伤,钱飞扬完全能淡定处理。但其他人被咬伤,他就得多担责了。

    不过还是拿了酒精片出来,让风羿擦一擦。

    钱飞扬说:“它一般不这么咬人,可能是睡迷糊了,我猜想它可能是把你当草垫咬。”

    这话风羿信。收敛气息之后,确实是会被当误认为其他物件。

    钱飞扬头疼地给风羿解释:“前段时间我买了一张纯天然草编凉席,放在摄影棚当背景工具,被它瞧中了,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它溜进去啃凉席。没办法,我又找了个草编店铺,找老板定制了一张草垫,就是现在它睡的那个,看,都啃出毛边了。”

    将啃下来的一些草屑收拾干净,钱飞扬继续道:

    “一开始看它频繁啃草席,我以为它口腔出了问题,想着它牙齿那里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带去宠物医院看,结果医生说没事,可能是个体的特异行为,一种癖好。”

    说到这里,钱飞扬又有些欣慰,“看来它还是能分辨人和草垫的,咬你的时候只是架势唬人,其实没用力。”

    那点浅痕都能忽略不计了。

    风羿:“……嗯。”

    两人又聊了会儿租房的事。长期租,不是短时间住,就算关系不错,有些事情还是得说清楚,双方都放心。

    谈好了,风羿说先回去看看还有没有漏掉的没搬运走的资料之类。

    本想跟风羿一起过去收拾,但听到风羿要找资料,钱飞扬只好说待会儿再过去。资料这类一般是重要文件,属于个人隐私,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从钱飞扬家离开,风羿回到自己那套高层住宅。

    当然不是回来收拾资料,重要的早就在去年收拾好放到别的地方了。

    他现在回来,只是想做一些小改动。

    在屋内转悠一圈,风羿来到大门进门处,铺设的地砖那里。

    蹲身,手指指尖特化的骨骼变成利爪状,在地砖留下一道长痕。

    没控制好,划得稍微深了些。

    除了进户门这里,风羿又在窗台和阳台等位置,不明显的地方,分别留下划痕。

    这种爪痕会携带一些信息物质,留存的时间也更长。

    而风羿留下的信息物质,是一种警告信息。

    他不在这里住,租给钱飞扬,以免以后进老鼠,做点防鼠工作。

    就跟野生动物圈地盘一样,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没有老鼠来做试验,能不能防住,暂时看不出来。

    不过风羿认为,今儿划得这“结界”应该是有效果的。

    一小时后,钱飞扬过来这边,跟风羿一起收拾屋子,又进一步谈了租房需要注意的细节。

    其实风羿也没太在意那些细节,钱飞扬比较重视。

    晚上,风羿和吴吉、钱飞扬出去一起吃了个饭,就在离小区不远的一家新开的餐厅,吴吉和钱飞扬都在那里吃过,说味道不错,离家近又不需要开车,还能喝点小酒。

    定了个包厢,边吃边聊,聊这一年各自的动态和事业进展,聊朋友聊家人,聊以前和现在的各种杂事八卦,从生态环境聊到政治经济,从生活琐碎聊到国际形势。

    等聚餐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

    “你怎么过来的?”吴吉喝得有些蒙了,说完记起,“哦对,你骑自行车,从钺山那边骑自行车到城中心,你也是够牛的!”

    现在喝了酒,更不可能让风羿骑自行车回去。

    钱飞扬对风羿说道:“我帮你叫辆网约车。”

    吴吉手一摆,“要什么网约车,直接留这儿睡一晚!我家有客房!”

    风羿笑道,“不用了,我叫了车。你们先回去吧,我这边车很快就到。”

    留这儿睡是不可能的,万一晚上睡迷糊了变成原形,不仅会吓到人,要是一激动,楼板抽裂了怎么办?

    吴吉和钱飞扬没离开,站路边陪着风羿等车。

    果然,没聊两句,车就到了。

    看着风羿上车,吴吉目光扫过那霸气的加长车型,跟旁边的钱飞扬嘀咕:“现在网约车这么叼?”

    钱飞扬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吴吉脑子终于转过弯,拍了拍额头,“哦,是特意来接他的!”

    但是,接个人用这样的车?感觉比电视上明星们用的保姆车还霸气!

    这是接人还是拖货呢?

    也不对,或许是因为风羿出门只开了这辆车?

    毕竟风羿是刚去山里执行任务了,外出携带的东西肯定也多。

    嗯,一定是这样!

