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六十一章 不用打,也是我的人

第六十一章 不用打,也是我的人

 热门推荐:
    “我赢了,你就是我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敢说啊。”

    没有开灯的房间中,想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想不到那个只会胡思乱想,不会付诸行动的少年能说出这样的话。”

    “错,他不是不会付诸行动,只是当时打不过,所以不敢。”

    “也有道德准则上的考量。他会用名为底线的东西束缚自己的行动,一点都不像是阴阳家力量之下,无拘无束的修士。”

    “都一样,我们不也被束缚着,全都集中在这里。”

    声线声调各有不同,音色却是如出一辙,说是再争论,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说起这个我就生气,我们已经拼过一次命了,还要拼命,太过分了。”

    “是我在拼命,不是你们。”

    “有区别?都是一个人,你死了,我们也会受影响。不能因为是先祖,就为所欲为。”

    “噤声,这话不能给先祖们听到。”

    “无所谓,反正雄吕血大人已经知道了,小男人脑子不是挺好使的么,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应该是报复吧,怨你不告而别。”

    “现在不说我们是一个人了吗?”

    “我觉得是试探,试探我们的态度,也试探雄吕血大人的——听小雏说,她受伤后就一直躲在关家养伤,却什么都没做。”

    “也许做了什么,但没说,简直像是——”

    “知道你想说我。”

    “还有我。”

    “不对啊,怎么我们安倍家的女人都和关家的男人有关。”

    “你问我,我问谁?”

    “你说话的风格和某人越来越像了。”

    “说我等于说你自己。”

    “stop!说正事——他是认真的吗?”

    “当然,所以才会在最后才让小雏带话。”

    “重点是在输赢,还是在输赢之后的代价?”

    “以我对他了解,是后者,但对我们,大概率是前者。虽然都是我,但只要我们一天不重新归一,便是不同的个体。可一旦重新归一——”

    “——又会以怎样的‘我’显现呢?”

    “可以在下次见面的时候先问问他,小雏说了,他也和我们一样。”

    “没有异议。不过,下次要出动几个‘我’呢?”

    “全员!”

    “咦?全员的意思是,连山阴之地的你也要……”

    “束缚我等的执念只剩一个,所有的限制都已解除,只差最后一个契机。”

    “同意,太过保守也未必是件好事,而且他也说了,可以七对一。”

    “就这么办吧。”

    “同意。”

    “同意。”

    “同意……”

    “等等,如果他分化的数量比我们更多怎么办?”

    “那就再多造几个我,比数量,我们怕过谁?”

    “就让他见识一下,傀儡术的巅峰。”

    幽暗的房间中再次响起银铃般的笑声。

    一点烛火凭空出现,为房间带来片刻光明,映照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

    无数的零件,无数的残肢断臂,无数的人偶,以及并排躺着的数以十计的女性身体。

    而这,仅仅是这不可视领域的冰山一角。

    ◇◇◇

    三天之后,关家历史上最年轻的当主,关浩二返回奥多摩。

    在哥哥的房间里对着被挖空的地板发了一会儿呆,才从丹羽中邦手中接过信件,却没有急着打开,而是迈步离开房间,来到被多重术式保护着的地下深处。

    这是关家式神培养之所,也是化名为缚骨清姬的安倍雄吕血的居所。

    “蝎,带萤草出去玩一会儿,绵,守住大门,谁都不让进来。”

    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少年家主才在最深处的一张单人木床的边缘坐下,拆开信件。

    只有一张纸,潦草的几句话。

    两不相欠。

    我走了。

    别来找我。

    否则就是敌人。

    读到最后一行,又将信翻转,确定没有其他留言后,信笺从无力的指缝间滑落,被一只白皙到过分的手接住。

    “主人。”手的主人轻声呼唤。

    “小雪,我做错了吗?”

    关浩二抬起脸,看向这位从小便陪在他身边,说是式神,其实是比家人更加亲密的女性式神。

    “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能做到,结果很干脆地失败了,还给兄长脸色看,明明知道兄长也是为了家里的安全着想。”

    “主人没有错。”雪女虽然是冰雪之躯,声音却很温柔,“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大少爷是大少爷,主人是主人,主人无法成为大少爷,大少爷也无法成为主人。只要主人认为没有错,那就没有错。”

    “如果我认为我有错呢?”

