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六十八章 金人摧坚,五路围城

第六十八章 金人摧坚,五路围城

 热门推荐:
    世人皆知,秦始皇一统六国,平定四方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

    一方面弱化了民间的武力,一方面又以这天下之兵铸造出旷古烁今的战争兵器“十二金人”,强己弱敌,以期江山永固。

    因为是镇山河,故而金人总数为十二,暗合十二地支之数。

    金人样式不同,大小不一,最小的三丈多,大的超过五丈,依据对应方位,功能特性也有不同。

    金人彻底完工之日,始皇帝与东皇太一都曾断言:“万里长城,十二金人,传国玉玺,三者可保大秦江山万世永固。”

    最后当然没能实现,世间无不灭之王朝。王朝稳固的基石从来就不是死物,而是人心。

    顺带一提,阴阳家的航空母舰蜃楼也是在同时建造,毕竟当时中华大地的能工巧匠与巨量资源全在咸阳,当然要一次性利用。

    建造的目的对外宣称是出海访仙,其实是一场阴阳家早先就与始皇帝定好的交易。

    阴阳家全力助你夺得天下,事成之后,你助我出海东渡。

    始皇帝不愧是千古一帝,事成之后不仅没有反悔,反而在蜃楼之外,额外赐下一尊金人给阴阳家。

    当时在阿旁宫内担任方士,侍奉始皇帝近侧的云中君徐福问:“这样好吗?十二金人镇守四面八方才可保江山永固。”

    始皇帝大笑,答道:“天下皆是朕囊中之物,汝等奔赴之所在亦然。阴阳家不是出海访仙,是东征。既是朕之疆域,安置一尊金人有何不妥。”

    徐福叹服。

    只可惜,始皇帝气魄大,野心大,步子迈得更大。

    既要阴阳家开疆拓土,还想借阴阳家远离“空虚”的时机,把潜伏着的诸子百家、六国余孽钓出来一网打尽。

    结果一不小心扯着蛋了,先平六国,再搞各种大工程,消耗过多国力,导致民怨四起,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此外,始皇帝当时年纪已经很大,最终没能实现一战功成的理想,先行离世,最终前无古人的大秦帝国二世而亡,令人扼腕。

    一不小心扯得有点远,言归正传。

    卯,十二地支之四。

    对应的卯时对应二十四小时制的5点至6点59分,正是太阳升起的时间。

    昼夜交替暗合阴阳家阴阳交融,也寓意着阴阳家东征旭日升起之地,是最适合阴阳家的金人。

    关俊彦此番以阴阳镜为引,更是将金人卯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沐浴着阳光,拖曳着阴影,威严地站立在葵城之外。

    关俊彦晃动阴阳镜的一刻,金人开始加速。

    巨大的重量撞击大地,让后者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即便没有特殊能力,仅仅依靠重量就已足够可怕,考虑到金人和蜃楼构造的差异,前者的单位破坏力远在后者之上。

    一波刚过,一波又起,御门院众人彻底沦为变色龙,再度面容失色。

    趁着这个机会,关俊彦将手中的阴阳镜高高抛起,身形一闪,离开蜃楼废墟,朝着葵·螺旋城的中枢,白装安倍所在之处前行。

    与一分为七的女傀儡师错身而过的瞬间,少年低语道:

    “就是这个吧,初次见面的时候,你说想要拜见的——集机关术、阴阳道之大成的人智结晶。”

    “是啊,就是这个。”心结01喃喃回应。

    “机会给你了,能不能抓住,成就超越之机,就看你自己了。”关俊彦微微一笑,消失在视线尽头。

    “这么嚣张,就不怕我将机关道傀儡道合一后,去找你的麻烦。”心结03不满地撇了下嘴。

    “怕的话,就不会对你说那样的话。”

    心结06和雏莓一起缩了下身体。

    “来了。”最是淡漠的心结07和契约少女,一身纯白没有实体的雪华绮晶齐齐抬头。

    关俊彦的声音,不是从后,而是从前。

    从金人·卯的体内,更准确的说是金人的中枢,也是关俊彦的“中枢”。

    沉睡几十天后,中枢一魄终于完成了与金人的同调,继本体“操船”之后,第二个投入战场。

    “要小心哦,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你不是自诩世界最强傀儡师?很快败北的话,小心被我嘲笑一辈子啊。”

    “别太嚣张了,小鬼!!!”心结02性子最急,脾气最暴,“金丝雀!”

