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七章 平稳的日常结束了
    实话实说,咒禁道这一波的配置还是相当可以的。

    高阶术士带队,埋伏的人手中有中阶术士两名,其他人也都算得上精锐,放到日本国内绝对是一流团队,世界规模也能进入二流,足够和日本的地方豪族,乃至排位靠后的大家族正面开战。

    不愧是在黑帮林立,地下纷争极为激烈的意大利站稳脚跟的强战分部。

    只可惜惹谁不好,偏偏惹上关俊彦,还选了后宫齐聚的糟糕时间点。

    神乐澪和八神刹那都已经踏入中阶,本就出色的资质加上雄厚的底蕴与家学让她们拥有了非同一般的战斗力。

    更重要的是,两人拿手的雷霆和紫炎都有破邪效果,对咒禁道的“黑魂”有相性优势。

    岩永琴子本体依旧是个战五渣,但经由前任指点,她对于“调停之力”的使用越发纯熟。不但自保无虞,关键时刻来上一下子,敌方的战斗节奏会瞬间紊乱。

    团战打的就是配合和节奏,没有这些弱者根本没有对抗强者的可能。

    如果说这些还能靠着一高阶,两中阶拉回来,那么关俊彦的存在便是压垮胜负天平的决定性砝码。

    的确,他如今只有一魄,肉身也不在此处,没有红姬辅助连凝聚实体都难。

    但三魂七魄之一不代表他能发挥出的实力只有十分之一。

    神魂虽分,仍是一个整体,境界不会随着分化而降低,真正削弱的是依托于灵魂的精神力,依托于肉体的气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灵力。

    简单点说,神魂分化削的是蓝条绿条其他条,技能、熟练度都保留下来,只要蓝量够,就能正常出招。

    失踪多时的御门院心结心结便是这方面的典型,靠着傀儡师的技术,一分为七后做了七个一模一样的身体,最大程度弥补分化的损失,每个分体的战斗力都不弱。

    关俊彦不是傀儡师,没这个本事,但靠着平日的积攒和红姬的反哺,出剑砍人不在话下,这可是得到罗翠莲认可的剑术。

    打一般精锐,砍瓜切菜。

    对付领头的术士,也能让对方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再加上岩永琴子的干扰、八神刹那和神乐澪的协同,结果显而易见。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袭击者全部战死,无人生还。

    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在岩永琴子的无孔不入的眼线之下,根本无法遁形。

    这边刚抬脚,那边红姬直接飞刀取头颅。

    因为和忌野刹那的密约,关俊彦这段时间没少砍咒禁道的人,早就摸清了他们的战斗风格。

    这帮人确实很擅长征战,正面硬打,背后偷袭,诈败埋伏乃至战术撤退都玩得很溜,可惜有岩永琴子开图,所有算计都落了空。

    如果被发现的时候直接跑,倒是能保存下不少有生力量,奈何咒禁道内部对不战而逃的惩罚极为严重,等到势头不对打算撤已经来不及了。

    当关俊彦一剑破开地方最强者的防御,当神乐澪以雷霆撼动他的神魂,当八神刹那以忍杀之法割掉他的头颅,一场突如其来的激战终于宣告结束。

    岩永琴子伸手戳了下一黑一白两只拍拍犬的脸颊,道:“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发现异常。”

    “这就是‘咒禁道’么,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

    神乐澪望着眼前的无头尸体,若有所思。

    神乐家最近一直都很低调,除了新年大祭,没有参与外界的纷争,今天是正好赶上。

    “不过,依旧不是我们的对手,俊彦,我表现得很不错吧。”

    八神刹那仰起头,一脸快来夸我的表情。

    “不错不错,很厉害。”关俊彦竖起大拇指。

    八神刹那嘿嘿地笑了起来,一个旋转抱住身边的式神少女。

    “其中也有小红的功劳呢,最后的配合非常完美,我们果然是一家人呢。”

    最后的斩首一刀,使用的正是红姬。

    红姬隐蔽地撇了撇嘴,看了眼关俊彦,没有挣扎,默认八神刹那表达亲密的行为,反正也不会有损失。

    “善后?”岩永琴子问,小妖怪们干这个可擅长了。

    “不急。”关俊彦抬手阻止,眉头微皱,“咒禁道派人来杀我不奇怪,可为什么会选在学校?这可是犯忌讳的事,真搞出群死群伤,有自由灯塔国当护身符都没用。”

    “不一定是找你,可能是找我们。解决不了敌人,从敌人身边的人下手,老一套了。我刚才问了这两个小家伙,它们说有诅咒的味道。”

    琴子身边最伶俐的就是这两只拍拍犬,所以一直被她带在身边。

    “诅咒的外在表现很多,但根本不外乎生命与灵魂两方面。”

    神乐澪接过话题,有神乐兆这个爹,她在这方面也算是半个专家。

    “一般遵循两大原则,实力越强或者有特别的加护,越不容易中招。以及,为了避免误伤普通人,会在群体诅咒中设置筛选、过滤机制。”

    “原来如此。”

    关俊彦、神乐澪、八神刹那够强,岩永琴子有“单眼单足之神”的概念,扛得住。

    普通人被机制筛掉,不需要扛。

    反而是雪之下姐妹这种有特殊血统,却没有修行的半吊子倒了霉。

    阳乃临近觉醒,体质也不错,暂时顶得住。

    雪乃自由体弱多病,生命力先天不足,一点点影响就打破体内脆弱的平衡,诱发疾病。

    比企谷八幡和由比滨结衣可能是当时离得比较远,也可能是体质问题,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被关俊彦牵连的。

    “澪,拜托你了,我对诅咒和治疗没什么研究,不能让无关的人为我的恩怨买单。”

    “好。”神乐澪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干脆。

    “多加小心,刹那你也一样,最好一起行动有个照应。琴子——”

    不需要关俊彦挑明,琴子早已心中有数,表面上看她才是最容易下手的那个。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骷髅妖就这两天回来,杀生丸大人和邪见爷爷最近也到了东京,就怕他们不来。”

    “如此最好,那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你是想——”

    “来而不往非礼也。”

    关俊彦冷笑一声。

    这时,手机响了。

    一看号码,是自家的二号员工谏山黄泉。

    黄泉说了两件事。

    料理店也遭到咒禁道的袭击,不过被狐狸精顶号上线,以强悍的实力尽数诛杀,用时比关俊彦这边久一点,毕竟她只有一个人。

    忌野刹那通过她的杀生石,向白面金毛传递消息,她的父亲,咒禁道的当主终于发出召集命令。

    这样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咒禁道一反常态的动向,突然冒出来的意大利分部。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与咒禁道最后的对决即将开始,平稳的日常宣告终结。

    在情人节前夕。

    “你想玩,我奉陪到底,血染情人节,倒要看看是谁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