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人之下
    龙虎山。

    位于种花家江西省鹰潭市南郊。

    故老相传,道家主支之一“正一道”开创者,天师张道陵曾在此炼丹,丹成之时龙虎现,故而得名。

    不过当时张道陵没有在此驻留太长时间,丹成飘然而去,直至张道陵第四世孙张盛云游至此,见此地山川奇丽,河流灵秀,山丹水绿,紫气升腾,美不胜收,便将张家道统迁移至此,这便是“天师府”的由来,至今承袭六十五代,历经一千九百多年。

    门下出过无数道门高真,黄紫贵人,自古便有“神仙都会”“洞天福地”的美誉。

    因为张道陵在道教(道教,不是道家)的开创者地位,龙虎山一直都把持着“道教祖庭”之位。虽然不是没有争议,认为茅山历史更加古老,但开创者的地位太过重要,嫡系一脉子孙绵延,人才辈出,至今都香火鼎盛,无可撼动。

    尤其是最近的这几十年。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上一个百年属于罗翠莲,这一个百年首推张之维。

    天师府第六十五代天师,道号天通,成名接近百年,是公认的绝顶高手,道教明面上的第一人。

    出道至今,只有一败,败于庐山之颠,败给了武林盟主罗翠莲,因此有了个“一人之下”的异名。

    这并非耻辱,罗翠莲比张之维大了一百岁,而那一场问道,罗翠莲实打实地出了九分力,战后给予张之维极高的评价,并笑言:“想挑战几次都可以。”

    张之维也没和她客气,真就问过几次道,虽然每次都败北,收获却是不少,只是不为外界所知,无论是张之维还是罗翠莲都过了追求名利的年龄。

    因为这段善缘,这位名副其实的大天师主动走出天师府,走下龙虎山,接引最后一枚杀生石碎片,接引关俊彦的气魄之一,气魄。

    气乃种花家传统修行之根本,在诸子百家还未诞生的年代,古老的修行者们便以“练气士”自称。

    而练气一道,道家最得个中三昧。神魂分化远游之法也是一样,在道教中被称为“出阳神”“出阴神”。

    罗翠莲将气魄送到此处,用意不言自明。

    第一次见到张大天师的时候,关俊彦还有点紧张。

    因为他的样子太过贴合传说中的仙人,白眉鹤发,仙风道骨,飘然而至。

    不过很快,关俊彦就不紧张了。

    这位老人长得没罗翠莲好看,但性格有趣太多。

    见面就是一式“仙人抚顶”:“小友,你不容易,和罗教主一起,很辛苦吧。”

    一句话,关俊彦就懂了,这位“一人之下”肯定和自己一样,没少被罗翠莲的高标准严要求,斯巴达风折腾。

    “其实还行,习惯了就好。”

    “这是吃了多少苦,才能说出来的话。”张之维感慨道,“不过没关系,到我这就不用担心了。道家修行不求快,求稳,有时候太快不是好事,慢得下来,才能走得更远。”

    关俊彦本想拿时间不多说事,但看见老天师真挚的眼神,又给咽了回去。

    这位享负盛名的老天师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反正其他三魂六魄都不会求慢,自己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也未尝不可。

    不同于狐狸精的广撒网,也不同于御门院心结心结的被迫分魂,关俊彦分魂远游的目的始终只有一个——寻求不一样的可能性。

    慢,何尝不是一种方向?

    “谢谢老天师。”

    “走,先带你看看龙虎山的风景。”

    老天师大袖一拢,带着关俊彦的魂体一并驭风,绕山而行。

    正常游览龙虎山,应该是走香道翻山越岭,俯瞰祖廷全貌,饱览大好河山。

    偷懒点的,可以乘坐几条索道,也可以看个七七八八。

    奈何龙虎山名声太盛,不仅是道家圣地,更是国家5a级景区,世界地质公园,第八处世界自然遗产,游人如织,香客络绎不绝,慕名而来的修行者也不少。

    为了避免引起骚动,老天师只得高来高去。

    关俊彦没觉得哪里不好,地上看过的景观不少,乘风赏景还是头一遭,很是新奇。

    再加上心态上的转变,很快便进入游客心态。

    老天师则尽心尽责地当起了导游,一说一听,毫无违和。

    张之维虽然世袭天师之位,修得却不是什么天道仙道,而是修得一个真字,修真我,真性情。

    与人没有架子,偶尔还有些小逗比,比如——“高人就是要高来高去”,让关俊彦体会到了久违的放松。

    自从日本放寒假,好久都没这么轻松了,或许这才是老天师的真正目的。

    差不多云游到鬼谷洞时,又有一人御风而来。

    同样是身穿道袍,同样是仙风道骨,不过比张之维年轻很多,面如冠玉,灵气昂然。

    先叫了张之维一声“爷爷”,又对关俊彦道:“又见面了,关道友。”

    关俊彦回应道:“又见面了,张小天师,这一次应该没有叫错。”

    来人正是种花家未成年组第一人,天师府传人张灵玉,也是张之维的娣孙。

    从日本回国后,张灵玉很快破关,正式踏入天师境界,道法、武道并重,被不少人视为种花家接下来的扛鼎之人。

    即便如此,小天师待人依旧谦和:“比关道友还有差距,你在日本的事,我有所耳闻。”

    寒暄过后,张灵玉对张之维道:“爷爷,有客到。”

    “谁啊?我这里也有客人。”张之维不以为然。

    “没有报上名字,只说在北方和您有过两面之缘,和王也一起来的。”

    “北方?”张之维眉头一皱,“关小友,先回一趟天师府。”

    “听您的。”

    金光纵地,一眨眼的功夫,关俊彦发现自己来到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内。

    有个老先生坐在不远处,手里捧着一杯清茶。

    有过一面之缘的王也站在老人的身后,大气不敢喘一口,完全没有平时的闲散。

    见到这位老先生,张之维瞳孔放大,旋即深深地打了个稽首:“没想到是大前辈亲至。”

    关俊彦也在同时作长揖,不敢起身。早知种花家卧虎藏龙,没想到还藏着这样一位只需礼敬天地,不需向任何仙神佛魔低头的古老存在。

    “之维无须多礼,有事路过,顺道来看看。年轻人眼力不错,不枉焱妃和罗丫头一番苦心。”

    老人笑呵呵地,看上去很好说话。

    “我有一问,之维以前答过,现在问你们这些年轻人——何为大自由,何为大逍遥?”

    “任红尘磨洗,真我仍在,真性不改。”张灵玉答。

    “疏懒散淡过平生。”王也答。

    关俊彦等待片刻,见老先生依旧在望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答道:“从心所欲不逾矩。”

    “很好啊,很好。”老人笑呵呵地点点头。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