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八十五章 神乐兆的过去
    关俊彦看到了一个老人。

    佝偻着身形,坐在榻榻米上。

    眉目之间依稀能看出神乐三兄妹的影子,但要说是三兄妹的父亲又显得过于苍老。

    这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神官,不说像七宝大神官那样青春永驻,也不该老成这样。

    这么看上去别说是父子,爷孙还差不多。

    习惯性地打开系统,情报随之显现。

    姓名:神乐京,年龄:73。

    神乐三兄妹的父亲,神乐家的现任当主无误。

    武力和智力都只有105,比神乐万龟只高出一线,与外界盛传的大神官的名号不符。

    原因,状态栏里写得很清楚,重伤。

    人物介绍中有一条,执着探寻历史的真相,神道的本质。

    想来这就是负伤的原因。

    老人咳嗽两声,先开口道:“先跟你道个歉,不是不愿意见你,是身体不允许。本来想把这个秘密一直带进土里,但你既然被那位店主选中,又知道了神道的隐秘,就请你勉为其难,听一听一个离死不远的老家伙的唠叨。”

    关俊彦恭敬行礼,随后与神乐兆一样盘膝坐下。

    原来,神乐万龟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是神乐家的先祖们对于神道的异常一无所觉,只是他们都选择了隐瞒。

    有的是主动选择,有的是被动不得不选择。

    事情要从二十多年前,神乐兆年轻的时候说起。

    那时的神乐兆绝对称得上如日中天。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成了中级神官,距离高级神官也只差一步。

    手持神器潮满珠、潮干珠,绝对是日本新生代第一人,又同时俘获了第二人小泉红子,第三人神宫寺菖蒲的芳心,风头一时无两。

    俗话说年轻气盛,气盛至极的神乐兆觉得神道已尽在掌握,就等三年之期已满,迎娶美娇娘,歪嘴一笑。

    然而神乐兆并不满足,他有了一个更为远大的目标。他要为最古老的神道开辟出一条前所未有的登天之路,打破神道终点是“与神为一”,无法真正超脱的传说。

    为此,他开始周游日本各大大小神社,穷极神道真谛。一开始走得很顺,也真的接触到了神道的本质,成功进阶高级神官。

    虽然对“神”有些失望,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神道对于人类的益处。毕竟只要祈祷就能获取加护进而获取力量,门槛比其他职业低很多,作为代价难升级、上限低,很公平,在人类弱小,民智未开的时期尤为重要。

    不过嘛,现在时代变了,民智已开,对于神也不那么依赖。日本信徒多是多,但大多是潜信徒,虔信徒极少,神道也可以做出相应的改变。

    神乐兆专门做了一套计划,逐步逐步公开神道本质,引发改革。

    比如进行更有利的人员配比,不那么有资质的丢过来当低级神官,资质好的可以转去修行其他门类,说不定成就更高。

    只要神道教保持日本最多的人数,最大的体量,支柱地位就不会动摇。

    老实说,有点过于理想化,但出发点确实是为了日本好,为了神秘界的未来。

    神乐兆预料到会有阻力,会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对,他有信心,有毅力用几十年乃至一辈子的时间去推行此事。

    一边修行,提升自我,增强底气。

    一边从小事做起,潜移默化,温水煮青蛙。

    等自己成了前辈名宿,泰斗级的人物,说话自己自然有人听。

    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远游归来,准备先从自家选一间小神社进行初步尝试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袭击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形,无法确定是不是人。

    人形存在的方式诡异至极,像是影子,又拥有质量,能分裂,也能聚合,能从任何状态,任何角度发起攻击,同时所有的攻击手段对它无效,至少神乐兆、小泉红子和神宫寺菖蒲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要知道神乐兆当时是对标大剑豪的高级神官,神器在手,神力加身的情况下对上剑圣都不怵。

    同行的小泉红子和神宫寺菖蒲虽然稍弱一些,没到高级职业,但也都是中级职业的巅峰,距离高级只差临门一脚。

    赤魔法师和忍者,一个诡谲莫测,一个手段众多,遇到强者打不过不奇怪,但也不至于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自己这边怎么打都没用,对面越打越狠。

    试过逃跑,可惜没用。

    对面就盯着神乐兆一个人打,小泉红子和神宫寺菖蒲想走随时可以走。

    偏偏两女的心全在神乐兆身上,做不出独自逃生,放着心爱的男人陷入险境的事——当时的局面,三人合力还能勉强支撑,少掉一个去求援,很有可能另外的就没了。

    所以都留下来死撑,撑不住就拼命。

    神乐兆烧灵力,烧境界,烧神器。

    小泉红子烧未来。

    神宫寺菖蒲烧血——忍道禁术“沸血”,八神刹那在三头山也用过这一手,幸亏关俊彦援救的及时,不然打到最后就算不被打死,也是气血干涸而亡。

    这才最终将诡异的袭击者击退——都不一定是击退,事实上神乐兆自己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撤退,当时三人都已经烧到接近意识模糊,全都是在用命强撑。

    之后的事,关俊彦都知道了。

    神宫寺菖蒲受伤最重,从原本有机会和八神疾风一较高下的忍界之星沦为废人,神乐兆和小泉红子也就此沉沦,一个离家,一个拒绝个各路橄榄枝,去了刚刚成立的超自然灾害对策室,玩起了外界眼中的“过家家”,一过就是好几年。

    神乐兆当然想过复仇,查清真相,我又不是孤家寡人,背景深厚。

    奈何奔走多日,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只是从敌人的存在形式联想到“既是万,也是一”,推测出可能和神有关,而且不是主流神明。

    而“祸忌”这个特殊的称呼方式,还是父亲神乐京查到的,为此付出了和儿子一般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