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288章 女娲还管这个?

第288章 女娲还管这个?

 热门推荐:
    第288章 女娲还管这个?

    会场的人越来越多。

    游客们停留于各种小摊商铺,也有看戏或傩舞表演的,还有去体验龙舟的。

    风羿过去晃了一圈,就直接奔向美食区。

    因南北口味差异和风俗习惯的不同,这次的文化艺术节可谓准备充分。

    风羿现在经过的区域,是好几个卖蛋兜的小摊。

    煮好的蛋放在一个网兜里面,编织成挂件。小孩子们挂在胸前。

    网兜有简单的,也有编制更复杂的,还有小孩们喜欢的卡通动物款。

    很多带小孩过来的家长都会买一个。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编织网兜。会编织的,就自己买彩绳编了,不会来卖蛋兜的小摊。

    风羿看向身侧,那边立着一个带图文说明的牌子。

    说,几千年前,瘟神跑到人间祸害幼小,人们向女娲祈求庇护,得到女娲指点,每年到这时候就让小孩挂个蛋兜,以保平安。

    风羿看着这些发愣,“女娲还管这事呢?”

    这……真不是商家为了卖蛋和网兜,增加产品附加值而自己编的?

    旁边卖蛋兜的老板听到风羿说女娲,顺口回了句:“那当然!今天每一个挂着蛋兜的人,都是女娲娘娘的子孙后代!瘟神可不敢对女娲后人下手,诸邪退散!挡病消灾!好运一整天呢!”

    又看向风羿:“来一个?”

    风羿犹豫两秒,点头:“好。”

    这位摊主的摊位上,蛋兜里装的蛋,有鸡蛋也有鸭蛋。

    风羿挑了个咸鸭蛋的。

    五彩的绳子编织而成的小网兜,里面放着一个干净的咸鸭蛋。

    风羿付款后,拎着手里的蛋兜:“女娲那时候有咸鸭蛋?”

    摊主回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摊主内心:这小伙子长得挺俊,别年纪轻轻就是个杠精!

    察觉到摊主的情绪,风羿不再多说。

    等风羿拎着蛋兜离开,没一会儿,又有两个年轻人经过这个摊位,摊主热情地招呼他们。

    那俩年轻人内心也有购买的想法,但略有迟疑:“我们又不是小孩了,用不着这种。”

    摊主扬声道:“成年人也可以啊!有没谁规定只有小孩子能买,就刚刚,有个跟你们差不多年纪的,也买了个蛋兜!”

    看对方不信,摊位老板抬眼扫向四周,想要从人群里寻找风羿的身影。应该还没走远。

    果然,他看到了风羿。

    摊主正准备抬手指向那边,就见——

    风羿坐在路边的一个木椅上,把蛋兜里的咸鸭蛋拿出来,利落地扒蛋壳,然后张口将咸鸭蛋咬掉一半。

    摊贩望着那一幕,嘴唇哆嗦了下。

    想吐槽什么又碍于周围的小朋友和游客,硬憋了回去。

    人家买蛋都是为了避瘟神,或者讲究点仪式感!那货买蛋兜纯属为了吃!

    就算吃,也好歹让蛋兜多挂会儿啊!

    刚买就吃!

    这尼玛真就不图寓意啊!

    呵,愣头青懂个屁的神话传说!

    无趣!

    败兴!

    摊主收回视线,垮下去的脸上再次扬起商业的热情微笑,指着另一处,面对顾客:“刚刚那位找不到了。不过你们瞧那边,有个妹子也买了,还有旁边那位带小孩的家长,手里也拎着个呢!”

    摊位前的两个年轻人动心了,“那就买呗,嘿,咱二十岁也能是个宝宝!”

    另一边,坐在休息椅上的风羿,将刚买的蛋兜里的咸鸭蛋,剩下一半也吞了。

    原本没打算这么快就吃,但拎着拎着,不行啊,总在眼前晃,挺勾人的。

    一路走过来,这个区,只有这个摊位上的咸鸭蛋气味最好闻!