    翠绿头发,黄色阳伞的蔷薇少女第二位应声而出:“n之领域展开!”

    “战争傀儡!!!”x2

    一线领域张开,同样巨大的机械造物降临现世,与金人正面对冲。

    只不过体积相同不等于吨位相同,浑身由金属打造的金人无论是重量还是密度都占有绝对优势,两次就将战争傀儡撞飞。

    但这也为其他人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其他六人与六位蔷薇少女依次张开n之领域。

    有的召唤出傀儡城堡,有的召唤出傀儡兵团,有的召唤出各种实用的运输器具。

    二条城打的不过是七分之一,这才是御门院最强,世界最强傀儡师的全力。

    最后,召唤出傀儡王座,携真红一同登顶的心结05扫过一众后辈。

    “退下,这是傀儡师之间的战场,没有你们介入的余地。”

    “可,可是——”天海还想再说。

    心结05立刻打断:“没有可是。和我一样,关俊彦的分体不止一个,你们集中在这里,等于给他更多活动的机会。嘛,也要小心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具体如何天海你自己斟酌吧。今日之战,不管成与败,我都将止步于此了。”

    天海双拳紧握,最终吐出一句:“我知道了,祝您武运昌隆,姑奶奶——泰忠、水蛭子、有弘,跟我来,战斗才刚刚开始。”

    “这就对了。”金人中枢的关俊彦呵呵一笑,“开始吧,你我最初,也是最后的战斗!”

    金人脚步越来越快,迅速跨过蜃楼坠地留下的巨大废墟。

    面对女傀儡师机变百出的五百年积累,没有太多讲究,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拳,一力降十会。

    机关傀儡道的二元之一,将宏大走到极限的机关傀儡,全力出击。

    种花家上下五千年,无人可出大秦之右。(世界史,大秦同样牛逼,嗯,罗马也是大秦,东西大秦皆无敌说成立。)

    拳头击打在傀儡城堡之上,第二次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彻天地。

    继蜃楼破城后,金人再摧城。

    ◇◇◇

    御门院心结心结想单挑金人,牵制并借机完善自己的大道。

    遗憾的是,她的想法不等于安倍御门院的最高意志。

    十二金人的大名只要对种花家有点了解的人,都不会陌生,了解深入点,更会明白其中的含义。

    安倍晴明就是这样的人,哪怕走上魔道,泯灭人性,也无法抵挡这样的诱惑。

    蜃楼、葵·螺旋城他没放在眼里,一直在王座上等到现在,除了不想为蜃楼的同归消耗过大的力量,更多的是等待这尊阴阳家传承的最大至宝。

    所以,外面金人刚和傀儡城堡杠上,他便第二次打开地狱之门。

    有着两条灵脉的加持,这波的地狱之门更大,足以容纳成千上万的妖怪。

    是的,妖怪。

    不要忘了,安倍晴明本就是“百鬼夜行”之主,羽衣狐成立京都百鬼夜行最开始的班底就是晴明留下的。

    要知道当时的安倍晴明可是号称白天统帅人类,晚上支配百鬼,神一般的男人。

    作为一个隐忍千年,等待回归的老阴谋家,他绝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母亲葛叶狐化身的羽衣狐在明,掌握了“泰山府君祭”的历代家主在暗,此外他在彼世的千年也没有闲着,收拢了一大批部下。

    像是魔王山本那种的不过是马前卒,真正的精锐要等他重返现世,彻底参透生死轮回之谜才能打开冥道,以返魂之法重新接回现世。

    如今,条件达成了。

    从地狱返回现世的,本该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妖怪们。

    安倍晴明真正的班底,古老的“百鬼夜行”。

    “去吧,将操纵者杀死,将金人带到我的面前。”

    命令下达,这群饥渴的,迫不及待想要饱尝现世血肉的妖魔鬼怪嘶吼着冲了出去。

    一时间妖气弥漫,群魔乱舞,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

    心结01皱起眉头:“晴明先祖……”

    心结04语带调侃:“你要面临的压力似乎比想象中要大。”

    “无妨。”中枢一派轻松,“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记得我刚才的用词吗?战争,只有你和我可不算战争。你我只管安心对决,剩下的自然有人解决。”

    “这可是你说的,看招!”

