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六十七章 金人,屹立于大地

第六十七章 金人,屹立于大地

 热门推荐:
    种花大陆,京畿之地。

    轻纱遮面的月神背过脸去,不再看“掌观山河”中的画面。

    她当年也在蜃楼之上,为阴阳家而战。

    蜃楼之上至今都有她的房间,还挺大的。

    现在都没了。

    一时间难免有些感伤。

    “你们还真是舍得。”白发背剑的道家祖师晓梦也有些感慨。

    她和月神、东君算是一个时代,只是年纪稍小一些,很清楚当年阴阳家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才打造出这一机关术的结晶。

    “跟不上时代的东西早晚都会消逝,与其沉寂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不如散发出最后的热量。”

    青衫的张良乍一听是在说风凉话,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讥讽,反而一丝不苟地对着从空中坠落的蜃楼,对着蜃楼背后的月神以及不曾露面的东君、早已逝去的阴阳家前辈作揖。

    敬他们,敬那个风流的时代,也敬自己。

    他没能赶上开头,好在没有错过最盛大的群雄逐鹿,成了时代中最耀眼的三颗星,并在最辉煌的时候激流勇提,归隐山林。

    贡献上,“汉初三杰”中他未必居首,但论起人生几何,潇洒风流,秦末汉初无人能出其右,他才是真正的“国士无双”。

    月神轻轻点头:“是啊,师姐也是这么想的,她嘴上说着放不下。其实不是放不下阴阳家的过往,只是想要一个真正的落幕罢了。有这么人见证,有新任的云中君,有传承截教道统的罗翠莲接过担子,足够了。”

    原来,那场东渡之战,蜃楼虽然坚持到最后,没有沉没,但也只剩最后一口气,强行依托于灵脉保持漂浮。

    事后东君月神有尝试修缮,但需要的材料太过惊人,船上也没有能主持这种大项目的机关师。而阴阳家当时的状态无论是重返中原,还是继续进击都是困难重重。

    东君与月神商议后决定,东君留在日本守护蜃楼和阴阳家的财产,月神则带着阵亡的阴阳家成员的灵柩与骨灰返回种花大陆,之后再各自想办法,看能不能凑足修复的资材和人员。

    不过,由于阴阳家大举东征,导致国内空虚,已经失去了横压一世的资本。支持阴阳家的大秦也很快被大汉取代,再往后就是另一重意义上的“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阴阳家只能被迫蛰伏。

    东瀛这边更糟,两千多年前的东瀛实在是太穷太破,要钱没钱,要人才没人才,另一方面高天原也没被完全攻破,东君只好将蜃楼隐藏起来,一边疗伤,一边徐徐图之。

    这一图,便是一千多年。

    期间,东君和月神都做了很多努力与尝试。

    比如东君扶起邪马台一国,借力卑弥呼女王朝大陆派遣使臣,准备以这种方式获取种花家的支持。

    比如月神效法阴阳家曾经做过的那样,扶持野心家,靠扶龙换资源人才。

    可惜东渡之战似乎大大消耗了两人的运势,每次都是开局不错,每次都差了点意思,最终功亏一篑。

    邪马台使臣几次到访大陆,每次都赶上朝代交替,第一次见燕王公孙渊,第二次见魏明帝曹睿,第三次已经是三国归晋,第四次是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再往后就没了,邪马台不再是东瀛正统,日本武尊扶植的狗奴国才是。

    月神精擅命理,又近水楼台,看上去是比东君要好一些,可要改朝换代势必会造成天机紊乱,就算是月神也很难窥出脉络。

    再者,种花家能掐会算的大佬并不少,相互干涉,连大前辈都自诩算不准算不得。

    月神第一个选中的真命天子名叫王莽,此人有大理想,大抱负,大手段,也有着恶蟒吞龙之相,最终确实当上了皇帝,可惜好景不长,真正的气运之子不是他而是光武帝刘秀,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月神第二个选中的真命天子叫苻坚,诛杀暴君,统一北方,投鞭断流,距离统一天下只差一步,绝对是天降猛男模板。然后淝水之战被谢玄暴打,功亏一篑。