    认为找到原因的两人往居住的小区走。

    另一边,风羿坐在后排车座上。

    虽然今晚喝了不少酒,但此时并没有醉意,或者说,原本有的那点醉意已经消下去,酒精都代谢完了。

    将旁边的车窗打开一半。

    晚风吹入,带着这座城市里属于生物和非生物的各种气味。

    外面路灯的灯光照进来,在汽车行驶时,因光线角度和遮挡物的变化,投入晃动的阴影。

    风羿看着窗外。

    圆形的瞳孔骤然缩窄,看不见的信息物质从身上发出,涌向窗外。

    驾驶位上,小甲握着方向盘的手猛然一紧,全身的汗毛都要绷直,后背发凉。

    这种突然的警觉,像是有一只凶悍的远古巨兽在身边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獠牙与血盆大口。

    好在,这只“远古巨兽”只是打了个哈欠,并没有露出实质的攻击性。

    小甲轻轻地深呼吸,调整身体状态,冷静下来。

    心中暗道:我的妈耶,老板这是要干嘛?

    喝醉了情绪外露?

    不会突然变成原形吧?!

    好在这次开出来的车是改装过的,就算老板在后面变身也能扛住,只要老板保持安静。

    这车能扛得出风羿的体重,但是扛不住他的物理攻击。

    小甲心中思绪转动,琢磨着应对某些紧急状况。

    好在没一会儿风羿又变回了平常的样子,那些危险的信息不再释放。

    车外。

    晚上被牵出来遛弯的狗,突然浑身炸毛像是受到什么刺激的样子,警惕地看着四周。

    公园里,猫跟黄鼠狼的追杀之战也暂时停歇。

    周围的街道和小区能看到不少流窜的老鼠。

    有人尖叫呼喊,嚷嚷着什么。

    好在这种情况很快就平息。

    忧心的居民们四处打探原因,最后据说是哪几个临街商铺的老板们找了驱鼠公司在赶老鼠,只是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驱鼠公司的人也懵逼,他们接了这么多单,还是第一次搞出超过预料的动静!

    莫非这一带生活的老鼠容易情绪过激?

    瞧那些老鼠吱吱吱叫着飞跑的样子,跟逃命似的。

    驱鼠公司认领了这顶天降的黑锅。

    而造成这一切的风羿,此时正在反省。

    他本想试试驱赶这片区域的老鼠,却发现受影响的动物太多,除了老鼠还有宠物等等,要是吓到小孩就更不好了!

    于是风羿再试探了一下之后,很快停止。

    算了,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员去做,他这种属于是无差别攻击,容易误伤,甚至可能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

    还是别多事了。

    安稳地回到住处,又吃了一顿夜宵。

    聚餐时当着两位友人的面,他没能吃饱,现在回来再补充些食物。

    吃饱喝足,安稳地睡了一觉。

    次日。

    风羿要去一家店铺,去年他在那里买过一枚生肖花钱。

    离开瑢城的这几个月,那里的老板曾给他发过信息,说收到过类似的生肖花钱让他有空去瞧一瞧。

    这次来瑢城正好过去看看

    没骑车,小甲开车送的。

    路上,风羿收到一条钱飞扬发的信息。

    钱飞扬租了风羿那套房子,今儿让员工帮忙搬一些东西进来,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进门处地砖上有一条划痕,于是拍了照片问一下风羿。

    风羿回复:【之前搬东西的时候划的。】

    发了之后又补充:

    【除了这里,可能还有一些别的地方有划痕,不用在意,这些都是我自己留下的。】

    跟风羿确定这些痕迹的来源,钱飞扬放心了,不是自己这边的员工造成就好。

    风羿看看车窗外,收好手机。

    到地方了。

    昨天跟店铺的老板约好了时间,风羿来到店里的时候,老板已经在那等着。

    风羿视线在店内那些精心养护的奢侈品旧货上扫过,又不感兴趣地挪开。

    老板余荞拿出收到的古币。

    因风羿提前就说了,他只对生肖花钱感兴趣,余荞在风羿过来前,将生肖花钱的这部分挑出来。

    “这些就是我收到的所有生肖花钱,你看看要哪些。”

    余荞对古币收藏没太大兴趣,纯属跟风。她更喜欢的是带铜币元素的设计物件,比如挂坠、摆件,以及某些装饰等等,年代久不久无所谓。

    风羿看着对方拿出来的这些生肖花钱。

    有近现代的,也有年代更久远的,保存程度也不一样,有的一看就是收藏者精心护养过,而有些简直像是从遗弃的垃圾堆随机捡到。

    风羿看着这些年份不一的生肖花钱,他一眼就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目标。与他们这一族有关联的,很容易辨认。

    就跟山脉里的那个岩洞表层一样,接触久了就会有一些特殊的变化,即便过去数百上千年,也会存留于古币上。

    以前他不太明白与自己这族有关的生肖花钱,究竟与寻常花钱有什么不同。现在,随着一次次生长,能力的提升,从祖传dna里接受了更多的传承记忆,对这些也有了些许想法。

    这些带着祝福或祈祷意义的生肖花钱,是不是被先祖们盘久了之后,就会出现某些改变?