    而且,他有点饿了。

    一口下去,油汁从蛋黄溢出,那沙沙的口感,回味无穷,蛋白的咸度也恰到好处。

    要是还有碗温凉的白米稀饭就好了。

    风羿拍了那个摊位的照片,给小甲发个信息:

    【这小摊上的咸鸭蛋最好吃,你试试。顺便多买点带回去。】

    从凉茶铺买了一杯凉茶,再买两盒糕点,又到卖粽子的区域,每个摊位挑几个。

    甜粽子,咸粽子,大白粽子……不同包法,不同内含,兼顾南北口味。

    风羿找个清净地方一齐解决完,重新将口罩戴上。

    咸蛋黄粽子里面的咸蛋黄,没有刚才吃的那个咸鸭蛋好。

    正想着呢,风羿收到小甲回复的信息:

    【那个摊位咸鸭蛋不单卖,所以直接买的蛋兜,买了20个[图]】

    【摊主说限量,一人最多只能买20个】

    【我找摊主要了联系方式,需要的话,节后可以跟他定货。】

    【我把咸鸭蛋从网兜里面拿出来,又去专门卖咸鸭蛋的摊位买了20个放里面。我发现会场边上有一个捐赠点,把这20个蛋兜都捐了,他们说会送到儿童福利院。】

    小甲因职业原因,到一个地方习惯先摸清地形,看布局怎样,所以会知道那边的捐赠点。

    风羿翻看完小甲的信息,又给了几个摊位的编号,是他刚才买粽子觉得口味较好的,让小甲多买些,自己留几个吃,剩下的都捐了。

    如果可以,买点真空包装的,带回阳城给管家他们尝尝。也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

    手艺各有千秋,人的喜好也不一样。反正风羿觉得还行。

    给小甲转了账,风羿正准备换个地方遛一遛,又收到陆跃发来的信息。

    陆跃在服装展区那边,问风羿要不要过去玩。

    刚吃了点小零食,风羿想着走过去瞧瞧也好,顺带消食。

    服饰区域很热闹,可能因为有些商家邀请了网红和小明星,吸引了大量游客过去围观。

    陆跃给风羿指了条捷径,是工作人员专行通道。

    风羿到的时候,陆跃正在他们公司的展区后台等着。

    这一片,陆跃他们公司占地最大。

    展区展示了很多国风端午元素的服装饰品,提供租借拍照和售卖,还邀请了网红模特和网络主播暖场及带货。

    线上线下的各种宣传营销方案早就制定好了,陆跃不需要一直盯着,每个环节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和团队。

    如果凡事都需要陆跃亲力亲为,那公司离倒闭也不远了。

    见风羿戴着口罩,陆跃笑道:“伱这是……”

    “怕人认出来”几个字没来得及说,一阵风吹过,就见风羿连着打两个喷嚏。

    陆跃后仰:“……感冒了?”

    “不是,有点过敏。”风羿说。

    “怎么会过敏的,没事吧?”

    陆跃看看四周,也不知道过敏原是什么。

    “没事。”风羿回道。

    陆跃的注意力又落到风羿今天穿的衣服上。

    虽然只是一件看似简单的纯色t恤,但陆跃依旧能从很多细节之处看出制作者的用心。面料也是那天看到的那种。

    “这也是你那位长辈给你定做的?”陆跃问。

    “嗯。是同一批定做。”风羿说。

    陆跃实在好奇,忍不住又问:“是送你翠湖禄海那套房子的,那个长辈?”

    风羿:“不是,那位老人家已经离世了。”

    陆跃赶忙道:“哦对,你之前说过。抱歉抱歉!最近忙得脑子混乱。”

    顿了顿,陆跃试探:“那……是送你变形车的那个?”

    风羿说:“不,那是另一位。”

    管家的事情风羿不方便对外说,于是露出为难的样子。

    见状,陆跃不再继续问了。

    但心中万分好奇以及羡慕。

    还“同一批定做”,就是说一次定了好几件!

    风羿这个“长辈”究竟是什么路子?没听说啊!

    还有,风羿究竟还有多少不为外人所知的“长辈”?

    越是得不到答案,越是神秘,越令陆跃好奇。想着,回去了问问家里老一辈的人,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展区的活动现场,观众们的起哄声,让陆跃收回思绪。

    看看外面,再看看风羿。

    可惜了!要是风羿答应穿他们品牌的衣服,在直播现场里面露个脸,人气肯定超火爆!