    往后的南北朝就不说了,反正没赢家,心灰意冷之下去东瀛转了一圈陪东君过了些小日子,又沿着欧亚大陆游历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持续这么多年的割据乱世居然结束了,隋文帝杨坚继位,月神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道心失守。

    再往后是隋末之乱,月神押注寇仲。安史之乱,押注安禄山。唐末五代十国倒是压对宝了,压了赵匡胤,但宋朝嘛大家都知道,强唐弱宋,都不是统一王朝。

    虽然赵氏一族遵从与阴阳家的约定,大力发展海洋贸易,经济昌盛,但畸形的社会结构,汉人羸弱的局面让月神很是难受。

    再加上年龄增长,世事变迁,眼界开阔等等诸多因素,月神的心态发生了转变,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应当着眼于未来。

    她再次奔赴东瀛,将想法传达给东君。彼时东君刚和武尊试探性地交过手,准备借着千年大潮乘势而起,听闻月神的想法很是失望。

    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结果月神独自回国,东君心灰意冷。人在异乡,独自奋战,身边的人一个个老去死亡,本想着至少还有一个理解者,同行者,现在这硕果仅存的一个也没了。

    更糟糕的是,东君其实知道月神说的是对的。过去一千多年,技术更新换代,修复蜃楼的资源足够建造出更多更强的好东西。

    退一步说,就算把蜃楼修好了,又能怎样?阴阳家不会发动那么大规模的征战,敌人也不是公元前的憨憨,只会硬刚。

    和人比起来,还是神更好打一些,而自己和月神的所作所为反而加速了东瀛民智开化的进程,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于是,东君放弃了原本搏一搏千年大潮的计划,安心开着自己的小店。

    任你是人鬼大战(大江山攻伐),人妖大战(御三家与妖怪争斗,那须野之战),还是皇权旁落,幕府兴起,我自冷眼旁观。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东君始终不动,反而让日本武尊疑神疑鬼不敢轻举妄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武家兴起,皇权旁落的进程。时至今日,武尊都不明白东君是怎么想的,那么能搞事的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就转性了。

    再后来,安稳下来的东君心态越发平和,也看到了月神游历世界时看到的光景,最终与师妹和解。

    月神劝她回来吧,东瀛太小了,待着没意思。

    东君摇头拒绝了,蜃楼修不好没关系,但我阴阳家的家底不能白白便宜外人,也有几件因果没有了结。

    你不用担心我,先回吧,好好发展阴阳家,将祖辈们辛苦积累的学问技巧发扬光大,我自有计较,需要帮忙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月神知道师姐决意已定,只能回国等待,一等又是一个千年,等到第二次千年大潮才等到了师姐的求助。

    这一次,是真的要有个了断。

    一阵静默后,雌雄莫辨的中性存在开口道。

    他是全场除大前辈外第二古老的古老者。

    “蜃楼之后,就该是那个了吧,既九鼎之后,又一镇守四方之物。”

    “没错。”大前辈欣然点头,“这等镇国之宝都能赐下,嬴政不愧是始皇帝。”

    目光重新聚焦“掌观山河”。

    春日的阳光明媚灿烂,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再看上一年也不腻。

    但对于葵·螺旋城,这已是最后一个午后。

    遭受超弩级质量攻击的葵·螺旋城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随着浮空态势的破坏,浮空城再也无法维持原来的平衡。

    不堪重负的城池开始晃动,以撞击点为中心,强大的冲击辐射向整个城池。如膜般的水幕率先散落,涌起阵阵惊涛骇浪。

    高大坚实的城墙轰然倒塌。兼具适用与美观的城内水道成了最大的杀手,因为水幕的逆流席卷城池各处,造成各种断裂扭曲。

    数不尽的碎片障壁了整个天空,这座刚刚现世,还没来得及惊艳世人的浮空城最终没能逃过崩坏的命运,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中,渐渐分崩离析。

    不幸中的万幸,尽管建筑结构被破坏得七七八八,最核心的灵力回路却被最大限度保存下来。

    汲取自灵脉的螺旋灵力依旧在生效,虽然敌不过蜃楼与葵·螺旋城的双重重压,但也起到了良好的缓冲作用,避免了自由落体的凄惨结局,勉强保住了中枢与一半的主体部分。

    而蜃楼则彻底完成了它的旅途,“旧伤”未愈,再添新伤,彻底变为一片废墟。

    “库所!”