    说话之间心结02已经带着金丝雀摸到金人脑袋的位置,一人拨傀儡丝,一人波动小提琴弓,流泻出刺耳的音符,亦是无形的杀招。

    然而,只起了个头,就被更加刺耳嘈杂的声音盖过。

    “污污污污污——”

    嘹亮悠远的号角,几乎通行世界的战争号令,传达到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东方,奴良组早已全员登上宝船。

    奴良陆生一声令下:“出征!”

    宝船起航,乘风破浪,极速奔驰。

    西方,京都百鬼夜行也已整装待发。

    体积体积最具大的骷髅王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右肩站着狂骨萝莉,左肩站着被黑色斗篷包裹全身的神秘人。

    头顶上的葛叶狐以其中一世女将军的形象显现,手提妖刀佛及罗。

    “我的仆人们,出发吧,黑暗就在前方!”

    群妖涌动。

    或许规模不如巅峰时期,或许首领的力量早已衰弱,但留下的都是葛叶狐最忠实的拥趸,哪怕前方是一条不归路,他们也会欣然前往。

    这边是妖怪间的羁绊,“百鬼夜行”真正动人之处。

    东西被妖怪所占据,人类自然不会落于下方,各自占据南北。

    南方,神乐家沉寂多年的当主终于离开静室,背后一轮红日熠熠生辉,照亮了整座天照神宫,也照亮了神官巫女们的前路。

    他的身后,神乐家的浪荡子终于卸下伪装,与妻子神乐红子各自展露巅峰之姿,那份气态无论是以神乐双子为首的第二代,还是以神乐澪为首的第三代都无法比你。

    这才是二十年前,日本第一人的风采。

    隔了小半座东京城,正在超自然灾害对策室内办公的神宫寺菖蒲心有所感,默默推动轮椅来到窗前。

    今日的阳光似乎格外耀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抽烟,明明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

    北方,银月降临。

    八神刹那全力施展月华印记,为师父八神疾风,为奈叶、菲特、恭也、美由希的叔叔阿姨,创造出最佳输出环境,也为身后的一支只有二十多人的精锐小队提供最好的掩护。

    其中,一位有着大波浪,右眼带疤的女性似笑非笑地看着月下的女忍者,双手不经意地环抱胸口,挤出一个惊人的弧度:“我觉得我优势很大。”

    比东南西北更快的是“中”!

    因为葵·螺旋城也在中央,所以“中”近水楼台先得月。

    占据这一黄金位置的,是由分魂中另一名拥有肉体天冲所率领的大江山鬼众。

    虽然是新晋的第四大鬼王,没有群众基础,但手持两把鬼灭之刃,三大鬼王力挺,毫无疑问地站在了c位。

    “安倍晴明好像从地狱召唤了什么东西出来。一般来说,地狱出来的玩意都会和恶鬼挂上关系,更符合大众认知。”

    “呵,他们也配!”没了鬼种,依旧是第一鬼王的伊吹萃香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

    “嗯……以前可能不配,现在不好说,我们不一定打得过啊。”

    死了又活了的第三鬼王星熊勇仪熟练地搂着姬友的脖子,后者比三月份的时候又大了一圈,搂起来没有身高差,很舒服。

    “那就要看我们的弟弟虎熊和妹妹石熊啦。”萃香用朦胧地眼神看了眼右侧鬼女红叶和侧前方的关俊彦。

    红叶一脸烦躁,不管是哪位鬼王,都让她觉得不太舒服,偏偏自身的鬼之血脉又渴望与她们亲近,让她很是矛盾。

    当然,不满归不满,在知道关俊彦的谋划之后,她该出的力气半分都不会少。

    关俊彦转过脸,看着搂在一起的姐姐妹妹:“说出这样的话,和我认知中的勇仪姐不太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认知实力是一回事,怕不怕又是另一回事。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这才是我们大大江山。”

    星熊勇仪说着双手发力,将伊吹萃香高高举起,径直丢向并不遥远的地狱鬼怪群。

    伊吹萃香在半空中一扭,身化大蛇俯冲直下。

    与此同时,关俊彦伸手按住脸颊,具现出牛头鬼面,而后脚踏虚空紧随其后。

    不需要特别发号施令,鬼王的动向就是鬼族的最高意志。

    星熊勇仪,鬼女红叶,以及大江山集结而来的鬼众纷纷投入战场,与地狱鬼怪群撞在一起,掀起了一场恶鬼与恶鬼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