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二十章 走黑崎一护的路
    辉煌的圣光过后,暴力修女失去了踪影,关俊彦装束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白衣仍是白衣,却不是东方风格的宽袍大袖,而是西方的窄袖窄口的修身礼装,同样是白色的披肩随着灵力鼓荡猎猎作响。

    披风之下,一对完全由灵子构成的翅膀伸展舒张,不时有细碎灵子从翅膀的缝隙中抖落,姿态如同圣经中的神之使徒——天使。

    流泻而出的神圣气息更进一步刺激着邪魔外道,本就失去理智的它们更加疯狂,前赴后继,眨眼的功夫就将“天使”的身影吞没,将圣光的白侵染成黑。

    不过下一秒,更为耀眼的圣光爆发开来,重新冲破黑暗。

    黑暗没有就此退场,前赴后继,与光明势不两立。

    一切的一切,好似布都御魂与千本樱景严之争的重演。

    不同的是,关俊彦站在了布都御魂的立场上,以一己之力,对抗无边无尽的邪魔,让人忍不住捏一把冷汗。

    关俊彦最早在断魔渊中吃亏,就是因为敌众我寡,独木难支。

    尽管在小樱,神乐家的女人们加入后情况有所好转,仍然需要注意控制对敌的数量,避免消耗过大,不得不打道回府。

    这一波敌人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团队能够承受的上限——没有二小姐荣耀守卫者·改的话。

    关俊彦的每一位式神都各有神妙,通过金行概念与金行式神的同调共鸣,可以最大限度引出兵器的本源之力,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力量。

    与走数量路线的小樱不同,二小姐的能力“神之权能”走的是体量路线。

    简单地说,变大!

    敌人越多,威胁越大,天使的身体也会随之变得巨大。

    前赴后继的邪魔外道,每将天使吞没一次,天使的身体就会放大一次。

    邪魔堆积得越高,天使的体积就越庞大,最后竟是变成了一尊顶天立地的光之巨人。

    用种花家的说法,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而人类最古老的信仰正是巨大之物。

    多就是美,大就是好。

    当天使高到邪魔再也无法淹没,反击的号角终于吹响。

    “你们打够了?那到我了。”

    不需要多余的动作,甚至不需要思考,体积本身就是最大的优势。

    随便一动,便是排山倒海。

    小山一般的邪兽被踢飞,由扭曲形成的海洋被分开。

    这才是真正的一力降十会。

    在碾压邪魔的同时,关俊彦没有忘记寻找最关键的,混沌的踪影。

    仗着被放大后的高度和眼力,以及自带的圣光特效,关俊彦让自己的眼睛变作大号探照灯,很快找到了向着“断魔渊”深处遁逃的混沌。

    “神圣灭矢!”

    随意几脚,将碍事的邪兽踢飞,关俊彦将背后的高浓度的灵子之翼变化为灵子弓箭,一发超度足有几十米的弓箭激(蛤)射而出。

    黑暗的邪兽群被一箭洞开,最后精准地命中混沌所在,连同附近的地面一起轰得粉碎。

    这绝对是关俊彦进入断魔渊以来,打出的最强一击。

    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喜悦,有的只是意料之中的凝重。

    “果然没那么容易,好在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这下想不当黑崎一护都不行了。”

    一边嘟囔,一边维持住邪兽群中的通路,接着腾出一只手,将神乐家的三位女性捧在手心。

    “撤吧,这里发生的事需要从长计议。”

    混沌的事,断魔渊的变化,都需要告诉神乐兆和神乐京,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神乐三女自然不会反对,也没办法反对,都在别人的手心了,还能如何?

    不知不觉间,三女对关俊彦的态度从俯视,到平视,再到仰视,少年这一路走来,创造过太多太多的奇迹,让人忍不住期待,他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壮举。

    壮举当然有,离开断魔渊的刹那便以开始。

    以三魂七魄之首的身份,借着“神之权能”剩余的力量,天魂向着西方传出信息。

    “我暂时没辙,靠你们了。”

    “收到。”

    与日本一海之隔的古老大地,四道幽影同时睁开眼睛。

    他们有着同样的面容,却身处不同的地方,经由不同的渠道,前往不同的目的地。

    ◇◇◇

    种花家东北,毗邻朝鲜半岛的雪峰之上。

    一位轻纱遮面,看不清容貌的女人接静静地伫立在月色之下,一双同样被遮住的眼睛时而看向夜空,时而看向东方。

    似是在等待,又像是在观望。

    流星般的光辉划破夜空,裹挟着令人心悸的气息,令半岛之上的某些所在蠢蠢欲动。

    不过随着天空中第二轮月亮的升起,蠢动迅速归为沉寂,流星也终于落在女人的手中。

    是一枚一尺见方的宝盒。

    女人小心翼翼地将其打开,一位介于虚实之间的白衣少年走出,对着女儿拱手作揖。

    “见过月神大人。”

    “无须多礼,这些天辛苦你了。”

    女人郑重还礼。以她的年龄辈分,在阴阳家的地位,整个种花家没几个人有资格让她这么做。

    但她还是做了,这是对少年最大的认可。

    虽然因为剥离神性,无法靠近日本,但擅长占星术,一直都在扰乱天机的她很清楚关俊彦承担的压力。

    哪怕有罗翠莲替他挡下超越者,很多事也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承受的。

    神魂分化之苦,接二连三的恶战,就算是阴阳家最鼎盛,最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年代,也只有一人做到这种程度。

    虽然师姐认为他像云中君,但月神认为他更像那个人,阴阳家曾经的右护法星魂。

    连回答也像。

    “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年轻时期的月神听到这话只会觉得反感,因为她和星魂一直都不对付,彼此明争暗斗过很多次。

    如今两千多年过去,过去的仇怨早已被时间消磨殆尽,留下的只有怀念。

    首领东皇太一。

    圣女东君。

    左护法月神,右护法星魂。

    金部之长云中君,木部之长少司命,水部之长湘夫人,火部之长大司命,土部之长湘君。

    这些让阴阳家横压一世的风流人物到最后只剩下东君和月神两人。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师姐死去,长生最大的敌人其实是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