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四章 你永远都不知道女人会有多么主动
    “好吧,看气氛有些沉闷,开个玩笑,不要介意。这个其实是奖品啦,只要能做出一份合格的巧克力,就可以带一块千层塔走,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听到关俊彦这么说,教室里的气氛才缓和下来,随即又转为更加热烈动手环节。

    来这里的人,大多是心有所属,本就是干劲满满想要制作本命巧克力,现在多一个一看就很好吃的添头,那就是双份的快乐——有几个女生能拒绝甜品的诱惑呢?

    如何用美食勾人这点,关俊彦是行家中的行家。

    来试吃的诸位,记得感谢我啊。

    对着站在教室一边的男生组传递出这样的情绪,一转头却见岩永琴子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早就知道老爷会玩,没想到老爷这么会玩,小女子甘拜下风。”

    “什么会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在忙什么。”

    “因为知道所以佩服。”

    说到一般,琴子悄悄凑近,低声道。

    “美少女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哦,饱含爱意的巧克力哦,一次性收下这么多哦——只有这一点时间,都能玩出这种花样,再多给老爷一些时间,成为第二个商纣王也不是难事,不愧是收服白面金毛的人。”

    关俊彦:“……”

    还能这么解释?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说错。

    我是指导老师,品尝巧克力合情合理,一次来上十几个美少女的手制巧克力,这酸爽难以置信。

    “谢谢提醒,我会怀着愉悦地心情品尝的,多亏了你,心情更好了。”

    在岩永琴子面前,不用装正人君子。

    “取悦老爷是妾身应该做的,妾身还等着老爷临幸呢。”

    岩永琴子配合地故作姿态,嗲声嗲气。

    新年伊始,关俊彦专门去了岩永家拜年——神乐家和八神家都是熟门熟路,跟回自己家差不多,尤其是神乐家,天魂直接常驻。

    和岩永琴子的父母正式见面,琴子的父母都是非常好的人,容貌、气质、修养俱佳。虽然对女儿找了个花心大萝卜有所不满,但也知道女儿已经进入和凡人不同的世界,尽到为人父母的职责后,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关俊彦的态度维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点上,不排斥,不过分热情,以此来表达态度。

    关俊彦对此表示理解,这才是正常的父母,八神疾风、神乐兆才是异常。

    虽然正常的父母没能养出正常的女儿。

    直接在餐后的茶点中下电脑配件你敢信?

    还塔喵是发动麾下妖怪寻找到的,据说连妖王都挡不住的珍品。

    只可惜,关俊彦目前的身体是红姬用能力造出来的,吃下去的东西除了尝味道,全部都被剑气粉碎,白白浪费难得宝物。

    岩永琴子愣是等了半夜,都没个动静,跑去夜袭才知道,关俊彦的肉身还在海底行走,这会儿才走到日本领海附近。

    琴子哭笑不得。

    你早说啊,亏我换了决胜内衣,还让谏山冥在里间等着,生怕某人体魄太强太猛,自己顶不住,好换人。

    结果全白费了。

    也就是琴子心脏大,少一只眼睛一条腿也能笑对人生,换成其他人少不了落下心理阴影。

    关俊彦把脸一板:“那还不把你的本命巧克力速速呈上,别让本老爷久等。”

    “遵命。”

    琴子笑嘻嘻地转了一圈,都没回学员的席位,直接在讲台上取了点可可粉,用热牛奶冲了一杯,递到关俊彦面前。

    “这就是我的本命巧克力啦。”

    “就这?”关俊彦猜不出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琴子问:“液体的巧克力是不是巧克力?”

    “是。”

    “这个是不是我手冲的?”

    “是。”

    “手制巧克力完成啦。虽然是最简单的版本,但和你的巧克力千层塔比起来,简单复杂都一样,重要的是我的心意以及——我是第一个完成的事实。”

    有理有据,逻辑通顺,没毛病。

    女生们力求做好,琴子只求最快,反正自己是个四体不勤的大小姐嘛,靠脑子不靠手吃饭。

    “我的巧克力合格吗?”合法萝莉笑容俏皮,令人无法拒绝。

    关俊彦也不想拒绝:“合格。”

    切了一块千层塔作为交换,琴子开心地捧在手中,美美地尝了一口。

    “好甜。”

    一边吃,一边有意无意地炫耀着。

    “唔,耍这种小聪明。”八神刹那用力沾了点可可粉,狠狠地吮吸着。

    “不要分心,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就好。”

    神乐澪面色如常,手法不乱,眼睛盯着锅,手里快速打着蛋白霜,手法娴熟。

    话虽如此,不是每个人都有神乐澪这份静心功夫,凡事最怕比较,还是有不少人加快了步调。

    陆续有人找关俊彦请教调味的问题。

    关俊彦不再和琴子放闪光弹,抽身离去,游走于各个料理台之间,这边尝味道,那边指出不足,尽心尽责。

    不知不觉间,唯美食与美人不可辜负已经成了他的人生信条,顺带着也尝到了不少手制巧克力的半成品。

    味道上各有优劣,但心意却是实打实的。

    他本就擅长把心意融入菜品,失去了肉身反而对料理中“看不见”的部分更加敏感,也因此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事。

    比如,一色彩羽喜欢的居然不是叶山隼人,而是比企谷八幡,怪不得粘着八幡的时间那么长,也总是用条戏的语气和他说话,其他男性身上从未见过。

    又比如,比企古八幡这个死咸鱼竟然也有后宫男主的潜质,一、二、三……四?小伙子可以啊。

    还比如,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教室里的男生比女生要少一些,差不多十个左右,却不是每个都有女生喜欢,要么零,要么复数,两极分化严重。

    关俊彦再次确认了某些冷酷的现实。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受欢迎的和受欢迎的相互吸引,不受欢迎的和不受欢迎的报团取暖。

    这是个看脸的社会。

    看看身处花丛中的叶山隼人、津田隆利、雨宫莲、比企古八幡是什么颜值,再看看材木座一辉和其他龙套一二三。

    女人其实比男人想象得更加主动,她不主动,只是因为你不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