    换言之——

    先祖开过光的呐!

    余老板见风羿看着那些古币,一直沉默着没出声也没直接挑选,以为风羿有所顾虑,便解释道:

    “你就放心吧,来源合法,备案过,有证书。来源不明的我可不敢收!”

    风羿笑了笑,也没多解释。

    挑出看中的那两枚生肖花钱,别的不必再看了。

    余荞愣了愣,没想到风羿挑东西这么快。跟古物相关的,不该仔细品鉴吗?

    这,还没上手,就把目标挑好了?

    看了有一分钟没?

    而且,风羿挑中的两个生肖花钱,看上去保养得特别好,但做工纹饰并不算精美。

    她拿给风羿的这些,都是事先找人鉴定过,还特意按照收藏价值列了个表,方便报价。

    风羿挑的这两个生肖花钱,单论收藏价值,在这些古币里面连前十都排不上。

    但若是只论保存程度,这两枚确实看不出经历了数百年风霜。

    可是,古币这种东西,不就该看收藏价值吗?

    心中思量着,余荞面上不显。

    客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自有他们的考量,无需旁人多嘴。

    或许这真就只是风羿的个人爱好。

    “确定了,就这俩?”余荞问。

    “嗯,确定。”风羿说。

    东西选好了,余荞将剩下的那些古币收起来,又让店员将风羿挑出来的那两枚古币装好。这种东西,总不能让风羿直接放兜里。还有一些证明文件之类的,也得帮忙准备好。

    因事先找人估过价,早有准备,余荞报了个数。

    风羿眼都不眨,直接刷卡支付了。

    “劳烦继续帮忙留意这类古币的消息。”风羿道。

    “好说!”余荞很高兴,同时也将风羿归纳到高级客户的名单里。

    记起个事,余荞问风羿:

    “你端午节那天在不在瑢城?在的话,那天有一个文化艺术节,规模还挺大,你可以去玩玩。那天还有一场慈善拍卖会,据我所知,有一位付老先生会拿出他珍藏的一枚生肖花钱来拍卖,据说那枚生肖花钱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保存得很好。那枚生肖花钱,不是十二个生肖的图纹,那上面只有蛇。”

    听到这话,风羿提起了兴趣。

    本想着待两天就回阳城,但是听到余荞提供的这些信息,又将回去的计划延后。

    风羿询问:“这个文化艺术节是什么样子的?我需不需要做其他准备工作?”

    余荞回想了下,“艺术节办得很大,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不过内场的,像拍卖会的那些,需要提前申请,或者有邀请函。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帮你弄一张。艺术节主办方那边有认识的人。”

    风羿点头,“行,谢了。”

    余荞不在意这点小事,“客气!你自己去申请也能拿到,如果主办方知道你就在瑢城,都不需要你自己去申请,早就积极将邀请函给你送上门了。”

    风羿来瑢城比较低调,主办方那边并不知情,而余荞他们这些跟风羿有联系的知情人士,又不知道风羿是怎样的打算,所以没有自作主张去告知。

    现在知道风羿的意向了,就可以直接跟那边说一声。

    以风羿现在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主办方肯定很愿意邀请风羿!

    余荞直接当着风羿的面发了信息,如她所料,很快得到回复。

    “ok了!邀请函很快会制作好,是直接给你送到家,还是你派人去取?”余荞问。

    “我让人去取。”风羿说。

    他并不想被人找上门,到时候就不只是参加文化艺术节的事了。

    “行,制作好了我给你留个信。”余荞说。

    本地不是每年都会举办这样的文化艺术节,就算举办,也不一定在端午,风羿对这次的活动并不了解。

    余荞也没参加过这样的活动,但她多知道一些内幕消息,于是给风羿建议:

    “陆跃他们有个展位,展示端午元素服装的,还跟博物馆搞了个联名什么的,你可以找他一起。”

    “白天肯定会很热闹,你可以上午就过去,会场有吃的喝的玩的,不用担心挨饿。也有一些很有节日气氛和传统元素的纪念品之类,买点带回去送人。哦,那天还有龙舟赛!有兴趣的话,提前占好位置,不然只能听个声。

    “文化艺术节嘛,选端午节这天肯定是以端午元素为主,除了龙舟还有粽子啊,艾草啊,雄黄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