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五十章 UP还是不UP,这是个问题
    就这样,谏山冥成了岩永琴子的女仆。

    岩永琴子也兑现了她的承诺。

    没再让她受别人的气,至于琴子这个做主人的,确实让她受了不少罪。

    主要是入职的专业培训以及琴子本人的古怪xp外加嫉妒心作祟——一个合法萝莉看到白毛白丝好身材高颜值的美女总是会有点不爽的。

    平时没少动手动脚,言辞刻薄——好吧,其实更接近于“条戏”。

    起初,谏山冥有些不太习惯,不过很快她就发现琴子只是表面恶劣,并没有安什么坏心眼。

    不仅解决了她和父亲最大的生存问题,还专门请了专家帮自己修复身体、精神上的损伤,恢复失去的实力。

    而女仆的工作也不算忙,平时就是跟着大小姐东奔西跑,端茶递水,帮忙递个衣服,打理下形象。

    至于洗衣叠被,打扫卫生,岩永家一直都有专业的佣人,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说是女仆,其实更像是跟班,除了一点——给关俊彦暖床。

    没错,你没有看错。

    就是这个要求,在正式开始女仆培训的时候,琴子就提出来了,几乎每天都说。

    我喜欢关俊彦,我以后肯定会和他在一起。

    他有本事,长得帅,是超级潜力股,身边不可能少狐狸精、偷腥猫。

    我因为身体原因,某些方面不具备竞争力,所以在我不在或者顶不住的时候,就需要你来顶上。

    这是你这个女仆,除了忠诚以外最重要的使命。

    放在被逐出家门前,有人敢让谏山冥这么做,她肯定一薙刀砍过去。

    可现在,经历过“玩物”事件,她的思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本来就是打算用这唯一看得过眼的资本去换取金钱,现在不过是换了个人,从中年丑男换成少年帅哥……这么一想似乎还是自己赚了,也就坦然接受。

    按照琴子的要求,她接受了包括夜晚侍奉在内的各种修行,称呼关俊彦为“主人”,琴子为“女主人”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

    而女仆的本分正是谏山冥目前所奉行的最高信条。

    听完谏山冥的叙述,关俊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说琴子脑回路奇葩吧,确实够奇葩的。

    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比如某些不太适合公开说出来的东西,琴子确实是弱项中的弱项,很容易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而这方面,确实是男女长久生活在一起的重要保障。

    虽然不符合现代的主流意识形态,但这么做确实是仅次于琴子本人找到突破身体限制外,最好的方法。

    还有对于谏山冥的各种处置,看似胡闹,实际上也是别有深意。

    就是有些用力过猛,比如过于苛刻谦卑的女仆礼节,比如时不时提起的暖床要求,还有谏山冥现在做的——

    “老爷,女主人有吩咐,您最近的压力比较大……可以的话,请您先沐浴,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我会对您进行全方位的按摩,尽可能缓解您的压力。”

    女人身体前倾,浴衣恰到好处出的敞开一道缝隙伴随着些微的晃荡。

    看到这一幕的关俊彦基本可以肯定,谏山冥下面是真空的,而为什么是穿浴衣这点也很明确了。

    之前联系琴子,问她借人的时候,她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居然是这种惊喜,不愧是你。

    岩永琴子,永远滴神——咳咳,这个没有,划掉。

    虽然被一位美女这么侍奉让人很难把持得住,但关俊彦此行有更重要的目的,没有因此被欲望冲昏头脑。

    “是该沐浴,不过不是我,是你。”

    “主人请放心,您来之前,我已经仔细清理过身体。”仔细看不难看出,谏山冥的发梢还带着水汽。

    “那就去焚香吧,平心静气一刻钟。”

    “主人不需要我服侍吗?”

    “嗯,琴子会错意了,我不是那么饥渴的人,找你是因为其他的事,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是,主人。”

    谏山冥虽然疑惑,但女仆的本分就是该听主人的命令,依言去卧室焚香准备。

    “洗澡水都放好了,别浪费了,我也泡一下,毕竟是一路跑过来的。”

    说完,关俊彦走进浴室,三两下除去衣物,选了个惬意地姿势躺进浴缸。

    会面的地点是在城中村不假,但与料理店类似,破烂的只在外围,内部别有洞天。

    琴子的秘密幽会地点水准一点都没落下,一套卫浴设备至少能值一台特斯拉,不仅面积大,各种符合人体工学的设计让人泡着非常舒服。

    不知不觉间,关俊彦因为戒备而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浸入水下,发出惬意地哼声。

    一心同体的狐狸精也在心象世界冒头:“真是个不得了的小女孩。你身边的三个后宫备选,妾身最看好的就是她。”

    “怎么说?”

    “神乐家的小巫女有点像东君,心性纯粹,综合素质最高,但相对的受到的牵绊也最多,容易钻牛角尖。

    八神家的小忍者类似葛叶狐,用情最重,是能为你赴汤蹈火的那种,就是有点傻。

    岩永家的小女孩最像我,有心机,够聪明,不会满足于当你的附庸,就算认可了无法独占你的现状,也会尽可能去争取主导权。

    她今天的这一番操作,你看明白了多少?”

    谏山冥叙述的过程中,关俊彦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张口就来。

    “人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更让人铭记。要想真正收服某人,需要先击碎她的骄傲,让她真正意识到差距。还有恩威并用,大棒甜枣都很重要。琴子是想告诉我该如何驭人用人——暂时就这么多。”

    “不错的回答,可惜没答到最根本,驭人术最关键的点——妾身问你,谏山冥漂亮吗?”

    “挺漂亮的。”颜值身材俱佳不说,还有冲国人白毛特攻。

    “如果上她不会有任何负面影响,你上不上?”

    “呃,上。”可以义正辞严,但没必要,都说了没有负面影响,也没必要当正人君子。

    狐狸精既不意外,更不生气:“再问你个问题,你今晚上了谏山冥和不上谏山冥,哪个更能她归心?”

    “这——”