    “那也没关系,冷静下来,然后道歉,再想办法弥补改正。只要是人,都会犯错,大少爷不会介意的。我没成为雪女的时候都不知道和父亲母亲吵过多少次,最后他们还是接纳了我这个拖家族后腿的女儿。”

    “谢谢你,小雪,一直陪在我身边,一直都在包容我。明明一直都对雄吕血前辈心怀戒备,却一直帮我保守秘密。”

    “因为我们的灵魂是联系在一起的关系啊,比任何联系都要紧密。”

    雪女张开双臂,将关浩二抱在怀里。

    和关俊彦不同,关浩二的性格其实没有那么坚强,小时候还会因为梦到可怕的式神睡不着觉,每到这个时候,雪女就会抱着他,哄他入睡。

    “而且,人都有秘密,我也没有告诉过主人,我和雪之下家的关系,还借着闹别扭的机会偷偷溜了出去,所以,我们扯平了。”

    “把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就扯平了。”

    关浩二埋在雪女平坦的胸口,毫无阻碍地说道。

    “我会说的,但是现在,你需要先弄清自己的内心,该如何对待安倍雄吕血离开的事。虽然大少爷没有明说,但留给主人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是啊。兄长的表情,和之前与妖僧对决的时候一模一样,沉静地燃烧着怒火,所发泄的对象恐怕就是安倍家。”

    “所以,你要怎么做?”

    “找到缚骨清姬,然后带回来。安倍雄吕血是谁,我不管,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式神,和小雪你一样。我能把离家出走的你带回来,也能把她带回来。”

    关浩二抬头,脸上的狂气并不比关俊彦少多少。

    “绵,蝎,你们会和我一起来的吧。”

    “嗯。”契约的一端传来了蝎女浅淡的声音。

    门外响起的则是一反木绵那阴森中带着妖娆的回答:“和雪女姐姐不同,那个女人一直摆架子,很讨人厌,我早就想给她两巴掌。”

    至于为什么不问雪女?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哪怕是地狱,雪女也会和他一起去的。

    打赢了,你就是我的人。

    我这辈子可能都做不到兄长这么霸气,但是我比他幸运,因为她本来就是我的人。

    这份残存在灵魂中的式神契约就是最好的证据。

    “小雪,把酒吞童子留下的那个拿给我,八杰集的力量,我必须要掌握,越快越好。”

    ◇◇◇

    平平安安洛圣都。

    自由平等美利坚。

    这本来是国际社会对自由灯塔国说一套做一套的嘲讽。

    自由是真的自由,灯塔却不是真的灯塔,平等就更是开玩笑。

    以黄赌毒中,人身危害性最大的毒来说,这玩意有害是世界共识。

    自由灯塔国表面喊着要严打毒品,结果严打了四十年,越打越多。

    来看一组官方披露的数据。

    联邦政策层面上禁毒资金连年增长,从2001年的180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超过780亿美元,接近种花家政府科技支出的一半。

    结果却正好相反,钱给得越多,禁毒效果越差。

    吸毒人数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逐年增加。

    2013年,自由灯塔国的人数不到全球的二十分之一,消耗的“止疼药”却是全球的一半,全美至少有二千一百万人是某种药物成瘾。

    2014年更具有纪念意义,这一年美国死于吸毒的人数正式超过车祸。

    截至2018年,吸毒人数已经来到3200万大关,有越来越多的州加入放弃治疗的行列,开始赞成毒品合法化。

    由此可见,自由是真的自由,数据都公开,该给钱给钱,该禁毒禁毒,纳税人该骂就骂,该放弃治疗就放弃治疗。

    当然,有多少效果又是另一回事。

    至于平安,想都别想,只看毒品就会资深多少犯罪,美国的“禁枪”又和“禁毒”差不多,洛圣都正是这一“自由”的黄金体验。

    咒禁道能在五十年内高速膨胀,黄金体验卡vip套餐功不可没。

    但在不久之前,洛圣都的额黄金体验卡似乎到期了,

    原本连政府都管不了的混乱风气,因为一个女人的回归遭到清洗。

    从今天开始,洛圣都的地下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的声音。

    最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人当回事。

    因为这等于挑战洛圣都维持了近百年的规则。说是地下,其实早就把地上地下都卷了进来,黑白勾结是常态,哪个议员背后没有黑势力牵扯?

    四舍五入,约定于和整个洛圣都为敌。

    就算你是咒禁道的新任当主又如何?你咒禁道对日本这样的狗儿子下手都能损失惨重,早就丢人丢尽了,赶紧从现在的位置上滚下来。

    面对这样的质疑,女人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很平静地返回驻地,平静地等待夜幕降临。

    然后,血色开始弥漫。

    女人带着一帮子外界眼中的残兵败将,一条街道一条街道扫荡过去。

    把喽啰打趴,给话事人两个选择——臣服还是死亡。

    不是没人反对,不是没人抵抗,不是没人搬援兵,但都没用。

    正面对抗的,被正面打趴下。

    背后玩阴的的,被同样的手段加倍奉还。

    任你是黑道大哥,还是市长议员警察局长,遇到这个女人都没辙,干掉的干掉,分化的分化,拉拢的拉拢。

    最夸张的一次,洛圣都警局直接调集了一半的警察,局长亲自带队想要强行抓捕那个女疯子,结果女疯子没费一兵一卒,平静地走进局长办公室,只用了几句话,便让局长撤销行动,从此警察再也没对咒禁道的行动提出过任何异议。