    但没风羿参与,网上营销相关话题热度还得靠买。

    虽说他们请过来的几位网红模特和主播在各自的圈子里都比较有名,但是,离风羿还是有差距。

    “外场人太多了,咱们去内场吧?”陆跃提议。

    风羿本也这么打算的,“行。”

    外场他已经遛了一圈,人也越来越多了,一些偏僻的角落里都聚着好几个,这让他吃东西都没法再避着人。不方便觅食,还容易被人认出来。

    陆跃跟展区的负责人交代几句,脱了商务外套,衬衣也换成一件短袖t恤。

    手腕上戴着一块表。

    因端午节的原因,陆跃特意将表带换成节日元素的编织带,表盘倒是看不出什么特点,样式简约。

    风羿见此,不由想到:这是被坑过之后返璞归真了?

    见风羿目光看着手腕上的表,陆跃也想到当初被坑的事。

    他第一次见风羿,就被风羿点出手表的皮质问题。现在监管如此严格的大环境下,戴一块真蟒皮的手表,是嫌名声毁得不够快?

    虽然那事是过去了,但给陆跃造成的影响还在。

    “老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表是要戴的,但是戴一个什么样的表,就费了陆跃不少心思。

    不是钱的问题,实在是被吓怕了,以至于现在他连那些名牌的实体店铺都不相信。

    新闻里不是说过吗?有些实体店铺也有假货,虽然概率极低,但是,万一呢?

    他可不敢赌。

    现在陆跃手上这块表,也贵,但设计风格上没有任何自然元素,尤其是那些仿生系列的,跟动物皮毛骨骼等等那些相关的,他都不碰!

    轻咳一声缓解尴尬,陆跃道:“走吧。”

    出示邀请函,两人顺利进入内场。

    内场确实更清静一些,也有吃的,但种类少很多。

    从气味信息判断,这些食物跟外面口味相近,再加上旁边还有个陆跃,风羿没再盯着那些食物。

    内场的消费比外场要高得多了,就比如离入口不远的这个画铺,随便一张不起眼的画,价钱可能就在四位数以上,不让价。

    陆跃一眼就瞧中了一幅钟馗图。

    风羿不懂这些,但听陆跃的说法,画家还是一位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物,特别擅长画神鬼元素图。

    陆跃看中的这幅钟馗图,属于这个画铺比较贵的了,但陆跃压根没犹豫,直接付款拿画走人,还一副“运气真好捡漏了”的样子。

    “看不出来跃哥还喜欢这种风格的画。”风羿看着画铺里悬挂展示的那些钟馗图。

    古代民间有端午节挂钟馗画像一个月,以祛邪魅的习俗。

    风羿以前也看别人悬挂或贴过钟馗图。

    陆跃嘴上说着:“哎,算不上喜欢,端午节嘛,来都来了……”

    但是看他刚才买画的那个利索劲,未必如此。

    风羿问:“买了这种图回去是悬挂在客厅?卧室?还是摆香炉供起来?”

    陆跃:“看个人喜好和家居装饰,虽说这种图画悬挂有讲究,但是自己家里首先要住得舒服,要是吓到自己或家里小孩老人,那就事与愿违了。”

    又问风羿:“你要不要也买一幅?这不是批量印刷的那种,每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错过就没了。”

    风羿摇头:“我对这种不感兴趣。”

    话刚说完,一转身,看到了另一间画铺。

    那个画铺悬挂展示的画,也是端午相关,而其中又有好几幅女娲图。

    画得还挺好。

    其中一幅特别有意境,画像比例也正好,不像有些画里面,尾巴要么画得过长,要么太短。就是鳞片纹路画得不咋对。

    算了,要求不能太高。

    风羿指着那幅画,“老板,那幅画帮我装起来。”

    陆跃在旁边笑,“你这打脸速度够快!”

    风羿也没不好意思,“这不是你说的吗,来都来了。”

    这幅画他没打算挂在家里,只是当这次活动的纪念品。

    风羿甚至有种预感,若是他把这幅画挂到阳城家里,管家肯定不会高兴。

    毕竟,尾巴画得不够完美。

    陆跃不知道风羿的真实想法,他只以为风羿跟自己一样,买画回去镇宅。

    他看了看画铺里的那些女娲图。只看上半身还挺好看的,但是下半身,那蛇一样的尾巴……

    算了,还是挂钟馗图吧!

    买完画,陆跃带着风羿直奔另一处,“给你推荐一个特别有意思的!”

    片刻后。

    风羿和陆跃坐在一处排队。

    周围满是雄黄酒的气味。

    前方,一位穿着道袍的中年道士,正用雄黄酒给人画符。

    陆跃:“这位画符可厉害了!”

    风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