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1742、惊动

1742、惊动

 热门推荐:
    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就是因为人懂得用脑。

    苏乙在决定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想好要把摄青小魂毁在这几个结丹修士手里的。

    他根本没抱摄青小魂会活着回到秘境的希望,因为实力差距太大了。他只是想做牺牲一个摄青小魂,换取赵无为整个密店的这样一个买卖,就这他都不敢奢望有百分百的成功率,尤其是他发现付诸铭竟意外出现的时候。

    但也正是付诸铭这个意外之人的出现,竟成了引发其余三个结丹修士之间信任危机的导火索,这点苏乙都没想到,当真是福祸相依,危机并存。

    苏乙最善于把握时机因势导利,所以他果断暗算万大山并向萧东立出手,彻底引发四个结丹修士之间的矛盾。

    效果出奇得好。

    苏乙最忌惮的万大山直接被迫下线,萧东立也被惊走,四个强敌一下子解决一半。

    若非如此,四个结丹一起困也把摄青小魂困死了。

    剩下的赵无为和付诸铭一路追杀摄青小魂,其实摄青小魂根本没机会逃脱,因为他们一路都不给摄青小魂发动祭灵烙印的机会。

    激发祭灵烙印的传送是需要时间准备的,而且中途不能被打断,并非随时随地意念一动就行。否则苏乙之前在拍卖场又何必演一场戏骗人?

    正是因为如此,其实这两个结丹把摄青小魂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苏乙本尊是一度想过自爆摄青小魂的,因为他实在是找不到机会激发传送。

    快到万妙观地盘时,摄青小魂远远感应到前方有另一股强大结丹修士的气息,应该是万妙观在此地驻守修士。那时苏乙就知道,不能往前走了。

    元武国三大宗门虽不说同气连枝,但在对付自己这个“邪魔外道”的立场上,他们肯定会保持一致立场。

    好在孙浩办妥了事情,苏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他抱着最后试一试的想法,想要看看能不能唬住这两个结丹。

    要是不行,那就自爆摄青小魂,不给他们留下任何线索能找到自己。

    但也许是苏乙的戏太好了,也许是这两个结丹心态被苏乙搞坏了,苏乙的侥幸居然真成了。

    他唬住了赵无为和付诸铭,两个结丹患得患失不敢出手,给了苏乙暗中激活传送的准备时间。他甚至还来得及最后再来场心理战,挑拨挑拨这两人的关系再走。

    天星宗坊市这一役,苏乙可谓是大获全胜!

    他不但挫败了万大山联合萧东立、赵无为二人一起对付自己的图谋,还成功偷袭到万大山,并且给了赵无为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

    就算是意外招惹出来的付诸铭,苏乙也给他心里埋了一根刺。

    此刻付诸铭看向赵无为的眼神中就暗含着疑虑和戒备。

    摄青小魂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两人再三查探后,终于沮丧地确定他们追杀了一路的青色妖魂真的全身而退了。

    “这青妖魂明明随时可以走,但却一直在吊着我们,戏耍我们!”付诸铭幽幽地说道,“现在想来,他的目的就是给令徒孙浩争取时间,好搬空赵兄你的店铺。”

    赵无为显得格外颓丧,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长叹一声道:“我活了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之物,明明不甚强大,却偏偏如此难缠。我们两个结丹修士追杀千里,硬是没能奈何这妖魂。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赵兄既然早和萧师兄和万大山有所谋,难道还能对此妖魂一无所知?”付诸铭盯着赵无为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赵无为道,“万大山找到萧东立和我时,只说是一群人密谋抢走了他蕴养在他处的风髓,并且此人带着一个可以死而复生的女孩,疑似是一头出了什么问题的冰凤。”

    “化成人形的冰凤?”付诸铭顿时动容。

    “不错,完全化成人形的妖兽是什么存在你也清楚,这种妖兽若是正常状态,你我这样的境界连它一击都绝不可能挡得住!”赵无为深深看着他道,“但据说这头出了问题的冰凤失去了记忆,连凡人都曾囚禁它半年之久,付老弟你说,这样的机缘,你会错过吗?”