    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咒禁道将洛圣都彻底纳入掌控,重新订立了规矩。

    地下世界可以有,生意可以做,但必须遵守她定的规矩。

    政府做得到的事情,我要做,政府做不到的事情,我也要做。

    这一次,没有人再当成耳旁风,更不敢明着忤逆,下水道里的血还没有流干呢。

    有人崇拜她,有人愤恨她,但所有人都必须要承认一个事实,这个女人超越了她的父亲,超越了上一任当主,创造了一个不可能的奇迹。

    洛圣都的治安真的变好了,真的平安了。

    闹市区,主干道有警察,其他地方有极道人员,双方默契地维持治安,接下来的半个月犯罪率大大降低,单身女性不带防身武器也能走夜路,你敢信?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加入她的麾下,的确,我们是喜欢自由,但我们同样希望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没有后顾之忧的玩乐才是最开心的。

    于是,一个名号不胫而走,洛圣都的影子主宰,the iron queen。

    咒禁道上下更是对她心怀敬畏。

    不过是尊敬崇敬多于畏惧,而非上一个时代的恐惧多于尊敬。

    组织内部议论的声音也从“我们不会要完蛋了吧”“我们还能坚持多久”“要不要逃跑”演变为“女王万岁”“照这个趋势,整个加利福尼亚州也稳了。”“接下来就是西海岸。”“还有欧洲”。

    咒禁道的成员们都相信,女王会带领他们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在的女王一定坐在她的王座上构思下一步计划吧。

    自信满满的部下们怎么都没想到,女王压根就没在王座上,而是只穿着一件单薄地衬衫,抱着一只小白狗躺在床上,像是一条大号咸鱼:

    “好累,好想睡三天三夜,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你说对吧,白叡。”

    长了四只眼睛的白狗汪了一声,伸舌头舔了舔女人的手背。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一名与女人有着同样靓丽金发的少女走了进来,看到女人的样子,忍不住捂额叹息:

    “姐姐,你又在偷懒了,要是让部下看到,你苦心维持的形象就全毁了。”

    “看不到,这里只有静流你能进来,其他人谁敢?”

    女人混不在意地把白狗放在地上,看了眼妹妹手中的一沓文件,缓缓坐起。

    “这次又有什么事?”

    “墨西哥那边出了点问题。南美南部的军阀有和我们接触的意向。还有马克凯琳公司的最新邮件。”

    “马克凯琳那边随便做做样子,大家心里都有数。南美那边你看着处理,北美这边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手伸不了那么长,最多提供点军火,直接转给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分部,他们会比我们热心百倍,还能欠我们个人情。”

    “那墨西哥……”

    “我会抽空处理,一群贪得无厌的蠢货,稍微给他们点优待,就以为天堂比美国更近。”

    “好的,姐姐,需要带多少人。”

    “十个……”

    说话的时候,女人还有些漫不经心。

    但刚一说完,身体瞬间绷紧,接着用最快速度打开手机,点开一个从来没有用过软件。

    看到一行意义不明的数字,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新成立的特战队,还有我的近卫队全员集结,静流你也跟我一起来。”

    “姐姐?”妹妹一愣。

    区区一个墨西哥地方武装,有必要动用这么庞大的战斗力吗?你这是要去平推一个地区?

    愣了一会儿,妹妹终于反应过来,她想起了一条秘密约定,也是姐姐唯二没有履行的约定。

    “是不是东方……”

    “是,总算等到了,啊啊,不愧是老板,好大的手笔,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女人不自觉地托住脸颊,面目潮红,看得妹妹都有点不好意思。

    “但,但是最近的局势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特战队也没有完全训练好,这个时候抽调力量——”

    “没有训练就到战场上去训练,你也知道,区区一个墨西哥,就拿来给你和特战队练手,顺带作为障眼法。”

    瞥见姐姐不带丝毫玩笑意思的眼神,静流只能点头应是。

    “洛圣都这边……”

    “我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处理好。这一点,真是要感谢我们那个死去的老爹啊,因为太顾忌我的眼睛,反而不敢把消息告诉任何人,我才能这么轻易地握住那么多人的把柄。”

    读心在社交上绝对是最强的能力,没有之一。

    只要是人,有几个没有弱点?

    爱钱爱权爱名都是轻的,丑闻特殊癖好之类的才是重头戏,只要你对社会属性还有需要,社会性死亡就是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就因为有“菩提之眼”,铁女王才能轻松拿捏一众大人物,多次转危为安,局面稳定后再恩威并用,自然能聚拢起越来越多的人心。

    别看洛圣都承平才半个月,已经有人自发地维护她,维护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平安。

    “又要开始忙碌了,让老板好好看看我们的成果吧,不知道老板的本体现在在哪?好想见他啊。”

    “是,是~”静流彻底捂住眼睛,这姐姐,真是没眼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