    “岂可修!”

    “巴嘎雅罗!”

    天海、泰忠、水蛭子等御门院家主修为精深,又都掌握了飞行技能,不至于倒在这种打击中。

    但他们的精神却比脚下的葵·螺旋城好不了多少。

    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来机会扬眉吐气,结果眉毛刚扬,气都没来得及吐,就被人打脸抽了回去,这帮各自身居高位一个时代的家主们如何能忍。

    唯一能够保持淡定的是心结心结,一化为七的她以整齐划一的声音说道:

    “愤怒的源头是恐惧,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无法调整好心情的人都回去吧,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激烈。”

    七人份的合声压倒了各自为政的声音,天海第一时间靠近,道:“用我的结界术配合你的傀儡术,尽快重整防线。”

    “来不及了。”七人同时抬头,望向蜃楼废墟中一处堆料较多的地方,“别躲了,我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说出那样的话,你不会以为随便敷衍过去吧。”

    轰得一声,废墟一角从内部炸裂。

    烟尘弥漫之间,身穿皂角袍的少年脚步飞扬,神态更是飞扬。

    “我没想过敷衍,而是想多给你一点准备时间,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好大口气。”

    不等心结答话,御门院水蛭子先嗤笑出声,身化五行拖曳流光而来。

    关俊彦看都不看,任由五行之光撞击己身,不动不摇,半步不退,接着反手一巴掌将水蛭子拍飞出去。

    御门院一众瞬间变色,水蛭子的实力在御门院中位居第二,就这么轻易地被拍飞,可见敌人的恐怖。

    偏偏关俊彦还“谦虚”地说着:“身化五行,自成轮转,这道相当了不得,如果五行的品秩再高一些,倒霉的就是我了。”

    “少在那假惺惺。”水蛭子揉了揉被砸中的胸口。

    “不不,我可是一片好意,告诉你未来的出路。”

    五行轮转厉不厉害,那肯定是厉害,拥有五行轮的人对敌单一属性大多占据优势,可以打五行克制,可以自成体系生生不息——前提是双方的五行的质与量不会相差太多。

    水能灭火,但火太大也能蒸干水分。

    阴阳家火部有一门绝学“炼铁手”便是脱胎至此,练到极处可御火、断土、绝木、融金、灭水。

    关俊彦的如今的状态也是如此,他已经炼体大成,真正成就金灵之身,哪怕还未证道超越,金行概念的品质和强度也是天下第二,日本第一。

    水蛭子的五行虽然不错,但距离关俊彦后天返先天的金行还差了不少意思。

    说白了,不管是单一属性,还是五行轮转,最后都逃不过精纯二字。

    “既然你不听,那就滚你的吧!”

    一身金行灵力浓郁磅礴,剑气随心而动,钉向头部、咽喉、心脏等各大要害,速度之快,水蛭子甚至没反应过来。

    幸好一道傀儡线绵延而来,拉了一把水蛭子,才让他逃过剑气穿心之厄。

    关俊彦看了一眼丝线来处,编号05,契约对象是蔷薇少女第五位,红衣红裙的真红,拥有分体中最强的气场。

    “我是御门院第六代家主。”

    一句话将立场表露无遗,我是他们的祖宗,不能任由你杀死我的后辈。

    “理解。”关俊彦点点头,“不过,如果我是你,会立刻让他们离开这里。接下来要出现的东西,他们应付不来,你也不会让他们在这里碍·眼·碍·事,不管是哪·个·你!”

    着重咬的几个音,以及提前传达到的话,让一分为七的女傀儡师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七双瑰丽的眼睛死死盯住关俊彦。

    “刚才只算是满足前辈们的心愿,为逝者送葬,现在才是战争开幕。”

    少年扬起手,取出一面阴阳镜,再次宣告。

    “来吧,两千年前机关术的最高杰作,大秦帝国镇压四方的最强战争兵器之一,金人·卯!”

    阴阳宝镜,光耀八方,镜光所及的远方,一尊高达五丈的金人大踏步走来。

    金人,屹立于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