    付诸铭难掩震撼之色,眼中闪过狂热:“完全化形的冰凤……若是能趁此机会将其收为妖宠,哪怕是炼制成傀儡,也足以啸傲天南了!只是如此机缘,万大山为什么不独享或者找他同门之人,而是来找赵兄你和萧师兄呢?”

    “刚开始我和萧东立也有此怀疑。”赵无为道,“虽然这群人跑来我们元武国,但越国七大派经常仗着人多势广偷偷摸摸跑来咱们的地盘办事,也不给咱们打招呼,这次他们完全可以和以前一样暗地里行事,根本没必要跟我们合作。”

    “而且此事黄枫谷的李化元也参与进来了,他也知道那不死女孩的存在。但李化元干脆都没来元武国,只是封锁了越国和咱们元武国之间的边境,对于这边的事情根本不闻不问。”

    “李化元对这冰凤不动心?”付诸铭满眼狐疑,一脸不信。

    “万大山当初的说法是,这群人极其擅长隐匿,而且其中只怕隐藏着一个和我们同等境界的魔道修士,但此人一定身受重伤,或者出了其它什么问题而不能轻易出手,因为这群人在越国对付一些筑基小辈都艰难无比,可见实力不值一提。”

    赵无为接着道:“万大山说,魔道六宗最近接连在越国边境挑起事端,蠢蠢欲动,但越国七大派并不想和魔道冲突,因此对待魔道修士的态度非常谨慎,尤其是这次的事情透着诡异,他们怀疑此事也许另有阴谋,这就是李化元宁可放弃机缘也不愿参与的原因。”

    “至于万大山,他有不得不参与的理由,他的风髓即将成熟,这是他日后结婴的关键,他必然不会放弃。这群人现在跑到了咱们元武国,他自己一个人没什么把握能找到这群人,干脆就以个人身份找我们合作,这样一来万一真是魔道什么阴谋,也只是他个人行为,牵扯不到越国七大派身上。”

    “倒也合理。”付诸铭皱眉,“咱们元武国和魔道六宗中间隔着越国,倒也不怕他们越境挑事。这么说,那青妖魂就是那个受伤的魔道结丹修士的分魂?”

    “应该是这样,但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此人还有分魂存在,而且按照万大山的说法,这群人之前在越国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赵无为道,“但此人现在又暴露了分魂,又这么难缠,也许是恢复了一些实力。”

    赵无为看着付诸铭正色道:“付老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完全不必忧虑!”

    顿了顿,他咬牙切齿道:“原本我想要将那冰凤占为己有,所以才隐瞒此事没有报告老祖。但现在那妖魂害我损失惨重,它又这么难缠,我已不再抱有侥幸,我决定回去后就跟老祖禀告此事!”

    “一只出问题的冰凤,老祖一定会感兴趣的,老祖出手一定万无一失!到时候那妖魂自身都难保,你还担忧他来祸害你付家吗?你更不用担心我为了自保而听信他挑拨之言,跟付老弟你自相残杀,我不会那么愚蠢的!”

    付诸铭虽然没有彻底打消疑虑,但也放心了不少。

    “赵兄你多虑了,我岂会这么去揣测赵兄?”付诸铭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魔道妖人最可怕的不是他的修为和诡异手段,而是此人的奸诈心机!此人略施手段就挑拨万大山、萧师兄和你我反目,甚至自相残杀。这太可怕了!都说魔道之人心思诡谲,此人更是此中翘楚,谁知道他还会耍什么诡计来对付咱们?”

    “所以要尽快说服老祖出手!”赵无为咬牙道,“只要老祖肯出手,无论他有什么阴谋都没用!”

    “那就拜托赵兄了。”付诸铭抱拳道,“若是真能拿下此人,付某必定奉上厚礼感谢!”

    “好说好说。”赵无为道,“付老弟,要一起回宗门吗?”

    “不了,我要去查一查我那玄孙临死前都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付诸铭咬牙恨声道,“我不会让我玄孙白死的,凡是跟此事有关的,我都要让他给我的子规陪葬!”

    赵无为点点头一抱拳道:“那我们就此别过,付老弟,告辞!”

    “告辞!”

    付诸铭目送赵无为离去,眼神逐渐变得阴霾。

    “要是你赵家老祖也找不到那人,或者说不愿招惹一个陌生的魔道修士……你们赵家真的不会死道友不死贫道,拿我付某开刀吗?”

    他在原地思忖良久,才转身离去。

    几个时辰后,他打杀了白池山十余散修,查到了辛龙这个名字,找到了苏乙之前去过的辛家父女的洞府所在。

    只可惜他来晚了,辛家父女人去楼空,不知所踪,付诸铭掘地三尺也没能搜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他把愤怒再次倾泻到了白池山的散修身上,一番屠戮后,终于再次得到了一个名字——齐云霄。

    他发动付家所有力量,最终在元武国和溪国的边境上抓到了即将出境的齐云霄和小梅、小兰两个侍女。

    此三人在辛家父女撤离后,也听从了辛如音的劝告,打算出走溪国暂避风头,但奈何还是慢了一步。

    付诸铭将三人百般折磨凌辱,让他们尝尽非人的酷刑,最后又搜了小兰的魂,终于从小兰的记忆中得到了两个名字——苏乙、千幻!

    这是苏乙在给辛如音报丧之时,曾自报家门,并提到了千幻的名字,被两个婢女记住。但她们随即就在辛如音的安排下撤走去找齐云霄了,知道的事情也就这么多了。

    付诸铭很不甘心想要接着查下去,但这时他接到了宗门传音——太上长老赵家老祖召见!

    他不敢怠慢,立刻赶回宗门。

    他到的时候赵无为和萧东立两人都在,两人脸色都很难看,似乎在被赵家老祖训诫。

    赵家老祖还在洞府中闭关,并没有露面,付诸铭隔着洞府向赵家老祖恭敬问好。

    面对元婴老怪,他心中格外忐忑紧张。

    “你们三个蠢货,先是被万大山利用,又被那妖魂挑拨,天星宗怎么出了你们三个愚蠢的家伙?”赵家老祖毫不客气痛骂,“刚才我已收到化刀坞风老怪的传音,他跟我兴师问罪,问我赵家为什么要残害他们化刀坞的结丹后辈?你们让我怎么跟他解释?告诉他这是因为我们天星宗有三个蠢货?”

    三个结丹修士在外也是高高在上的前辈高人,但在赵家老祖面前却被骂得灰头土脸,连个屁都不敢放。

    “还出了问题的冰凤?简直愚蠢到家!无知无畏!”赵家老祖继续冷笑,“冰凤这种妖兽只有大晋北极冰海那一支,据说那冰海之主在大晋都无人敢惹,而且这等生灵极为护短,连我都不敢给宗门招祸,你们居然敢打冰凤的主意?要是真活得不耐烦了告诉我,我一巴掌把你们都拍死,省得你们连累宗门!”

    “老祖息怒,都是我的错,是我被贪心蒙蔽,才昏了头。”赵无为如丧考妣,跪伏在地颤声道,“求老祖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将功补过?你怎么补?”赵家老祖冷冷问道,“此事牵扯到冰凤,未必不是魔道所设祸水东引之局,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整个元武国三大宗门都有可能受到牵连!这么严重的事情你让我交给你这个被人家骗来骗去的蠢货?”

    “老祖……”

    “滚回家族守祠堂去,不突破元婴,不准走出祠堂半步,否则我亲手要了你的命!”赵家老祖厉声喝道。

    “老祖!”赵无为悲戚大叫,瘫倒在地。

    “还有你们两个蠢货!”赵家老祖不再理他,把注意力放在萧东立和付诸铭身上。“你们靠着李兄,我不便处理你们,此事等他出关,让他亲自发落!但眼下,你们两个蠢货去一趟越国,办两件事!”

    “第一,和化刀坞解释清楚此事误会,并带去赔礼!第二,此事我们已牵扯进来,那就不能不搞清楚那妖魂到底是何来历。元武国这边我自会派人去查,但那妖魂来自越国,那就得去越国追本溯源!记住,此事你们只是代表我们天星宗做个见证,并且及时往回传递消息,莫要在那边擅自行事,免得你们两个蠢货又被人利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